南方艺术

  • App下载
  • 公众号
  • 李子默:川沙诗歌《上帝之手》赏析

      李子默:救赎与希望的彩虹
      ——川沙诗歌《上帝之手》赏析
          
      正如赵毅衡先生所说:“我能体味出来川沙先生在诗中憬然有所悟,我却不知道我悟了没有”,当看到这首《上帝之手》时,我的眼睛,我因默诵而开合的嘴唇,直至我浮躁不安的心灵,竟缓缓泛起一种朦胧而神圣的感觉。我不知这是否即赵先生曾体味出的“憬然有所悟”,我姑且狂妄一番,就这么认为吧。

      当我的阅读由川沙先生的诗作进入他长长的后记时,我突然感到,川沙先生是一个有故事的人--当《堂吉柯德》,这本溢满着理想主义激情的伟大着作,被一个正读小学三年级的孩子捧在手中时,我好奇地想到,这个孩子长大后会有什么样的人生道路?他也许会遭遇更多的苦难,同样也会体验更大的快乐--而这一切,只是他发自堂吉柯德般天性的自由选择。不错,所以我看到川沙先生这样写道:“抒情诗所表达的人心中隐秘的浪漫冲动和对神圣的渴望,是人类心灵深处的终极理想境界情怀”。《上帝之手》即是这样的诗作。

      这是一首哲理诗,川沙先生在六节诗行当中,发出他对人类的历史以及人类命运的形而上思考、追问与关怀。全诗透露出一种既深且淡的悲悯情怀--深,是因为爱的太切;淡,是因为爱恨交织的痛苦与矛盾。上帝的双手,翻转人类命运:昼与夜,生与死,男与女,人与兽,战争与和平。如果说在前五小节中,诗人还是用一种理智与客观而近乎于哲人的手法描绘人类命运的话,而在最后一小节里,“诗人”身份正式出场,情绪陡然激荡,爱恨交织的感情喷薄而出,激烈的控诉与忏悔让人触目惊心。

      “上帝之手用来遮脸”,为何?因为上帝无法面对自己创造的“生”的众生们:他们罪行滔天,他们愚昧而不自知,他们无爱而相互憎恨仇视。上帝,这位孤独的老人,这个“太凡俗太古老太破陋不堪入人眼”的老人,他“不穿文明之衣他披树叶和麻”--川沙先生曾说过,“几千年的中国文化就是让人穿衣服的文化,我们的祖先就是在代代相传的各样性情的统制者的奴役和驱使下,换穿着各式各样的衣服”,在这段话中,诗人的激愤油然而出。而此诗中的“上帝”意象,无疑有着诗人自我思考的投射:脱掉文明之衣,回归本真自我,回归到最原始的情感。然而,上帝是仁爱的,他没有抛弃人类,而是当“众生死时”,“上帝用双手拥众生入他怀抱看他的和我们相同的美脸”,尽管上帝“他在生时无人知”,但他用一种悲悯的情怀宽恕了我们,因为他知道“众生是凡尘是土灰是脏的有眼无珠的瞎子”。上帝的悲悯,上帝对人类无以复加的爱,也许正是诗人自己心灵的声音吧?我听到了,因此幸福;更重要的是,它感动了我,因为,它有情。

      正如川沙先生自己所说,“我们的灵魂深处,都有一种原始的'乌托邦的冲动'……从而使我们的生命--特别在绝望时刻--得到救赎、超越和产生现实之外的纯精神意义--一种灵魂的提升”。是否,正是这种“乌托邦的冲动”,支撑着诗人在这并不那么美丽的世界上吟游至今呢?我不敢断言。我只能感觉到,诗人那因爱而痛苦的灵魂,在这首诗中,为我们奉献了一道救赎与希望的彩虹。
      
      上帝之手
      
      上帝之手是一双昼夜之手
      一只手是昼,一只手是夜
      上帝用双手做事时
      日历就一页页翻开
      
      上帝之手是一双生死之手
      一只手是生,一只手是死
      上帝用双手做事时
      人就生死轮回
      
      上帝之手是一双男女之手
      男女各是上帝的一只手
      双手合一就是天地
      上帝的双手玩耍人类就繁衍子孙
      
      上帝之手是一双人和兽之手
      上帝用兽之手做事时
      人是兽人
      上帝用人之手做事时
      人是人兽
      上帝用双手做事时
      人是人
      
      上帝之手是一双战争与和平之手
      上帝高兴时玩和平那只手
      上帝不高兴时就玩战争之手
      历史就是上帝悲喜交加喜乐无常的东西
      
      上帝之手用来遮脸
      众生生时
      上帝用双手掩了自己的脸
      因为他太凡俗太古老太破陋不堪入人眼
      他不穿文明之衣他披树叶和麻
      众生死时
      上帝用双手拥众生入他怀抱看他的和我们相同的美脸
      上帝知道他在生时无人知
      上帝知道众生是凡尘是土灰是脏的有眼无珠的瞎子
      
      God's Hands
      
      God's pair of hands,
      That master time,
      One for the day, and one for the night.
      When God works with his hands,
      Our calendar is turned over, page by page.
      God's pair of hands,
      That master life,
      One for death, and one for life.
      When God works with his hands,
      We are born and we die.
      God's pair of hands,
      That master us humans,
      One for man, and one for woman.
      When God puts his hands together,
      We have children.
      God's pair of hands,
      That master human and beast.
      When God works with the hand for the beast,
      We are beast humans;
      When God works with the hand for the human,
      We are human beasts;
      And when God works with his two hands,
      We are humans.
      God's pair of hands,
      Masters of war and peace.
      God plays the hand for peace when he is pleased,
      And plays the hand for war if he is annoyed.
      History comes to form in God's changeable mood.
      God's pair of hands,
      He uses to cover his face with,
      At seeing the living creatures.
      He is too ordinary and too shabby,
      Wearing no fanciful garb, but clothing of tree bark.
      Yet God's hands
      Hug all the creatures
      When they are dying.
      He looks at our charming faces as at his own,
      Knowing that he is unknown,
      And that we humans are dirt,
      Are blind when we have eyes to see!
      
      (原载《川沙诗歌精品赏析》 河北教育出版社2010年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