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艺术

  • App下载
  • 公众号
  • 川沙诗歌《摆渡人》赏析

      王嘉军:永生的服务者
      ——川沙诗歌《摆渡人》赏析

      看这首《摆渡人》,首先为它节奏和音韵上的特点所吸引。“日出日落”、“生死悲欢”、“叶长叶落”、“水涨水落”、“日日如初”、“匀匀称称”、“深深入梦”,众多的四字句不禁让人想起中国诗歌古老而神圣的源头《诗经》,“呦呦鹿鸣,食野之苹。我有嘉宾,鼓瑟吹笙”、“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瞻彼淇奥,绿竹猗猗。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四字一句的节奏比起之后演进而成的五言、七言等形式,诚然要更加原始朴实,但是它在诗歌中的表现力却未必不如二者,反过来说,也正是由于四字句的朗朗上口,易于吟咏,使它成为了《诗经》中诗歌最先普遍采用的形式。《摆渡人》中四字句的运用带来的格式上的规整以及与诗歌传统的契合率先确定了它典雅肃穆的基调。同时,“叶长叶落”、“水涨水落”、“日日如初”等词音韵上的重叠复沓也造成了一种萦绕回环,一唱三叹的效果,这种回环往复的音调与摆渡人在生死悲欢之间的轮回摆渡是暗合的,读来有如黄钟大吕的激荡之声被林中树木分解稀释后,阵阵余韵,在傍晚的山间徐徐回响。

      诗中首段是“起”,序幕缓缓拉开,摆渡人出场,地点在“乡野之河”,时间则“日出日落”,不舍昼夜的重复着一个动作--“摆渡”。这让人想起不断把岩石推上山崖又滚下山谷的西绪弗斯,年年月月,重复着同样的动作,同样的轮回,仿佛实践一个永恒的偈语。然而,二者又差别极大,西绪弗斯的悲剧是因其触怒众神、遭到惩罚,从而陷入悖谬中,无法自拔。而摆渡人扮演的角色则不是受难者而是服务者,诗人后来用希腊神话中的另一个角色--冥王哈得斯的船夫卡戎将“摆渡者”作了具体化处理,西绪弗斯是一个狂妄的罪人,卡戎则是一个忠实的仆人,将二者区别开,就基本领悟了《摆渡人》一诗的情感取向,诗中深郁而不阴郁的气息也便逐渐弥漫开来。“复沓”是这首诗修辞上的一个显着特点,首段第二句和最后一句的两个“摆渡”,既是对摆渡人摆渡画面的文字模仿,同时也将节奏延缓,营造了一种深沉幽邃的史诗语境。

      接下来,诗的第二段开始介入主题,我认为它也是全诗的重点所在,化用题眼的说法,应该叫做“诗眼”。它开始深入主题,介入主观,一个“把”字句以一种不由分说的强势语气,笔锋一转,使上一段的深沉缓慢陡然变得料峭。紧接着,又是一个陡峭的断句,“把众生摆渡/成河”,造成了一种节奏上的紧张,同时也正好与内容上的容量相配,张力十足。把众生摆渡成河,这让人想起古老的恒河,我们历来用恒河沙数一词来形容事物数目的庞大驳杂,而当我们用这个词来形容世界上死过的人的数量时,那将是何等的震撼和悲怆?那些死去的人都去了哪里?他们是不是都化作了河岸边一粒粒饱藏人世的记忆,在傍晚时返照夕光的沙子呢?浪花不止淘尽英雄,浪花也淘尽了所有活过的人,摆渡人屹然摇桨操舵,带众生一直行驶,向着另一个世界。生死悲欢,几劫几世。众生成河,川流不息,而摆渡人这个永生的服务者,看尽了世间悲欢,却沉默不语,他其实是最孤独的,但同时也是最强大的,那条携带众生的大河与他朝夕相处,成了他心里的大河,在他心里安静的流淌,如同那沉稳而有节奏的桨声,一前一后,“摆--”渡“--这段中的最后两个一字句可谓神来之笔,将摆渡一词分解,生出两个字,也生出了另外的意涵,汉字就是这么奇妙,有时候仅一个字就能带来无穷的诗意,这恐怕是许多其他语言都不能堪比的。与此同时,一”摆“,一”渡“正是摆渡者摇桨操舵划破水面的声音,模仿得巧妙且不失自然,更为重要的是,它将首句带来的紧张又慢慢化解,读者又跟随着摆渡人沉稳的节奏,在河水的轻轻震荡下,缓缓前行。

      随之,三、四段回到真实场景中进行具象描述,四段最后提到了冥河的摆渡者卡戎,进一步扩展了内涵,与五段寺庙中敲打木鱼的和尚这个超度者的角色交汇、叠加,境界变得更为宽阔。”众生/深深入梦“,摆渡者依旧沉静而安详的在运度之河上行其所是。

      摆渡人  

      摆渡人
      摆渡
      在乡野之河
      日出日落
      摆渡

      把众生摆渡
      成河
      在
      生死悲欢
      几劫几世之河
      摆
      渡

      摆渡人
      如乡野河边草木乡野
      叶长叶落
      水涨水落
      屹然
      摇桨操舵

      脸庞
      日日如初
      木纳腼腆
      目光
      如冥河边阴郁的卡戎*
      又象

      寺庙里
      和尚手指头敲打的木鱼
      响声匀称
      匀匀称称
      看见
      众生
      深深入梦

      *卡戎(Charon),希腊神话中冥河的摆渡者.
      (原载《台湾联合报》文艺副刊)

      Ferry

      The ferryman
      Busily paddles
      In the river of the village
      Between shores
      From sunrise to sunset

      He carries the passengers
      Across the river that
      Divides the living from the dead
      With joy and sorrow
      Never stopping
      Loading, paddling
      And unloading

      The ferryman paddles
      No matter what
      Like the wild reeds in the river
      Up and down with
      The tide
      Unchanged

      He looks as shy
      As the first day he started with
      Little emotion, and
      His eyes reflect those 
      Of the gloomy Charon * by the side of the River Styx
      What else

      And like a monk in a temple
      Who beats a wooden fish with his fingers
      To produce monotonous rhythm
      Of sounds as if
      Looking into
      A profound living
      Dream

      * Charon, the ferryman of Hades in Greek mythology.

      (First published in Literacy Column of United Daily of Taiwan)

      (原载《川沙诗歌精品赏析》 河北教育出版社2010年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