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少数民族诗展】║李继宗:有一个天边让我可以跑到底

2018-08-24 09:02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李继宗 阅读

李继宗

李继宗,回族,甘肃张家川人。诗歌作品散见于《诗刊》《民族文学》《芳草》并入选多种选本,获奖多种。出版诗集《望过去》、《场院周围》等。

 

◎山中诗


每一次伸给虚无的手,接住的不是现在的微风
就是刚才飘过头顶的落叶

每一次,我都以为我已经不在这里了
泉水和羊蹄花,也已经不在原地

但每一次我都听见,流水,像谁的脚步
正在越过缠藤木,苍苔,正在欢快地向我走来

 

◎绿手指


昨夜我梦见你长出了绿手指,被绿光环衬的你
走在路上,远处是雪山

身后是草地,我喊你你不应
我喊绿手指你应了,你的应答声遥远

不像你平时的应答声
不像一棵树已经拥抱了另一棵树

一条小溪
已经找到了另一条小溪那样短促,且不易觉察

 

◎今天


嗅着浓烈的槐花香气往盘山大道上开车,加减档
方向盘,在执命工作

风在放慢速度
急转弯在向着车窗的右边拐去

山头对着山头,河水流着河水
这是我行进在山间的早晨

似乎真的有一个天边让我可以一跑到底
似乎不该这么疑问

槐花的香气在逐渐消失,下一个服务区
和上一个服务区一样,无非撒一泡尿,无非再走

 

◎一朵云


想象你又在恨我,而我仰头望去,用一朵云惹你欢喜

一朵云,让天空更蓝了,一片绿油油的青草
此刻也加入进来,并且
发出了比平时更多的,经久不息的草香

想象你又走在街上,一抬头,看见的不是一朵云

而是蓝天,阳光也比较刺眼
你戴着太阳帽,街上的小妇人都带着太阳帽
但又有什么关系呢,看不见一朵云的人,就是看不见

 

◎仿佛


仿佛岩石里的快乐已经过期,作态的花楸树
经历了复杂的糊涂和简单的明白之后
现在正好能随风
把不良的情绪疏散出去

仿佛碰着蓝天还孤身只影的
仍然是一只鹰隼,它张开了怀抱
而蓝天有一个更大的怀抱

仿佛低处永远是低处
人走上去
不是给它增加了一点高度
而是,像一棵小草抚摸的夜空一样不可捉摸

 

◎叶之间


叶之间是落叶,是在午后时分的老庵寺,台阶上
藻井边,以及离门墩较近的不远处

一两个僧人踩在上面走过
风吹动的一两件僧衣是那么飘忽

叶之间是伸向蔚蓝天空的山梨树枝
没有果实,还是没有果实,应该有一些

在侧脸望过去时,还长在那里
应该不是说落,就落了,说没有了,就再也没有

 

◎云起时


有的秋草疑似把斜阳暮色尽收在山坳里

因此,山坳看上去灰暗
同时也低调

有的树,像平时不大注意的银叶杨

落起叶子来,树杈间
就像有一个筛糠的筛子

有的蟋蟀叫了,在落寞的时辰

用了落寞的嗓音
但一定要让你听见,并且

是风中尘埃,想靠近水中涟漪的那一种

 

◎菊园里


落在菊圃上的树叶,更枯萎了,而相见,更孤独

我用来之前想好的话给你解释着
当一群白鹭在湖边嬉闹
湖水一碧如洗,时间里仍然是有我们的

停了好几次,菊圃边上的音乐喷泉也没有停稳
阳光中水雾的幻影在一片一片掉落
你抬头又一次望远处

哦,别后苍白的脸色,别后苍白的脸色,我熟悉

 

◎嘈嘈复切切


嘈嘈复切切,这是流水的声音,这是一万匹
看不见的丝绸,突然没入流水
然后发出的声音

这是山谷带着树木之上的白云
轻轻转动的声音

嘈嘈复切切,在鹅卵石之间
在静悄时光
树叶随风翻转的时候,偶尔,有一阵风吹过

 

◎叶落归根时


群山乱石间,榛子树的叶子飘向红桦树的叶子
起风的时候飘得快一些
无风的时候掉一两片,三四片

阳光照着一目了然的盘山水泥路
没有车辆
大半天才有一两个人经过

群山乱石间,流水环绕着流水的薄凉
鸡鸣人家十几户
灯下是做家庭作业的小学生,间或咬一口柿子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8-08-24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