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吉克·布:仿佛那飘飞的白要将尘世重新布置

2019-11-14 08:42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阅读

吉克·布,彝族,凉山人。

吉克·布,彝族,凉山人。

诗者,艺术工作者。

现为马来西亚博特拉大学在读博士研究生。

◎秋天与空枝

天要蓝就让它蓝
风吹,多少云朵飞扬
就有多少秘密藏起
它忧郁的一面,滑向
这    迷人的季节
花果交替,无人知晓
全部的苦,为你所吞
曾在苹果树下换裙的你
嫁人的你,你我
不曾亲近,不曾给彼此温度
我用火焰赞美过的故乡
如今,不是你的,也不是我的
只得一个人苍茫,一个人
努力地活着。处暑之后
没有更新的悲愁
闪光的颜色都竞相追逐
枝上摇晃。我们渴望的果
结在何处?我做着梦
如水流深,低低的哭泣

◎小山风景

羊群遇到水草丰美
光、雾瞬息漫过山峦
长的风短的雨
说来就来,说去就去
留下青山,青得这般寂寥
要不是你我互为陌生
这光影定会产生孤独
这光影中的山河定会
让孤独    起伏

◎一朵花的开法

我写这朵花必然要写到你
写到树下的你和月下的你
背水的你和绣花的你
还要写到马匹和牛羊
上山、下山,落日和炊烟
还有黄昏星引出的神话
云很慢
草坡上,一碗酒相互传递
没有人醉酒
没有人说到玫瑰或百合
心跳或喘息

◎冬天的村庄

白雪已覆盖树枝和流水
天空下,村庄领着旧日子
太阳照耀着老墙
年复一年,光和影相随而过
若要追溯往事
从群山到河流,从风吹到雪落
从树木的顶端到火焰的中心
都有过我的孤独
因此,我也了解
倚墙饮酒的人们
望向空无一物的天空时
天空便有了飞鸟
而那些飞翔,令人平静
像最初的幸福

◎贡嘎雪山

海拔逐步上升,人迹稀薄
彩林属于低处
红嘴的山鸦和蓝衣的喜鹊
也属于低处
再高一些,只有牦牛
零星地散布于山腰
又远远地消失在斜坡上
大大小小的玛尼堆立于垭口
日久天长,仿佛就有了灵魂

那些野花野草,在凡尘里
绽开和枯萎都倾其力量
一只蝴蝶刚刚醒来
就陷入高原的梦里
我看到的存在和虚无
都教我满足于自己的渺小

雪山的白必是洁白
也必是宁静,山河苍茫
孤独还过于年轻
天空是一面镜湖
天空下行走的人
不是行云就是流水

◎在子梅垭口

在寂静与寂静之间
洁白的雪白白地燃烧着
心怀山峰的人
徒步走向山峰

她孤零零地站在垭口时
寒风长长地吹
雪花从天堂降落,她站在那里
越来越小,越来越薄

整个高原都因此陡峭起来
更陡峭的贡嘎雪山
让时间和人都一再地低矮
仿佛一旦坐下来
就会成为一块腾空的石头
爱恨两清,就此过去

◎山上

海子结冰的时候,天空
蓝得要命。乌鸦在雪地里
留下美丽的脚印

神啊,我愿意在此放倒自己
把阳光披在身上,像野草一样
低低地,为大地镀上黄金

游云知晓风的方向
老树应许季节掏空自己
峰峦如聚,从不寻找

神啊,生命到达上限之时
我只愿在此坠入苍穹
不为别的,而是跟随祖先的脚步

除此之外,在山上
随手捧起的积雪都和生活一样
糙砺。但我不谈
谁若告诉我远方,就替我活一回

◎另一种白

一到冬天,许是
古老的梦的繁殖
我们反复期待
下雪,仿佛那飘飞的白
要将尘世重新布置

当白与白交织
山水冰封
但呼吸隐约可闻
人们翻山越岭
聚在熟悉的土地上
在春天来临之前

因为,乌鸦从山上下来
纷纷落在雪中
老人预言了自己的
时辰。新的生命诞生
用旧的身体迟早
穿过雪地

然后轻轻被覆盖
那些白,是夜晚

◎她走来

我喜于她清冽的一面
也喜于她热烈的一面
从河东到河西,她走来
青衣罩裙,环佩叮当
让早春的山茶也按耐不住地
把自己开了
因为坚韧历来已久
不谈风雪,只微微露齿
一笑,将阳光和清风都掷于集市
并把这一隅河山变得亲切
柔软。她称男人们为兄弟
女人们为姊妹
就像他们不仅同为一种母语
也同为一个母亲
这是她的傲慢,也是谦逊
与世界无关

◎一月

在山上,挨一棵草坐下来
仿佛就获得了草的尺度
极目远处——  
如梦似幻,都在这平静地凝望中
不能久视
怕这凝望一再地古老
我了解生命,繁华或寂寥
不过是枯荣有时
但。凡爱皆生虚空
大地不够用,天空也不够

◎二月

几只飞鸟停歇在
靠近尘世的地方,二月
给所有事物喘息的机会
从天涯到故乡
家宅再度充满人烟
时辰里的悲欢
在每一个人的眼神里显现
令他们看起来矍铄而苍老
不说如梦一场
山高水长
火塘还是从前的火塘
一边燃烧一边产生灰烬
我却不是昨天的我
在某个瞬间
差点没有忍住泪水

◎绿

金色的秋天你内心葱郁
一些绿暗藏花朵
一些绿孕育果实
一些绿堆满灰尘
一些绿使人疲惫
但总有一些绿
引导你穿越嘈杂街市
呼吸月光和流水
赋予你身上的枝叶种种天资
保有白云深处的
清洁、明亮,连孤独
都曼妙地滑过时光
如此快乐。在迷人的秋天
因果未熟  继续苦行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0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