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文学

王宣淇:霍洛维茨在莫斯科

2020-07-01 09:53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王宣淇 阅读

王宣淇

王宣淇,作家、诗人,现居南京。南京大学艺术学硕士,报纸副刊专栏作家,在《中西诗歌》、《诗歌月刊》、《青春》等杂志发表诗作,发表舞台剧剧本《去岛上》,出版长篇小说。

霍洛维茨在莫斯科

正好有这张黑胶
喜欢这么说
好像我有很多张黑胶唱片似的

雨天听它
透过沙发、竹帘
就是俄罗斯的雨夜

我安于并不触碰

一切近在咫尺

战争题材

后来,她
一定要写那个场景
当时,他沉醉于战争题材
和她讲他的电影,滔滔不绝
爱,生在了硝烟里
还有武器

请拿去我的命吧!
她笑着
那时,在心里,她真这样想

最好的日子

那些爱着的日子
在雪里纷纷扬扬
你轻轻推了下我说

“下雪了”

我们半醒着看窗外茫茫
多年以后,你会发现

最好的日子就是这样

林间的麋鹿

把小说、剧本、菜谱
先后放进洗衣机里搅、脱水
理出来晾晒
字迹稀烂
纸张显出纤维
有雨林和苔藓的味道

忍不住舔一口

我是林中的麋鹿
张望一眼
就消失不见……

扔石子

走到桥上去
往水里扔石子

走进树林里
向深处叫喊、拍手
溅起水和四起的飞蛾
夜晚彻底被清空

睡意形成更大的夜晚

你一步步沉进去
如俄罗斯套娃

下午茶

下午茶,在商场里
女人们说什么都笑着
点心、礼物递来递去的
有人聊起家国
我们才想起她的教授身份
随即拍照、问星座

心里想的人和说出口的自然不一样

谁也没当真
何必呢?
笑声一阵一阵的

躺下

躺下
手枕在脑后
屈起其中一条腿
舒服
不需要任何
也不是女人或人

是树下的兔子和水边的青石
阳光下也做梦

成为穿浅粉色睡衣的女人

醒来

从沙滩到树林
你腿脚修长

远山跪向近处的野花
阳光洒下,你背上长出城堡
将手臂伸向我
拥抱中

醒来一个世界

有了一点

一艘落后的江轮
马达不停燥响

夜色无边
它的行走也无边
没有什么要抵达的了

一段路程有出发和到达还奢求什么呢?

江轮静止成刻度
万物的圆盘上
有一点深不可测的意味

两个盹

今天除了睡懒觉以外还打了两个盹
一次在楼下的按摩院
光着艾灸八髎穴
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睡着了
迷糊中看到我爱的人在撩被子
不知道是希望我继续沉睡
还是忍不住要唤我醒来?
我向他伸手
然后我醒了,听到按摩师在解释
“姐阿!
想帮你盖好被子的,打搅你睡觉了,不好意思“
我摇头,心想我才不好意思呢

晚饭后,我借口坐着看书腰疼就歪到床上去
今天第一次铺电热毯
床褥温热
我糟糕的入睡困难症突然就马放南山了
睡过去的一瞬间
既满足又怀恨在心

那些失眠的夜
竟然冷得毫无意义

他们的马都很累

不爱了罢
一个男人的春天是那么短
秋天又太长
他们的马都很累
食物只够自己吃
他们懊恼的样子很衰弱
说不了几句话,就走了
再也不用费力跟过去

微笑
长成青草和流水
微微摇晃。

凌晨

有人唱歌、饮酒
有人吞下睡眠糖
怀念老友

同一个雨夜
窗户与窗户觉得冷
抱住各自的玻璃
瑟瑟的挨向明天
想像着有太阳或暴风雨

总之
玻璃窗的坚持是脆弱的总和
天晴了,雨夜的拥抱消失不见……
玻璃窗的脆弱阴晴不定

打马

一早起来就打自己的马
直到雪亮的皮毛渗出血点
我才放声大哭
挥舞着两根油条
我曾是打捞天涯的人呀!
排鸡蛋饼的队伍太长了,是件奢侈的事
关于时间
我是认真的
愤懑地嚼着油条
似白马啃着荒草

什么也没发生

常用的玻璃杯
落地了
发出的声音
在厨房如原子弹爆炸
原来它不是沉默的大多数
至少碎裂时不是
或许我错了

人的碎是更巨大的声音

掩盖了一切
听起来什么也没发生

夜半
工程车的声音
哒哒、卡卡…
城市旷野到不值一钱
虎坐在路边
吃着总被剩下一半的汉堡
看人们施工
一片山林被它想起
随即与眼前所见叠影
它记起什么的同时又忘记了什么
喝完可乐
乘着也许有也许没有的月色

虎走起猫步——
哒哒卡帕、帕帕卡哒……

关于爱的对话

那些拙劣的结尾
也有精彩的过程
句子好在既懂了又说不明白
有的人来不及爱
有的显然爱过了头
无论哪一种
都有自私的惊心动魄
和未被发觉的慷慨
与动人

爱出于虚构——
死于虚构?

好对话最漫不经心
好人儿 不远不近

有那么几天

有那么几天
他似乎爱上一个人
他崭新起来
那阵子老下雨,大地湿润。
他眼白发绿看东西呈透明状
有人从他的心里搬出旧家具
他同它们淋雨、晒太阳十分惬意。
当他以为这是个新开始时,一切都结束了。
把搬出去的旧家具讨回来
它们湿漉漉的
残留着阳光的气味
半干不干
再次住回他这里
他愤怒,大声发誓:“再也不改变了……”
很可惜,我们听不清具体内容
那声音已被旧家具吸收得一句也不剩

夜车的鸣笛
是孤鲸的声音
海洋自心底满出,与城市连成一片
气压低到不用呼吸
后背长出翅膀一样的鳍
数万年,我移动一次
不上云端
而是潜于海底

比世上所有孤独的总和还要深不可测

夜归

两个人街头闲话
她说自己好比一棵橘色的树呢
另一个说也知道自己是个什么
说话停了下,两人笑了笑
脸上带着星光

马路抖了下
打烊的商城也笑了笑
松弛下来的天空包裹着鱼尾纹
她们前后脚走着,走成两座山头
做了大地的一部分

分别时,话语仓促
她们因为过于默契而不好意思

似乎

躺下的时候
就想起了山崖下的马
和朋友提到的冰川
那些遥远、模糊的事
似乎属于你
眼前的生活也是离不开的
否则它们会同样遥远

我们用遥远来合眼、睡去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0,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