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沉默:残酷日子的颂歌(长诗)

2019-12-03 08:55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阅读

残酷日子的颂歌

沉默

沉默,湖南人,悲观的犬儒主义者诗人,艺评人,自由创作者,现居北京。

沉默,湖南人,悲观的犬儒主义者诗人,艺评人,自由创作者,现居北京。

相关阅读:沉默美术作品选

能够燃烧。却不留下灰烬的就是上帝
——茨维塔耶娃

第一场:旧地昔日

昔日,只有我对你,树对路的等待

(一)

哈哈,天空真的红得像马赛曲。窗外
蒙古高原和塔克拉玛干的沙尘暴游游荡荡
迷住了太阳的眼睛。依据对此的愤怒程度
人们分为穴居动物和戴面纱口罩的恐怖分子
一边呼吸,一边过滤灰尘和词语,一边享受
游离于知觉的韵律:一种不知从何处袭来的爵士乐
鼓槌敲在松动的窗框上哐当作响

此时,最能够揣摩出每个人都会有的绝望
——别说你没有,别说你什么都已忘记
你手持玫瑰,玫瑰却因你而羞愧
看,看这些图景:广告牌上更多的俊男替代了美女
租住的房子中,被驱赶的穷艺术家和露水鸳鸯们
被掀翻货摊的小贩,小餐馆老板,和那些不再甩鞭子
而是挥动着法律文本,告示,规划图,报纸的官吏们
举横幅的执法队冲杀而过,他们有着电声喇叭的嗓音

湖边几近凝固的草甸上,一个石头雕像高喊
没有什么救世主,一切全都靠自己

(二)

时代的戏剧,是所有人参演的戏剧
我们总是会不知不觉中陷入困惑的境地

当谈到某个我们都知道的艺术家,不知道他干了什么
却有三栋别墅,娱乐明星一样拥有一个妻子和两个情人
其中一个是日本女人,与他和他的妻子住在一起
我们想象了他和三个女人相处的一万种方法

某日,又回忆起我们愉快地谈论关于他的这些谜

有人说起和他一起/在某个宴会上/交谈的几句客套话
有人回忆起/他的情人曾是离他不到百米的邻居/有人
在杂志的访谈中/见过别人耻于谈起他的名字
有人确实见过他的作品/只是描绘了半天/我们才明白
他不过是追逐时尚的人/流行假面时/他墙上挂着假面
听说现在鼓捣不锈钢的肉和血/我们一至认为
那些垃圾作品/一个钱也卖不出去/我们哈哈大笑

可是我们中的一位妻子忍不住插话:他哪来那么多钱
我们面面相觑,不以为然,一语带过
就这样,我们一起创造了一个如此巨大的谜
而这个在我们口中的无耻的人,会长成一棵奇怪的树
在未来的日子里,他会一直沙沙作响,沙沙作响

(三)

远处,真真切切地有一条符合透视的地平线
一辆慢吞吞的手扶拖拉机从左侧进入,右侧驶出
一个高坡,一排昏暗的乡村房舍,将迷路者包围
天空上镶嵌了几乎看不见的巨大方块玻璃。直到后来
迷路者才明白,这是一种暗示

但他当时被另外一些真实无比的东西吸引
还有所有的在暗处几欲浮现的东西。更多的房子
以绝对精确的方式组合。每一处拐弯之后
完全不同的室内布置说明了房间的功能
甚至,一长串滴水的莫名其妙的水龙头,也没有妨碍
对一间卧室的准确判断。没有,一个人
倒是迷路者走遍了所有房间之后感到
这里只是搬用了他曾经熟悉的地方,是他想回去的地方
迷路者站在高坡上,看着地平线上的曙光。突然
大群的人从各种藏身的地方钻出来,吆喝着
走开,走开,离开这个摄影棚,工作开始了
迷路者目瞪口呆。地平线缓缓升起,曙光熄灭,
仿佛宇宙熄灭了一盏一盏探照灯

(四)

在中心菜市场,我高兴得像只在田野中
被放出笼子的兔子。恨不得把所有的青菜都买回家
莴笋和芥兰,香芹和木耳,青蒜和薯叶
为了认识所有的蔬菜,我在市场转了好几圈
把叫不出名字的东西都问了个明白
直到惹起菜贩们的嘲笑和不解

在特洛伊的旷野荒郊中,疲惫不堪的帕里斯
半梦半醒地缩在自己锃亮的骑士盔甲中
手握鞭子,他望着拿着金苹果的阿芙洛蒂德
另外两个扭捏作态的心有不甘的女神,报以回望
老骑士阿革拉俄斯和他都在想着美人海伦
连他们的马都高兴得裂开了嘴,露出壮年的雪白板牙,
见证了这桩大买卖

(五)

把名字刻在柳树上,每年春天,它会长大
把名字刻在大桥的栏杆上,每天会有很多人看到它
他们中间有些人会问:这是谁?
把名字刻在门框上,几年之后,油漆会将它覆盖
也将给予新的一次机会。可以刻在比后来者
更重要的位置上。把名字刻在花园的石碑上
只为一次小小的虚荣。仿佛那是一个很重要的人的名字
把名字刻在自行车的横梁上,一直到名字生锈
成为废品。把名字刻在一块路边的瓦片上,然后
在池塘打一个完美的水漂十连跳。把名字刻在
钢笔上,写字时,那只笔亲切得像自己另外一根手指
把名字刻在印章上,名字成为玩物
把名字刻在头脑里。谁叫它时,他会应声而头疼

(六)

第二个孩子,她和她的丈夫自然想要一个男孩
他们确实也这么努力了。在去年下着雨的七月份
她笑着向大家通报了她肚子里的变化
为了不闹出笑话,在一番小心的四处求证
甚至询问一个男人之后,她肯定了自己的猜想
随后,她穿上了花团锦簇的宽大棉绸衣裤
宣告自己新的角色,
在乳房越来越沉重的日子里闲逛。
为比以前更多的雀斑发愁,为十个月后的某天发愁
为向目睹这一切的第一个孩子解释而发愁
为什么要一个弟弟,因为可以一起玩,她说
怎么向小女孩解释不但不会对她的爱减半
反而会使她得到两倍的爱。相信妈妈,她说
在她的乳房发胀的日子里,她感到孤独
她感到就是再生一个孩子,她还是会觉得孤独
那就生一千零一个吧,她的丈夫话里有话
她已经不再相信他了,
他像这个时代的所有男人一样卑鄙

(七)

诱因,不是诱鸟,又或者是诱饵
十五岁少年的心,在希望和绝望之间碰撞,一个
被抽打的乒乓球。在大多数无所事事的时间里,
他心里想着的是离家出走,去一个所有人
都听他说话,而他可以谁的话都不听的地方
如有可能,做一个善良的暴君。把自己囚禁
在宫殿里,在卧室中,在椅子上,捆住手脚,
使自己不会去伤害别人。而只是在心底里狠狠想
想一个历史人物的生或死。经过他的干预,
或许结果会不同。想一个歌舞明星的幸与不幸
在他的责问下,命运大为改观,绝处逢生
自己创造一些奇遇,一些丑闻,一些逸事和恶作剧
在田野上,在街巷里,在集市中,在宴会上。
这些故事在人们口头上流传,被添油加醋
他禁止了报纸,电视和书本,广告牌和标语
他想起什么,就写一个告示,贴在全世界的门上
其中,他要让所有15岁的少年都羡慕他的正义
只是他最想的还是如何劫持班上那个漂亮的女同学,
并且让她心生喜欢,看他是一只蜻蜓,站在荷花上

(八)

一眼就可以判断,她是来自寂寞星球的客人
来自孤独的最深处。当她笑时,一种危险
横亘在十万个谜语所造成的荒芜气氛中
她笑时,全身散发出烟雾如一颗自燃的星星
从假发到假牙,从人造珍珠项链到仿玉手镯
都闪着微光。紧张的眼神中全是自我的黑色狂喜
那些扑棱棱的黑蝴蝶,冲撞着别人眼神中紧密的防护网
要捉住关于她的传说,流言蜚语,热情的和冷漠的往事
并非易事。她进来时。披上晃动的厚厚一层树影
此刻,她坐在阳光下的沙发上像一片茂密的森林
你以为摇动她的是一阵风,却不知道
那是从过去的时光中而来的,一阵阵叹息

(九)

虫子,虫子,她啧啧称奇。阳光正好
心情明朗。老太太以绝对庄严的菩萨姿态宣告手到病除
并且一手捉烟,让她看掌心中在蠕动的虫子
另一只手,像老母鸡迅捷的啄过去十元钞票。她喝住
在土院子里和小狗一起打滚的孙子。那时
除了贫瘠的现实,就是富饶的童话和民间传说
那时所有人不相信书本儿,相信口口相传
所有人都是有不同程度缺陷的好人。
他们将近在咫尺的历史,搞得一团糟。十公里之外
就是另一个国度的陌生人,讲着另一种蹊跷的语言
据说,除了牙洞里捉出的虫子。还有可以止血的蜘蛛网
巫医在一张神奇的纸上,写着许多神奇植物的名字
一只活生生的乌龟,泡在密封的甜酒坛子里,埋入
菜园子里。几年过后,乌龟连同龟壳都会化成一汪水
这是治某种病的秘方。沿着铁路,痛苦了很长的母亲
告诉走在后面跟着他的儿子。那些虫子怎么在牙洞
将她折磨得要死。啧啧,就是有虫子,她说
儿子默不作声,一边走,一边用一个木棍敲打铁轨
想着自己驾着一条巨龙,飞上了九霄云外
天上电闪雷鸣,地上柳绿花红

(十)

结束了,结束了
天空以一场暴雨为一次爱情表演鼓掌
“吉吉”和“茜茜”,她们希望在她们出门之后
门会不重复她们说给对方听的甜言蜜语
而床也不会模仿她们午夜制造的颤栗
花瓶和镜子,衣架和梳妆台,在白色的光芒下
面面相觑,严肃静默,不理会日光灯管蛇一样
发出嘶嘶的威胁的声音
她们走过走廊,毛发直立的长绒地毯
就会舔干净她们的脚印。安全灯
一个个匍匐在她们的脚边,嫉妒得双眼发绿
楼梯被惊醒了一个美好的梦,一口气将她们吞下,
又因为呛人的香水味,那种剧烈的中毒反应
将她们呕吐在命运晦暗的大厅
挤眉弄眼,表情各异的时区钟,都在笑话
指针指向十二点钟的那个一丝不苟的本地老实人

再见,女士们。木偶先生身披华丽的迎宾绶带
强打精神,目送她们灵活地躲开旋转门的快刀
逃向湿漉漉的雨后一地碎玻璃的沥青街道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0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