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李以亮:他视残疾为一个隐喻

2018-04-19 09:02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李以亮 阅读

李以亮

李以亮,诗人、译者。八十年代中期开始写作,诗歌散见各类专业期刊。出版有诗集《逆行》、译集《无止境:扎加耶夫斯基诗选》《希克梅特诗选》等。现居武汉。


◎和一个美国诗人的距离

这是中国和美国之间的航空距离
也是汉语和英语
之间的象征里程

世纪初,郭沫若站在地球边缘上放歌
距离曾在他与惠特曼之间缩短

时至今日,一个世纪行将结束
许多事物,譬如诗歌
已被打入过时的行列

我琢磨着自已
和罗伯特·布莱之间的距离
这是现实主义与超现实主义之间的距离
这其中或许存在某种必然的因素

但是,当我合上书卷
贫穷的日子听到了风声
我感到距离消失

 

◎如果我老了

如果我老了,无论六十岁,五十岁
还是更早,我会对自己说:老了
就是老了,做些力所能及的事吧
将自己与年轻人区别开来,不要混迹
青年之中,搅乱他们的游戏。不,我不会
允许自己老不正经,或是假冒天真
如果我写诗,诗里要有酒
如果我唱歌,调子不会定得太高
如果还有什么雄心壮志,我将只让
一个人知道。我将时刻提醒自己
什么叫不可能。我不会沉湎于过去
回不到现实中来。我的想法是
活着,就要好好地活着,好让后生们瞧瞧
几十年的光阴,会不会从一个人的手中漏掉。

 

◎诗人们

把草稿发表  天才必须有天才的梦呓
把日记发表  大师必须要有大师的做派
把私房话发表   透露人性化的一面
把口哨发表  呵  一个洒脱的诗人迈出了他的时代
把可恶的散文发表  让它融入散文的潮流
把呕吐发表  作为哲学与美学的随笔
把流行的笑话发表  见证一个时代高尚的趣味
把杜撰的自传发表  死了就来不及啦

 

◎致青年诗人

咱还不老。所以咱们
还有的一谈。长江后浪推前浪
这铁打的定律,咱还是认了吧
放心,再老我也不会成为
你们脚下的绊脚石
做不了诗人,就做一个
伟大的读者,像惠特曼期冀的
当我读到,你们的佳作
我就笑了,原谅我迟钝的掌声
这实在出于故意:天才
太不可靠了,既容易夭折
也不可凭恃。工夫在诗外
这不过老生常谈。但请不要
曲解了放翁的善意
勤于拉帮结伙,向权势献媚
却把太白的傲骨忘诸脑后
这的确有辱诗歌的传统
别想靠诗歌升官,也别想
用诗歌发财。喝酒叫上诗人
开店最好再邀伙伴。别把生计
耽误罗!该低头时不妨低头
该折腰时还得折腰
我是说为了生活,没有人
会笑话你,否则他没安好心
要谦虚,但不要到处装孙子
要锋芒毕露,但最好不恃才傲物
把生活和艺术区别开来!
这道理非常简单,谁都知道
但做起来却难上加难

 

◎石头

谁也不能阻止我
抱着石头睡觉
只要石头跟我睡一条被子
谁也不能阻止我
把热量一点一点
传递到石头身上
最后谁也不能怀疑
我们可以有着相同的温度

 

◎替身

我一直寻找着机会。我一直没有停止过
任何改变命运的努力。
我受过教育,健康状况良好。
说起来,我的理想,从未超出过专业领域。
我喜欢电影,还是一名差强人意的
业余配音演员。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
我所效力的公司,早已濒临倒闭。
我曾长久挣扎在失业的边缘。
机会来了,是以匪夷所思的方式。
我接受了再教育,是所有教育中,最奇怪的一种。
我过上了锦衣玉食的生活,
也告别了曾经有过的幸福和快乐。
我走访贫寒的农户,市民,幼儿园。
我到过工厂,军营,学校,慰问过女兵。
你们看到了,我上了报纸和电视。
在万人集会的广场,我手持自动步枪,
朝天,也就是向美帝国主义,扣动了扳机。
我友好地,接见过一个岛国
到访的代表团,那其实不过是一场
译员和译员之间的会谈。我所有的语言
都有脚本。但我没有写过畅销书,
没有签署过任何性质的文件。
我躲过了十九次暗杀,七次车祸。
我大难不死。现在,我仍叫侯赛因,但我不再是萨达姆。

 

◎置身某大学模仿秀现场

我们首先便选择了,某个易于退场的位置
我们自知已不太适宜
这个年纪,马特乌斯也决定了退役
我们选择居右、紧邻侧道的座椅
而代沟,还是触目惊心地出现了——
我们前、后排的位置
令人伤心地空出来,俨然某种羞辱
我想说:我们不是坏人
当然,坏人两个字从来就不写在脸上
我想说:我们,不过是羡慕这年轻的节日
我们蹑手蹑脚来到河边,无意打湿鞋子、裤腿
我们来到这里,不过是一相情愿地怀一怀旧
于是,我们被隔离,在这找不到敌手的无情地带

 

◎流浪狗

曾经是个宠物,如今邋遢不堪
“不知是谁遗弃的”,我的年轻邻居说

我的邻居有一只泰迪犬
她的泰迪犬有一个孩子的名字
 
它与它试图打成一片
于是被阻拦,被威胁要取消放风时间
 
“知道是谁遗弃的就好了”
永远不会知道,所以可以放心示好
 
我不是动物保护协会的
我不是爱心满满的慈善人士
 
这些年,我已操练得心硬如铁
我不能收留它,它不必忠实于我
 
我只是路过,我路过它
就像它路过我们这个院落

 

◎克里斯蒂·布朗
(1932-1981)

我知道你太晚。是的,不过是
一首诗让我对你产生好奇。
你:爱尔兰诗人、作家、画家。
出生后就患有严重的大脑瘫痪症。
21岁出版自传体小说《我的左脚》。
(多年后,吉姆·谢里丹将据此
拍摄一部风靡全球的电影。)
另有小说和诗集多部行世。
你:在我这个年龄死去。我的同行,
很难想象,一个用脚趾打字的人。
我们:器官健全,什么也不缺(什么也不缺?)
我想起史铁生,一个在轮椅上度过半生的
思想者。他视残疾为一个隐喻。
隐喻一种局限。一间身体固有的牢房。
克里斯蒂·布朗,这牢房,没能锁住你,
却锁住了我。我在牢里,向你的亡灵致敬。

 

◎节日

当问候和回复成为负担,请允许我
以沉默表达我的祝福。

如果你心里没有我,请不必
费力想起,你没有亏欠。

在我心里,也有一个小小的阁楼
请原谅,我小心将你藏匿。

一颗无名的星辰,指引我的生命。
我们相遇的地方,即是我们的终点。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8-04-19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