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姚彬:琪哥琪总王琪博

2013-03-05 09:38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姚彬 阅读

  被称为中国侠道诗人,一首诗歌卖了80万元,喜欢赌博金钱、女人和生命,从大亨到无产者的传奇人物,我的老哥们王琪博出诗集了。

  叫他琪博,琪哥,还是琪总呢?或者是七哥,七总吧?第一次在我居住的小城涪陵认识王琪博时,是在一个房地产老板标哥邀约的酒桌上。标哥和琪博是哥们,他们向我介绍那是琪(七)哥,琪(七)总。一直到现在我都没有去考证,到底真正的叫法是什么。反正我现在最容易叫出口的是琪哥。那天晚上一桌子人我、琪博、何房子都喝得大醉,最后被生拉活扯地弄到歌舞厅K歌了。第一次和琪博见面就是如此的简单,反正几乎没提诗歌的事情。

  第二次见面还是在涪陵,那是一年一度的房交会。琪博和李海洲来帮标哥的楼盘策划一台欧美明星演唱会。那天晚上我们都喝得很醉,在涪陵饭店16层,我们猛烈地谈起了诗歌。我知道了琪博是80年代大学生诗派的领袖。博琪念起了他的《〈围棋〉》和《〈写诗〉》,我靠,这个人真他妈的厉害,居然能一个字不差把自己的诗歌背出来。后来才发现他对自己的作品几乎都能背下来。对,是背,或者是念,这个家伙的诗歌是用不着朗诵的,不需要任何辅助,随便念出来就是过瘾。或者说他的诗歌本身就是适合记忆的那种吧,“我一写诗/就要死人/我不停地写/就会有人不停地死/我公开地写/就有人暗地里死/我直接地写就有人间接地死/云游四方是找死/无路可走是等死/参加葬礼是实习死/拜访绝症是提前准备死……”《写诗》,在一次醉酒后,我背着念起了这首诗歌,朋友们都兴奋地盯着我,“霸道,霸道,真他妈的爽,诗歌就要这么写”。都想继续讨好我时,我吼到,这诗不是老子写的,是我的哥们王琪博写的  。朋友要我以后设法把琪博请去喝酒,我靠,一群不爱诗歌的人,装什么装。后来才发现我的判断简直是太失误了,琪博的诗歌是适合任何人的,难怪那群诗歌的假君子有如此的兴趣。

  第三次喝酒才知道了琪总的来历。80年代他开始征战南北东西,足迹遍布东南亚,做地产,开酒吧,玩服装,赌博金钱、女人和生命,后来就什么都没剩下了,留下一个琪总的名称。那次酒桌上,琪博从深圳带来一个女人,琪博喝酒很少,深圳的女人把哥们的酒挡得远远的。奇怪,这个喝酒的天才居然见酒不来灵感了?或者是有女人喝吧,博琪说那天晚上他一定要把那个女人喝下去。“狗日的,你也有女人比酒重要的时候”,哥们大声地对他嚷道。“那是,那是”,博琪的回答声音很小,几乎没用什么力气。就是在那个晚上,琪博说他要写诗歌了,因很多人说要买他的诗集。

  歇了20年,王博琪忽然要写诗歌了,写了一年,就弄出了厚厚的一本《大系语》,一个首发式,就买掉6000册,真他妈的爽。

  王琪博就是这样一个喜欢制造传奇的人,以前在生活中,现在在诗歌中。这里不得不描述一下诗集《大系语》首发式的一些场景。

  11月11日,重庆大学校园内人潮熙攘,一派节日的气象。一路走来,花团锦簇,彩幅道道,沿途随处可见鲜艳喜人的“2006年重庆*中国新诗艺术高峰论坛暨王琪博诗集《大系语》首发式”的宣传海报。A区大门口巨幅海报前设有接待站,前往会场的沿途有接待人员指引着来宾到重大A区民主湖学术报告厅

  下午2:30分,重庆大学民主湖畔人潮涌动,在民主湖学术报告厅,全国各地及高校近500名诗人和诗歌爱好者从四面八方蜂拥而来,差点将民主湖学术报告厅挤爆,目的是在王琪博诗集《大系语》的首发式上,一睹这位一首诗卖80万天价的侠道诗人的风采。

  本次活动由重庆大学人文艺术学院主办,主办方重庆大学人文艺术学院到场的领导有人文艺术学院党委书记吕屏副教授,人文艺术学院副院长杨尚鸿副教授,人文艺术学院中文系副主任贾文鹤副教授,著名翻译家、人文艺术学院杜承南教授等来了。到场的还有来自各流派的著名诗人: 80年代大学生诗派领军人物王琪博、尚仲敏、何房子;2006年华语文学大奖获得者李亚伟、电影人赵野,重庆本土著名诗人宋炜,作家李海洲、诗歌理论家邱正伦、海南出版社编辑野夫、重庆文化局菲可、中国口语诗歌重要代表人杨黎、小说家、诗人华秋、“大学生诗派”著名诗人卢泽明、中央民族大学文传学院副教授、诗歌评论家敬文东等,以及姚彬、阳德鸿、刘东灵等其他流派的一些诗人。

  下午3:00正,人文艺术学院副院长杨尚副鸿教授宣布了本次活动的开始,此起彼伏的闪光灯与众人的眼睛记住了这激情澎湃的一刻。

  鉴于王琪博在诗歌领域里作出的突出贡献及对母校的深切关注,人文艺术学院中文系聘请他为“驻校诗人”。随后学生代表满怀着激情与崇拜向王琪博敬献鲜花,王琪博则回赠两本诗集送给了文学社……

  随后是诗人们对王琪博诗歌的朗诵和热烈的交流……诗歌诗歌诗歌,因为王琪博,诗歌在重庆的上空燃烧,爆炸……闻讯而来参加诗集首发式的一些企业家在现场赞叹,"王琪博是用生命写作,用诗篇演绎人生!"当场就有5家公司老板成百上千册地购买,宣称回去发给员工,当日就被抢去了6000册。王琪博的诗歌是面向全社会的。

  好一个王琪博!

  前面提到了,琪博一首诗卖了80万元。我靠,如果像他那样,我们这些写诗歌的人都发财了。但却是不可能的,王琪博就是王琪博,王琪博才是王琪博。关于这,我宁愿引用《新民晚报》的一则报道来加以注释:

  近日,重庆诗人王琪博创作的一首诗以80万元天价转让给了上海一家律师事务所一事被媒体报道后,引起网上热议论,并且演绎出多个版本,有媒体报道称“该诗对律师含义进行了诠释,被上海某律师事务所负责人看中,最终以80万元的价格转让。”,也有消息称那80万元是用来抵债的。还有很多网友怀疑甚至指责诗人自我炒作。当事人王琪博在自己的官方博客上发表了声明,对这一事件进行了说明。

  王琪博称那80万是当年在上海经商时由于资金短缺向一位律师朋友借的,一直没有还,去年年底说起这个事的时候,对方得知他现在正在写诗,并且看了他写给自己的诗以后,就当面撕掉了欠条,不要他还钱了。王琪博在声明中说“至于这首《大律师:止戈》值不值80万,我心里从未想过。我只认为我和他的兄弟情谊不止值80万。”(新民网董克科)

  相关链接:

  王琪博,男,生于一九六五年八月。一九八三年进入重庆大学。大学期间开始诗歌创作,曾与尚仲敏、燕晓冬合编《中国当代诗歌》和《中国诗人》。后停笔近二十年。2005年重新开始诗歌创作。2006年11月11日,发行诗集《大係语》。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3-03-05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