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张爱玲与胡兰成:两个高智商男女的情场劫数

2017-10-27 08:34 来源:港台文学选读 阅读

二十二的张爱玲,写爱情故事,但是从来没有恋爱过。她暗下思忖“给人知道不好”。那天晚上,她去楼下买蟹壳黄(一种酥饼)。 “穿了件紧窄的紫花布短旗袍,直柳柳的身子,半鬈的长发。”颇为妖娆。归途明月当空,她不禁一阵空虚。

一向孤傲的张爱玲第一次对青春有了隐隐的憧憬和淡淡的渴望。这就是《小团圆》,胡兰成出场前的气氛渲染,飞絮一样梦幻迷离。

胡兰成的机遇真是太好了。

两人还没见过面。已经一个飞书传情,一个在空劳担忧。

胡兰成在南京,写了篇书评,大赞才女。张爱玲在上海,听说他关进监牢,和苏青去拜访周佛海要救他出来。

这个开场颇为浪漫。

胡兰成说得更妙:

不晓得不懂得亦可以是知音。

冥冥中,感情都是虚无缥缈的,就像落在你手里的一片羽毛,优雅随风却不知所终,命运多舛而无法把握。

其实不见面,两人是各自仰慕和崇拜。

见了面,都成了俗世男女。

两人都那么自负,都有天赋异禀,亦没有逃过感情劫数。

1

胡兰成是个贫家子弟,出人头地全凭才学。

只有一篇好文章能和人比。

只有张爱玲令他折服。

“所有能发生的关系都要发生。”

胡兰成志在必得。

胡兰成遇见张爱玲之前,在南京入狱险遭不测。被日本人救出后,愈发神勇。拿他的话来讲是全凭了“对文字的敬和狱中的静”。他撇下南京为他担惊受怕几个月的那位太太,匆匆到上海找到张爱玲。

张爱玲的敏感,是与生俱来的。

胡兰成有太太,那是很自然的。

中国人过了一个年纪全都有太太。

她的故事和思维里男人和女人的交集与婚姻与否没有太大干系。

这一点,她和胡兰成非常默契。

2

这是一对高智商的男女,他们的爱情游戏比常人更有程度。

张爱玲说:“他天天来。”在客厅里一坐坐很久。“眼睛很亮,偶尔沉默时目光下视,像捧着一满杯的水,小心不泼出来。”

胡兰成自见《封锁》,内心澎湃,不可收拾。

十八般武艺一一耍过来。

他讲生平的小故事,也讲许多理论。

还有以前的恋爱小故事,

特别是那些极美丽而又遗憾的未果的。

听得张爱玲记在心里二十几年。

还有才子拍马屁:

“你脸上有神的光”

哪个女孩子不开心。

“我的皮肤油。”

张爱玲更俏皮,也是一贯的清冷。

胡兰成再战“是满面油光吗”。

才子能放能收,亦没有你还嘴的地了。

那是胡兰成的本事, 文章里面素来带着三分刀剑气。剑起影落,看上去毫不费力。

3

张爱玲也很有情调。

“他走后一烟灰盘的烟蒂,她都拣了起来,收在一只旧信封里。”

后来,她拿给他看,他笑了。

奇怪就是这些使力有心的地方,两位高人总是戛然而止。

似乎本应如此,理所当然。

所以也就结果反而了了。

张爱玲以为,只有无目的的爱才是真的。所以,她不在意结果。对于胡兰成而言,这就是征服。爱的目的如果是征服,结果也不重要。

普通人受伤,多是因为征服者和被征服者,都是东施效颦。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7-10-27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