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泉子:为死亡所照亮的生命(七首)

2017-03-28 09:11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泉子 阅读

  谦卑还谦卑得不够
  
  谦卑还谦卑得不够
  或者,你还没有借得柔弱之力
  你还没有积攒出足够的力量
  以放下强悍
  你还没有放下雄辩
  你还没有将滔滔的江河
  化为万物的无言
  
  2011
  
  孤绝
  
  很荣幸,我能得到时代的飓风特殊的眷顾与怜悯
  并得以在与世隔绝的幽暗中
  见证一个喧嚣的时代那至深处的寂静
  见证一个席卷并成功摧毁了整个星球的风暴之眼中
  一颗种子滑落向枯黄的草地时的孤绝
  
  2011
  
  凝望
  
  停泊在岸边的游轮割断了你与保叔塔之间相互间持久的凝望
  保叔塔依然完整地矗立着吗?在油轮的另一侧
  但这样的疑问并没有生成一种真正的忧虑
  你的信心显然来自于那漫长的三十七年所凝固的人生经验
  以及对那刚刚逝去的千年的想像
  而记忆在多大程度作为一种想像的结果与呈现?
  或许,终将有一天,人们会忘记这样一个砖石的堆砌之物
  就像宝石山上千年之中那么多曾经生长与消失了的花、草与树木
  当游轮在一群新的游客的驱赶下,重新驶入那乍起的雾霭的深处
  你同样可以把雾霭比做一艘乳白色的游轮
  而那所有来自时间的馈赠都同样在生成一种新的遮蔽
  是的,没有水,没有山,没有山顶瘦尖的建筑,
  也没有那仿佛无尽的生生与灭灭
  当雾霭渐渐消散,远处的山渐渐显现出一艘黛青色油轮的轮廓
  那瘦尖的塔身仿佛是一根收拢起风帆的桅杆
  而一次凝望真的能换得一次新的驱驰吗?你微笑,但不置一词
  
  2011
  
  它真的会成为一种友谊的见证吗
  
  它真的会成为一种友谊的的见证吗
  作为时间在烟尘中最为珍贵的残余
  而不是生命中无法克服的私欲的
  又一个隐秘出口
  当个人的得失成为我们审视事物成败的一个被遮蔽的尺度时
  那是一种真实的谜障多么狰狞地显现呀
  那是一些多么美好的意愿在现实的悬崖之上的崩陷与坍塌
  那是尘世必然的局限性通过我们各自的生命在说话
  你说,你的屁股坐在哪?
  你强烈的质疑使我意识到我并没有在你的一边
  但我的骄傲在于我同样不在我的一边
  甚至不在任何人与事的一边
  任何单独的人与事都将是短暂的
  而惟有诚信与真理作为万物得以持续的秘密
  我愿意站在真理的一边,你信吗?
  就像你所说的,我们将不会因一本书
  甚至是任何的奇迹而得以挽留
  而是各自的生命在时间长河中共同呈现了
  一个微小而接近于无的刻度
  是一群萤火虫用它们身体中的光相互照耀的
  一个被微风铭刻的夏夜
  
  2011
  
  为死亡所照亮的生命
  
  寂静的乡村依然在一年一度的喧闹中沉睡着
  你比一场雪更早醒来,并惊讶于
  两山之间的辽阔以及耀眼的白
  当你推开院落薄薄的门扉
  那在我的记忆中如此不真实的一幕
  在我们面前一同铺展开来
  你小小的身体陷入了厚厚的积雪中
  直到它们再一次划过你的膝盖
  直到欢愉从绯红的脸庞
  从潮湿的眼眶中漫溢出来
  我在两米之外的雪地里静静地看着你
  我同样看着三十三年之前的那个依然幼小的孩子
  而你们在几乎相同的年龄相遇的是否是同一场大雪?
  院门的对面是一座唤作黄泥坑的山
  此刻,在皑皑白雪的覆盖中
  我们从不曾质疑过最初对它的命名
  或许,只有在这一刻
  我才能真切地向你转述那个贫瘠单薄的童年中那些为欢乐所充盈的时光
  那些不眠的除夕夜
  我与我的伙伴们,有时,只是我与我的亡兄,你那早逝的
  除了在我的诗歌中,
  除了我为你一人的一次次的讲述中重现的你的伯父
  我们循着稀稀落落而此起彼伏的炮竹声
  跑遍了整个村庄
  (那时,“并峰”是宇宙的代名词
  那时,那在茅坪塬与黄泥坑之间的由我们的双脚与太阳状量的土地与天空
  有着整个世界的无边无际的辽阔与丰盈)
  并从鞭炮的碎屑中搜寻着完整或接近于完整的部分
  然后在新年的第一缕阳光中晾晒着各自的战利品
  而每一种少都无一例外地成为各自记忆中的多
  那是一种怎样的疲倦
  又是怎样的欢愉
  或者说,那是因一种极度的欢愉,而微微的眩晕
  而疲倦的时光
  哦,多么纯粹而清澈的欢愉
  那时,我离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死依然遥远
  虽然在此之前,我经历了童年小伙伴红波的死亡
  祖母的死亡以及外祖父的死亡
  我还经历我们全家人在梦中一次集体的死亡
  那并非是一种死,而是一次睡眠与停顿
  当我们依次从用黄泥堆砌出的墓穴中走出
  我嗅到一个崭新的清晨里的特有的甜
  哦,它们一如一阵风的吹拂,一朵花的开败
  但只有我知道,但
  我知道,那致命的时辰同样在离你不远处
  在等待着你,等待你独自去发现
  并为之命名
  那里有为死亡所照亮的新的生命
  那里是向死而生
  那里,你必须用无穷无尽的孤独来堆砌
  你必须用足够的黑暗,才能与你头顶皎洁的星光相遇
  
  2011
  
  你不是和一个人在战斗
  
  你不是和一个人在战斗
  你是和一个世俗而堕落的时代在战斗
  你是和世世代代的人性中
  那共同而永远不可战胜的部分在战斗
  而你的战友,是灿烂而寥落的星辰
  是那不可穷尽的极少数
  并因世世代代的遗忘
  而共同支撑起了,
  我们头顶的天空
  
  2011
  
  时代的微光
  
  一夜的暴雨将湖面搬到了荷叶的头顶
  浑浊的水只是将那整片的绿色淹没了
  但并没有隐藏,就像更多的事物在泥土或时代的深处那样
  它们依然生长着,在黄色的水晶中
  我并不担心它们会因一种强烈的窒息而死去
  就像我确信我终将活下来,并透过我们头顶的云层
  辨认出那属于另一个时代
  或许,是属于所有的时代的微光
  
  2011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7-03-28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