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正宗攀枝花本地芒果

于坚:“我们有足够时间 打造诗歌语言的永恒”

2013-05-16 09:09 来源:深圳特区报 阅读

  ◎ 深圳特区报记者 钟润生

于坚

于坚

  近日,商务印书馆出版了著名诗人于坚的新作《还乡的可能性》。这本书由于坚最近几年的重要诗学文章和访谈构成,该书集中体现了当代诗人于坚的诗歌观点和主张。作为当代最有思想力的诗人,于坚是如何观察今天的诗歌写作?最近记者采访了他。

  1

  对“有用”的渴望,是当代诗最危险的倾向

  记者:于坚老师你好,你的新书《怀乡的可能性》,我仔细读了半个月。之所以阅读速度如此之慢――尤其相对于今天普遍发生的快速阅读,有两个原因:一、哲思。几乎每个字句都充满了哲思,这种哲思,在今天口水文字遍天下的出版物中,显得十分另类。哲思,让整本书变得深奥,需要读者静下心来,走进你的文字迷宫,并且琢磨出一些道道,再走出来,再走进去;二、跨界。这本书完全超出了诗论、诗歌随笔的范围,涉及宗教、哲学、音乐、建筑等等,阅读的时候,思维被拉得很远,最后才回到诗歌本身。

  你的第一篇文章《道成肉身――最近十年的一点思考》,我觉得是整本书的核心之作。里面有一句话,讲现代化对当下中国、中国人、诗歌、诗人的影响。你说:“我们已经丧失了故乡,我们在高速公路的尽头和水泥小区中成为没有故乡的陌生人。”这种“丧失”,体现在今天的诗歌创作中,有哪些特征?

  于坚:过去十年是市场经济及其价值观在中国全面胜利的十年,我们发现,中国生活的一切方面都已经变成以是否有用,是否可以兑现为货币为标准,这种拜物教摧毁了中国当代文化的许多方面。我看到青春是“有用”的,于是“少年中国”的价值观席卷一切。我最近去市中心为80岁的老母亲买一件衣服,偌大的百货公司竟然没有为母亲设计的时装。人们衡量精神生活的唯一标准是市场价格。一切都要走向市场,已经成为全民共识。这也是那些先锋派艺术家的共识,在美术学院,学生们心目中的大师来自拍卖行的行情。

  那么,焦虑在诗人内部很激烈,许多诗人放弃了为永恒写作,而转向为事件、新闻、立即生效而写作。当下,只是诗灵感的一个载体、在场,当下并非诗的终极之地。将当下视为存在,诗成为行为化的语言表演。最近十年各种诗新旗号的建立无不暗藏着对“有用”的渴望。诗人对诗的“无用”发生了怀疑。去年地震时期的写诗热潮,再次证实了诗人们对“有用”的渴望,这是最近十年当代诗最危险的倾向。

  记者:你的意思,诗歌必须要为“无用”坚持?

  于坚:今天,发明一个主义、口号、流派易如反掌,小聪明足矣。但对“无”的守护则是诗的永恒事业。

  无,是对时代、事件的根本超越。这里我要说到什么是当代诗写作真正的现代性,新诗的现代性就是对无的重建,就是对时间的重建。现代性绝不是任何新潮的主义、观念,口号、知识等等。写作上的现代性是一种使徒式的、天降大任的、持续的道成肉身的写作。这种写作在观念、主义、意识形态的终极方向上呈现为“无”。这种写作有的只是写作这个持续的动作,作者赖以为生“养活我自己”的活计。观念、主义、意识形态只是在写作过程中发生的此起彼伏的片段,作者生命的生长过程,它们不是写作的方向或者结局。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3-05-16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