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文学

曾蒙 | 蒙达格斯:我把你们的名字揽入会理

2020-02-28 09:58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阅读

曾蒙

曾蒙,四川达县渡市人,毕业于西南大学。70后代表诗人。16岁开始发表作品,被收入多种选本。前期创办中国艺术批评网,后创办中国南方艺术网。出版诗集《故国》《世界突然安静》等。曾获当代国际汉语文学大奖、名人堂·年度诗人等多种奖项,《春笋报》《中学生文学》《攀枝花晚报》《攀枝花日报》《四川日报》《华西都市报》《人民日报》《星星》《山花》《红岩》、台湾《中央日报》、香港《大公报》、人民网、新华网、中新网等报刊媒体曾多次评论、报道其作品及事迹。其最新诗集《无尽藏》即将出版。

哭声

我听到的哭声不是来自地面
积水的反光,而是更接近心灵的
隔壁。夜色被挡住,
月隔着一层,水的声音到处
奔跑。伤心的人
有一个永远的归宿,
他认识的街区不仅仅是个小县城。
我听到的哭泣席卷而过,
就像整个空旷的县城。
如此大,又如此小,
就在雪上,就在窗棂边静谧的
声响里。他的心如此坚硬,
以至于没有任何黑色的暗河,
从简单而深刻的生活里穿城而过。
他看到的深刻,不是我看到的深刻,
他理解的简单,同样不是我所理解的简单。
一个人的哭声只会越陷越深,
一个人在消失了的时间中坐着,
他翻身的声音轻如猫,他反思的
过程短暂而又仓促。

2016.10.10

秋风吹

我找到风有所无为,有所无能的秘密,
我找到风吹醒人性最黑暗的部分,
腐朽的部分,
风声掠夺了最清洁的精神。
我知道最为纤巧的植物,都有敬畏之心,
我知道最空旷的楼道,
为风所不容。所有向上生长的头­,
都有洗窃耻辱的决心。
顺着风的方向,目空一切的方向,
我宁愿相信人心是肉长的,
哪怕秋霞被死亡照耀,最深情的刻薄
在刀尖上舞蹈。哪怕我不是风的儿子,
我也能数清,
新的黑暗漫过的门口,多少病痛在凋落,
多少凹槽被击落。

2016.10.10

心态

窗外,是人的高坡,
隔墙掀开了阳光。阳光下的叶片
还有夜的体温。
一位先生在谈话,声音高大,
似乎能击落钢条的防护栏。
当然,这也是一个景点。
细密地延伸到桌子外的地板,
它在努力提高涵养,
甚至,窗外没有其他声响。
每当此时,梦的边缘开始柔软,
并进一步加深了清晨的印象。
请保持平和的心态,
培养出更多虛幻的人才。

2016.10.13

庭院

我有沉迷于其间的镇静,
你有惊慌失措的紊乱。
我喜欢温柔的时光,
布置在庭院里细密的植物带。
暖和的阳光是真实的氛围,
低下头,慈祥而且温暖。
我喜欢风轻柔地开放,
并裹挟树枝里的清香。
我看到的人无比清闲,
遮掩住院子外的匆忙。
细微的落叶重新开始了飘落,
整个秋天的意境被赋予更多的意义。
其实,很多的植物在正午中间
显然并不在乎我给予的视角。

2016.10.21

一个女孩

一个女孩,身材很萧索,
瞳孔里装满了秋水般的暗器,
她在城市的边上。稀疏的香气升起,
她握着粉色的诺言,
向远方兑现青草、露珠与此刻的爱。
她走向暗色的木楼梯,
被昔日的四合院掩盖。
暮色四合,秋风渐起,
她不梳妆打扮,她的笑靥晴空万里。
消沉的周边,村庄沦陷,
小城每次咳嗽,她都听得清楚。
疯狂的挖掘机占据了田野,
落日吐出红红的舌尖,乡野在新鲜的
泥土里留下铁锈。
古井边,大树被砍断,
沙子漫天飞。一个少女的童年被拦腰折断,
我看见她天真的小时候,
她的眸子升起火焰,
她在小城的边上不断消逝,
无法左右身子,
不得不与杂乱的树丫混为一体。

2016.11.7

挡不住的星光

你的长发挡不住星光,
行云流水,就像风在吹。
你见识了丰富也印证了简洁,
将自己直接交给寒冷的意境。
水的叶片也被赋予了意义,
我看不清根底,
那是你的茂密,你年轻的树荫,
属于另外的星系。
你陌生而又圣洁,
在生活的边界接触飘摇的县城。
我来过,却没有记忆,
就像你的长发,将陈旧的岁月
轻抚。你将彩霞与雪
同时映衬在荒芜的山坡,
没有了眼泪的火焰,
我在岸边敢于接受,那些起伏不定
随时断送的书生。
今晚,注定没有月光,
注定只有奔走相告的风,
注定只有杯中摇弋的海洋。

2016.11.8

中国病人

天气清淡,像一个中国病人。
有些冷,树枝被框进窗子里,
不间断地晃动,
我坐在窗边,被冲出乌云的阳光
照亮。屋子有点黑暗,
过道里响起脚步声,只要有人
这声音就不会停止。
我想听听风戳动玻璃的声音,
这声音像大海一样遥远。
就像诗与远方,一个虚拟的命题:
一个小区,一座医院,
还有出入其间的病人。
通向太平间的林荫小路,
态度端正。
偶尔有人进入餐厅。
我看见这些相当真实,
偶尔我会想,空气中的尘埃,
滑翔在树枝上的风,
是不是长出了翅膀。

2016.11.8

万物从地平线抹去

我想像余晖一样安静,
将浑浊的黄昏照亮,
将辉煌的万物从地平线抹去。
生不如死,
也没有关系。我会爱这无垠的广阔,
将空间与时间一口吃掉。
我会像母狮一样苍老,
守护飞沙走石的沙漠,
在能力的范围内,
生儿育女,屠杀生物。
我先是无聊,然后变得没有逻辑,
最后陷入陡然的感伤。
就这样,
我依然想象不出鲜血般的梅花,
赋予六点钟的时代无限美好。

2016.11.9

欺世盗名的江湖

为什么厌倦了二楼的小酒馆,
我一杯你一杯的礼尚往来,
厌倦了长在别人身上的嘴脸。
我的肠胃早已不适应无聊透顶的
岗哨,无缘无故的争吵。
我一辈子的仇恨都在火锅里反复沸腾,
翻来覆去被油盐煎熬。
我不关心天下的君王,
也不喜欢语言的剧毒,
我是一个平凡而热血的青年。
我做的事情是右手给予的左手无法圈养,
比如情怀,比如书案边的青花瓷。
我厌倦了黑暗中的呼喊,
细雨中的出租车(我不知道远方有多远),
我不爱所谓的平凡,
更不喜欢头头是道的革命家,
毫无廉耻之心的卫道士,
欺世盗名的江湖。
我爱一个凤凰,就不去另外的美食城,
我擅自打开手机,
读着自以为是的文字,我的头
投放到满屏的寂寞上,
一个继母之后是另外的继母。
她有着我害怕的孤独,无法言说旧城的故事。

2016.11.10

古老的脉络

我有很多古老的脉络,
永远苍老而又年轻。
群山挡住的地方,
就是我居住的小县城。
我保护附近的镇子,纯洁而又
含蓄的房屋,笼罩在薄雾里,
像一阵青烟,
构成了整个清晨。
我有很多陈旧的叹息,
也有很多无望的举措,
我在县城内行走,
每一种声音都是对物质与精神的敬仰。
我用近视的眼睛
观察生活、水渍、树枝的变化,
我不辩解,我用接受消融尘世的
冰凉与温暖。
我说一些不负责的话,
也说一些内心的躁动与不安。
街道两旁,是世界的喧哗,
深入到人民内部。
我有很多古老的脉络,
跟县城一样新鲜、保守,
秘而不宣。

2016.11.16

黑白

我没有注意到电视画面
另一国度硝烟弥漫,
另一国度的人民正遭遇苦难。
我不太关心身外之物,
也不太着迷于我不了解的事情。
我在坛子里放下青菜、海椒、
一些青花椒,
一些盐、一些干净的水。
时间会长久的浸泡,
就像那些枪声、警笛,
从我没有去过的地方破门而入,
索要子弹。
一个陈寅恪就足以让黑白照片
多几份尊严,
他死时像胡耀邦,
活着的时候像柳如是。
才子佳人的馆子在县城的另一端,
我不太注意的声音来自客厅,
我与时代脱节,
多少有点沉闷。
很多天灾人祸不会让我舒服地过上一晚。
我会到楼梯口去吸一根烟,
让内心的情绪平静下来。

2016.11.17

接受

我接受孤独的馈赠,
但不喜欢多余的生死。
我接受来自深渊的黑暗,
但是承受不了富丽堂皇的伤害。
看见的不一定是真实的。
就像暴君有光明的身份,
我介绍你接受甜蜜的邀请——
这个时代的富豪,
全给宫殿下跪。
我在加固峡谷的电闪雷鸣,
我在山的问候里,
迎接说不出名字的结拜兄弟。
小城可能会消沉,
搬来的是非只有沸腾、坚决的恒心。
我守不住一颗星,
它朝所有的方向吹,
它有简单直接的距离。

2016.11.22

雪中

我学会了忍耐,
学会了分期付款。
更重要的是,我认识了房屋的
结构,当我在雪中
推开窗户,极致的美
已经不适于胸怀天下的静谧。
我与大地有着亲密的关系,
抱团取暖的树荫,非常客气。
我想保持一颗废旧之心,
这颗心有着起码的弯道、温度、
与天鹅凄厉的身影。
这一次,我把南方交给
水池边结冰的皑皑白雪。
风钻进来,又从相反的方向
追逐而去,就像商人的利润,
安全,躲避着风险。
风口里,有一个颤抖的人,
背风处,另一个人闭而不出。

2016.11.23

蒙达格斯

我的彝人兄弟,我忘记了
网警登记的名字,
你的白发像大凉山落下的雪,
向西,但又吹向东。
我忘记了你的名字,
吉狄,古尔,沙马,黑朗,马布,
从蒙达格斯长出的燕麦,
将城北拱极楼照得水泄不通。
我的兄弟,
我忘记了黑夜腐蚀的内心,
与深山老林里飘飞的雨夹雪,
越冷你越敞开了衣襟。
我忘记了你们的名字,
我的兄弟。那些名字明显属于村庄,
他们以死抗争了暴力与血腥,
以复古的人情颠覆生命不死的力,
迎着风吹,坚硬如冰,
如石头里深藏的玉。
我的兄弟,我呀,我要忘记你们,
我要活在你们的手心,
我呀,我要闻着洋芋的泥土味,
把你们的名字揽入会理。
我满怀敬意,龇牙咧嘴,
努力掰正你们的城门。

2016.12.8

火焰

你不顾青春的怒放,
做最后的陈述。
庭院之外,是凛冽的人情稀薄,
即使这样的世界,
也被凝固了。
高楼外是稀薄的旷野,
非常稀薄。
你不顾怒放的青春,
凝固在陈述的语调中。
你女性的语调不会变成中性的,
你不偏袒,
风与飘飞的陈述也不偏袒。
你跟随灵魂而起伏,
你有精确的眼神,
但是被拒之门外。
我站在走廊读完了风的申诉,
浑身冰凉,
我比不锈钢管还要寒冷,
还更猛烈地颤抖。
我有自由之身,
我珍惜,
珍惜稀薄之空气,
不敢奢侈的呼吸。
我称赞你的陈述,
我支持你火焰中刺骨的青春。

2016.12.13

原载《诗歌月刊》2017年10期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0,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