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李亚伟:俗人姚彬

2015-05-20 08:41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李亚伟 阅读

  这是一个粗野的诗人,语言狂妄,忽雅忽糙。社会的各种半土不洋的部位,对他来说都值得一写,仿佛他睁眼所见的任何事情都很有意思,他闭眼所思的任何问题都很重要,根本不在乎什么概念和主题——

  我文化不高,用有限的汉字表达唐宋的高潮
  我举起双脚,我从脑袋里退出,我退出人

  这就是姚彬的诗。

  四年前,我和朋友魏东驾车途经姚彬所在的城市涪陵,找到姚彬,姚彬叫来一帮朋友,大醉了一场。涪陵是重庆远郊长江边上的一个城市,姚彬仿佛也是文化中心远郊的一个诗人,长江的滔滔大水因为上游河道的狭窄,汹涌急切地流向下游,流过涪陵和姚彬的身边。

  姚彬在文化上所处的位置,如同涪陵在长江边所处的位置一般——是森林、乡村、城镇到文化中心的一个缓冲地,在中国大步流星全球化的背景下,这种缓冲地的情绪显得颇为急促,这在姚彬的诗里很常见,可以说是姚彬诗歌的一个主要气质,从这点看,姚彬诗歌有着很重的中国当下的社会习气,或者说有着这个时代思想和环境一片胡乱发展的的现实气质。

  姚彬的诗歌里是真正繁杂的中国大众——而非精英对其现实生活在精神层面的乱刀似的处理。一个精英式的诗人,他会在金融帝国主义和后现代文化范围或阴影里写作,一个隐士式的诗人会在变形的东方概念下出没。而一个俗人,他的诗歌的核心就是他眼前的一切、他没有兴趣挑肥拣瘦这个社会。

  作为一个媒体人,受过较好的教育,对于时尚、优雅居然没多大反应,对任何街巷里的问题却充满兴趣。这人怎么这样?写这样的诗不想活了?

  让想象无期限,让白天姓姚,晚上也姓姚
  此时,有的树木往上挤,有的树木往下走
  有的花草大声歌唱,有的花草点头哈腰
  有深处的水向上流,让初夏迅速发育
  有强壮的鸟向深处飞,让大梁山迅速缩小

  如果不是我对中国白酒有着深刻理解,姚彬上面这样的诗歌怎么看都像是嗑了药写的。寻衅滋事,无理取闹,很大步,很坚持,很俗里俗气,有胡子有酒量,反映了一个发展中的社会的主要性格。精英和隐士是社会文化的两极,是反当下的,有时是伪反当下的。姚彬在中间,写他当下的问题,写他眼前的社会漂浮物,有时真,有时是假。很狡猾。你说他俗吗?

  事实上,姚彬从文化地理上找到了一个很适合他的位置,进可攻退可守。他自称俗人,是先退了一步,在我看来,这却是一个进攻的姿态。

  2008.10.2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5-05-20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