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少数民族诗展】║列美平措:被水流卷走的石头的命运

2018-08-20 10:26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列美平措 阅读

列美平措


列美平措,1961,3月生。藏族。四川康定人。1982年毕业于西南民族学院语文系汉语言文学专业。《贡嘎山》杂志社主编。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著有诗集《心灵的忧郁》、《孤独的旅程》、《列美平措诗歌选》。曾获第二届、第四届四川文学奖,首届、第二届四川少数民族文学奖,第五届全国少数民族优秀文学创作骏马奖。2010年获中国当代杰出民族诗人诗歌奖。

 

◎在黑石城,我们建起一座塔


我相信山中有很多秘密
山中一定隐藏着某种秘密
我们必需聚集智慧
并坚信自己的能量
脚跟踏实 身体紧贴崖壁
魂魄才不会坠入山崖

平静 把自己站立成一樽雕像
遥望苍茫的远山
谁不为那日照金山的光芒流泪

站在黑石城呼呼的风中
那一帘帘珍珠般的雨水
斜斜飘来 穿过我的身体
透过雾雾蒙蒙的山峦
远方洁白的云朵如棉絮
浪花般翻滚在蓝天上
那一抹金色的阳光
映照在我的眼底潮湿的角落

我忠于这片草地的渴望
虔诚得几近卑微
如胸腔紧紧包裹的心脏
让生命紧紧贴近你的胸膛

山的礼帽被吹掉
露出你被海水沁黑的的头皮
澡类已被青草替换
在她日渐生高时就带着的帽子
裸露出它坚硬的头皮
日渐隆起的高原
刺破蓝天上飘浮的白云

高尔寺山顶的狂风
终将吹去我们化为尘埃的躯壳
连同我们留在世上的足迹
而我相信 我们的艰难与虔诚
我们耗尽心智与体力
塔 那座我们建立起的塔
终将活得比我们更能长久
他将超越时间 超越时空
将我们的自死不渝的信仰
送达 更加久远的地方
塔 唯有我们建造的塔永存

 

◎哀伤的舞蹈


扎聂琴低沉回旋于山谷
沉闷来自羊皮鼓的节奏
跳舞的人们踏着丧歌
仿佛街在厚厚的雪地
老人的歌喉象征了过去
那个时代
与他们一样活得有味的人
已经不多了  像山寨下
那条干涸的河  积水流尽
可有谁还能够想起
河水汹涌的时候  那些石头
那些被水流卷走的石头的命运
所有的记忆将随他们而去
我们能够理解  虽然我们
知道没有灵魂的存在
但我们常常不敢相信自己的感觉
 
黎明  鼓声将会激越一次
让我们告别死者的苦难
让我们汇聚生者的希望
意味着一个生命的终结
还是一个时代  我们不知道
肯定有新的生命的诞生
舞者抬起悲伤的头
凝视东方泛白的山岗
迷惘不仅在黄昏
我们总是容易忽视
初生的太阳放射光芒的时刻

 

◎初春印象


我常常这样默默凝视
我的心里储满了话语
雪山只是想象的屏幕
黑夜赶走白昼的时候
街灯就最先炫耀了自己
明明暗暗如放荡的女郎
时时挑逗过往的行人
那条穿城而过的小河
此刻像个正派的绅士
不紧不慢渡步而去
而我却知道它的虚伪
它用冬日干枯的哭泣
盗取忧伤人们的哀叹
而夏天则咆哮着残酷
蚕食许多无辜的生灵
并将他们瘦弱的躯体
在坚硬的石头上撞得粉碎

我常常这样默默凝视
我的心里储满了话语
有时 我真想提醒
那些触景生情的人们
又怕他们呆呆地盯住我
像盯住自言自语的疯子

 

◎有些事


尽管你不愿意
这一步还是要走
灵魂属于自由
只是你苍白的誓言
有谁能够记住
有谁不会忘记
绿了又黄的是草地
枯了又涨的是河流
流星划过夜空
仿佛预示了什么
太阳升起于雪线
又有怎样的寓意
很想穿越楼层于街道
去做一片草地的主人
茫茫人海如洪流
你能知道自己是谁
羡慕骏马飞扬的四蹄
从不重复踏过的蹄窝
而你无能抗拒
阴影紧连着脚跟
如果有人横穿
就有一个沉重的十字
而你不能摆脱
尽管你不乐意
这一步还是要走
有人喜欢你的姿态
有人聆听你的足音

 

◎希望的烦恼


静静地 屏住了呼吸
鼻孔静止如两个山洞
几缕清风 清爽许多人的深思
藏身山林 从此不做飞扬的梦
此时 你的鼻孔却翕动不止
欲捕捉希望微弱的气息
你在心中庆幸并且手舞足蹈
仅仅因为膨胀的情感 希望
便被千百倍地夸张起来
其实这一切并没有多少意义
相信你今后就能得到证实

我知道 创造希望一词的人
比我们的确高明了许多
希望仅是他以吝啬的方式
强迫给你的一种致幻药济
从此成为不可救药的患者
你时刻求救于他 而内心
渴望一种解脱的新药
重新调动自身抵抗的能力
听说有人早已研制成功
有关方面却不颁发许可证书
担心医院关门病床落满尘灰
洁白的颜色从此不再让人信赖
即使你真的或得新药 也仅是
重入一种新的圈套而已
对于你 生命仍旧不会轻松
苦难已经悄悄集结
并设计着突然袭击的方式
谁会告诉你灾难抵达的时间
想想那些安详于山林的老人
或许能减少你的一些烦恼
自然 我也像渴求新药一样
希望你能给我一个更好的办法

1989.5.

 

◎蓝天,牧人·葬礼


当最后一只鹰鼓翅离去
牧人就完成了升天的宿愿
蓝天总是遣洁净的白云
拥抱来自草原的魂灵
从降生的第一天起
牧人就神往蓝天了
蓝天赐女人以温柔的眼晴
蓝天赋男人以宽广的胸襟
牧人的心是破壳而出的小鸟
渴望永远系在高飞的翅膀
草地的男人在叫尼玛(太阳)
从不会节制扩展生命的绿茵
划出一道道草原的经线
草地的女人叫达娃(月亮)
看似娇弱而蕴藏无穷的坚韧
默默地穿梭草原的纬线
蓝天是辽阔而高远的
牧人的心比蓝天更辽阔
生是为了同日月一起
把浓烈的爱泼洒人间
就是死也这样裸着
不带一棵草一粒土
筋骨血肉连同名字一起交给鹰
只让灵魂属于自己
让它去任意放牧的蓝天

 

◎扎聂


在不如意的时候
常将两耳紧紧塞住
阻挡喧嚣之音入侵
直到呼吸也仿佛停止
世界就消亡于我的头脑
而扎聂优美的琴声
在此刻轻轻弹响
那双拨动琴弦的手指
也拨动了我的意识流动
扎聂拉开历史的帷幕
我同故去的人们亲切交谈
常有从不相识的古人
给我述说他们的忧伤与欢乐
我被悲凉的琴声导引
坠入混乱得可怕的暗夜
音响与画面消失无影
琴音编织了特定的情绪
加速我脑子思索的频率
我喜爱这样的氛围
与我更愿琴声加快节奏
沉醉于欢乐弥漫的草地
呆滞与悲哀观望于彼岸
或如溺水者沉入泥沙
微笑自然开放于高原
蓝天真挚充当每个季节的布景
乌云之穴全部捣毁
嘈杂之声纷纷远遁

1987.3

 

◎读史


静静的夜晚
你被刀戟之声撞击
你为每个悲壮人物
洒下悲壮的泪水

而你情绪平定如初
你发现灾难
早已在每个人物周围
埋下了无情的种子
你不得不佩服 命运
那双绝妙的手
而假如时间逆转
你置身其间
你还会平静如壁虎
在方格子里慢慢挪动
写下关于读史的诗行
面对荒原茫茫
面对生命的苍白
你不安地颤栗
你思索在洁白的稿纸
该为历史写下怎样的履历

羊被驯服成桌上的佳肴
狼被骄纵为凶残的食客

 

◎结局


我骑着这匹步履平稳的白马
象小船漂浮于无风风浪的海洋
心静止于尉蓝静止于碧绿
我想起到一个当作家的朋友
讲起的一匹白马的典故
那是他十年前的一段经历
虽然已经是十后之后了
我仍确信它就是我跨下的白马
草原上的男人和女人
都爱以骑它作打赌的咒语
而我却非常喜爱它的缓慢
它可使我闭上眼睛平静烦躁
象许多无疾而终的老人一样
于熟睡中度过没有动荡的人生
我恐惧在山道跋涉的艰险
坠入深渊的巨响惊心动魄
那脊背上被人践踏的耻辱
将留存于我生命的最后时刻
静静一想感到做一个诗人
远没有这匹衰老的马聪明
它不为目的的遥远而焦虑
也不为生命的终结而悲伤
它超然于大自然中的神态
让所有畏惧死亡之人赞叹不已
而我却必须遵从于我的灵魂
严格执行太阳规定的期限
我希望我的意志不被阴影缠绕
我希望我的脚跟永远充满力量
收获于白马背上短暂的慰籍
只是一滴流过记忆中的甜蜜
我知道命运对我已别无选择
或如放生牛般霉烂于荒野
或在杂乱无泾的荒原之中
无穷无尽地将我的道路延伸

1987.8.2

 

◎独白


已是正午时刻
我登上这座山岗
驼背的天葬师早已归去
秃鹫不知栖身何方
或许只有另一个黎明
一颗生命陨落于夜空
你才会看见它们的影子
没有燃烬的柏枝
依旧飘散了奇香
而石头上晒干的血迹
强烈刺激着我的目光
石缝中秃鹫残存的羽毛
作了它们争食拼抢的证据
 
这是草原正午的时刻
我独自沉思于天葬台上
那灼人肌肤的能量来自太阳
而我被笼罩却无处躲藏
这让我想起秃鹫饥饿的目光
肠胃被想象蠕动了几次
寒意从脊背窜入头皮
然而  也就在这个时刻
一个无限悲壮的意念
逐渐海潮般从我的胸中涌起
 
我的朋友 请一定要记住
有一天  我的躯体倒下
即使在远离草原的地方
恳求你们  送我到这里
就是我所有的努力和梦想
全都成了春天最后的积雪
让我借助秃鹫去飞翔吧
你看那蓝天矫健的翅膀
有谁说它不是真正的雄鹰呢
 
1987.10.16

 

◎那天


进入空旷的草滩
来路已在稠密的草丛
隐去了它疲惫的足迹
小河从不远的雪山来
以它甜蜜轻柔的歌唱
瓦解我继续行路的勇气
 
蓝天之上高悬的太阳
静止于属于它的坐标
我象歇脚的汉子们一样
垒三块石头燃一堆牛粪
有块石头的刀痕年代久远
总让我感到有个悲壮的故事
 
而我始终纵深于心灵之旅
记忆里没有岔道横生的经历
猜测是个黑暗扼颈的夜晚……
直到月亮殷情充当我的屏幕
故去的灵魂依旧不愿登场
河水尽情嘲笑了我想象的贫泛
 
在这样宁静和谐的草滩
无论欢乐还是忧伤的感觉
我承认   此刻我都不具备
但有一点我却非常清楚
这种宁静的心境不会再有
知道这点幸福犹然从天降临

1987.3

 

◎两种句式


1

变黄的乳胶墙面
肺页暗黑的张合
一枝烟袅袅升腾

2

手指的温度
融化的冰层
沙漠滴成沼泽

3

白骨在移动
磷光升腾的灵魂
一个逝者进入我的梦
 
4

鱼的叫声是怎样
我们都没有听过
只有尹向东知道
 
5

狂乱的台风
干草飘在蓝天
老鼠在打洞

6

三锅桩余温犹在
烈日疚烤的草原
远去的驮队

7

远方蓝色的海
高处绿动的草
黑帐篷在漂流

8

孩子梦到天上的星星
少女的头发铺满夜晚
室外猫和狗正在打架

9

红豆撒满一地
台风吹乱远方的树
相思的人不知在何方

10

梦回到寂静的海子
鹧鸪煽起林子的呼啸
架上的海螺响起了

11

通向远方的桥
蝌蚪游成了鱼
网是蜘蛛的家

12

放生的牛不回来
在板结的草地
我独自反刍

13

去年的落败的松茸
开在今日的林中
松明把靑杠林点亮

14

辛勤的老鼠
掏洞的狐狸
涨死的麻雀在洞口

 

◎儿歌


梦中响起四十年前的旋律
那早已忘掉的歌词
此刻 清晰的记得
 我从梦醒来 静夜
再次小声的唱完
那首早已忘掉的歌

 

◎梦中


刚刚进入梦乡
也没走进最初的生活
甜蜜或苦难
都是那么的留恋
最终都要乱到无绪
谁愿意重复过去的生活

 

◎编辑


三十多年的编辑生涯
在我生命美好的时光
本应该用一种古体诗体现
却浓缩不进那些许的些细节
大学毕业编稿到退休
却不会编辑自己的一生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0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