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闻一多谈《死水》:“第一次在音节上最满意的实验”

2019-07-29 08:57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阅读

死水/闻一多

这是一沟绝望的死水,
清风吹不起半点漪沦。
不如多扔些破铜烂铁,
爽性泼你的剩菜残羹。

也许铜的要绿成翡翠,
铁罐上锈出几瓣桃花;
再让油腻织一层罗绮,
霉菌给他蒸出些云霞。

让死水酵成一沟绿酒,
漂满了珍珠似的白沫;
小珠们笑声变成大珠,
又被偷酒的花蚊咬破。

那么一沟绝望的死水,
也就夸得上几分鲜明。
如果青蛙耐不住寂寞,
又算死水叫出了歌声。

这是一沟绝望的死水,
这里断不是美的所在,
不如让给丑恶来开垦,
看它造出个什么世界。

闻一多

诗人学者民主战士,这是闻一多先生一生的道路,但是其慷慨激越的性格早已养成。1925年,26岁的青年闻一多怀着一腔强烈爱国之情和殷切的期望留学回国。然而,出现在他面前的祖国却是一幅令人极度失望的景象——军阀混战、帝国主义横行,以至于诗人的感情由失望、痛苦转至极度的愤怒。《死水》一诗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创作而成。

“这是一沟绝望的死水”,作者开篇即这样写。所谓爱之深,恨之切。如果不是对祖国爱得如此深厚,想必作者用词不会这么狠。是故在绝望中饱含着希望,在冷峻里灌注着一腔爱国主义的热情之火。正像朱自清在《闻一多全集·序》中说的那样:“是索性让‘丑恶’早些‘恶贯满盈’,‘绝望’里才有希望。”

闻一多是最早提倡和实践新格律诗的诗人,《死水》也是闻一多先生自认“第一次在音节上最满意的实验”,是先生实验他的“三美”新格律体的典型,为建立和形成新诗的格律作了严肃的卓有成效的探索。本诗甚至比上期卧榻先生所推荐的《再别康桥》更典型。

音乐美:诗共五节,每节四行,法度严谨。韵式上严守二、四句押韵,一、三句仄声结尾不押韵,抑扬顿挫,朗朗上口。

绘画美:中国古典诗歌讲究意境,以王维“诗中有画、画中有诗”的诗画关系为代表。也许铜的要绿成翡翠/铁罐上锈出几瓣桃花/再让油腻织一层罗绮/霉菌给他蒸出些云霞/让死水酵成一沟绿酒/漂满了珍珠似的白沫,丰富的想象、形象的比喻、鲜明的色彩描写,丑与美的强烈对比,构成了本诗油画般的艺术效果。

建筑美:全诗五节,每节四句,每行九字,完全具有古典格律诗那种整齐划一的节奏。“有节的匀称,有句的均齐”,颇有视觉效果。

不仅如此,据卧榻先生观察,其格律体式严谨得堪比律诗。上下句平仄相对,交替出现,第三句甚至与第二句相黏(简单来说,即这两句平仄须是一类,为古典格律诗所特有)。请看:

这是一沟绝望的死水丨仄仄平平仄仄平仄仄
清风吹不起半点漪沦丨平平平仄仄仄仄仄平
不如多扔些破铜烂铁丨平平平平仄仄平平仄
爽性泼你的剩菜残羹丨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

其它节,也可以此类推。

早在1922年,闻一多写了《律诗底研究》。文章明确指出:“抒情之作,宜整齐也”,“中国艺术中最大的一个特质是均齐,而这个特质在其建筑与诗中尤为显著。”这就是闻一多所创造的“现代格律诗”主张。

对于闻一多从理论到实践对于新诗格律化的尝试,沈从文在《论闻一多的》给予了高度评价:“它在文字和组织上所达到的纯粹处,那摆脱《草莽集》为词所支配的气息,而另外为中国建立一种新诗完整风格的成就处,实较之国内任何诗人皆多。”

闻一多作《死水》的1925年,他还写出了著名的《七子之歌》,把中国的澳门、香港、台湾等七个被割让、租借的地方,比做祖国母亲被夺走的七个孩子,其首篇《澳门》被谱成曲,成为家喻户晓的传世之作。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0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