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姚彬:今夜(组诗)

2014-12-24 09:36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姚彬 阅读

姚彬

  姚彬,1972年出生,重庆涪陵人。出版诗集《重庆,3点零6分》、《逍遥令》、《姚彬诗选》。重庆文学院创作员。获巴蜀青年文学奖等。时在某媒体经营地产专刊。   

  今夜

  今夜不是今夜
  仿佛是昨天
  又好像是明天
  今夜好丑陋
  长有两双大手
  五个鼻孔
  发着大脾气
  好像不是娘生的
  好像不是一个夜晚
  好像不在时间中
  呆在今夜久了
  我好像也不是我了
  长着三头六臂
  一会在天上摘月亮
  一会在海边吃海鲜
  一会在省里做高官
  一会搞贪污,一会搞女人
  一会大哭,一会大欢喜
  一会做教父,一会做轿夫
  我好丑
  三颗大小不一的头
  六只长短不一的臂
  好沉重,好沉重
  我是娘生的
  我让娘把我多余的头和臂劈掉
  甚至,我求她把我的今夜劈掉
  我的娘,不知真的管得过来吗?
  她只有养儿的能耐
  没有劈儿的习惯啊
  
  今夜自杀
  
  检阅了世界数十种自杀
  没有一种适合我
  有的残忍,有的矫情
  有的莫名其妙
  有的弄了很大的声响
  有的悄无声息
  百密一疏
  杀得不干净
  
  我要把自己杀干净
  让爱我的人忘记爱
  恨我的人忘记恨
  欠我的人忘记还
  让那些吹捧我的人
  伤害我的人
  忘记嘴
  
  用杀牛的刀割掉喉咙
  我就是一头牛
  用木盆装鲜艳的血
  我就是一头猪
  用锄头敲击头部
  我就是一条狗
  用飞刀跑杀
  我就是一只羊
  仰天窒息
  我就是一条鱼
  ……
  
  只有我变成猪牛狗羊鱼鸟虫蛇后
  我的自杀就万无一失
  
  我自杀后
  请不要给我写悼词
  我担心你们挂一漏万
  又怕你们夸夸其谈
  太多的表扬,太多的批评
  都会惊醒我
  可以损,可以侮辱
  我都会看成是玩笑
  死得安详
  
  今夜
  我坐着等
  等自己变成猪牛狗羊鱼鸟虫蛇
  等自己对自己下手
  墙壁对着我发呆
  胡子爬到了光头上
  嘴堵住夜的缺口
  牛刀闪闪发光
  麻绳粗大结实
  锄头坚硬
  ……
  我一次次抚摸
  把它们抚摸成凶器
  我一次次把它们送到喉咙、头部
  我越来越坚定
  凶器却越来越软弱
  我安慰自己
  开始对凶器发脾气
  用眼嗔,用手摔
  后来凶器开始对我发脾气
  “狗日的懦夫,要死自己死”
  
  凶器们纷纷逃去
  今夜纷纷撤退
  我回到人民中间
  我说我自杀了
  我真的自杀了
  
  我反正是死了
  领导的话不用听
  合同可以不执行
  家可以不回
  情可以不还
  可以被朋友欺骗
  可以被别人诬陷
  钱没用了
  房不用了
  ……
  
  反正无法找到凶器
  今夜是唯一的目击证人
  
  今夜写诗
  
  今夜从今夜开始
  把成长的隐秘打开,用老虎钳
  夹出黑色的幼虫,民间的立场
  夹出坚硬的动词,暴力和原罪
  让懦弱和盲从长期醒着
  今夜从身体开始
  从卑微的毛发开始
  从汗腺的密码开始
  从脚趾的暮色开始
  从右手的恶开始
  从脸上的粉刺开始
  今夜离开身体
  离开胃和肾
  离开阴茎和大脑
  把看到的苦从眼睛里抠出来
  把咆哮的喧嚣从血管里流出来
  把虚度的光阴从嘴里排出来
  今夜写诗
  枯黑的词语含着药片
  今夜不需钱财
  今夜便宜、真实
  或者脏脏、虚假
  或者只是个意外
  或者只是某一天的暴动
  或者有着全然不知的光荣
  今夜我身兼数职
  米饭的大叔
  龙井的干爹
  床的外侄
  滴水观音的堂弟
  昨天的白内障
  时间的司仪
  今夜我星光灿烂
  今夜我被万众遗弃
  
  今夜休息
  
  每次活着的时候,都有幸福和欢喜
  
  活着的次数多了,我动不动
  就炫耀
  
  炫耀的次数多了
  我就害怕
  这些会带到死里
  会死得不安静
  
  今夜醉酒
  
  今夜我非醉不可。今夜还没有来
  兄弟们不会来。我和杯子一起醉
  和板凳一起醉。和灯光一起醉
  和另一个自己一起醉
  
  今夜必须白。杯子带来的白
  板凳带来的白。灯光带来的白
  另一个自己带来的白
  
  现在是下午4点
  现在的白很软弱
  或者几乎不存在
  
  想着今夜的白
  我非醉不可
  
  今夜睡觉
  
  以前的觉都睡错了
  姿势错了,梦错了
  
  风从四面吹来
  屋后的灯光
  怯生生的亡灵
  走漏风声的情义
  不在场的狼外婆
  新病如旧
  忠孝潦草
  阳光飞檐走壁
  隐姓埋名的病灶
  上帝的手
  叙利亚的自由枪弹
  低头的前程
  昂扬的寂寞
  来路不明的大欢喜
  受伤的灰鸟
  彷徨的倾听
  父亲的炊烟
  不丹的花房
  糖的散漫
  月光的综合症
  升迁的狐
  左手的饥饿
  右手的恶
  一直在飞的金币
  说着话儿的万物
  下午流过的河流
  远山还如黛
  这些影响了姿势
  撰改了梦
  
  今夜世界全无
  今夜我睡世界大觉
  
  今夜洗脚
  
  从来没有人认真想过洗脚的事
  也从来没有想过把这写进诗歌里
  今夜我认真洗脚
  但一点没有诗意
  想起很多朋友写过给母亲洗脚的文章
  他们写得很有诗意
  我从来没给母亲洗过脚
  却写着洗脚的破诗
  不但没诗意
  我还为自己脸红
  更脸红的是
  我差点在诗歌中就写到给母亲洗脚了
  如果这样写了
  我知道母亲不会责备我
  她也不会把我往虚伪方面想
  在母亲面前
  我做过的虚伪事太多了
  她从没揭穿我
  甚至还满脸微笑
  看得出来
  她心里也是真的笑着
  
  今夜赌博
  
  我是个坏人,所以干着好事情
  和我一起坏的人,都在干着好事情
  今夜月色如女色,女色如麻将色
  今夜清一色,清一色的四个男人
  清一色的四堵墙壁
  
  四个原来惯于喝酒不闹事的男人
  四个喝鸟血和乌鸦称兄道弟的男人
  说变就变成其他人了
  做别人的父亲
  做秋风的老板
  做流水的打手
  
  今夜可以慢慢抵消
  在天空艳遇,为大
  今夜可以兑换给诸神
  在地上点灯,为小
  今夜可以让给鱼
  让水输一大笔钱给鱼
  今夜可以让给蚂蚁
  让一个年轻力壮的老男人驮着十万只蚂蚁离家
  让一个年轻力壮的老男人和蚂蚁论辈分
  让一个年轻力壮的老男人和蚂蚁送秋波
  让一个年轻力壮的老男人变成一只幼小的蚂蚁
  
  今夜赌博,今夜赢老虎的大钱
  做蚂蚁的小弟
  
  今夜做梦
  
  一个吊颈鬼,手持短刀再次自杀
  我开始流泪了
  死居然可以重复
  可以从容
  
  不是害怕
  不是羡慕
  也不是感动
  我愿意保存那个和短刀相关的死
  也许以后
  有一个人会保存我胆怯的死
  再还原到梦中
  说不定有充满胆怯的美
  
  我的泪再次流下来
  我居然怀着对死的索取
  这不是一颗孤傲的心那么简单
  我明白,这和整个现世有关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4-12-24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