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正宗攀枝花本地芒果

【少数民族诗展】║阿布马森:孟甘乡的夜空

2018-10-11 09:37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阿布马森 阅读

阿布马森


阿布马森:彝族,男。在校大学生。1997年生于大凉山普格县孟甘乡古里村,阿莫惹古阿曲拉马的后代,从小受到五位爷爷的影响,酷爱彝族的史诗《玛牧特依》《梅葛》等。在校艺体生,初一开始用写作,作品散《黑土地》《绿墙》《中国彝学丛书》《2018四川大凉山新生代诗人48家诗展》等。会说韩语,汉语,彝语,英语。


◎忠诚的晚安


我想成为忠诚的儿子,
沉默的大地母亲,如已献给我馥郁之花,感情,背叛,冷漠。
在每个漫长的季节里,
还是在孤独的宇宙里,
我想我是幸福的,我可以和气地晚安我那黑色的种族。
辽阔的大地上,熊熊地篝火在燃烧。
那是彝人光明的象征,火把的愉快。
我用生命,我用我的北部方言,
我可以用十个韵母,46个声母。

晚安这不曾谋面的这一切,
那是因为我知道,
在大小凉山里,我的同胞。
在金沙江的上游里,语言选择尊严。
在金沙江的下游里,文字抉择未来。
正在接触着历史辉煌地十字路口。

2015.6.3

 

◎藏在灵魂中的思想


生命里的千山万水里难免匿藏一些幼蘖的思想,
对啊,我把送给故乡的彝文诗放在我的裤裆里,害怕在我训练累过的时候,被人偷去浏览。
火塘熄灭之后,也许他们就要诞生在时间的苍穹里。
迎接晨曦的阿狗也许知道它秘密的来历,
他们就像远方的亲人不请自来,给人意外。
哦!灵魂里的思想啊,让我吃819个时光。
放弃等待瞬间,放弃等某个标记,
火把的热情,从黑暗中脱颖而出吧!
墨汁的褪色,从常温下寻找空气的稳定。
悄悄地来到我这彝人的头­边、秘密地走近我体内所有的细胞!
矗立,遥望远方的康庄大道呵!
如苍老的母亲,照在时间的最低处,
镶嵌对儿女的最烦忧伤。
怀着一腔慈爱,默默望着正在吃香的儿女…

2018.2.17 普格县孟甘乡古里村

 

◎顺着这条路,去拥抱太阳的月亮


其实,我们都知道路不止一条。
抉择所谓的路,取决于不同的心态
如果黎明过后,苏尼在梦里严肃告诉我。
“路上充满,荆棘,坎坷,悔恨,清风苦雨惨雾愁云,和风细雨”
我想我会毫不犹豫地回答,
我需要于苦难结为情同手足的兄弟,
所以我要选择清风苦雨这条路。

顺着这条路,拥抱太阳的月亮,
在风里雨里吸取考验,我想风再冷,
等到阳光发霉的时候,它会自然平熄,
我想雾霭再浓,等到大地升温的时候,
它会随着山岗慢慢离去。
等这些过去以后,阳光明媚,月光飘飘。
把这些岛屿和暗礁拿笔写于历史的十字路口,我想会看到美丽的浪花。

2018.8.2


◎如果


如果第三次世界大战爆发,我觉得这是我的荣幸!
我可以不顾可怜地梦想,蜷缩在黑暗的地道里,还是在战场上奋勇刺敌。
可以结束下一秒,忘却今天,渴望明天。

如果真的第三次世界大战爆发,我可以不去触摸宇宙纤维。
可以安心地写好我的母语诗歌,还可以为我的民族流下被空气禁锢的血液!
啊,我真的渴望第三次世界大战!
啊!快给我刺激,我需要刺激,我想要刺激!

2018.4.12

 

◎叶落爱在
――送给高三五班的88位同学


岁月带给我们分别
青春里那些迷离的记忆
开始与结束都已清楚地写在毕业照里
我勇敢的同学
我们的路上就算生出了荆棘
冬天凛冽的落叶
可你是否依然相信我们的微笑
永远那么灿烂
你是否相信我们五花八门的笔记
无法让岁月带去漫漶
你是否依然相信我们的朗朗读书声
每一个音符都超越山间回荡的杜鹃之鸣

我曾酷爱一种传统之花
――金达莱花
当六月份的分开振翅而来的时候
当我们失去太阳里的青春的时候
努力吧
那些花在海拔的血肉上等待我们去结束它的馥郁
那种花在海拔的手指上期待我们去采撷它的象征与
隐喻

我亲爱的同学
虽然树上的叶子随清风落地成灰
可我们的情谊永恒依然深似海
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的分离
我相信你是承诺忠实的儿子
不会忘却我们一起说过的吐槽
我爱你们
你们爱我
万全之爱无生死
万全之爱无别离

2017.8.25

 

◎断肠草


夜撕心裂肺的痛
泪滴从胸脯上溅落星星般的露珠
跑累而让人作痛的双脚
用开水泡了再泡
只是一首又一首没有简谱的彝语歌曲
让我从中找到失落的意义
夜无缘无故的起哄
风无法用暴戾恣睢邛海的清水
只是黄昏的晚潮更加荡漾
断肠人在天涯
让伤心的那颗草
沉睡在西昌的大街小巷
没有立足的大地
烦躁的艺体生
身材更加显瘦
落不完的依然是镶嵌在母亲心里的担忧的叶子
这份执着也许是长大的标志
浮生零落难予取舍

2017.2.15

 

◎太阳的血


它把新鲜的血液
热情地洒满我族裔的头­
我想忠实地告诉自己:
她的掩面拭泪,哭成了肮脏河
火塘上方飘烈的彝文 成了陌生
不管这些已经成为现实
只要我们永远把太阳留给我们的血液称为:“老祖先”
太阳血液里的医生不会断定母语倒塌

变为烛光照亮足以依懒的杉树
我记得曾经歌手唱颂过它
他把杉树称为一种信仰
虽然歌声余音绕梁 可依然没有唱爆母语里存在的毒瘤

昨夜我骑车驶过月城广场
在人声的沸腾里
我听见原来纯洁的彝语
此刻右耳与左耳都被混淆的彝语充斥
突然让我踽踽不前
褪色的黑包在背上是如此的沉重
也许这真的是一种失望
失望的连一只夜猫也无法在大地的胸脯上获得安宁
被斩杀的夜猫
睁着眼  趴在那里
而这只幻想的猫的身影里
同时我也看见我彝人的母语的身影
颤颤巍巍地在黄昏的路口

我怀疑太阳给我们洒上的血液
是公平公正性
它一向眷顾世上的一切
而我们彝人存在的问题:
用传统的剪刀 在燕麦地上剪短彝服上的青砖
你可知道 
他们以为说句亲切的母语:
是一种羞涩 更是一种耻辱

2018.1.23

 

◎忧愁


夜深人静的时候,我从睡梦中无缘故的醒来。
屋后的麂鹿让我耳目一新,
我曾听妈妈说过:这些鹿在深夜嗷叫的时候。
村庄的一个人的灵魂就要如流星一划,
远离故乡的小路,拥抱天堂的晨曦。

今天早晨我想到昨夜那只鹿的嘶吼,
心里的忧愁不禁鼓动了起来。

2018.2.18

 

◎追梦的节奏


时间又从我们的头顶上生眼睛,目光炯炯地投向远方的天空。
为了那段苦涩的记忆,我愿成为时间的兄弟。
可今日我才彻底感悟,多年前山盟海誓过的那位女孩如今已落魄江湖载酒行,我表示无奈,我表示心有余而力不足。
所以时光有时给我们留下的只是一刀伤痕。

这段节奏,山高又水长。
这段追梦的节奏,乌云密布。
注定是一条不分渭泾的河流,
看,秋天又气息奄奄。
快要老去,该写的诗歌依旧没有写好。
快要走了,该抓住的无力抓住。
听,春天的脚步声随着我的步伐不请自来。
他的仿徨,他的失落,他的寂寞。
终究是抑扬顿挫的节奏,继续还是放弃。

我呐喊,这个世界的草原太过宽阔。
让我无法歇下可怜的双脚,
我迷茫,高考的脸庞快要展示命运的面孔。
小时松树的馥郁在我眼眸中闪烁其辞,也许这是告诉我,高考落榜,只能汇聚故乡的力量。
让自己的名字不再失去身份,永远地颂扬家谱的歌曲。

什么是时间,什么是节奏。
其实什么都可以成为追梦的节奏。
蘸满墨水从梦想的节奏里匍匐前进,
这样也许会成为独一无二的自己。

2018.3.1

 

◎孟甘乡的夜空


我又想静静地躺在你神秘的胸脯上
诽谤罪、厌恶与痛恨,烦恼的河流
今晚就让这些莫名的猝然长逝
故土的神灵啊 让我成为夜空忠实的儿子
故土的神灵啊 让我马某成为诗界里穷的只剩下诗歌
梦游过无数次破浪
我曾在这里哭过但是没有流泪
那是因为我感觉我已经忘却祖先传统的脸颊
哦 让我付出忧伤的代价
从梦的夜空上穿越儿时的轻叹
孟甘乡的夜空上
天边的星星镶嵌着街上的灯光
孟甘乡的夜空下
有一颗漂流的心再牵挂
有一双深邃的眼神在等待
(其实这些都是母亲的忐忑不安)

让我撕破攻控
不要抛弃我的祖莹足迹
让我从你的境界里找到一切
让我吃完819个鸡蛋
让我喝完819碗酸菜汤
让我洗漱清819个土豆
喝酒的呼啸
山脉的忠贞
瓦房的沉默
囊中羞涩的家谱
松针落谷之时会弹幕沉默的石焦

2018.2.9 西落区孟甘乡古里村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8-10-11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