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文学

死亡也能让你在暗中歌唱:悼东荡子

2013-10-15 11:01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俞昌雄 阅读

  死亡也能让你在暗中歌唱
  ——悼东荡子

  俞昌雄

东荡子

  东荡子,原名吴波,居广州增城。1964年9月生于湖南省沅江市东荡村(东荡洲)。木匠世家。1982年高一辍学,同年应征入伍在安徽蚌埠某部。1983年转业后个体经商、教书、记者、任编辑等,干过十数种短暂职业。1994年至今在深圳、广州、长沙、益阳等地工作。1989~1991年,先后在鲁迅文学院和复旦大学中文系进修。1994年至今在深圳、广州、长沙、益阳等地工作或闲居。

  1987年开始写诗,1988年正式发表作品;2006年获中国年度最佳诗歌奖,同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著有诗歌集《王冠》、《阿斯加》、《不爱之间》、《九地集》(自印)、《如此固执地爱着》(合著)。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曾为《增城日报》主编。

  2013年10月11日下午因心脏病发作,抢救无效突然辞世,终年49岁。(百度百科)

  昨夜有诗友发来信息,说东荡子走了。看到这样的文字的时候,我陪的几个客人正在包厢里唱歌。一边是永恒的寂静,一边是持续的喧嚣,我开不了口,因为这个世界刹那间让我失去了言语的能力。对于东荡子这样一个卓绝的诗人,他可以躲藏,可以无声无息,但他不能死,如果真要让他离开我们,那也不能选择在这鼎盛的中年。上苍有时多么得令人厌恶,他让丑恶的腐朽的肉身留在人间,却狠心带走了光芒四射的躯体。

  人固有一死,没有预期,绝不重复。很多人都走了,到昨天,我们的好兄弟东荡子,他也走了,以他自己的方式,把阿斯加的火盆丢在了人间。

  很多年前,那时我还在深圳,前往广州办事,在黄礼孩的引荐下见到了东荡子。其实,在这之前,我已读过东荡子很多优秀的诗作,在我心目中,除瓦兰外,他是当代诗人中短诗写得最好的人,没有他者可以替代。见面的那一天有些匆忙,我和东荡子没说上几句话,他是那种在沉默中也能带来亲近感的人,所以,我们聊得很少,但十分开心。2008年,我回到了福州,和东荡子很少联系,不管是网络还是线下,只要读到他的作品,心中就会升起一股暖流。这个世界就是这样,有的人,你见过无数次,可当你闭上眼时,那张脸孔却模糊不清;有的人,此生仅让彼此见上一面,你却永远无法抹除。

  后来,陆续收到了由黄礼孩转寄来的《王冠》、《阿斯加》等东荡子的诗集,每隔一段时间,我都会重新阅读。黄礼孩是个对诗歌事业无比热心的人,他总是把他看得见的优秀的诗人不断地带到朋友们中间,东荡子就是其中一位。和现今很多声名显赫的诗人不同,东荡子是那种无需依赖背景、身份、名衔,却能给我们带来文字力量的人。东荡子的诗都很短,短到只剩下思想。他是独特的、无染的,他对世相的洞察都来自本心,来自他对万物的爱。也许,在他自己看来,“长”是一种限制,对事物造成了磨损,使世界支离破碎。所以,他往往只给出瞬间,光明的、黑暗的,以及此间若隐若现的充满神性的预言。我一直以来都有这样的一种想法,那就是一个诗写者,不知道东荡子,没有读过东荡子的诗,那么,在我眼里,他就不是一个拥有福分的人。一个人的福分,有时来自天机,更多的时候,它却来自对另一颗高贵心灵的守护与探访。

  令人沉痛的是,我们的好兄弟东荡子却走了,从光线中消失,从文字的某个深渊里坠落。就在他离开的前一天,我还刚刚收到他从广州给我寄来的《艺术大街》,当期的报纸是诗人马莉的专题,本想给他打个电话,和他说说福建即将创刊的杂志《艺术与收藏》,看看是否有合作空间,却没想,突然传来噩耗,我那尚未发出的声音已无去处,因为他已成为未知。今年上半年,有回我们在博客上相遇,东荡子发来纸条,说是要给我寄由他主编的《艺术大街》,十来天后,我就收到了新近出版的报纸。后来,每期都寄,每当我收到报纸时,我就会想起东荡子写下的句子“他还要继续颠沛,伸手,与灵魂同在 / 高居于血液之上 / 可你不能告诉我,他还会转身,咳嗽 / 或家国永无,却匿迹于盛大”。一个从文字里获得呼吸的人,他的时间不会停留于肉体之上,他的生命时刻扑棱着我们无法触及的翅膀。换句话说,东荡子活在人间,他有直立行走的一面,亦有着独自飞翔的一面。现在,他永远属于高空了,他不会降落,他也不想降落,因为在这杂乱不堪的世界里,依旧留存着他也无法抗衡的暴力与仇恨。如果我们想他,可以对着白云呼唤,可以对着群峰呼唤,哪怕对着一只凌空而过的飞鸟,我们轻轻地喊他的名字,我深信,他也将以某种神奇的方式,给予回应。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0,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