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正宗攀枝花本地芒果

【少数民族诗展】║赵卫峰:风似种永远不会碰壁的东西

2018-08-10 09:28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赵卫峰 阅读

赵卫峰


赵卫峰:70后,白族,诗人,诗评家。曾主编出版《中国诗歌研究》《高处的暗语·贵州诗歌》《漂泊的一代·中国80后诗歌》《21世纪贵州诗歌档案》《贵州90后诗选》《诗歌杂志》等系列专辑及《端午》诗歌读本。出版诗集及评论集7部,民族史集2部。居贵阳。

 

■置身


置身黑暗这庞然大物之中,那星光
那灯火,它们的现身,更能构成夜色
 
我同意一些人用失眠去追赶
去靠近,另一些绿草般安睡的同类
 
我认为梦乡是无色的,又是鲜明的
但肯定是袖珍的,不轻易示人
 
眼下是兔子的雕塑,和原地沉思的行道树
它们的共同之处:不会说话不会动
 
不远处的民工恰好相反,他们放肆
在时光的两岸,通宵达旦,不需婉转
 
他们在为一条河整容
他们和一条远道而来的流水一样匆匆

 

■云贵高原


嫦娥在望
蛮天僰雨
乱石穿空,风情万种
 
嫦娥在望,
河爱弯路
人以群分,唤作民族
 
嫦娥在望,
路有不平
肉身重要,骨头必须
 
嫦娥在望,
植物安静
农夫与蛇,自有睡处
 
嫦娥在望,
城镇乡村
星罗棋布,各有千秋
 
嫦娥在望,
黎明不远
热火朝天,爱恨同源

 

■鸟鸣涧


鸟用翅膀扑空,使峰生动
以投影,试探一条流水的自在
和透明
鸟盘旋。用飞翔告诉
光天化日里的暗,并非一成不变
 
相对而言,峰是安详的
满身的草树体现自然的善
以及耐心:一条流水流啊流
在这儿翻身,在这儿飞跃
形成高潮,不是没有原因
 
鸟应该将这些都看在眼里了
但是从来没有人
能够从一只鸟的嘴里掏出秘密
 
阅人无数的鸟
显然比人更能藏得住事情

 

■《炎徼纪闻》札记


“……春时立木于野,谓之鬼竿
男女仔旋跃而择对,既奔
则女氏之党以牛马赎之,方通媒妁。丑者
终身无所取售……”
可见:生命在于运动,颜值决定爱情
经济基础决定婚姻建筑
可见:爱美之心
我世居黄果树瀑布旁的先民
有之

 

■落叶一旦成为落叶


落叶一旦成为落叶
与树还有什么关系
 
就像你,乘梦而来
停下了,安顿了
和梦有什么关系
 
落叶,与树距离不等
五十步,一百步
或身不由己地远,遥远,永远
 
就像做梦的人
和梦分开了,再不相见
 
肯定有很多的落叶
再也归不了根了
它们被风玩,被扫帚赶,
像脱离实际的爱或恨,像难民
被集中,被处理
 
就像很多梦
很多人,从梦中吹落下来

 

■相对于绵绵的群山


常绿的族群是后来的
遥相呼应的城乡也是
它们间的差别更是,以及悲欢,病症
天生或人造的美与不美
都是
 
变化都是后来的。绵绵的群山紧相连
被一道道河流缠绕,被一条条路
分开。这是什么样的自然
正如后来,我的快乐是我的
你的在你那儿
 
后来,门庭若市,或门可罗雀
后来,月明星稀,或灰蒙成片
都纯属自然——对于绵绵的群山来说
大静若空,想怎么梦就怎么梦
 
梦如你啊,也是后来的

 

■月亮常见,我们常说


可以说,月亮最擅长的本领是弯曲
这能体现尖锐,和期待感

就像有人,有时会以恨来维持
来锻炼记性
 
其实我这样的看法
有些牵强
 
就像有人,只喜欢
只注意月亮的圆
 
其实我想说的
无关于月亮本身
 
我想说的月亮
不在天上,也不在远方
 
它和梦那么大
它和你的梦那样,没有翅膀

 

■一月


一月进入。拓宽改造的开始
城市分心,分身,天知地知
拖泥带水的一条河
还要带动一代人的新生活

一月进入。半推半就的小气候
泥沙俱下,我靠边,仿佛
作壁上观的猎枪,它颓废的开始
缘于最后一只逃跑的兔子

一月进入。草木皆兵
苗条而婉转的绿,易生联想
声色并茂的画面
夹道欢迎的从前

一月进入。再进入
亲爱的小孩子,鼻子酸酸
独沧然涕下
开始对世界的冷暖有了态度

 

■黔南虚构


每每月亮,但见幽暗故伎重演
凉爽又次笼络草坡与迟钝的峰峦
坚硬与柔顺,总能趁机保持一致
眼下,少小离家之兔已隐身他方
城郊开发之区横着来,形成空白

依稀可观穿城之河颇似软剑
想到它,我就会深处想,眼下
它已习惯弯曲,细浪既乖且巧
有节制地快活,像风
撩动两岸人影,向前进

其实没人能真正与月亮进退
故地重游,无非看河流穿城
等事情穿心——其实,城与城
你的心我的心,若没悲哀的努力

它们真的互不认识,没有关系

 

■小旅行


偶尔有鸟向远,其形优越
其声只可意会,发动机欢畅在当下
足以让身不由己,由旅行车摇晃
静中有动地假寐

偶尔有村落出现,只在此山中
晒太阳,旁观公路如自然的腰带
车马喧,见惯不怪

偶尔有叹号发自内心。他合上书:
“过程难免枯燥,能动的兔子
至死之前都在寻找可能的新草”

偶尔有人在路上,“我们相互都是过客”
相互观望,事不关己
多数时候,是车轮的低吟在继续

多数时候,好奇、浮想与倦意
都在继续
都是偶尔

多数时候,司机可以被忽略,如群山
挺胸抬头,在节假日的国道旁,阳光下
它们的宿命是不说话

 

■风似种永远不会碰壁的东西


在山腰巡逻,在隧道穿梭
在恒温的小巷横冲直撞
风,似种永远不会碰壁的东西
不像人

能在江湖上倒立,擅在春天爬树
对兔子吹毛求疵
让昙树弯曲,让草受惊
风啊,让人总忍不住
发出非人的声音

闲不下来的捣蛋鬼,永远好动的前行者
连滚带爬,进进出出之间
风,爱将泪汗混杂,把世界的毛发弄乱
把寂静,送入肉长的心里边

在古代,它有对付失眠者的办法
上房揭瓦,打开天窗说亮话
在刚才,它敲月下门,只是要告诉
你多年来种下的
它要带走

 

■和你有关的春风


和你有关的春风,很透明,也充满
很多的灰尘
那时,风尘不像现在这么团结
这么涌现。它们乖
按部就班

和你有关的春风,没有燃烧
却留下呛喉的灰烬,它开始是无色
后来也是
所以说,别人都看不见
所以说,风像随时喘息的兔子
别人都不以为然

小鸟在前面带路
和你有关的春风
爱从后面来
那时的吹拂是庄重的
也是沉重的,终归是
轻盈的

所以它能飞行。所以它不算秘密
秘密是不能飞行的
所以,和你有关的春风
即便不是虚拟
也不仅是吹过小小的你

 

■这一日多么柔软


这一日多么柔软!老城也有意模糊
在远处。道路有意交叉,声音恍如天女散花
春夏之交,谁先说:来吧

来!哭泣迎上微笑,田畴容忍石头和草
它们彼此,早有计谋和预感,它们要连手
要让这一日在微风中缓缓下坠,要让安静
最大面积地安静开来

这一日等于正确!所有的话儿都是法律
苍天在上!所有的莽撞都有道理可讲
所有的草都带露,所有的羊儿都按时低头

这一日等于应该!所有的事物
都随着语言回到本来
所有的手都把世界小心轻放
——啊,所有的手是应该这样

这柔软的一日,多么容易被比喻
又多么像一只仰躺郊外草地的可乐瓶
因空虚被遗留,也因空虚,被拿走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8-08-10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