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正宗攀枝花本地芒果

【少数民族诗展】║聂·塔尔青:草原,谁的归宿

2018-09-25 11:24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聂·塔尔青 阅读

洛桑它庆

 

洛桑它庆,笔名:聂·塔尔青。藏族青年诗人,鲁迅文学院民族作家培训第17期创作班学员,西藏作家协会会员。80年代中旬生于西藏山南聂雄地带,职业教师。2010年背井离乡后开始写作,主要从事藏地诗歌与散文创作。出版诗集《金沙江畔的梦》,《昌都·我的幸福家园》《诗美山南》(合著),作品在《诗刊社》《当代汉诗》《华夏诗歌》《民族文学》《诗中国》《西藏日报》《西藏商报》《西藏文艺》《藏人文化网》《格桑花开》等报刊杂志发表。

 

◎我愿,是一块故乡的石头


山尖被云雾缭绕
田野被青稞覆盖
桑烟伴着风马旗
广袤无垠的草原上
牛羊  膘肥体壮

老人匍匐在古寺前
滔滔不绝的江河
水平如镜的湖泊
屹立的庄严佛塔
传颂着的牧歌
悠扬

如山强悍的男儿
如花似锦的姑娘
那里是我的故乡
我不依恋繁华
只愿化成故土的一块石
在沉静中死去,也从寂寞中复活

 

◎细雨笼罩的乡村


是大地干渴,还是上空多了窟窿
一场下不完的细雨,
把旷野与峰峦,把思念与梦境
蜘蛛网般链接起来

村庄里,有一排破旧的碉楼
透风的屋檐下
一只又一只麻雀
倾听着雨滴落地的声响
萦绕山间的云雾,开成白花的模样
把高耸入云的高峰
柔软地裹住
再把浩荡的江水通向
母亲河之中隐居起来

不知疲倦的姑娘
像平常一样追赶笨拙行走的牲畜
从草地这头迁移到山的那头
把一身的温度都移交给雨水

 

◎一路,雪陪伴着


清晨,向东行驶
顺畅的拉林高速公路
伸开双臂喜迎奔驰的汽车
峰峦耸峙于城市四周
一座座的村庄深沉在旷野
路旁默默萌芽的青草
在寒风的压抑下小心翼翼
触摸初春的暖意

墨竹一带,除去黑氆氇般的柏油路
雪花覆盖的世界
银装素裹,皑皑如上空飘浮的云朵
在圣城拉萨整整等了一季
于别处一次旅行中遇见

狭长的公路,望不到尽头
日多沸腾的温泉中
我仿佛听到了牧民幸福的心声
看见他们强健的身姿
绵延起伏的工布米拉山上
经幡迎风飞舞
一路叩拜的朝圣者,满嘴康巴方言的老人
在凛冽的寒风中瑟瑟发抖,可依旧坚定着信念
把隐藏在心底的希望和信仰寄托于圣地

 

◎除夕,雪花纷飞


这是入冬以来
在圣城拉萨这片净土上
纷飞的第一场小雪
寂静,温顺
像个羞答答的雪域村姑

寒风凛冽,沿着堆龙普曲和拉萨河畔
回旋布达拉宫广场,穿过林廓路
掠过山岗的鹰,不知所踪
一只年迈的麻雀在屋檐下避风
孜廓路上,一群群朝圣者
以虔诚的心期盼着一场瑞雪覆盖大地
四周峰峦,巍峨屹立
久违等待的雪花,如散落的青稞
时而寒风凛凛,时而阳光灿灿
把一丝脆弱的小雪,嫁给了强悍的山峰

 

◎秋,在高原上放飞


秋,安逸的季节
像展翅的雄鹰,在梦乡里翱翔
秋,壮美的风景
像乡村林间轻落的黄叶,像高岗上吹拂的风
在空旷的田野里出没

异乡的一道风景中
我总是不知不觉中迷失
时而望见秋雨在弹琴
时而秋风在手舞足蹈
山高谷深的村庄那儿
江水和碉楼是褐色的
梯田和爱人的脸庞照样是黄褐色的
唯独雪山高高托举的上空是蔚蓝色
犹如,阿妈虔诚的祈祷
阿爸深邃的心扉中照耀的光芒

秋意浓浓
落叶归根
西藏,秋之神荡漾的故土
白日里秋风萧瑟凄凉
黑夜里秋月羞涩明亮
秋,在高原的山口放飞

 

◎夕阳西下,把我深深陶醉


村庄依旧是那座村庄,沉静而苦涩
梯田像一条孤寂的帆船
时而静止,时而游动
在黄叶纷飞的秋的怀抱里
山头松柏苍翠,披着绿装
在太阳的余晖下挺拔秀丽

天边的夕阳映照东山顶
是一幅绝美的水墨画
斑斓的山体,红黄的晚霞
翠绿的草地,碧绿的江水

半山腰上一顶顶黑帐篷
在秋季的夕阳下,炊烟四起
憨厚的牧人唱起悠扬的牧歌
嘹亮的歌喉传唱四季
滋润故乡久违的大地

 

◎金秋,八月最美的风景


一层层的云雾缭绕山顶,像棉纱
一滴滴的喜雨落在秋的胸膛上,像甘露
是谁刻意留下一路金灿灿的美景
是谁把这迷醉的风景深深化成诗行

一块块无形的梯田
一片片抽穗的青稞与荞麦
是老阿妈寄予心腹的希望
风中摇曳的青稞,风中花落的油菜
在秋的气息中芬芳着硕果累累
和一种幸福的喜悦空中飘荡

沿着向东的羊肠小道
能看见憨厚而淳朴的农民
在一望无际的田野中,闪亮着镰刀
割去伸直的青稞胴体,阿爸额角的汗水
猛然滚落我清闲的心田

一场梦一道风景
晨曦的秋风中,明媚的阳光下
打场忙碌的农妇,悠扬的歌声随风飘扬
如一道痴醉的风景伫立于八月的金秋

 

◎独白(之一)


异乡的山沟那儿
我有一所房子,它是倚着山的课堂

一张木床,一张课桌
一盏灯,那些是我全部的家当

没有什么能够阻挡,唯独光阴
让我脚步匆忙

 

◎独白(之二)


我往东行驶,为了生计
却没有一件事儿有勇有谋

你往西走,为了爱情
哪怕,一阵寒风
你也紧紧等候  相拥

对于,像我这样
一路奔波的人
生命的含义在于马不停蹄

偶尔,理想特别像
在暴风雨中失联的一艘帆船

 

◎梦见,三只母狼病死


昨夜我梦见,一场皑皑大雪
纷飞在山后的那座村庄
那一口一口撕咬我肉体的三只母狼
埋葬在那片冰冷的雪地里
来不及舔食,来不及生下狼崽子

昨夜我梦见,一场稀奇怪病
蔓延在那片岑寂的草原
流浪荒原的那三只母狼
死在那场怪病的灾难
来不及喝水,来不及最后一次挣扎
那肯定是厄运结下的果子

 

◎黄昏时分,我眺望故乡


每当回到拉萨,心就像漂浮空中的尘粒
获得了轻声落地的愉悦和幸福
圣城的阳光普照大地瞬间
放慢脚步就是惬意
吉曲河畔闪闪发光的美丽漩涡
把我深深陶醉

黄昏时分,我眺望着故乡
多想腾着西边飘荡的晚霞
抵达寒雪覆盖的故乡

一排静坐的佛塔,是阿爸的脊梁
对故乡深邃的信仰,是我幼小的回忆
在清澈的天地间屹立不倒

一条涓涓小溪,没日没夜
在祖辈四季优美的胸膛上流淌

 

◎草原,谁的归宿


我四处游荡,为了
寻觅一种佛光闪闪的幸福

高原上,如果寒风是我的羽翼
雪山便是一生的坐标

为了梦想能开花
我把暗淡的一生许配给了远方
与广袤的草原相依为命

岁月的沟壑刻画出悬崖绝壁
艰辛的咳嗽在谷底沉重回荡
是谁静坐在玛尼石旁
窃窃私语
又是谁穿梭着草原
怅望着生命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8-09-25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