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文学

海氏2008—2015年诗选

2020-07-29 09:27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海氏 阅读

海氏

海氏,1965年生,八十年代开始在民刊、网络写作,2000年后一直坚持自媒体自在写作,居住南京。

那晚我梦见你们坐在马路护栏上口无遮拦

我看见你们在玻璃的另一面
动作缓慢,几乎融化
我怀念烟雾缭绕的对话
除了几张嘴
一切都是意外
随着时间的意外
到逐渐看不清对方
像我们衰老到彼此陌生

埋在水里呼吸
我能看见自己从1989年的茶馆出来
那就是一种湿润的感觉
留在身后的是短句、破折号
和你被叫唤落下了香烟或打火机什么的
记得我是从那天开始戒的烟
因为我的文字已经有了烟雾
会自言自语对着镜子吹气
你当时推开我
你说
谁活着不是仰面朝天张开了腿
等候命运的体重

我已经过了集中思想的年龄
舌苔厚白
多数会半醒着听你们议论
会把高于生活的事
当一粒薄荷糖含着
会把对我直白的人过滤成
光线折射后的样子
多年以后
我会去看望你们的家小
偶尔一起钓钓鱼
最后连呼吸都在感觉疏远
好在我们都讨厌自命不凡
讨厌被别人的镜头诱惑
我不能把生活
归还给一幅还在写生的铅笔画
看到你们曾经为了感动自己
留下四肢瘫软的后悔
那晚我梦见你们
坐在马路护栏上口无遮拦

2015年10月19日

那年冬至

每当我想起你们就会打嗝
那是八十年代初的深夜
鼓楼广场的风还会发出哨声
在路中央踢飞一个啤酒瓶
会碎掉无数脆弱的记忆
以及你们的愤怒和莫名其妙的燥热
除了可以虚构的篝火
在城市围坐一圈是一种赤裸的威胁
一种来自吉他伴奏的合唱
和带着问号排比句的威胁

我那时还没戒烟
头发长而油腻
容易被你们灌醉以后
高唱国际歌
这是最后的斗争
和自己的米字格抢占年少的空白
会等候坐在我自行车前杠的那个人
会站在暗处把口哨提高一个八度

那年冬至
我得到了一件军棉大衣
可以不再畏惧被你们骗出家门
偷爬上去栖霞的绿皮火车
像牛仔一样站在车厢门外
让速度和扶把上冻僵的手指拼命
只有鸣笛和高歌温暖了彼此
直到有一天我梦见你们
聚在我家楼下的围墙上
放肆咳嗽、奸笑
朗诵我写给某人的诗句
集体放屁然后狂笑
好像那堵墙永远隔不断往事
永远也不会拆迁

2015年12月22日

再见

沉默久了会发现离陌生很近
一瞬间你会视觉黑白
看见光芒在指尖流逝
沉默久了体温会下降
四肢会失去自由
会忘记还有过承诺
会挣扎想逃离自己的躯体
这是多么无奈的幻想
某一天午后
你突然毫无记忆地悲哀着
望着茶叶的沉浮发呆
原来生活就是要杜撰一些词汇
打发看上去正经的事情
正经到张口就是谎言

我梦到有一天给你裹上尸布
把泥土抹在你的脸上
这是我们最靠近的时刻
靠近的像爱情一样悲伤
你睁开眼看着我
直到我和你一样枯萎

没有刀口舔血的日子
没有空间容纳我们的对话
灯光打在身上
告诉我们还没离开舞台
还需要发出委婉的琴声
用旋律去终结一段故事
去结束我们可悲的角色
其实我们原本只需要吃吃饭
散散步
相拥而眠这么简单
我可以做到的只是演示一个夜晚
坐在某家商铺的橱窗里拍摄街景
行人好奇地打量着我
指指点点
观察我的动作是否符合某种商品
隔着玻璃
我看到他们多么空虚的脸
以及理所当然地等候着
我变成他们可以掏出钱包的理由
这不就是你如今的生活
麻木地尽着人事
唠叨着天命

亲爱的,请松开你的手指
我不在你的手机里
我在一个冷漠的空地
一等就是多年
我皮肤散发着唾液的味道
直到被时间消化

我们生来就应该没有交集
没有枯燥地被人记起又忘记
你不需要收藏我的表情
然后被另一个人喊出门
然后觉得人生也可以如此放纵啊
嗡嘛呢叭咪吽啊
从一个建筑切换到另一个建筑
用哲理更新道德
用抚摸升级双眼
没有逃之夭夭哪里会有漫无边际的流量
我曾经独自定位在巴黎
为了一个十几年前的约定
其实吧 仅仅为了
看见自己离开时的模样
就像看见我们决斗时背对背
拿着各自的苹果
越走越远

2015年3月16日

当一个人走远了才会知道距离

1

当一个人走远了才会知道距离
其实心思才最是陌生
被年龄分割得如此醒目
当指尖就能传递真实的时候
真实已经穿好了外衣
唯一可以做的就是戴上耳机
转身,让夕阳暖暖你的背
想象自己可以像呼气一般蒸发
当所有的路都开始分岔
你可以停下来做一块石头
可以被踩进泥土
等候有一天洪水淹没了一切
多数人的结局就是没有结局
看见的未必存在
存在了还有什么好看?

2

读你的微信:
“每个伤口都是一个阴道
等待快乐的痛楚
你能把我愈合在你的体内
永不分离”

3

没有什么比死亡最能煽情
你的故事情节简单到
没有文字记载
某年某月
某人停泊在路边呕吐
月亮像挂在梧桐树梢刺破的纸灯
和日式画面的中秋

4

窗外有个军用机场
比战争更能刺激耳膜
你可以幻想自己有架高射炮
葡萄架下,你吃着水果
和留声机里传来莉莉.玛莲的歌曲
你可以扮演一尊雕塑
风格凸显在庞大的眼睛和手指上
划破夜空的声音
提醒你离开了北京时间
离开了中立的日常生活
把一个士兵的胆怯当果皮一样丢弃

5

出门久了会改变容貌
会习惯蓝天的假象
心情会和天空一样平行
会在脑海里弹奏天籁的音符
会在皮肤上规划华丽的图案
会不知羞耻地宿醉
会舞蹈
会把孤独当作餐后甜点
出门久了会拒绝冷漠
会把你的每个姿势看成是风景
会飞了
于是飞走了

2014年9月14日

经诵盂兰盆节

鬼节找找僻静独处吧
让那些可怜的魂魄靠近你的温暖
唵 诃诃诃
温善摩谛娑婆诃

众生的皮囊如此不堪
灭寂前多数撑不到元神成年
唵 诃诃诃
温善摩谛娑婆诃

七魂六魄失散流浪了多少年
闻到你的气息而来
唵 诃诃诃
温善摩谛娑婆诃

他们不会啖食你的骨肉
他们不会吻走你的运数
唵 诃诃诃
温善摩谛娑婆诃

抚摸着感应的情绪皮肤冰凉
悲莫悲兮生别离
唵 诃诃诃
温善摩谛娑婆诃

惜缘身边触手可及的亲朋
轮回之后你们将是后会无期
唵 诃诃诃
温善摩谛娑婆诃

每年今天你能等到的是谁?
至亲还是几世走散的游魂
唵 诃诃诃
温善摩谛娑婆诃

他们飞蛾扑火地融进你的身躯
闭目相拥到时限便再无半点关系
唵 诃诃诃
温善摩谛娑婆诃

谁人明白这段吟诵?谁人
如此这般静候自己的残片来临
唵 诃诃诃
温善摩谛娑婆诃

知觉了就为自己点一炷香吧
乐空不二便与往事告别
唵 诃诃诃
温善摩谛娑婆诃
……

2014年8月10日

诗片段

一个人的电影院

难得一个人占据一个电影院
像受精卵一样孤独
活在别人的世界里
他们的嘴唇和你的语言毫无关系
你的脸同样不需要嘴唇
只需要比刽子手还要冷静的眼睛
跟随他们的时间体会生死
一百多分钟的肾上腺素
就像注射在灵魂碎片上
当你把耳鼓当战鼓敲响
那些从1973年回来的人
欲望上插满了毒刺
总有正义这样的词和邪恶们一起
草菅人命

一切和午后有关的生命
一切无边无际的想象力
侧身瞌睡的佛光与栀子花香
进入你的梦乡

做SPA的男人

强生婴儿油
会让母爱软化血管
像被椰子茶浸透的下午
风扇的叶子缓慢记数着时针
陌生的手指
在你的经络间来回揉捏
背景音乐和心里的海浪声
把你带向大马士革或摩洛哥
看见宿醉的少女在广场喷水池中洗浴
那些蒙着面纱的老妇
叫骂哭喊声都带着悠长的旋律
没有无端陪你微笑、品茶和神聊的伴侣
街头的刹车声、小贩吆喝
以及开往1942年的列车开始鸣笛
今天你像丢了一些东西在梦里
当你皮肤大声唱出来
还以为
这个国家所有自囚的心都解放了

被微信埋葬的日子

除了微信,你还认识谁
除了微信,还有谁在为你点赞
除了微信,谁在朋友圈以外的地方爱着你
除了微信,一文不值的语言如何让你感动了群氓
除了微信,你再也不能发现自己腐烂的身体可以散发装逼的情操

枕着手腕惊醒
额头的手表带印就像今天下葬的阴文

2014年6月12日

今天你只是一个小资产阶级

今天你只是一个小资产阶级
你的英雄主义就是找一海边喊上几嗓子
戒烟前点燃最后一支插在沙滩上
没有比看到海更能找回失忆的表情了
把自己纯粹交给自然是多么奢侈的一件事
多数人要等到退休以后
才可以在风景里瞌睡一个午后
成为某幅画面里的自由元素

除了遐想没有空间限制
你只能在这个城市的拥挤中
选择是否从九华山隧道突围
还是迂回到北京东路
堵车是如今必然的一种生存状态
收音机哼哼着沙哑的歌喉
就像风中的蜡烛
忽明忽暗地带来一片飞翔的纸灯
你发现自己定格在黑白的视觉里
想起当年坐在路边护栏上眺望喧嚣
陌生的自己激昂地与时间争论
谈判甚至磨破了嘴皮
谁来决定哪条路会暴雨
哪条路又会雨后天晴
或者用铅笔素描出一条通往天国的出路

今天的思绪注定要被吆喝声打断
那些相互敌视的撞车者
油漆擦痕只是躁动的借口
假如送上几把枪
可以导演出一部惊险动作大片
而你仅仅在意的
是曾经围坐在一起的街景
以及夹杂耳鸣的合唱声
“姑娘姑娘请不要再叹息
姑娘姑娘请不要再哭泣
世间没有不散的宴席
不要再哭泣……”

2014年6月4日

电影观后感

一个孤独的四十岁法国女人
在监狱附近租了间房
每天坐在监狱门口等候
释放的犯人
她知道刚刑满的年轻男人最能
把她变成女神
这就是法国女人永远年轻的
秘密

一个中国女人
可以为父母嫁给一个男人
一个很快会被她忽视的男人
有一天会去追求其他年轻女人
那个被追求的年轻女人身边
又多了一个被忽视的年轻男人
他努力用年轮磨出了财富
终于等到了更年轻的女人
在中国
女人四十豆腐渣

这不是诗歌
是悼词

2014年5月31日

摄影与诗三首


 
笔者摄于南京台城
你本可以选择一种文艺的方式登上去
站在高处体会距离
多数人只会纠结差距和陌生感
和平的日子往往使人心生芥蒂
感触到一些似是而非的人情
要么无视它
要么你给自己添堵
为自己砌墙粉刷,体验
化蝶前作茧自缚的一门艺术

有时候两个人之间隔着庞大的族群
楚汉相争
逾越了等于习惯了一次侵略
你需要为占有付出代价
更需要莺莺燕燕之后还能哼唱出小曲
仿佛来到墙角拐弯处
熟悉之音比脑袋先伸出了视野
好奇心过去了
你还有倚墙日晒的漫长时光


 
笔者摄于南京新街口
我可以把雾中浪漫称作距离美
面对霾
窒息只是时间问题
任何自由都是有偿的
比如烧秸秆
我不能对粮食发牢骚
更不能过于清醒地分析真相
看不清是一种文化
喝酒也是一种文化
醉后我以为可以为所欲为
耳光更是一种文化

我们生活的多么有文化
朦胧美的后遗症
使我们把面具设计成口罩
当虚伪是必需品时
我们吸进了氧
呼出的才是霾


 
笔者摄于南京鸡鸣寺
他觉得自己没有信仰
读过的书也成不了信仰
于是他把这个社会归咎于没有信仰
总之心安理得习惯了黑暗
心理黑暗了自然能承受更多黑暗
无动于衷也扮作了气质
没有表情的时候天都黑了
歌是这么唱的:天黑黑 黑黑

他一定会把色彩当作绘画里的想象力
弄破手指都能吓坏他的魂魄
生活就是这么国画
他还能怎样?
难道对孩子们说
要有光
于是就有了光

2014年1月20日

野猫
 
笔者摄于南京山西路
多数时候是靠声音认出了我
你会装出嗅觉灵敏的样子
很多细节只是在宿命面前做做样子
不需要善变
和迫切地如家宠般露出肚子
比如我会想到一些故事场面
四周那些不识时务的孩子打成一团
劲风一过
只能看出季节的盛衰
你走在路边和我没什么不同
陪时间做一点小动作
情景一段邂逅
啊呀
好吧,我路过不是因为兴味盎然
总有一些等了很久的东西
你我都会置若罔闻
信任有时大于绕道而行的心态
我们都在一念之间决定了天真
彼此赞美
彼此各奔东西

2013年11月28日

他(致孟秋)

他放不下手中的烟
也放不下空气中土色的部分
这是他的颜色
日复一日包围着他皮肤
他的语言
他偷瞥女人时紧张的气氛
这是一种需要30年营造的画面
头发变稀没使他鼻梁弯曲
仅仅是温柔了一些他的视线
抚摸着窗外一副副陌生的骨架
觉得自己和多数人无法骨肉相连

生来就是一个人散步的命运
生来自己给自己变焦
自己对自己妥协
自己怜爱自己
自己对镜子扣动扳机

一个被电话惊醒的午后
永远敌不过半夜的陌陌
需要相信陌生人
就像鱼有时需要相信诱饵
镜头相信日落是最终一幅油画
他却相信爱情

1996年的下午你和他坐在茶馆发呆
你会突然觉得
职业生涯中的大词多么可笑
那时他的头发还很嫩
他会从詹姆斯.乔伊斯意识流谈到台湾
他会对基督教女青年耿耿于怀
他还是把他的福音献给了撒旦

常年活在一个虚构的人物中
一个叫余刚的人梦里
他始终像一个附体的灵魂
占据着余刚的意志甚至他的妻子
当然更多时候他会为邓丽君
魂不守舍
这时会有一条大路通往耶路撒冷
另一条却通往罗马
他会发觉他最爱的始终是奥黛丽.赫本

当你叹息往昔的时候
有多少地方留下遗憾和泪水
那些一去不复返的身影
小丹,他说,你过得好吗
他会赤裸地骑着毛驴
哼着《浮士德》的咏叹调
“魔女向布罗肯迈进,残梗枯黄,幼苗青青。”

永远的福克纳
他在内心一次一次喧嚣
谁出卖了哈姆雷特
他努力活过了无以数计的表情
他坐在一支乐队的台下
左手敌视着右手
渴望摩擦出云彩乃至整个银河
他注定对着一张旧海报唠叨
人到中年

阳光照在那些无辜人的脸上
整整一版
每个星期柒的早晨
总会有强迫症
牛奶弄湿了报纸
鸟儿唱着唱着以为化身成人
那些代表主流的政治
黑暗越过了黑暗
他连个阴影都没有资格留下

他站在你的对面时
否认是他的强项
否认一切存在或者不存在的唯心
否认突破警察的苏格兰球迷是暴力
否认8路公交车最终驶往江苏路
否认塞纳河边不可以抽红苏烟
否认他与生俱来女人一样的原罪感

他最多使用的词汇是城市、母亲和下午
他最擅长的就是在母亲面前假装奄奄一息
这是他最柔软的部分
上面绣着花草和蝴蝶
往往是他和儿子守着鱼竿
河流早已改了河道
只能由鸟儿负责回答他儿子的质疑
因为他的语言
是虚拟中最真实的存在
也是真实中最虚拟的部分

谢谢法国
让你觉得他前世是一个牧师
顶着飓风流浪在北美大陆
这风声始终残留在他的左耳
使他伪装左派的能力异于常人
谢谢法国
他可以在巴黎圣母院的门口
感受和他穿胸而过的女性幽灵
可以暂时把自己
当作别人

别糟蹋他的长句子
因为分行以后会是不错的诗句
多数的兄弟喜欢和他并列站着
他们望着一个方向
这个方向有等待温存的美景
有秋后的虫子和绝望的落叶
有两毛五多年以后涨到一块五的茶叶蛋
但没有粗话

他有一双从没做过粗活的手
据说最被自己溺爱
他喜欢躲在时间的背面
他的眼睛在你入眠后亮了
那是一天中最狼藉的一段照明
烟雾中的他给自己接生
每段文字都会是一次大出血
让你读出了整篇充血的味道

多年以后
他背对桌面点上一支烟
生活就在屏幕中摆设
他和你喝茶、聊天、唧唧歪歪
有时一些无聊的问题会使呼吸急促
你仿佛刚刚从外面走进画面
他在这一时刻又被着上一层颜色
年复一年
每当回忆那些放下电话打车出门的下午
那些再正常不过的日子
就是这些日子
他会从很遥远的地方喊出一句:
驴,吃饭啊

2013年11月26日

缘起性空

表达不清时最好选择瞌睡
迟钝一些错误
嗅觉不灵好过说破天机
你所欲望的是精通死亡
无奈
无奈四肢长在你身上
真相就在车窗外面
飞鸟以凶

有时候越是多嘴越是不堪
一根金针扎在桃花上
嗜血的命运
越是爱护的被剥夺的越快
无奈
无奈四肢长在你身上
孤注一掷的骰子
羝羊触藩
 
相信今晚比昨天严寒
乖巧写在面具上
早睡早起
空有一对天骄的翅膀
无奈
无奈四肢长在你身上
难就难在正在进行时
亢龙有悔

2012年10月31日

人际定律

道德大体分为三种
糊涂、清醒和宿醉
当酒精沉迷在真身的血液里
你的思想可曾像软体一般柔弱
任凭脚趾从后缠绕着下颚
思考是一种病
一种不可救药的间歇性记忆障碍
没有悲欢
坐在秋天的路边走神
来来往往和你无关的属性
五行之外还有什么灵性
可以破碎虚空
让你逃避一个现实主义的饭局

美食的油色改变一个人的眼球
焦距与细胞分泌相关
一切的粒子来自于碰撞
所有的熟悉来自于习惯
那些来自世间的得失
改变压迫和被压迫者的骨髓颜色
因果的坐标
在一段怀疑主义胶片的放映中
勾勒一幅画面
恍如隔世仍在缘木求鱼

从粮食到粪便
从权贵到无知
伴唱的音乐不会和你的本性和弦
脂肪在填埋着气脉
元气在交际中散失
定律:
每个人都是别人衰老的充要条件
彼此葬送才是绝对值

2011年9月7日

后现代主义的一天

七点钟
你按着喇叭穿过桥洞
一路向北
把孩子送进义务教育营
紫气东来
生活被天气预报了阳光
还奢望什么
苦丁茶还是卡布奇诺
与银幕里的角色比比风骚
草根的历史
为的是衬托权贵的鲜艳

八点半
你和大多数昆虫一样就位
像螺丝钉一样生锈
在谎言面前哼着小曲
手指与键盘之间的默契
与大脑无关
在打印成结果之前
时间再无聊不过
活在蛹茧中的人们
等待翅膀在信仰中诞生

转眼十一点四十五分
脂肪埋伏在神经里
仿佛大鱼吃小鱼
你排在他们的身后
等候绞肉机叫着自己的号牌
左顾张三的性感
右盼李四煽情的语言
把自己从午悃中解脱

十三点二十八分
一股愤怒的情绪可以持续到
所有人意识到自己不过是万物刍狗
小人物开始自嘲
大一点的人物开始施虐
人们担心即将重复到来的晚餐
担心约会的结局
总是两个人的坟墓
附加一个计划生育的指标
或者选择堕落
被道德的毛笔一撇一捺地抹黑

十六点整
颈椎开始反叛了坐骨
觉得人一出生注定是蜷缩的动物
带着直起腰板做人的梦想
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
其乐无穷

十七点三十分
暂时的自由主义开始泛滥
小资产阶级有着优越的下巴
排放尾气
阿摩尼亚的味道
除了夜盲你们还能怎么形容
夜生活的达人
那些DJ们的宠物
不能希望所有的音乐都带着精神烙印
有时纯粹的电击更有效
那可以识别酒吧里的性别特征
散发出荷尔蒙的精虫味
红旗下的蛋
在酒杯里撒点野

二十二点五十五分
手机响起来
无动于衷的晚期表情
人们拥挤在一起
嗅着彼此的汗腥
用目光调戏着彼此
德国黑啤不是墨水
没有多少知识会沉在杯底
糟蹋一个夜晚
不如在街头弄点喧嚣

零点二十分
你不能抵抗路边羊肉汤的诱惑
你不能屈服在舒张压下
和沙眼过不去
你依然遵纪守法不求上进
看着警车逆道而行
路灯下的交通规则本来就如同是
潜规则

梦境发生在二点十分
你梦见自己在荒野里滴着乳汁
背景一般的月亮
听着自己嚎叫

2009年10月11日

立秋

——甲申水鬼建日
本日物候:凉风至
值日名:天牢(黑道)
彭祖百忌:甲不开仓,申不安床

已丑年的秋有点湿
像被宠信过度的女人
呻吟着得与失
偏东风
又像在模拟意识的流动
让人有种迷失自我的冲动
其实我们一开始就
标立了一个不确定的主题
忽略了释放压力的情绪
好像踩到郊外的景色
就可以耳目一新

一阵风也可以改变心态
返回屋内关上门
放慢彼此欲求的速度
我们靠简陋语言来修心
观察节气的变化
更多是逻辑的问题
解释自言自语的悖论
原来说话
并不仅仅是为了交流

一组数据展现到视觉里
包括失去的记忆
听陌生人说教
喝七十五元一杯的黑啤
唱二十五元一首的情歌
每天换一件衬衫
过一种人人熟悉的生活
用一个信念
足以解决时间的威胁
不要奢望躬耕乐道会发生在城市
笔耕砚田而已

2009年8月7日

下棋

把自己放在棋盘的对面
奉茶一杯
想象四周植物茂盛
生活小康
有些脸应该选择性忘记
其实人只是两三个汉字而已
或者几个字母
大多数时候
做人只是棋子摆放在日子里
需要退二进一

站在棋境外的另一个我
怂恿自己得寸进尺
要知道悔棋伴随人品的代价
人不能从棋境中化蝶逃离
只能给自己画一个镜框
上一炷高香

旁若无人
只是心无旁骛的借口
一步棋错
一踏足就不要再向对手求饶
多少种理由
就有多少种贪嗔
自称智者
是智慧给忘形者的一次教训
输也要输的有点风度

2009年3月31日

读孟秋的《现代快报》

我以为不需要语言
就能站在吹风的立场
做一个旁观者
我以为
周围的群众属于最易瓦解的人群
民风纯朴
让劳心者有机可乘
新闻舆论可以当作一张阅后的便纸
观赏无冕者的脸
拉长点不过是方便折叠
说话暗讽是一种美德
疲劳的时候把自己伪装起来
或者夹在快报中
原来理想和商情密不可分
谁家的伙食
咸淡自知

有些版面可以捕捉表情
有人说简陋的天气
可以考验政治觉悟
阿弥陀佛
鸟儿从我嘴中吹出
自由在眼皮底下飞了
被慢慢地圈养
幸福滋生了赘肉和肿瘤

肮脏的文字可以像书法般呈现
把黑厚学当风景来理解
既然能读完广告
还有什么委屈
在不知不觉中浑浑噩噩又是一年
别有用心是多好的哲学
让一根扎实的绳子
给他们往上爬的诱惑
生活本来就是一摞暧昧的旧报纸
可以用来踮脚
也可以用来卖钱

2009年2月20日

阶级分析

遥想当年
七步以后我们中毒之深
把爱情换给了不需要爱情的人
我们需要粮食
进贡内心的资产阶级
又一年
我们呼出的空气里充满了灰尘
时间封缸了
封建阶级以为是过墙的红杏
只不过是墙头摇摆不定的野花

我们不能要求在贫穷中光荣
无产阶级的自卑感那是致命的
无限风光
有限地活在情欲与生育之间
直到今天我们才明白婚姻像一座桥梁
河流自甘屈辱地流淌

有什么比暴雨来临时的一把伞
更让人知足
相处始终只是一面镜子
相由心生
我们借用感官的情调轮回着原始生活
集体无意识地狂热或者冷静
最终无奈的眼泪
成为被蜡烛话柄的
小资产阶级

2008年11月5日

读水调歌头

抬头看月难以清肝明目
脚底的睡眠穴
时时提醒梦做多了会痛
杜绝念头
今天做一个素食主义者
窥视生死的法门
此刻而亡的是
手里一根无辜的白发

苍蝇飞
自由也有好恶
自生自灭只是一念之间
诱惑抵不过用言语来调侃
看爱国贼显摆荣耀
才思枯竭时傻逼
好过自食其果
尝到甜
是因为苦海无涯

2008年8月19日

图穷匕首见

荆珂哪里知道
英勇也因后人委琐不堪
典故留给了孩子
看见他们议论纷纷
时间这条河
汹涌过后还是会干涸

我也怀念放任自流的日子
有时豪放
除了激动还是激动
不羁之后在你面前一片空白
是谁忘了
真相残酷是为了过程美丽

今天你会为一场酒局做戏
用瞌睡遮掩呼吸急促
是什么
让你胖得天花乱坠
为求赞美而恼羞成怒 
传到兄弟们口中
寻欢
一个多无耻的唐宋词藻

2008年8月14日

今天杂感

重复生活是厚颜无耻的
不如招蜂引蝶
在头脑清晰的状态
任凭他们把道德的羽毛当成令箭
欲望像是插在乌云上的旗帜
苍天都难免虚荣
因为我被他们数落了一夜

我佛慈悲
让我今天有水果吃
有亲人相伴
以及他们的刀子嘴豆腐心
懦弱和勇气都来之不易
身体健康真好
把死亡推卸给索尔仁尼琴

2008年8月5日

暧昧

三十年前你会沉迷一只猫
在午时对视
养成顺毛抚摸的习惯

二十年前你会写信给一个女孩
想象被拒绝的情景
学会怜悯他人

十年前你在床上设计舞蹈
难度决定了幸福的个性
改变了看女人的角度

一年前你教唆自己为放弃而放弃
活在陌生人当中
在感官和心理之间保留一段暧昧的距离

2008年4月11日

看电影《颐和园》

两小时廿分钟
看见冬天的呼气在阳光下散去
人人死而平等
颓废到口渴难忍
可以当作A片来简单自己
突然想听人拉小提琴
在垃圾场挖点骨头来烧纸
想听尖叫
想知道悲伤与恐惧对抗的结果
这样可以分裂出多如群众的性格
抽样其中一个自己
来裸露称之为形而上
证实性及其器官最假的部分

几天前三个中年男人
谈了一晚想不明白的问题
然后各自向不同方向地散去
带走了各自的往事

2008年4月5日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0,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