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文学

李洱:重建身体与社会的关系

2012-09-28 11:17 来源:中国作家网 作者:李洱 阅读

  在阅读孙瑜的《空心床》的间隙,我看了张艺谋的影片《山楂树之恋》。这真是一个有趣的对比:《空心床》写的21世纪初的情爱生活,金钱已经成为社会的主流意识形态,钱色交易无孔不入,主人公为之生,为之死,为之浪迹天涯;而《山楂树之恋》则号称写的是纯情年代的爱情,据说这部影片还感动了无数的人,富丽堂皇的影院中甚至泣声阵阵。但奇怪的是,两厢对比,我从孙瑜的文字当中看到的是真实的生活、真实的人性,一张宽大的“空心床”实际上成了灵魂的校场,那种本来可能会有的不良感觉反倒一扫而空,“窥视”变成了自审和他审,那些不安的隐隐作痛的灵魂借由孙瑜的文字令人惊叹地给读者提供了一个反思性的平台。

  如果用通常的眼光看,《空心床》写到的那些情色生活、那些靠身体和脸蛋吃饭的人,似乎只是一些行尸走肉,与心灵毫不沾边,但是如果作家能够揭示出生活背后那个坚硬的逻辑,能够写出他们从哪里来,他们为什么会走上一条如此险峻的道路;能够设身处地为他们着想,写出他们真实的生理和心理活动,并以此呈现出他们与这个时代的复杂关系,那么它就是一部成功的作品,一部可以引人深思的作品。事实上,《空心床》不仅对21世纪初的情爱生活的某一个侧面,给予了最为直接最为真实的描述,而且作者竭尽全力要对这种生活进行有力的反思。放眼望去,在欲望之海上漂浮的,全是一些挣扎的灵魂。

  我知道有人可能会把《空心床》与所谓的“私人化小说”、“下半身写作”联系起来。作为一种文学思潮,“私人化小说”和“下半身写作”在上个世纪90年代中期以后大行其道,引来无数卖点,但同时却在批评界遭致非议。就我的记忆所及,其中最重要的指责,是说这种写作剥离了小说与公共性的关系,是因私废公。这样一种指责,其合理性当然值得探讨,我觉得理论界可能有些望文生义,断章取义。但我同时必须承认,在相当长的时间里——至少从上世纪80年代后期开始,在相当多的作品当中——不仅是在“私人化小说”和“下半身写作”那里,确实存在着一种将私人生活与公共空间割裂的倾向。作为一种文学现实,我们看到,性和身体在作品当中仿佛仅仅是一种个体事务,性爱与社会生活的关系被缩减到最简单程度,由于身体同时成为叙事的起点和终点,所以叙事的逻辑关系也被取消了。如果说,在上世纪90年代的语境当中,这样一种写作仍然具有某种意义的话,那么到了今天,因为语境的变化,对性和身体的书写确实需要做出相当大的调整。

  在我看来,孙瑜写作的意义就在于,她试图重建身体与社会的关系,她把性的问题放在一个消费背景下的庞大的权力网络当中重新审视。在这里,性爱是需要资金的,性爱不仅仅是两具躯体之间的生理活动,它牵扯到权力网络当中的各种神经末梢,个人性与公共经验的二元对立通过一张床被打破了,性的权力关系与社会的权力关系在这里似乎可以相互置换。来自社会各个阶层的人带着各自的社会经验进入这个权力关系当中,因为权力的奴役所以没有快感也要叫,又因为权力的奴役所以有了快感反而不敢轻易大叫。所以小说中存在的一个基本线索其实是快感在权力的奴役上是如何丧失的,它又是如何经由一条险峻的道路重新获得的。在这个过程中,一种感人的力量从小说中迸溅而出。

  孙瑜本人从事过不同的工作,就我所知,她做过期货经济人,做过记者和编辑,交友广泛,博览群书。她曾经深度潜入这个时代的主流和支流,并获得了相当深刻的社会体验。所以她现在拿出这部作品,我一点都不吃惊。我期待她能够有更有力的作品面世。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0,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