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文学

孟秋2020年诗选:写出的每一个字都在等着世界的宽恕

2020-05-29 16:32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孟秋 阅读

孟秋

孟秋。1966年生人。作品散见《作家》《钟山》《大家》《人民文学》《今天》《创世纪》等刊物。现居南京。

桔子

这两只桔子
和这个时代无关
无关这个时代的良心
也无关这个时代的耻辱
甚至也无关这个时代
无关紧要的部分
可我还是觉得它们很重要
它们的颜色
它们冰凉的果肉
以及被吃剩下的果皮
今天上午
这个时代的一个上午
我看到了它们
吃了它们

一幅画

我一边听迪伦一边喝可乐
可乐是蓝色的,迪伦是棕色的
它们在一个画面里面挨着
左边和右边都空着很大的地方
你可以画上些别的东西
病毒,或者海上吹起的一阵风
对了,海水也是蓝色的
望得越远越蓝,比天空还要蓝
距离海水不远有一个墓地
青草下面的土丘是棕色的
土丘里面除了我们害怕的白骨
还有更棕色的蚯蚓
它们在里面睡觉,翻滚
在棕色的泥土里面生儿育女
对了,就画上两只蚯蚓
迪伦,可乐,蚯蚓,病毒
我不知道病毒是什么颜色的
这些天它已经杀死了很多人
希望它不要毁了这幅画

当代欧美诗选

好像每一个诗人都穿着礼服
虽然他很反对它,很讨厌这些
服装扎堆的场合
可他还是穿上了,只是有意
把衣服敞开,或者把头发散开
遮住眼睛,把桌子敲得很响
好像每一句话都敷上了颜色
涂了一层水,风吹过时
发出很细微的响声。好像每一首诗
都是夜晚或者清晨时候写的
世界没有污浊,只有小心翼翼的
梦,和他从梦中醒来时的诧异
而他是反对这个世界的
我知道他甚至把一切都牺牲掉了
他就是一个伟大的烈士啊
可是他写出的每一个字
都在向这个世界致敬,或者
等着世界的宽恕

皮扎尼克

因为她的相貌
两张照片,一张抽着烟
一张很干净地从书架回过头
因为她的国家
阿根廷
我买了她的诗集
这多半是一个错误
可能我并不喜欢她的诗
一些语言甚至可能
毁掉对一些事物的好印象
但是她的死亡是坚固的
一步都难以移动
1972年,36岁
这两个数字也很坚固
或者说结实
不会被风吹走
被别的东西改变

再写一次

清香开车
我坐在他旁边
我们正朝运河边的
一间屋子开
一辆货车迎面过来
车身交会时
我看见车上装满了
棺材,簇新的
那个瞬间
我看到了其中的几具
阳光照耀着它们
也照耀着我们
主要是照耀着它们
那个瞬间
我曾经写过一次
现在我再写一次
我不知道
那些棺材去了哪里
它们是被埋在了地里
还是被摆在了
临街的铺子
还是一直都在路上
为了遇见更多的阳光
为了被更多的人
看见

A或者B

如果A和B是相反的方向
如果我朝A走
充满感情,夹杂着些许虚荣和浪漫
无论走多远,遇到断头路
肮脏的没有船的大海,或者
一支穿着盛装的古典行刑队
我都不好意思立即转向B
转向前至少会经过一阵
无耻的扭扭捏捏
而你们,对,就是此刻朝B走的人
返身走向A只需一秒,或者
更短的时间,没有任何过渡
你们就会从一只狼变成
一只羊

在医院

1

这里的每个入口搭起了棚子
每一个从此经过的人
都必须举起手机
这是一个绿色的印章,一个口令
有了它你就是自己人
允许被救活,或者在救活之前
有权死在手术台上
也允许在某个结果出现之后
表达必要的哀伤和欣喜
你甚至可以走遍这里的每一个楼层
在每一个房间门口
留下你的敬意或者不满
否则,你就是荒芜的野草
除了荒芜,就是荒芜

2

我躺在床上
他们把躺在床上的我推到这个大厅
很多人都站着不动,像是在等待
一个大人物,或者一部电影的开场
她坐在轮椅上,一身红衣
她应该是哭丧着脸的,他身边的男人
反复地说:“人家比你重的人
也没有像你这样害怕”
男人站在她身后,看不到她的脸
但对他手里的木偶了如指掌
我躺在床上,我放松手里的线
让木偶觉得演出已经结束了
它是松软的,像一滩烂泥
腹部却紧张得坚硬起来

3

48床是个小伙,只有90几斤
有着完美的病人体格和完美的病症
他的肠子上长着六七十个息肉
这些看不见的小东西就像是
在一个人脸上布满的雀斑
但它们可能毁掉的不只是一张脸
也不仅仅是美学上的平衡和均匀
他躺在床上,他年轻的身体
承受着这来自上一代的馈赠
49床曾经是个海军,他天生晕船
12年的风浪在几十年后的一天
终于让他猛地咳出了一口血
50床是个70公斤的瘦子,脸色蜡黄
他肚子疼得比武汉封城还早
他坐在床上,隐约看见
有一双女人的手在他肚子里
动刀动枪

4

凌晨4点,护士走进病房
我不需要被她摇醒,或者出于本能
像羚羊一样在梦里闻到狮子的气息
从我躺下,每隔一刻钟
我都会看一下手机,每一个梦
都支离破碎
护士推着车,在窗前站住
越过她的肩膀可以看见窗外的月亮
视线放低,可以看见窗台上的泻药
整整三盒,我要在天亮之前喝掉
“可能有点疼。”
她拿起我的右手,把针戳进静脉
十一管,还是六管
当49床得知要抽十一管时说:
“我的血都要被抽干了”
而窗台上的泻药笑着对我说
“来吧,肠子”

5

我穿着竖格病号服,像个傻逼
上衣下摆接近皮带的位置
要么衣服缩水,要么病人的伙食不错
在这个时代拼命地长个
我们坐电梯准备前往钢琴厅,这名字
在这里感觉就像是地中海,泛着
绿色的波浪,阳光可以照见水底的沙子
然后爱情透明,现实慵懒
电梯里的人蓬头垢面,拎着饭盒和
装着旧衣服的拉杆箱
我们和他们一言不发,肚子的病菌
也昏昏欲睡
我们坐在钢琴厅,钢琴只是一个摆设
我们也是,医院里的人
都是

一分钟

护士刚刚给我做了核酸检测
她用一根棉签棒在我嘴里采集唾液
或是别的东西,只有一分钟
她便收起棉棒走出病房
就像她记下体温后走出病房一样
理所当然,无可挑剔
这是我离这个时代最近的一分钟
也是我离武汉最近的一分钟吧
很多人为了得到这一分钟
曾带着希望在绝望的路上奔跑
痛们和泪们是可以看见的
趴伏在自行车后座咳嗽的男人和女人
也是可以看见的
他们没有得到这短短的一分钟
之后倒地不起,长江呜咽
长江呜咽了吗?即便长江他妈哭成大海
他们仍然倒地不起
刚刚鼓楼医院的护士给了我这一分钟
为了我的胃,为了我直肠上的息肉
她拿起了一根棉签棒
她把被怯懦偷走的一分钟还给了我
把被傻逼挥霍掉的一分钟
还给了这个春天

月亮和斯汀

我泡了一杯茶
在厨房站了一会儿
之前我在院子里
看了一会天
月亮有三分之二大
有点发红
现在我在听警察
斯汀最有名的歌
同时想到
这个春天
爱情停止了生长
我们躺在床上就像是
两个未成年的兄妹
父母去了单位
在考虑下个月的支出
和一个亲人的消息
他有可能会做一次
彻底的改变
同时
向日葵在一个罐子里
发了芽
我的一个同事
在鼓楼医院生了
第二个孩子

冒犯

每天下班
我需要穿过两道斑马线
然后站在一条马路旁打车
都是车水马龙的时刻
热烈而繁杂
但有一天晚上
我在斑马线中间停下脚步
就像是站立的一匹马
四周没有一个人
也没有一辆车
我可以看到下下一个路口
甚至更远的地方
我当然知道原因
其中的缘故是不容置疑的
而我的理由也足够正当
但我还是为我的唐突
为我对空旷的冒犯
感到不安

乐队

吉他、鼓、贝斯、琴都在
只是旧了
手指和嗓子也旧了
虽然你们的声音和血压一样高
但是还没开口就已经结束了
万籁俱寂,万籁俱寂
那些竖起的耳朵也只是一些
顶真的模型
样子天真,落满了灰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0,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