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文学

曾蒙:台联笔记

2020-08-05 09:02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曾蒙 阅读

曾蒙

曾蒙,四川达县渡市人,毕业于西南大学。70后代表诗人。16岁开始发表作品,被收入多种选本。前期创办中国艺术批评网,后创办中国南方艺术网。出版诗集《故国》《世界突然安静》等。曾获当代国际汉语文学大奖、名人堂·2018年十大诗人等多种奖项,《春笋报》《中学生文学》《攀枝花晚报》《攀枝花日报》《四川日报》《华西都市报》《人民日报》《星星》《山花》《红岩》、台湾《中央日报》、香港《大公报》、人民网、新华网、中新网等报刊媒体曾多次评论、报道其作品及事迹。其最新诗集《无尽藏》即将出版。

大雁飞过

如果你一抬头,忧伤的月华
将是这个夜晚惟一的忆念。你用政府的退休金
安度晚年,在竹湖园行走,你看着更多的老年人
带着病痛,带着家眷。柳树下
你熟悉着这里的一切:鸟鸣,草坪,龙舌兰,
竹林里云雀飞过,飞过你飘渺虚无的一生。
那些在客厅里吃饭的人出来了,
那些在病房里消过毒的人出来了,
这些无穷的傍晚,与你行走的傍晚
融汇成一模一样的傍晚。世事无常,
生活一如厨房的儿媳妇,平淡如水。
你用皱纹去抵抗一个喷嚏,
你用手掌去折一片光阴,
人来人往,一些胖子,一些瘦子,
他们常年来到湖边洗肺,洗去身上的铅尘。
身后,你的儿女们远走他乡,
你想念他们,却不知道这个傍晚
他们是否还在偷偷抹泪,
一如二十年前你对他们发脾气。
家,就是几口人,几束灯光,
如今,你为自己留着残烛晚年,
秋天里飞过的大雁,在竹湖园稍微停留后
又飞向远方。他们飞过的地方,
没有留下足够的痕迹,让你念想。

2014.5.7

羊子

起码有五年,我不再被头上的白头发所困扰,
一根白发在一群黑发里,
是微小的。就像一群羊子在深山里
迷失路,一只羊子在春天里就是一只羊子。
松树下的岩石,被雨水冲洗,
形成密密麻麻的小洞,
褐色的洞被风灌满,
呜呜作响,迎合着松尖上的风声。
你在孤独中坚守的那些时辰,
我正在等待头上的白发落地生根。
人群跟了上来,我看见那些迷路的羊子,
低头吃草。完全不理会草之外的任何事情。
在夜晚到来之前,我明白
我确实没有一只羊子耐看,坚强。

2014.5.12

渴望

一个孩子,掏出自己的文具盒,
从里面拿出星辰,昨晚的月亮,
他的梦想是早晨掉落在写字本上。
他在黎明的梦中遭遇了白兔,
吃萝卜的小白兔吃了下太阳。
他喊着妈妈,在最先被照亮的桂花树下,
一股浓烈的芳香追赶他的自行车。
一个孩子,在清晨的露水上醒来,
他渴望的是整整的一天,
白天里有木棉上的风,
夜晚有圆满的石榴。
他有更好的渴望,他一转身
立刻消失在自己的班级,融入到集体中。

2014.5.12

西佛寺

你必须认识一种小,有汤有肉有骨头,
有很浓烈的水气在上升。在小的身边,
你怀念策兰,拉金,托马斯,
不怀念我,我的语气柔软,酒气穿肠而过。
你写西佛寺,没有写禅宗,对庙子大不敬。
你写西区,写你的后花园,
几个吃樱桃的美人,你写啊写啊,
写不进一个小,一个大字。
佛不吃肉,也不喝酒,更不啃骨头,
你吃杂粮,喝烧酒,不得关节炎,
你的水龙头坏了又好,好了又坏,
时好时坏,你的前列腺,你的好脾气
处处有西区,西区,一个大杂院,
住着那几口子去了成都,都江堰。
我看到你的小,你的字,还在玉泉广场散步
打扫卫生,一群孩子跟着,在你身后
嘴甜甜的,酸酸的。一个喝酒的高人
得了痛风,他在床上平躺,呼吸,叫唤,
你无法坐视不管。你带着你的小,
去看他,他的大肚子,他的疼痛,
掩盖在二院的住院部二楼。

2014.5.14

女儿

如果让我认同,不如让我赞美,
赞美你脸上的美人痣,从树荫斑驳里
消失的美人痣,你小腿上细细的绒毛,
一些伤疤还没有完全好掉,还没有消失。
你从远远处跑来,你身后的影子
风淡淡的,地上蒸腾着汗,层层空气
抬升着沙漠的蜃景。你飘逸而来,在五月
的芒果香。我无法面对你,你坐下了,
喝着冷饮,长长的发丝被风扇吹起来。
我们望着闷热的室外,没有表达的愿望。
当你起身,我看到你长高了,
你给我们讲着谜语,也讲着班级里的笑话,
你活泼的天性,你腿上的伤痕,
我长久地看着,不再说话。
你有我身上的血液,却没有我的安静。
你可以不管身外的声音,专注于自己,
我起身,给你倒水,你没有说谢谢,
专心吃着碗里的土豆丝。我看看阳台,
更大的风开始在黄昏里呼啸,
十楼的玻璃窗呜呜作响,风从缝隙里钻进来。

2014.5.15

停下

走多远,你还是要停下,
停下你的纸和笔,还有你睡觉流出的口水。
你睡着了,比睡眠更舒适,
多少门外的声音你都拒绝,
你更拒绝突然而至的脑溢血,中医院的输液。
你的笑我至今还记得,
一个年轻人的笑,憨厚的嘴唇,
国字脸,重庆的高温下,你静静的笑。
这么多年了,我无视过你的笑,
我奔波在生活的周围,为自己,为家庭。
我也来过大坪,石桥铺,解放碑,
二十年了,我依然记得西师桃园,
你鸭子一样走路的姿势,不急不慢,
不为外界所干扰。
我总是很匆忙,我也总是看到你手拿着碗,
去食堂打饭。兄弟,你还饿吗?长胖了没有?
你走了,我们也要停下,
为那些脑袋里奔走的血,为你奔走相告,
一切,停留在一九九四年的某天。
重庆炎热的空气在升腾。

2014.5.19

河边的端午

你怀抱着茱萸,薄荷,走向端午的河边。
一个诗人为了鱼,为了良心,
跳下江河。你不为诗人而来,
你为炎炎夏日的清凉而来,
为了儿子,为了女儿,你断然诀别
自己的男人。一亩三分地,地上分明
有怀旧的月光,丝丝缕缕照进竹林。
竹林里有几位贤士,弹古筝,喝清酒,
他们是清朝的翰林,北洋的水军,
脸上冷峻,浑身蔓延着青春痘、荷尔蒙。
你看到的那些脸庞,在为汉族悲戚,
你看到的那些月光,在为古人流泪。
三千里,五千年,你一个个来,一个个爱,
爱与恨,都是柳叶的两面,
在刀口里深入心与肋骨。
无数次,你在竹林里逶迤而来,
脚下厚厚的竹叶干枯而死,沙沙的声音
从一个家族的岩石下汹涌而至。
江河依然坚持着自己的风水,
在接近村庄的时候不再含蓄,
风平浪静,朴素的如同民国的舅舅。

2014.5.21

命运

我要找个律师看看自己的命运,
这个律师必须戴着遮阳帽,墨镜,
留着小胡须,打着蒲扇,
坐在小叶榕的阴影处,
活像一个游离人间的半仙。
我要让他看看我的桃花运,财富运,生死运,
问问他这个炎热的夏天哪里还有桃花,
哪有端午的岸边,哪里有我的金子,
有我的生与死。他必须满条斯文,
遮遮掩掩,声东击西,说得我深信不疑:
明天有一个女子,穿着明朝的汉服,
在金沙江的渡口等我,
她会给我一簸箕的银子,
带我去大黑山修建一个大大的庭院,
院子里除了鸟儿,还有偌大的梨花床,
我们会在这个家里创造奇迹。
这个律师,最好是个女人,她说的话
就像秋天里的菠萝蜜,
让我不忍离去,不忍回到现实的空气里。
我为了这样的生活等待了大半辈子,
胸口以下的土顿时消失,我看到我年轻的身影
漂浮在我的上辈子里,忽明忽暗,
一会儿真实,一会儿虚拟,
我奔走在前世里,永不到边,好不辛苦。

2014.5.22

尽头

感谢你,为这一天中的收入,
为这月薪,奖金,福利,为这些银子
我必须站在阳光下看那些人:
交警还在移动影子,
橡皮树下的清洁工躲阴凉,
那些上班的人呢,比如我,
也在树下等通勤车。我爱上这天气,
天桥下的小学生爬往学堂,
校门口的小卖部吸引着小胖子。
一年多不见的好奇,源源不断送往松下,
我在松下喝酒,吃别人的良心,
啃骨头,吸骨头里的油,
我满嘴油光,吃不完天生的蠢货。
如果说我幸福,请不要羡慕我,
如果说我辛苦,请不要挖苦我。
在河边,一些消息没有下落,
在家里,一些人影消失无踪,
我的身上,有一座山,我的心里,
有条跨不去的江。感谢你,
这甬道的尽头,有三棵树,
去年是三棵,今年不会变成四棵。
树的尽头,还是尽头,尽头后,
几个老人坐着抽烟,等儿媳妇回来做饭。

2014.5.22

凤凰树

我看到岩石上的凤凰树
放马过来,我坐在车上,
窗外平静,正午的阳光照射着凤凰花,
红色的喇叭吹着冲锋号。
我相信,这些活着的凤凰树是有毒的,
那些年,虫子吃着树叶,吃着花,
市民砍掉无数的凤凰树。
这些活着的凤凰树多么健康。
那些死去的凤凰树已变成石头,
纠正着以前的道德律。
一朵花,两朵花,更多的花,
组成一个家庭,简单、盲目,
没有任何借口向我说话。
凤凰树,从植物变成石头,
过程可以忽略,而这些家庭,
这些静静的植物,承担着多么大的
任务,清洗这高温下的水龙头。

2014.5.23

才华

我不相信,我的才华恶贯满盈,无恶不作,
晚上是人,白天是鬼。
当我埋没自己的才华,去山间呕吐,
我呕吐出心肝与善良,酒瓶里的豪爽,
我要赶走世间挖掘坟墓,
我要在坟墓里呕吐出一个更小的我。
玉佛寺,你悠扬的钟声驱赶着麻雀,
一只小麻雀,我捡到时,飞不高,
在阳台我慢慢梳理它,等它能飞起来,
飞的高了,就放它归隐山林。
人心的恶,人的软弱,
在一个正午的时刻,暴露了皮毛。
一当我明白,世间已离开,我在
却不甚明白。你或许继续你的咆哮,
袭击这些夜里的黑暗。
或许你继续你的愤怒,
将爱发泄在死人的沟壑里。
我将继续埋没自己的才华,
到坟墓里去看我的政治诉求,
去看我给市长的报告。

2014.5.26

葬礼

我要去上岗那边看看,看看我的朋友,
他们放羊的时候,我在老家放牛,
他们在写字楼玩游戏的时候,
我在攀西数星星,看着石榴。
我将抱着一块深情的石头,献给他们的客厅,
我将抱着一捆没有整理好的文字,
送给他们的儿孙。
我们一天天变老,天气一天一天暴躁。
山外的青山依旧,山外的牛羊少不了吃草。
我要翻过鸡足山,到清迈来看你,
看你修炼内功,看你的皮肤,你的后半生。
我要翻过二郎山来看你,
看你在河里摸鱼,在清水里煮粥。
朋友从我身后站起,他们的面容我还记得,
我眼睛瞎了,喉咙哑了,我让女儿
画下一天中最美的黄昏与落日。
夕阳西下,多么有诗意的一生。
我要去看看那些没有死去的朋友,
那些死去的仇人,那些没有断气的二杆子,
我随便也去看看他们,
他们的暴力,他们的仇恨,
在这个国度弥漫、膨胀,成为生者的葬礼。
安息吧,朋友们,我五十年后再来见你。

2014.5.26

《诗歌月刊》2014年第8期头条

0
© CopyRight 2012-2020,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