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大解:我们的身体(随笔)

2017-04-01 15:58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大解 阅读

大解


  大解,原名解文阁,男,1957年生,河北青龙县人,现居石家庄。主要作品有长诗《悲歌》、小说《长歌》、寓言集《傻子寓言》等,作品曾获《人民文学》《诗刊》《十月》《星星》年度奖,首届苏曼殊诗歌奖,首届中国屈原诗歌奖金奖,天铎诗歌奖,鲁迅文学奖等多种奖项。

  从生活的意义上说,故乡是人们最早的居住地。若从生命本体意义上说,肉体才是人类的故乡。肉体是我们的出生地和播种地,也是我们全部生命的所在。在肉体这座低矮的建筑里,居住着我们的一生,以及我们绵延不绝的子孙。如果我们的种族谱系追溯到远古,找到了共同的祖先,那么我们的故乡就是同一的。这将推导出我们将是同一个家里的孩子,由于日久的繁衍而分散在各地。

  人的身体是按照最简单的原理设计的,就像蜗牛在自己的身体上长出了房子,人类用柔软的皮肤包裹住全部的血肉。我们的头顶上覆盖着头发——这肉体建筑的顶棚上的一片茅草,虽不足以遮挡风雨,却也体现了人类自我呵护的理念和对自体设计的匠心。人类的身体内携带着不断生长的种子和温暖的子宫,供胎儿居住。人为自己建筑了一个温馨的小小的家园,供自己生活和休息。一个身体用得过久了,衰老了,我们就把它毁掉,分解为泥土和元素,甚至连废墟也不留下。

  合理的结构设计使我们的身体成为游动的居所。我们在自己的身体里安排子孙的序列,也把精神储存在体内,让它不断地生长。我们带着自己的家在地上行走,呼吸,劳作和思考。一个停止运动和思考的身体就是废墟,而一个没有灵魂的身体就是一座精神的荒原。

  最初的身体——我们最原始的祖先解体之后,故乡分解为无数个后继者的身体,并继续分解下去。故乡碎了,它不再是唯一而完整的,而是变成众多身体生生灭灭的一个过程。身体一旦获得了生长的时间和空间,便立即失控,并且永远不可逆向回复到原点。

  生命因肉体的急剧膨胀而具有极大的张力。它从土地所获得的能量已经并且正在服务于肉体的狂欢。一个世界因此而沸腾了。

  人的出场是这个世界上最大的事件。进化历史选择人作为生命世界的主演,显示了它的睿智。但从广义上说,一切生物的进化都是完美的,体现了积极、健康的创生性。一切生物也都在离开最原始的故乡——先祖身体,而成为个体努力者,为种群的生存、进化、完美而奋斗。在万物争荣的世界上,人的在场提高了生命的质量。人类创建了其他生物所不可能实现的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这是人对生命世界的贡献。

  我相信一个新的宗教将在幻觉中诞生。

  在新的宗教中,身体将是我们唯一可靠的根据。我们对肉体的崇拜将从尊重每一个人做起,进而尊重所有的生命,把万物纳入同一个体系。

  这是一个可以触摸的群体,也是一个可以从现世生物种群向时空两极无限延伸的具象的物质的宗教。只要我们能够证实自己是真实的存在,这个信仰就能够成立。我们不需要在遥远的永远也走不到的地方建立一座天堂,也根本不需要地狱。我们的身体——这个心灵的驻地——就是一座游动的天堂和地狱。一切都存在于身体中。我们从身体出发,已经走了这么远。每一个时代都是具体的,真实的。我们必须生活在现实中才能获得一种塌实感,也就是说,我们必须生活在自己的身体中。身体是存在的家园,是生命的故乡,出发点,归宿,也是生命的现场。除此,我们没有另外的住处,更没有对未来的寄托。

  从神本到人本,西方经过了漫长的中世纪,直到文艺复兴运动重新确立了人的主体性,人才获得了精神解放。从人本到身体,是人向本体的又一次回归。第二次回归把人拉回到物质的属性,甚至回到了原子和组成生命的最基本物质(氨基酸)以及构成生命遗传密码的DNA。人类终于在对自身的深度省察中找到了自己的家谱。人的构成秘密被揭开,人暴露在自己的面前,不再有隐私。

  分子学是对人的彻底的解构。在哲学退居到方法论和社会学的争吵中时,物理学和生命科学走到前台,担当了物质存在及其运动规律的本体研究,为人对内、外宇宙的再认识打开了又一扇大门。随着人对生命世界的认识的深化,人从神回到人,再回到细胞,是一个向本体收缩的过程。这种收缩导致了人的位置的再次降落。人必须依靠身体而存在。尽管人的精神已经到达了星辰的高度,可以在月亮上散步,甚至在火星上降落探测器,说不定哪一天,人就可能到其他星球上去生活,但是人终究要在自己的体内完成生死。这是生命的属性决定的。科学进一步证实了人是一堆细胞的组合物,包括思想也不过是人体内一系列化学变化的产物。人性被分解为一系列物质的运动过程。我们甚至可以通过显微镜看到细胞的分裂和人格的形成。道德、伦理、科学、理性、感性,终于走到了一起,通过身体这个复杂变化着的生命载体,达到了精神与物质的统一。

  在神退位以后,人成了自己的主宰;在人也退位时,身体这个生命的底线,就是我们惟一的寄托。技术的进步把人解构为一些相互关联的器官,对此,我们不必感到恐惧,生命哲学总会把分散的元素重组为完整的人性,以此指证我们的生存。

  人活到现在才算明白了一些事理。人对身体的内部考察是最深刻的考察,使我们认识了生命最基本的规律,同时也把自己摆在生物种群的地平线上,以平视的眼光重新看待其他的生命。在人的生存史上,一个生命的共荣意识渐渐形成。

  尊重生命是人的再次回归的必然结果。人的特权被消解,所有物种都获得了生命的尊严。生存权利被视为最高的权利,包括一个单纯的细胞也因携带着生命的全部信息而应受到尊重。这也许就是自然造物主的原意,只是被我们人类曲解甚至蒙蔽了无数个世纪,直到物种的消亡到了危机人类的地步,我们才通过科学技术的进步而醒悟。此时,虽然为时已晚,但也终是挽救生命的一次机会。如果这个时代再晚些到来,我们这个世界可真是一个不断消亡的世界,人类最后听到的挽歌就只能是自己的声音。

  人终于醒悟了。人回到了体内。我们是否还将向更深处沉入,还有待于历史的进步。哲学所忘记的东西,科学正呈现给我们,并把我们所有的演化过程记录在案,告诉我们已知世界和未知世界的秘密。

  人的遮蔽已经不多,待我们通过技术手段而能够捕捉思想的轨迹时,人类将达到真正透明的生存。那时,谁都将公开、公平地生活,不管你是谁——是人、动物、植物,以及岩石的雕像。

  从生命的本能上,也许每一个物种都意识到了这一点,从很远的时代就开始了对于自身的复制工程,努力使其种群不断扩大,以保持在各个物种间的生存竞争中不至于灭绝。为了使复制工程不至于因疲惫而腻烦,每个物种都限制了自我繁殖的数量,并对其程序进行了诱惑性的设计——交合的欢愉。生命在其变化过程中的良苦用心没有白费,物种遵循了这些法则,并把这私有性的密码藏在自己的细胞中,秘不示人地向后传递。

  从表面上看,复制工作好像并不是目的。人们出生时雄心勃勃,手舞足蹈,好像是要到世上来大干一场,但来了以后,又发现没有什么事情可做,也就借助这个身体旅游一次。繁殖只是顺便而为之。如果细想,这也不无道理,这个世界上,有什么非做不可的事情需要我们(人类这个庞大而强硬的物种)大面积地到来?我们到处挖坑和建筑,把原来的土地搞得面目全非,把别的物种排挤到难以生存甚至灭绝的地步,显得很不道德。但是我们既然兴致勃勃地来了,又怎能不玩儿个尽兴?同时,上苍默认了生存的法则,在残酷的竞争中对我们网开一面。这样,人,这个世界的宠儿,就成了生命种群中的望族,人丁兴旺。人的足迹遍布了大地的每一个角落。

  但不管走到何处,人只能居住在自己的身体中,尽管这个田园有些狭小,却足以让我们度过风雨兼程的一生。人生就是一个挥霍的过程,不经意地得到了身体,也就一次性地把它消费掉。在这世上,身体不算是什么特别昂贵的东西,对于每个人,却是惟一的立命之本。因此消耗生命是最奢侈的行为。失去身体,也就失去了全部。当有人形容一个女子的美丽时,说她走路像是一座花园在移动,我觉得一点也不过分。女子的身体难道不是世界上最美的乐园?

  生命本体告诉我们,身体才是我们最美的也是最后的田园,是我们赖以呼吸、运动的主体。而泥土,那埋没了我们的先人又承载着我们的现在和未来的伟大元素,不是我们真正的田园,而是我们——全体生命的归宿。

2002.11.12.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7-04-01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