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正宗攀枝花本地芒果

崔永元:你是倚天拔剑的侠之大者,时代的斗士

2018-10-18 10:02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阅读

编者按:崔永元是民族斗士,堪称当代鲁迅。上周,中国南方艺术网总编曾蒙,在朋友圈呼吁诗人艺术家们拿起手中的笔,力挺小崔。现选发10首诗歌及一篇文字,以飨读者。希望诗人艺术家继续支持,赐稿,谢谢!

崔永元

崔永元,1963年出生于天津北辰区,主持人,全国政协委员。1981年考入中国传媒大学新闻系。1985年毕业后进入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任记者,客串中国中央电视台策划《东方时空》等节目。

1996年以《实话实说》主持人崭露头角,受到欢迎。2003年7月开始主持《小崔说事》。2004年既主持又主演《电影传奇》,在节目中既讲故事又演故事,同时监制推出了老电影歌曲联唱专辑《宁死不屈》。2010年任纪录片《我的抗战》总策划。2011年9月,“崔永元·新锐导演计划”在北京启动。

2012年4月14日,主持了第一期《谢天谢地,你来啦》。9月28日和周立波共同主持《小崔说立波秀》。2013年9月22日,崔永元告别央视演出,露惜别意,离职手续办完后,成立个人工作室。离职央视后加盟河南卫视并作为《成语英雄》的节目嘉宾。

2013年12月16日,正式从央视离职,入职中国传媒大学任教。

2015年3月25日,由崔永元团队和东方卫视中心联合创制的中国首档社交类谈话节目《东方眼》停播。

2017年5月22日,从“反转斗士”到“专职商人”,崔永元一只鸡卖300元。

2018年1月31日,登上“2017中国慈善名人榜TOP30” 。(来源:百度百科)


◎时代的斗士
——写给崔永元

草树


我和他
隔着三块瓷砖
他侃侃而谈
我边吃瓜边观看
看不出我们有什么关联

而在某个夜晚
眼望天花板的时辰
无数的嘴脸晃动
像轰炸机盘旋
轻微的恐惧中我感觉
一下子就接近了他
他继续侃侃而谈
我发现他的幽默
像一朵正在凝结的霜花

万物沉默如谜
一朵霜花说寒露
寂静的大轰炸
一个抑郁者在发抖
我想起多年前在火车上
睡梦中被劫
醒来陷入慌乱
没有一张嘴敢于说出
他们眼里的真相

眼睛的沉默
更深的坟墓
在那里曾经走出鲁迅
在大轰炸的废墟中——
无声的轰炸
无形的废墟
在这里现在走出小崔
     
2018.10.12写于长沙

 

◎病情修复史

王修任


早晨,看报是一种锻炼
其实是看微信圈
目光跑一圈累人
加上秒杀三个楼盘消息
累得我的病快要翻
幸有老崔手撕冰冰的看点
看上去,老崔的病比谁都重

每天晨炼
只要看见老崔扔出止痛片
我的病就自然轻些
我坚持不吃药
不给医生添麻烦
不给交通添麻烦
自我修复,环保自然
老崔还替很多人病着
门诊部清静了许多

2018-6-26

 

◎崔永元,你不能死

东来


全世界都在惯性中止住了脚步
没人挑战被无耻与疯狂绑架的运钞车
而你,却像停不下来的疾风暴雨
独自闯进了黑暗
面对千倍于己的佩刀侍卫
你只有自己的一把骨头

你非得刺破充满瘴气的气囊
可知那喷溅出的污血会将你的呼吸吞没
你身后无数的华老栓
早在等待吃你蘸了紫血的馒头

你哪来的力量与勇气
非把自己投入蚊蝇的巢穴
你有几斤血肉
可供末日狼群最后的晚餐
你在这血色黄昏且战且进
把自己和敌人都逼在悬崖之上
你抱定必死的信念
要把这囊肿后的苍天一同刺破

黑暗中的独行侠,你不能死
你死了,会把全世界一同拖进黑暗……

 

◎请保持冷静

蝌蚪


崔永元的名气
不用我多言
即便有人想杀他
也是不容易的
今天,网络上呼吁保护崔永元的文章太多了
多的有点泛滥
 
我那篇“正义终将战胜邪恶”的文章
阅读者甚少
没有人赞赏
人们一窝蜂似的
都去看热闹了
这让我想起了小时候
坐在打谷场上
看样板戏的时光
老鼠们却在
自由偷盗

2018-10-11

 

◎英雄

乡下蚂蚁


在课堂上
讲到英雄这个词
我给一年级的小朋友讲崔永元叔叔
正在孤军奋战
突然有个小男孩站起来
说我们快去帮助他吧
我让他坐下
又有个小女孩站起来
说她想变只蝴蝶
最快的速度飞到习爷爷的耳边
告诉他
快去保护崔叔叔
教室里所有的孩子都站起来
他们说再不去
英雄就要打败了

 

◎民族的脊梁
——写给崔永元先生

江忠华


从微信中,我看见
人心上覆盖的白霜
绕到事件的背后,我听见
潜伏在峡谷的风声

在世俗的眼里,你是疯子
用一根针
挑破粉饰太平的气球
用一枚秤砣
称出沉淀在人心中的污垢
你不惜点燃自己的生命
去探寻夜的深度

可在百姓眼中,你是民族的脊梁
你撑不起庙堂之鼎
却撑起了人的底线
你挡不住物欲的喧嚣
却守住了灵魂的净土
你甚至用满腔热血
指出江山的裂纹

我遮住刺眼的夕光
注视你越来越深的脚印
每一个脚印
都是国人心中的一个坑

当腐朽炫耀着幽深
当荒芜招摇成辽阔
我们呼唤更多的崔永元
一个个站直了的一一一中国人

 

◎崔永元才是真正的阴阳大师

金光


比我早一步
抑郁了的小崔
你才是真正的阴阳大师
所以你一眼就揭穿了
那么多灵异的鬼事

你一根半弯的中指头
就洗刷了一个行业的奶嗠
是你这钢火大硬
还是那奶嗠太软

被奶嗠包裹的他们
浑身长满潜规则的刺
有蛇样的信子有虎样的牙
喝天价的茶与酒以及
罪恶的肉与血

这阳世有太多的
不为人知的黑暗洋葱
需要千万柄阴阳师的利剑
一层一层开剥
闪电一样的小崔啊
你只是把重重的冰山
凿开了一道
娇羞的小缝

小崔啊小崔
潘多拉的魔盒既已打开
你唯一能做的是绝不后退
对于一位斗士而言
这高天与大地的唱片
B面是棺材
A面是丰碑

 

◎雨夜想起崔永元

楚子


雨夜,生出剧毒之心。
从未来到的另一个人,葬送于此。
雨携带着雨,携带人间的不对等。
而一场消磨的战争,砍伐太久,人间俱已昏睡。
在人世,我们是没有头­的一个,
一蹶不振的灯光,仅仅凭此,谁人可以走出夜色?
沉睡,沉睡的繁荣,
那淅沥的雨切割皮肤,生疼使人漠然。
即使分别,一个人从死里站起来,
人间没有死神,只有悬浮的头盔。

2018.10.14

 

◎你是倚天拔剑的侠之大者,我要赞美你

正义可能迟到,但绝不会缺席
——题记

杨汶山


之一

当你呐喊的时候,
沉默无语绝非老辣、智慧,或者深沉、含蓄,
而是出卖、是背叛,是愚蠢之极,就是欺人自欺、害人害己!
当你浴血奋战的时候,如果再吟风弄月,就不是什么潇洒、什么风雅、什么小资,
而是可怜的麻木、可悲的自私,是可恨的无耻!
你是大侠,你是勇敢,你是正气,你是肝胆,你是热血,你是道义,
你让我颠覆了常识,让我明白,
所谓“洁癖”,原来是多么高贵的一种痼疾啊,原来你那招牌式的冷幽默里,
竟然有那么多的无奈、愤怒、委屈而非有趣!
我曾迷恋你的尖锐与犀利,你的调侃、你的俏皮,但那快感几乎只等于观赏马戏,
我喜欢你的酷、你嘴角上翘的样子,谁知道,
你的眼睛里有多少意味深长的笑意,内心就有多少致命而伟大的抑郁!

原来我们所骄傲的辉煌的暗影里、我们文明的皱褶处、我们美轮美奂的都市,
依旧是莽莽丛林,豺狼肆虐、虎豹成群,是你揭露了谜底!
它们将利爪伸向一个大国,饕餮一般张开血盆大口扑向黎民百姓,
犹如扑向一堆肉、一篓虾、一池鱼,
它们把自己所有的日子过成风光的庆典,
它们还要把子孙后代的人生都办成永不散场的筵席!
别看它们似乎很谦逊,把硕大的头­埋得很低、很低,
但它们那骨碌碌转动的眼珠始终闪烁着阴森的绿光,
一刻不停地窥伺着你,早已将牙齿磨得十分尖利!
而赤手空拳的你,只有区区微博,而微博,
仅仅一百四十个汉字,算得上什么武器?
那可怜的微博那微薄的力量、那微弱的声息,
为什么能浩浩荡荡,席卷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
让十万高山频频点头,向你虔诚致意,
让辽阔大海波涛汹涌,为你拍岸惊奇!
为什么文弱如你、孤单如你,敢于在黑色的死亡威胁面前昂然挺立,
难道仅仅是因为冲动一时或者书生意气?
不,你是真诗人的子孙,你是真猛士的后裔,
你是一只开弓就绝不回头的箭镞,你是扬眉射日的当代后羿!
你是一柄寒光闪闪的莫邪或者干将,
你是晴天霹雳之后的一道闪电,只要一出鞘便所向披靡!
因为你和我、我们,我们都深知,
有一种不可轻侮、不可蔑视的弱者叫人民,有一种排山倒海的无形力量,那叫民意!

你是一根宁折不弯的骨头,你是一块又臭又硬的顽石,
你是一柄削铁如泥的利剑,你是一面高高飘扬的旗帜,
你将自己原本平凡、平安的生命谱成了一曲气吞山河的壮歌,
你将原本可以苟且的人生活成了一首绚烂辉煌的正义交响诗,
我坚信,这首诗的每一个标点、每一个字,
每一行、每一个段落都那样抑扬顿挫、铿锵有力!

你是倚天拔剑的侠之大者,
你用骨头,用笔,用剑,用良知将正义,
从虚无缥缈的传说,改写成跌宕起伏、惊心动魄的传奇,
我要赞美你!


之二


你跟我们一样,
你是孩儿他爹,
是妻子的丈夫、母亲的儿子,
你也是凡胎俗骨、血肉之躯,
并没有钢筋铁骨或者百毒不侵的身体,
你不是关羽,一夫当关、万夫莫敌,
你仅仅是一个人,单枪匹马,而非一列威风凛凛的战阵,
为什么你浑身是胆,竟敢当风屹立,站成一堵铜墙铁壁?

为什么?

有人在无眠之夜翻来覆去地叹息,
有人在紧张地观望、徘徊、犹豫,
有人还在估量对垒双方的力量对比,
有人一直不曾吭声,正掰着指头算计他自己的得失,
也有人在循着常理费尽脑子猜测你的动机,
对于他们,我的回答毫不客气:
完美的苍蝇始终是苍蝇,
有缺点的战士永远是战士!

易水寒啊,风萧萧兮,
狂风怒号啊卷旌旗,
正与邪的生死决斗,
善与恶的舍命肉搏,
高尚与卑鄙的迎面撞击!
不要说你,
就是我们这些观战者,都在为你捏一把汗啊——拳头攥得紧紧、紧紧的:
你的对手,他们装神弄鬼、浑身是戏,
一生演戏、梦里醒着、台上台下、戏里戏外都是戏!
他们,多么神秘,在月黑风高之夜,
悉悉索索,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密室里,
就算你,
是横刀立马在当阳桥头的张翼德,一声断喝能退强敌!
在光天化日之下,他们一脸无辜地微笑,好像世界依然平安无事,
谁知道他们葫芦里装着什么烂药,袖子里藏着什么暗器?
就算你,
是大战长坂坡的赵子龙,能在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
就算你,
是勇斗风车的唐·吉坷德的亲兄弟,又怎么斗得过他们,
谁知道他们蝇营狗苟又策划了什么花招,眉头一皱又使出什么诡计?
他们,没有灵魂,只讲利益,
他们,全无心肝,只有面具!

有人问我,为什么你要振笔挥毫,要写诗,
却又不吞吞吐吐、转弯抹角,欲言又止,从不影射、不象征、不比喻,
而要嗷嗷大叫,赤膊上阵,直抒胸臆?
牛要哞叫,马要嘶鸣,仅仅因为,仅仅因为——本能的驱使!
不需要讲究什么修辞,搜索枯肠玩弄什么花言巧语!
不,不必!完全不必!
万众之喏喏,不如谔谔之一士,
有士如此,何不赞叹欢喜、倍加珍惜?
不有君子,其能国乎?不有君子,其能国乎?不有君子,其能国乎?
三复斯言,不禁流涕太息!
长歌当哭,这只是良心之锚、阵前之鼓、冲锋之号、战斗之檄!

但是,我要真诚地提出忠告,
善良的人们啊,
安宁、祥和、幸福、美丽,从来不是天经地义,从来不会一劳永逸!
为了天真的孩子们能够继续天真,我们不能天真,
为了老人们能够继续无忧无虑,我们不能误判形势、我们不能纵敌、轻敌!
为了我们的秋天硕果满枝,为了我们的春天花开大地,
为了我们的天空澄澈碧蓝、清新如洗,
为了东边的太阳每天早晨照常升起,
善良的人们啊,你们,千万要警惕!

 

◎假若他倒下

原作:肖戈
修辞:苦石 山人


假若他倒下
那说明
人民已失去国家
宏伟建筑只剩下灰架
风来穿堂而过
一双阴冷的魔瓜
雨来破墙而入
溅起邪恶的喧哗
温暖的庇护
飘散成远去的烟霞
豪迈的自信
残落成碎裂的砖瓦
一个崔永元
成为悲惨世界的史话

假若他倒下
那说明
法律是那么虚假
高悬的明镜漆黑乌鸦
天平的两端严重倾斜
庄严的法典不知去哪
装满万个奇葩笑话
一个崔永元
敌不过系统内成建制的傻瓜

假若他倒下
那说明
正义已远去天涯
扭曲世界观的脖子好似鸡鸭
麻木的看客嘻嘻哈哈
人血馒头是政客的早餐无需刀叉
蘸着新闻联播的甜蜜奶酪
吞下无数上访者的抗议喧哗
一个崔永元
理不清无良媒体抛出的乱麻

假若他倒下
那说明
土地将不在生长庄稼
千里沃野长满转基因的毒牙
转掉的是民族血脉
和曾经辉煌强悍的华夏
一群杂种在悄悄破土
自然界的叛逆怪胎跑出裤衩
在长江黄河流域称霸
一个崔永元
挡不住西方世界的冒险家

假若他倒下
那说明
家园已失去篱笆
利益集团就是野狗凶牙
把人权保障肆意践踏
亿万富翁畅饮原罪琼浆
劳动大众却苦迎扑面黄沙
笙歌楼台构建豪门阶级
万千辛苦一生却难买好家
一个崔永元
怎能力挽将倾的大厦

假若他倒下
那说明
反动派疯狂挣扎
英雄血泪怎能白洒苍海云涯
人民不惧天黑路滑
我们只能选择以血还牙
坚决揪出幕后黑手
株连九族
万众棒杀
切成肉片
一起将魔剁成肉渣
再放一句正义的狠话
恶鬼法律难杀
千万百姓宰你送到老家!
    
2018.10.13   
于广州凤凰山庄画家创作基地

 

◎一个人和一个时代

温醇


按照达尔文的进化论,人是由猿猴变来的,这几乎成了一种定论,尤其对于无神论者,这简直就是维系信仰的不容挑战的不二法门。

然而,直到今日,没有任何一个科学或科学家能够雄辩地证明,一个物种可以突变为另一个物种,这本生是反科学的。

本人不揣冒昧,在学堂第一次听老师说人是由猿猴变来的,就深深地怀疑。我因此被老师痛骂,被同学嘲笑,他们说,我的确不是由猿猴变的,是由猪变的。

他们的讥笑和讽刺虽然令我异常痛苦和愤怒,却也授我以柄。我反问他们,既然猿猴能变成人,为什么猪不能呢?说不定,我们都是猪变的,你们全都是猪!这引起了同学们的公愤,有一个男生,立即向老师举报揭发了我,说我骂老师是猪。

我千口莫辩,我那话的确是把老师包含进去了,我不仅为此写了检查 ,请了家长,还被那个坚定的共产主义战士,头陷铡枕也不会改变信仰的工人阶级的先锋模范,用荆竹条子抽了个皮开肉绽。

我的嚣张气焰就这样被扑灭了,但我从此对“老师”和“爸爸”这两种动物充满了反叛,直到今日,我仍然是那个不相信任何权威,不屈服任何强力的反叛者,这就是我至今不能摆脱痛苦的根本原因。

然而,我的痛苦几乎全来自经济的窘迫和肉体的苦难,我的灵魂从来就是自得自满的,并从这自得自满中得到快慰和愉悦。

说实话,这篇文章不是要写自己,而是要写崔永元先生。我之所以先写了我的故事,是想以此说明,一个人,如果与一群人甚至所有人作对,他会面临什么样的处境;崔先生的勇气、痛苦、孤独、被打击、被恐吓、不屈服、不妥协,我都感同身受。

一个人,就是一个个体,而一群人,却可以代表一个时代。无论是我儿时的笑谈,还是今日崔先生痛揭黑幕,都是以一己微力,对一个时代的反动。所以,我和崔先生,都是反动派。

可以说,凡是不愿人云亦云,不愿同流合污的人,都是反动派。世上的事,总是两相对立,矛盾运动,有人说这正是事物得以发展的根本动力,仿佛没有邪恶,正义也无从谈起,仿佛邪恶是沃土,正义是鲜花,邪恶是皮,正义是毛……这就是必然会从某种理论推导出的结果。我只想说,这哲学就是狗粪!

又有人说,所谓正与邪,都是相对的,所有事物都是辩证的,可以相互转化……这套看似完美无缺的说辞,其实就是一堆废话,相当于说:根本就没有正邪善恶,只不过力量对比的此消彼长。“窃钩者诛,窃国者王”,成王败寇,这就是最好的解释。我说,这才是真正的反动派!这样的信仰,就等于没有信仰,甚至比没有信仰更可怕。当有人被这样的信仰洗脑时,无异于中毒,洗脑者无异于害人!

当崔先生一个人与一个时代在勇敢战斗的时候,总有人对他极尽攻击污蔑之能事,他们试图要我们相信,崔先生也不是什么好人……这就是那些没有信仰或有可怕信仰的人的嘴脸。

我说,哪怕崔先生真就是一块黑炭,也不能证明你们就是白的。那些为了名利和贪欲无底线无原则的恶俗者、犯罪分子,你们伤害的不仅仅是崔先生,你们比伤崔先生更伤的深的是全社会,即使崔先生被你们构陷成功,也不意味你们就可以逃脱公义的审判,即使你们得到“法律”不可思议的宽大,你们也会被正义的人们钉死在罪恶和耻辱之柱。你们不真心悔改,没有人能救你们。 而崔先生,即使他不完美,即使他被陷害被死亡,他也必将流芳百世,因为这个人,已经成了一个象征,一个时代的象征,一个最坏的时代走向死亡一个最好的时代开启征程的典型标志。他已经走进历史!当一个人走进了历史,他就不会死,更不会被遗忘。因为他,就是他所处的那个时代不能抹杀的烙印,就像耸立在历史巨变时刻的一个分水岭。

崔先生自主持“实话实说”,就广受好评和喜爱,他的敢说敢言开央媒之先风,这档节目,已成为难以复制的经典。未曾想,他罹患很深的抑郁症,一直带病工作,并终因此节目和他本人被无底线小人映射伤害而加重病情,不得不退出央媒。即使如此,凭他的才能和品格,安心当一个传媒大学的教授,也可以过得很好,就像很多岁月静好者,安于自己的小日子而悠然自得。可他,偏偏要冲上战场,和转基因及利益集团赤膊而战。有人污蔑他是为了卖自己的绿色食品,但就是这个为了卖自己的产品的人,居然拒绝了上亿的封口费,这实在是那些无底线的势利小人无法理解的。这个世界上的小人和卑劣者,总是用污蔑的伎俩,总是这么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他们不相信正义感和热血之士的义举,更不懂一个公民所担当的社会责任,他们的卑鄙是他们的通行证,嘲笑高尚只能把高尚当墓志铭,他们的血比蛇冷,心比蛇毒,他们不管怎么肆意妄为,都视为理所应当,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是他们的信条,他们永远也不能理解并接受一个高尚的灵魂,他们为了利益恨不能致崔先生于死地,他们的堕落与卑劣简直无以复加。

他们以为,崔先生只不过是为“手机二”泄私愤,我实在告诉这些人,“手机二”只不过是一个导火索,彻底引爆了一个正义之士的愤怒,国仇家恨,不报不快,猖狂小人,自作自受! 可能连崔先生自己都没有料到,他竟有那么大的能量,竟能掀起那么大的风波和浪潮,他揭开的不仅是娱乐圈的脓疮,也是这个时代的脓疮。他至今还在奋勇战斗,开始举报不作为的ZF机构和不法的执法者,他不顾不断的死亡威胁,把一个人的战斗引向了更深广更凶险的领域,他已经疯了! 他真疯了吗? 绝不是! 他只不过已把自己的生死,置于了个人命运之外。是否声援支持崔先生,已成为判断人格的标准…… 崔先生不仅向我们证明了什么是善,什么是恶,什么是正义,什么是反动,什么是担当,什么是责任,什么是英勇无畏,什么是怯懦卑鄙,他还向我们生动地展示了,一个人,是如何把一个时代,变成了自己的丰碑,并在上面镌刻了自己的名字。 崔先生用崔先生的方式,开启一个人和一个时代的战斗,这在历史中算得上绝无仅有,仅凭这一点,他已经成功,永不失败。

他的能量和光芒没人能够掩盖和抹杀,他将激励和照亮很多人,成为很多迷茫或胆怯者的路标和明灯,矗立于他们人生的路上,闪耀于他们灵魂的天空。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8-10-18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