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正宗攀枝花本地芒果

华默隆短诗选:我写过的母亲化着松脂,薄荷……

2016-09-08 11:02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华默隆 阅读

华默隆

华默隆

  给你
  
  远方或你,寄封信去,
  读白和阳光都是新的,
  前阵,我慌了手脚,
  听不见,葡萄晚收的声音
  
  新天地
  
  夜静寂成花,那一味
  千军万马的指挥
  他们偷去我的黄莲,一刀一式
  更多的担忧被深入,牵进,深入味蕾
  明日或未来,穿针引线
  引进内心的旁角,火房与黑洞
  阳光明丽,偶尔作了曾用名
  
  
  
  梦很重,梦见一些评语,
  月光与笑话,梦也很沌,
  梦见时辰,时辰与梦,
  梦见衣杉不整,往事翻山的来,
  
  守候
  
  守候多时,清晨我遇见大海,
  潮气三千,心里种开一片呢喃,
  我须交付一篮子清歌,痛苦的咒语,
  置身黎晨早早的月明,
  薄薄片羽,无以复苏,
  先敬一杯晚酒,以笃天上的宫阙。
  
  
  
  要潇洒的行,行云流水,
  夜以继日,不负春夏,
  数着微微的好时光,
  数着黄金一样的珍贵
  
  雨夜
  
  倾斜的天平,人影灯火辉煌处,
  夜雨哗哗,呃,我们的平安夜。
  向前走,向前走,桃花的故里,
  我行三千里,路不拾遗,
  人见人爱,人见人亲
  
  池塘
  
  月亮洒下千金,我以长颈之名
  喂养鱼,戏水,逗月,推着小筏子
  那时我们有过生之风华。
  谁来助兴,春尾将尽,
  残破的风年,谁邀来阑珊,
  夜里我用灯火寻你……
  谁在吃眼子草,甲壳虫,人血?
  这生死界地,蓝天白云一手捉弄。
  
  早安
  
  清晨,我赶着皮艇,景貌焕然,
  月色隐去,潮汐隐去,战争隐去,
  我赶着去那里道声“早安”……
  想给孩子化化妆,手有些重,
  躺在那里,心魂无力,
  不如把自己填进东瀛,上下蓝色,
  像月光粘着月光,差怯成海
  或可岀航,奔去塔斯马尼亚。
  
  苏州
  
  晚风高举,
  母亲,父亲,谁是凤凰之王?
  要带他们过苏州桥,
  十个桥,一座堡,免去纠缠的风,
  我不为人知,把它们轻轻捏成了苦泥。
  
  等待
  
  午间,圈地三分,
  我等待平分果实的人,她笑容旷美,
  我也等待雨停,空中飞岀楼阁……
  兆头已不妙,乌云敝着白日,有抵抗的违令,
  人们奔走相告,不可思议的沸腾,
  我拥有的红裙,恐怕再无应景,
  兆头越发不妙,午间,雨水还在漫延。
  
  春分
  
  初为晓春吞吐之美
  心儿折成船……
  鳞次节比的美,为春分托封信去,
  去年献杜鹃,今年为伤梅,
  玉兰高阁折枝,我不在,春风吹十里,
  今年桃李播种,我不在,
  四月人间,春心托荼蘼,传了別外的香情
  今夏,快快来点萤火般的璀璨……
  
  想起海
  
  之前
  那么多海,没有白白妄费
  以心为海,一粒白沙雕成了念珠
  你的海一直被惠存
  天空撒下丰谷
  你把它们匀给草场
  忘了,忘了
  我们的关系一直缺乏问荅
  
  葵花
  
  你将四季直接给我,
  春泥是首宠,厚雪是迟缀,
  以实换实,以血换血,
  这是葵花的种子,
  它不给我精致的妆容。
  
  山丘
  
  即便身守河流的山丘
  握在手心的果实
  也还需要一个更大的时辰
  
  这大约会在某月
  我迎接杯里最新的长相思
  一旁的月季再度盛开
  
  有时会忘了
  三月,五月,谁的的山中花开
  有人采云,借水,搭桥
  喂养受饥的狐狸
  
  那份寂寂配得上与山水同眠
  阳光落下一层迷彩
  清泽的汁液沿着凌云气雾延绵一片
  隔外的果实,悄然成熟
  
  镜中
  
  镜中,我再次看到母亲,
  长虹在六月重新升起,
  河流坡丘,一衣带水,
  黄昏,金子一样的河床,
  声色俱厉的母亲
  
  母亲不见我,镜中,我和母亲
  一样憔悴,
  双眼托着眉峰,温水揽过腰姿
  镜中起起伏伏,
  黑夜偶尔将我雕成美人
  
  我的星光,我的宇宙从颈脉开始,
  千山万水,谁是更小,更清沥的我,
  萤火微微点亮晚星
  镜中仍然如同梦中
  
  镜中,我看到秋天的芦苇,
  瘦成孤独的山河,
  红枫红得太慢,
  杯中之物化着鸿鸣……
  我托低檐帽,径直饮泣,
  
  我们一起奔着,草原,峻山,风岚
  我写过的母亲化着松脂,薄荷……
  
  有好消息
  
  满屋的酒香,我的粮仓,终于
  被追随的诚意已交付这里
  原本好几日忧郁的荷兰菊,开得欢啊
  这让人免去猜测,多疑……
  多好的生机啊,
  黄昏果然传来好消息,
  命运的好事者,
  过了今夜,预备要开过好头
  春风三月,衪赠我花园
  花是花,草是草
  整日先生,女士,你好
  
  荒凉如愛
  
  丹顶鹤在头上飞来飞去,
  一千零一夜,腰身俱疲,
  无人证实它的启程,温度,眼孔里徬徨,
  它已负累,灯火下翅膀滑动,
  清晰
  
  没有动人的相聚,可以期待的约定,
  玫瑰指定在山中花开,梦结实醒来,
  
  它们不擅长的带着花冠,阳光失味,
  亡灵里白花,西柚,青苹果停止挤眉弄眼,
  多么有趣的荒谅,荒谅顶着荒谅,
  
  我们共同避开烈日,薄雨,
  从清晨到日暮,从春天至秋凉,
  冬夜不再作诗,干枯的杯液酒斑,
  停顿
  
  避开如坠的冰凉,
  脸庞,美丽的衣裳,
  数字冷冻乏味
  
  长夜漫漫,关上最后的灯吧,
  这街市一直冷清,像爱从此闭上眼晴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6-09-08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