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文学

彭燕郊:诗般跌宕的生命

2012-09-29 21:24 来源:新京报 作者:陈子善 阅读

彭燕郊,“七月派”代表诗人、学者,享年88岁。主要作品:长篇散文诗《混沌初开》、长诗《生生:五位一体》等,另有《与亮亮谈诗》、《纸墨飘香》等著作。主编有“诗苑译林”丛书等。

    彭燕郊,“七月派”代表诗人、学者,享年88岁。主要作品:长篇散文诗《混沌初开》、长诗《生生:五位一体》等,另有《与亮亮谈诗》、《纸墨飘香》等著作。主编有“诗苑译林”丛书等。

    已经过去的,但愿能像梦影般消失……/你呵,一只船,没有帆,没有桨,在陆地上/偏偏是这些风波迭起的日子。

    一年将尽,追忆2008年谢世的我所尊敬的文坛前辈,特别怀念彭燕郊先生。今年3月31日,88岁的先生,在长沙逝世。

    我与燕郊先生仅有一面之缘。13年前的暮春三月,我有长沙之行,办完事情后拜访燕郊先生,受到他的热情接待。当时谈些什么,已不复记忆了。燕郊先生当年8月21日致我信中提到“春间有幸识荆,惜未能畅叙,怅怅。”可见这唯一的一次见面时间并不长。

    燕郊先生是中国现当代文学史上有自己独特风格的重要诗人、散文家和文学评论家。他历经坎坷,88岁高龄还笔耕不辍,这在中国现代诗人中是不多见的。文学史家习惯于把他归入“七月诗派”,这当然不算错,但他后来在新诗创作中不断探索所达到的境界,所取得的成就,却远非“七月诗派”所能概括了。燕郊先生对新诗倾注着全部的真挚的爱,主张现代诗人必须“以思考为第一选择”,确是精辟之见。

    1992年1月,我与燕郊先生首次通信,这位著作等身的大诗人在信中明确表示:“尊辑有关郁(达夫)、周(作人)、梁(实秋)诸集,已成寒斋藏书中之珍本,钩沉集腋,功在文苑”。这与其说是他肯定我的努力,不如说他由衷地欢迎整理出版周作人、梁实秋等长期被文学史遮蔽的作家的作品更为恰当,也足证燕郊先生的思想充满活力,他的文学史观是开放的,包容的,与时俱进的。而他自己在上世纪80年代克服种种困难主编的“诗苑译林”丛书,曾使多少年轻的诗歌爱好者入迷,不同样也是“钩沉集腋,功在文苑”吗?

    与燕郊先生的交往可说是真正的“忘年交”、“君子之交”。除了一次见面,我们只通过三次信,最后一次通信更使我感动。去年六月,我得知四大卷《彭燕郊诗文集》问世,而且还制作了毛边本。欣喜之余,立即向他函索毛边本,我相信他老人家一定会满足我这个不折不扣的“毛边党人”的请求。我没有想到《彭燕郊诗文集》总共只有两套毛边本,燕郊先生把我视为“知音”,把他自己留存的一套赠送我,如此厚重的情谊,意义非同一般啊,我实在是愧受了。

    在随书附来的长信中,燕郊先生谦逊地说:“这些年来,限于主、客观条件,虽然仍痴迷于艺文,但我没能如自己所期望的,写出稍如人意的东西”。同时告诉我:“今年我已87了,精力大不如前,曾写过十几位师友的回忆(有些只写一部分没写完),有出版社想印,但自己觉得还是缓一步为好。平生无别的嗜好,只爱买书,大约还有两百来种今天看来算是较稀罕的,只想写些‘存书题记’,聊作与书的鸿雪因缘的纪念”。我多么想早日拜读他的怀旧篇章和书话文字啊。然而,令人极为痛惜的是,我收到此信后不满10个月,燕郊先生就永远离开了我们。

    “但愿老天爷能照顾我多活几年,能写出较像样的东西”。这是燕郊先生对我流露的肺腑之言,他还在不懈地追求。其实他留下的那么多优秀的诗篇已经可以说是一代知识分子的心灵史诗,充分体现了他思考的深度、人性的深度和诗艺的深度了。可惜,老天爷竟不愿稍稍眷顾这么真诚这么杰出的诗人!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0,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