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正宗攀枝花本地芒果

颜梅玖:曾经的坚持如同宗教

2018-05-16 08:45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颜梅玖 阅读

颜梅玖

颜梅玖,笔名玉上烟。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著有诗集《玉上烟诗选》《大海一再后退》。有部分作品译介到日本、美国和台湾等国家和地区。获人民文学年度诗歌奖,辽宁文学奖等奖项。

 

◎入侵者


因你野性的姿态,我被快乐地创造
这感觉很美妙
现在,我是你的
你既是创造者又是创造。好吧
让我说点什么吧
这些新生的语言,简直就像一列欢快的小火车
让人吃惊地奔向那座神秘的大门
风从山谷吹来
被抛弃的腐叶也变得新鲜和饱满
那些穿过群星的事物
悄然出现在生命的窗口。现在
我和它们之间又有了某种默契的关联
而之前,我对自己一直抱有怀疑
像我历来所知道的那样——
等待是个好主意。湿漉漉的黑暗中
当你的呼吸碰到我的……
我的脸隐现痛苦
我知道,某种遥远的东西,已经来了

 

◎读茨维塔耶娃


她拿出了自己亲手编织的绳套。她看了一眼乌云下的叶拉布加镇
“我可以动用祖国给我的唯一权利”。她想


她把脖子伸进了绳套。卡马河依然平静地流淌
而俄罗斯整个儿滑进了她的阴影里

 

◎大海一再后退

 
天愈发寒冷。太阳似乎
也收敛了光芒。深蓝色的外套已经褪色
我仍然喜欢。这符合我陈旧的审美观。
就像那片大海,这么多年,尽管
屈从惯性的撤退,我还是获得了一座岛屿的重量
和缓慢到来的光滑。那片年轻的海
潮涌过,咆哮过,欢腾过,虚张声势过。
曾经的坚持如同宗教。
生活终归被一些小念头弄坏了。泡沫后
万物归于沉寂。并被定义为
荒谬的,倾斜的,不确定的,有限的
人至中年,我爱上了这种结局。
有谁知道呢,言辞中多出的虚无的大海
让我拥有永久的空旷

 

◎幻觉


我凝视着
路对面的桑树,桑树下蜷缩的的野猫
不,是枇杷树,枇杷树下的流浪狗?
接满雨水的石缸
不,是闪亮的锡皮桶?
海棠的一根枝,探向,已经凋谢的桃树
不,是梨树的一根枝丫倾压在杏树上?
雨点叮叮咚咚,敲打着铁皮雨棚
不,是鞋匠敲着越来越深的钉子?
我还能看清、听清什么?
不,我不抗辩
不,我只是我的幻觉

 

◎明月记


月亮平稳而安宁
静静地撒播它巨大的情欲
远山赤裸着
等待柔光的抚摸
啄食了草籽的鸟儿不再飞了
在巢里做着各种美梦
平原上,成熟的果树影影绰绰
沟壑里的溪流像冲破了什么
一遍一遍恣意地涌动


月光下,一切的进行都悄无声息
像默契的约定
万物都被一种力量牵引
在幽暗的虚空中轻轻漂浮,摇荡
仿佛有什么要将它们带向永恒
时间慢得令人越来越迟钝
但若明月消失,谁都能敏锐到
万物在时间的长河中
那一点点的有序消逝

 

◎落日之歌


它旋转着它的浑圆、金黄
稳稳地跃入大海平静的胸口


它有无限次的轮回
消失,只是一种行为艺术


它完全掌握了这门伟大的技艺


如果我为它写下墓志铭:
完美的典范或一个圆满的谎言


真相是:如果抽去它的金黄
它就是灰白的光晕


事实上,我们心中曾经有过的那轮金黄
剩余的光晕也渐渐消失


多少时日白白熬过,多少光线偏离了内心
多少果子腐烂、宴席散尽,多少姓名地址一笔抹去


只有死亡依然在窥视着我们

 

◎星星


像石头一样,一颗星星的安静
拉开了天空与尘世的距离


整整一个夜晚,它耐心地点亮黑暗的身体
那里面,水珠自叶尖滴落
泉水升起淡蓝色的影子


当寺庙的钟声再一次穿过星宿
稠密的林木中
黑夜像一群乌鸦


总是这样,在我们缺席的旷野
星星同黑夜一起消失

 

◎露珠


除了樱桃树的香气和
几只在草丛中走动的小虫子的低语
万物还在慵懒的睡梦中


一朵小野花鹅黄的唇瓣上——
奇妙的露珠——
饱满,晶莹,带着一点点的凉意


多么危险的美!
我一动不动地看着它,直到它突然被风吹落
在空气中隐去踪迹


死亡很静,静得我来不及呼吸
来不及叫喊,也来不及像它那样,在风中
轻轻颤抖一小会儿

 

◎之前读了扎西的诗


春天刚刚开始
天气好的像个谎言
园区里到处都是草木的香气
蓝天下的乌桕树
像是一束巨大的干花
铁褐色的乌桕子
像再也无法忍受黑暗
在半空中猛烈爆开
露出白色的球状果实
我在乌桕树下待了很久
之前我读了扎西的诗
他生病了
每天疯狂地写诗,并删掉大部分
我今天早晨读到的
就像一粒粒乌桕子——
味苦,微温,有毒,仿佛
生命的剩余

 

◎散漫


我已经是第三次读卡佛了
“我不喜欢这个家伙,他太散漫了”
你丝毫也不掩饰对他的不屑
可是,我完全被其迷住了
他也失去了父亲。尤其谈到父亲
我就觉得老卡是个好男人
至于散漫,怎么说呢
前天傍晚,我脸色苍白地走过
人民医院,走过
灵桥路,天封塔,走过城隍庙
走过啊一个又一个公交站,地铁口……
我紧握着衣兜里的各种化验单
雨完全弄湿了我的大衣
我的褐色头发。那时候
我几乎不知道我要去哪儿
但是看起来我无拘无束
我走路的样子,我潦草的样子
也可以叫做散漫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8-05-16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