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艾自由:2010年昭阳小说述评

2012-09-28 14:09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艾自由 阅读

  磅礴大气  鞭辟入里
  ——2010年昭阳小说述评

  艾自由
  
  2010年,厚积薄发的云南省昭通市昭阳区文学艺术突然出现井喷。书法协会换届之后,举办了多次交流和展览,协会副主席张荣炯入选了全国首届篆书展,并获入选奖;摄影在继续保持与国际摄影家交流、发表展览多场次外,40多幅作品参加了平遥国际摄影节;音乐方面有多篇作品发表,农民歌手韩平华自己作词作曲并演唱的歌曲,获得了云南省乡村歌手大奖赛三等奖;文学方面,在省以上文学刊物发表小说、散文、诗歌共达300多件。一年时间里,昭阳区文艺工作者共获得了十个省级奖项:全国首届篆书展提名奖、第二届“漂母杯”全球华文母爱主题散文大赛奖、云南省第六届政府文学奖、云南省德艺双馨青年作家奖、首届滇东文学奖、云南省优秀文学期刊奖、云南省抗旱文学征文奖、云南省乡村歌手大奖赛奖……

  这里想说的是昭阳区的小说。

  当2011年的钟声敲响,我们静下心来回望梳理2010年昭阳小说的时候,满园春色关不住,多篇佳作冒出来,竟是这样丰厚得让人不得不刮目相看。其创作队伍和发表量,以县区级而论,昭阳区当之无愧是彩云之南最耀眼的小说沃土,成为云南小说的一道亮丽风景,在全国可能也不多见!

  一、《边疆文学》上的昭阳小说

  纵观2010年《边疆文学》,共发表中短篇小说57篇,其中昭阳小说15篇,占四分之一强。作为云南省作家协会主办的唯一省级文学原创刊物,在一年里如此隆重力推一个县级区的小说,是创刊55年以来绝无仅有的一次。在这个意义上可以说昭阳小说是2010年《边疆文学》上的一道独特风景,是《边疆文学》上的昭阳小说年。计有吕翼的短篇小说《竹竿》与《树叶风尘》,朱镛的短篇小说《多卓》和《硌牙》,巴显高的短篇小说《打鸟》和《红苹果》,黄萍的中篇小说《去处》和短篇小说《荆棘之路》,杨云彪的中篇小说《疼在心头的尘土》,欧骏云的短篇小说《年少的少年》,严格的短篇小说《另一种病毒》,袁林的短篇小说《春暖花开》,陈代明的短篇小说《老包轶事》,张英的短篇小说《大河涨水》,欧明谦的短篇小说《管线》。细读这15篇小说,我认为至少有以下几个特色:

  一是厚待名家小说不忘力推新锐小说。昭阳区文联主席、《乌蒙山》文学双月刊主编吕翼认为:“在众多的文体中,短篇小说是最具有挑战意味的一种,它看起来短小精悍、轻松随意、漫不经心,但是它对于一个写作者的艺术性、审美思考的表达,却有着非同寻常的要求。一个写作者,不管你思想有多深邃,体验如何丰富,叙事经验如何练达,文字功夫如何深厚,知识如何渊博,但要写出一篇真正有意味的短篇,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短篇小说十分有限的文体特点,决定了它必须做到高度的内敛、含蓄,必须调动自己的审美经验和艺术潜能,进行某种意义上的艺术再创造。由于短篇小说天然具有的敏锐、短小、快捷的艺术表现形式,易于实现的叙述和实验,因而其常常成为社会转型、艺术变革时期的轻骑兵。对现实的干预与批判、对底层民众的关注与关怀、对美好情感的创造与讴歌、对腐败的揭露与抨击、对人与自然和谐共处的理想的追寻与创造,仍是当下走在文坛前沿的大家们关注的主题。”作为云南青年小说家代表之一,其短篇小说《竹竿》与《树叶风尘》坚定自觉地实践自己的小说主张。在《竹竿》中,一家省城企业部门经理黄生精心营造和办公室小家碧玉紫陌童话般的浪漫爱情故事,但紫陌认为是横亘在旅行途中拦路的“竹竿”成就了他们诗情画意的爱情,浑然不知是一个终生都可能不得而知的爱情陷阱,从而使这根“竹竿”生动得意味深长发人深省。在《树叶风尘》中,成绩不好而又好逸恶劳的杨树村中学校花谢小篱是整个杨树村男人的骄傲和女人的嫉妒,她的资本在于外面而不是内在、优势在于形体不在于素质、前途在于社会而不是社会,校团委书记尉老师以“省优秀团员”为诱饵骗取了她的贞操,枫桥市新生活歌舞厅老板房俊虎以金钱为交易将其包为二奶,而她所想厮守一生的房俊虎的外侄同班同学王柱子却不愿娶这个骚货同学,最后小说在失意的谢小篱坐上远走他乡的火车轰隆轰隆声中结束,没有结束的是在滚滚风尘中犹如一片飘零落叶的谢小篱不知所踪的爱情和未来。这两篇短篇爱情小说的高明之处在于不惟爱情写爱情,而由写爱情而折射社会、人生、命运,对财若浮云人是根本、功利情欲下的爱情向往、善意骗取的爱情究竟能走多远等诸多问题进行了文学拷问,这就显出了其小说写作比较有深度了,从而以无限张力和深度思考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昭阳区文联《乌蒙山》文学双月刊编辑部主任朱镛的小说创作,除了写自己熟悉的农村生活也尝试写自己陌生的东西。同是表达一个男人爱一个女人就要给她幸福为主题的短篇小说,如果说《硌牙》写熟悉的农民工胡顺为了心爱的梨花过上幸福生活在城市务工即使再辛酸无奈也心甘情愿写得笔力老道对朱镛来说纯属自然,那么《多卓》通过我心目中的英雄朱大脚即多卓的永远得不到的刻骨铭心的传奇爱恋回顾来将不熟悉的苗族生活的风土人情和民风民俗串联得荡气回肠五彩斑斓则很不容易,至少让我们看到了朱镛对拓宽自己小说题材的大胆突破和逐步走向成熟的坚定步伐。昭阳小说新锐出手不凡,欧明谦的短篇小说《管线》和巴显高的短篇小说《打鸟》系小说处女作都有不少可圈可点之处,而发表短篇小说《年少的少年》的欧骏云则是一名年仅20岁的现役军人。昭阳区新闻中心严格的短篇小说《另一种病毒》在刻画小人物方面微妙微翘,入木三分。主人公老涂本是一个从工厂下岗回到农村再到城市某局看大门的临时工,由于十年前“人脱离了组织,精神、心理也脱离了组织似的,恍恍惚惚飘荡在空中,漫无目的。那种创伤和痛苦,不是能想象出来的”的思想深刻支配下,在新局长到来时为了保住临时工的工作,不惜刻意通过挨冻晨练、背办公桌、做虎卧撑以证明自己身体强健硬朗,为送礼以巩固自己的临时工地位甚至低价处理了自己的棺木等一系列滑稽表演而适得其反的过程,表现了小人物生活的忍辱负重和为了尊严无价的种种无奈之举,这是最终老涂虽然还是保住了临时工地位的光明结尾所无法逆转的悲哀所在。而特别值得关注的是昭阳区中医院业务副院长黄萍揭露医疗腐败的小说。在短篇小说《荆棘之路》中,被老百姓誉为“生命守护神”的尼第提尔乡卫生院院长齐斯麦哲调任县医院急诊科主任后,因拒绝众多医药代表的高额贿赂拒购“带薪药”在医疗系统竟然众叛亲离无人问津,只好去当一名门诊医生,而为挽救患白血病做骨髓移植需要六十万元高额医疗费用的孙子生命时,一个医术精湛、医德高尚、深得老百姓爱戴的名医在天价医疗费面前竟然束手无策,最后不惜通过自杀牺牲自己的生命为代价制造“医闹”事件来无奈实现时,让我们对金钱至上的社会中 “看病难”、“看病贵”有了切身体会,这个不是玩笑的玩笑深刻得让人不寒而栗。而中篇小说《去处》则采用第一人称的拟人手法,通过一支有优质内涵但身形不佳的药用极品野生天麻“我”从躺在一家药店 “无人问津”到通过老药物专家鉴定为“天麻中的大熊猫”最后竟然成为安雅西尔国一家大公司董事长作为稀世之珍行贿领导承包工程的最终去处,说明了“对于真正需要我的病人而言,我是无价之宝,可对于健康人而言,我一钱不值”这样一个朴素的道理,可是有时候不少医生为了一点蝇头小利竟将对症下药这样一个医生基本的用药原则都抛到九霄云外去了。我认为,以这样别具一格的构思来深刻揭露医药市场的无序、官场根深蒂固的腐败、人对钱财的贪得无厌和英雄无用武之地的悲哀,使《去处》成为2010年《边疆文学》上发表的独具匠心的中篇佳作。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2-09-28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