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帕斯捷尔纳克:《罗蜜欧与朱丽叶》拥有散文的清新与朴素

2019-08-07 09:35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陈东飚 译 阅读

∞《翻译莎士比亚笔记》节选

帕斯捷尔纳克陈东飚

《罗蜜欧与朱丽叶》

假如节奏在《哈姆莱特》中具有如此的意义,我们可以料想它在《罗蜜欧与朱丽叶》里就更见重要。和谐与节律如果不在一出有关原初的爱的戏里,又该在哪儿拥有自由的戏剧呢?但莎士比亚给了它们一种意想不到的作用。他让我们看到抒情性并非我们想象的那样。他没有创作咏叹调,二重唱。他的直觉引导他走上了另一条道路。

音乐在《罗蜜欧与朱丽叶》中扮演了一个反面角色。它站在敌对于情人的势力,世俗的虚伪与日常生活的骗局的势力一边。

《罗蜜欧与朱丽叶》

在遇见朱丽叶之前,罗蜜欧一直对始终不曾在场的罗萨琳怀着假想的爱。他的浪漫姿态是他那个时代里流行的风尚。它驱使他在夜里出门独自散步,却在白天补上缺少的睡眠,关上窗子遮挡阳光。在这出戏的第一场,在进行着这一切的时候,他不断地以押韵诗造作地说话,以他那个时代矫饰的客厅风格来悦耳地诉说他夸大其辞的胡言乱语。但自从他在舞会上见到了朱丽叶,并在她面前默然惊叹的那一刻起,他和谐动听的表达方式就无影无踪了。

与其他情感相比,爱是一种披着温柔外衣的基本的宇宙力量。

就它本身来说,它纯粹而不可限定,一如意识与死亡,一如氧气或铀。它不是一种心灵的状态,它是宇宙的根本。如此地基本与原始,它与艺术的创造不相上下。它的品格并不稍逊,它的表达也无需艺术来打磨。艺术家所能梦想的,最多不过是偶尔听见它的声音,抓住它永远新奇,永远是前所未有的语言。爱无需悦耳的乐调。是真理,而不是声音,居住在它的心中。

像莎士比亚的所有戏剧一样,《罗蜜欧与朱丽叶》大部分以无韵诗写下,而男女主人公也都以无韵诗互相交谈。但节奏从不刻板,也从不显而易见。这时没有慷慨陈词。形式从不以无限审慎的内容为代价而自作主张。这是最好的诗歌,像所有此类的诗歌一样,它拥有散文的清新与朴素。

罗蜜欧与朱丽叶总是低声说话,他们的交谈是充满戒备,干扰重重,和秘密的。它所拥有的正是在夜间无意听见的崇高情感与致命危险的声音。

仅有的那些嘈杂而确实具有韵律的场景是在拥挤的房间与街巷里。在外面的街上,在蒙太古与卡普莱特两家流血的街上,夙冤难解的部族的匕首铿锵之声不绝。厨师们在厨房里烹调无穷无尽的午餐时争吵着,刀子丁当作响。而应和着这残杀与烹调的聒噪,像应和着一个嘈杂的乐队的铜管乐节拍一样,情感的寂静悲剧在发展,它大部分是以密谋者的无声耳语说出的。

《罗蜜欧与朱丽叶》大部分是以无韵诗写下的,而男女主人公也都以无韵诗互相交谈。但节奏从不刻板,也从不显而易见。这时没有慷慨陈词。形式从不以无限审慎的内容为代价而自作主张。这是最好的诗歌,像所有此类的诗歌一样,它拥有散文的清新与朴素。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0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