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车前子:在苏州梦游

2012-09-29 21:14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车前子 阅读

\

    车前子,男,原名顾盼。1963年春生于苏州,1998年初在北京居住至今。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发表诗歌,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发表散文,出版有诗集《纸梯》《怀抱公鸡的素食者》《独角兽与香料》,散文随笔集《明月前身》《手艺的黄昏》《西来花选》《偏看见》《云头花朵》《江南话本》《缺一角的拼贴画》《水天堂》《鱼米书》《好吃》《中国后花园》《品园》《好花好天》等。

    据《后汉书·方术传》记载,费长房曾做过管理市集的官,这倒和远在阿根廷的豪尔赫·路易斯·博尔赫斯有些仿佛。有一次他巡视市集,见到一个从远方来的老翁,没有人认识他。他想他来自哪里呢?他也没有多想,市集上正有两个人为短斤缺两打了起来,还有一个人把洋葱头当水仙球卖。这老翁卖药口不二价,治病很有疗效。譬如他对某一个买药的人说:“你服了我这药,必然吐出某种东西,某日病当痊愈。”我有点将信将疑,虽说我刚买了十四层的防护口罩,像半只文胸,色彩也很好看,粉色的,我还是买了他一包药。药是用人造豹皮包的,一枚枚金钱印得比银元还大,以此也就可以看出药价不菲,更可以看出药品高贵。我回到楼上熬药,这时天已晚了,太阳落山,商店歇业,我朝窗口望望,这老翁跳进壶里。我知道这老翁是个非常之人了,很经典,就毫不犹豫地把药喝了,差不多连药渣也咽下。到了午夜,我先吐出一个深深绿绿的庭院,觉得这有点寂寞。
  
  我一边瞻眺月亮,一边却没有什么可回忆的。这是我的造化,我极其满足。如果非要把话说得无趣,我每回见到的月亮,就是我的回忆。所有在我之前的有关月亮的文字图画也都是我的回忆。
  所有在我之后的有关月亮的文字图画才是我的现实。也就是说我没有见到的月亮才是我的现实。
  
  我逃回延陵巷,延陵巷细长细长,像根竹竿。巷里没有一棵树,树只能在人家的天井中看到。这条巷之所以著名,因为有两户人家的手艺是祖传的,一户做萝卜干和酱,酱是豆瓣酱;一户做木梳。种萝卜的越来越少了,不值钱,改种了鲜花,这一户没了萝卜原材料,就主要做酱。一到十二月与正月,小巷里就飘摇起酱味——《齐民要术》说,十二月与正月是做豆瓣酱的好时候。天井里堆放着石头砖块,酱缸要置在石头砖块上,不能让雨水浸着缸底。伺候好的豆瓣入缸后,要过一百天酱才能熟透。做酱有许多忌讳,孕妇不能做酱,孕妇做出的酱是苦的;处女不能做酱,处女做出的酱是涩的;男人随便,凡男人都能做酱,所以历史被他们搞得“一缸酱”。只有一种男人除外,这种男人也不能做酱,这种男人名为秀才。根据记载,秀才不能做酱,秀才做出的酱是酸的。
  酱很好吃,但天天在小巷里走,闻着酱的味道,却很难过。我小时候常常用手捂着鼻子,现在则戴上口罩。小时候能见到老鹰在小巷的天空中巡视,云朵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兜售着一级品的棉花毯。有弹棉花的,在小巷口弹着,他像骑在弓上的一支皱巴巴的箭。或者他像骑在马上,马蹄下冒上白花花的泡沫,一直淹没到猫的波斯眼睛。
  从“马蹄下冒上白花花的泡沫”到“一直淹没到猫的波斯眼睛”,这中间的跳跃大概有十万八千里,以隐喻孔子与苏州的一段荒诞不经的故事,说孔子登泰山,望见苏州阊门内白气如练,孔子对他的弟子说,这是一匹白马。
  
  通过不同色彩的玻璃镜片,我看到的却是一样的黑白照相。“照相”一词,据说在拉丁文中的原意是掠杀,所以小巷里的老人很怕照相,她瘪着嘴说:
  “不照不照,魂要勾去的。”
  偷猫的来了,扛着一只白布的大袋。偷猫是一种职业。在这里,偷鸡也是一种职业。偷鸡的随身带着“竹蜻蜓”——也就是弹簧机关,看到鸡,他就从口袋里摸出,扔到鸡的冠冕下凤爪旁,鸡只要一啄,弹簧就会跳起机关就会打开,一下把鸡嘴撑住,像被绑票的嘴里给塞进袜子领带,喊不出“救命”。偷鸡的就上前人不知鬼不觉地一提溜,把沉默的鸡装入潇洒的葛布长衫,风度翩翩地走了。偷鸡的穿着,向来比孔乙己上大人讲究。猫有九条命,她瘪着嘴,牙都掉了,只有一个魂,所以就不愿照相。预防为主,这是对的,她一点也不可笑,她没有说谎。
  充满谎言,充满谎言,小巷的天空中已经看不到老鹰了,偶尔可以看到飞机。
  老式的照相机一打开,见到的影像都是颠倒着的。来一张全家福,颠倒着的祖母、父亲、母亲、姑母、叔叔、妹妹……他们像一个马戏团,危险地在钢丝绳上拿大顶。家庭中走江湖的色彩,人类冥顽不灵地流连在柏拉图的洞穴之中,仍然依其亘古不变的习惯沉浸在纯粹的理念之中沾沾自喜。然而受相片的教化与受更古老更艺术化的图像的启蒙截然不同。原因就在于我们周围有着更多的物象在吸引着我们的注意力。据记录这项工作开始于1839年。从那以后,几乎万事万物都被照相下来,或者说似乎是被照相下来。这种吸纳一切的照相眼光改变了洞穴——我们居住的世界——中限定的关系。在教给我们一种新的视觉规则的过程中,照相改变并扩展了我们对于什么东西值得一看以及我们有权注意什么的观念。其实关键的并不是相片,而是老式的照相机一打开见到的影像都是颠倒着的这一瞬。也就是说在教给我们一种新的视觉规则的过程中只教给了少数人一种新的视觉规则——它不是可供选择的形式,而是带有强制性的制度,但一旦成形作为相片,这制度又被观看的习惯所替代,不,是所左右。
  我对老式的照相机的兴趣是它有能力搅乱我们的秩序:颠倒着的父亲第一次显得手足无措,他站在天井里的两棵树下,像根黄泥萝卜塞在了大腿之间,他是不稳的,会随时随地掉下。
  夜晚,把老式的照相机移过屋顶、树梢、猫,月亮被吸纳进来,宇宙浩瀚,正反双方在其中消失。
  父亲推着自行车,裤腿管上夹着木夹子——那种用来晾衣服的木夹子,我把注意力全聚在这木夹子上,柄上有些黑。
  
  连环画上涂成红色的飞机,“轰!”
  这是一架轰炸机。
  飞行员穿着旗袍,嘴唇上涂着墨。
  
  遗像与木梳。
  
  我在桃花坞职工业余学校工作多年,旁边有两处古迹:太伯庙和五峰园。我竟一点也没有兴趣。五峰园是我失业之后才去喝过一回茶,太伯庙那时天天走过,视而不见。太伯庙门前是市集,有一次见到一个从远方来的老翁,被管理市集的工作人员抓了起来,闹哄哄的,听人说他卖假药——卖假的老鼠药,老鼠吃了非但不死,反而欲火中烧,去与猫搞男女关系。我想这药不假,能让老鼠吃了去找猫,不是把它毒死,而是让它送死,简直是孙子兵法。但苏州人崇尚贞节,自己家养的猫在吃老鼠前冷不防会被老鼠一搞,总是有辱门风。晚清顾文忠公的日记里记载了这件事,苏州某婊子,她卖淫就是为了敛钱给自己的母亲立贞节牌坊,文人学士知道后十分感动,纷纷去嫖她,一时成了名妓,连京城的达官贵人都知道了,借着机会到苏州出差。
  苏州以前是蛮人之地,太伯是第一个把中原文明带到苏州的知识分子。据汉代赵晔的《吴越春秋》记载,“吴之前君太伯者,后稷之苗裔也”,看来太伯不但是个学者,还是位贵族,所以苏州的蛮人就很服他。几年下来,断发文身的少了,也就不让中原人所诟,现在走在苏州街头,更是看不见了,至多只能侥幸见到些衣冠禽兽,像红山文化里的兽面人身似的,倒也可以凑合着当文物看。
  有一年,我为了找工作,天天从胥门经过,不免感慨。
  
  胥门在苏州城的西方,所以有把胥门叫讹的,为西门。我小时候就一直以为是西门。苏州城的西方还有一个门,是阊门。据唐陆广微的《吴地记》记载,伍子胥在周敬王六年建苏州城(书上曰阖闾城,阖闾是公子光的名字,伍子胥向公子光献出专诸去刺吴王僚,得手后公子光做了吴王,书上就叫吴王阖闾,他令伍子胥建城,并以自己的名字命名),周敬王六年也就是吴王阖闾元年,即公元前514年。在宋朱长文的《吴郡图经续记》中,有关建城的事说得更详细,看来是伍子胥的主意,昔阖闾问于子胥曰:“吾国在东南僻远之地,险阻润湿,有江海之害。内无守御,外无所依,仓库不设,田畴不垦,为之奈何?”于是,子胥说以立城廓,阖闾乃委计于子胥,使之相土尝水,象天法地,也就是看风水,筑大小城,开八门以象八风。有关八风,说法不一,一种说法是东北为融风,东方为明庶风,东南为清明风,南方为景风,西南为凉风,西方为阊阖风,西北为不周风,北方为广莫风。阊门的阊来自于阊阖风的阊,胥门当初就不一定叫胥门,《吴地记》说“胥门,本伍子胥宅,因名”,实在是含糊得很的。
  孔子登泰山望见苏州阊门内白气如练,把它看作比喻,倒很有表现力。一是表现圣人的眼神,圣人的眼神都是好使的,像我这个近视眼早断了成为圣人的后路;二是表现阊门的高度,陆机在《吴趋行》中说:“阊门何峨峨,飞阁跨通波”,音节虽然铿锵,但在表现力上总没有孔子的那个牛皮来得出神入化。这个牛皮的出处是《诗》传齐、鲁、韩三家之一、西汉韩婴所作、今本为十卷、其书杂述古事古语、虽每条皆征引《诗经》中句子、然实系引《诗》以与古事相印证、非引事以阐释《诗经》本义的《韩诗外传》的“颜回从孔子登日观,望吴门焉”,或许真有这回事,孔子与颜回望吴门——朝苏州这个方向望了望,并没有荒诞不经地说望到了苏州,后来竟把这个事实跨大为望见苏州阊门内白气如练,孔子对他的弟子说,这是一匹白马。这事详见《太平寰宇记》。《太平寰宇记》,北宋地理总志。二百卷,目录两卷,乐史(930—1007)编撰。该书撰于宋太宗太平兴国年间(976—983),故用太平兴国年号的首两字冠以书名。此书尚沿用唐朝分天下为十道的区划,记载了各地自前代至宋初的州县沿革、山川形势、人情风俗、交通、人物姓氏、土特产等。广泛引用了历代史书、地志、文集、碑刻、诗赋以至仙佛杂记,计约二百种。由于所引诸书今多已散佚,故《太平寰宇记》的记载,对于研究自汉迄宋,特别是唐与五代十国史,具有重要的资料价值。该书还首次记录了宋朝绝大多数州郡的主户与客户户口统计,这对于研究宋朝的人口、户籍、阶级状况,也极为珍贵。《太平寰宇记》还记载了各少数民族聚居区的户口,有的还区分汉人与蕃人,甚至主户、客户数,对研究宋初少数民族的人口分布,边远地区的经济面貌,也有参考价值。该书有清光绪金陵书局刻本传世,其缺佚部分据日本藏宋刻残本收入《古逸丛书》。摘自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中国大百科全书·中国历史》以及上海辞书出版社《辞海·缩印本》。
  此刻,我在北京朝阳区和平里北街的一幢楼房里,望着苏州,只见阊门内白气如练,我对妻子说,这是一条白狗。
  
  白马与白狗:谎言里的细节。

 我在城门中飘行。精子。蝴蝶。我撞到了城门的穹顶,有块城砖裂开三公分,伍子胥的暗道,他就是从这里逃到吴国的。所以一夜须发皆白的并不是伍子胥,他有暗道,用不了愁;一夜须发皆白的只会是楚平王,他没有暗道,他只有坟墓。柏树牢牢,松树迢迢,狗尾巴草早早,苏州有许多著名古墓。日本有座城叫名古屋,苏州的别称叫名古墓,这一点曹聚仁早就说过,他说苏州是口棺材。我做过一个梦,说是我的前世是一块色彩,我觉得好玩,就醒来了,后来又睡,睡着了又梦,梦见我的前世睡在棺材里。我本姓顾,顾姓往大处说是江南往小处说是苏州曾经有过的风流年代,我之所以改姓,因为觉得小子不才,无颜见顾家伟大的祖先,主要是我认识的一个卑劣的家伙居然也姓顾,我一怒之下改姓了。据家谱记载,这只是我父亲的口述,原件已经在二十世纪六十年代烧掉了,我们有一个祖先叫顾野王,这在中国的一般人名辞典里都应该能查到,我也就不多说了,他的遗言是不起坟,有一年一块陨石掉在他的葬身之地,横卧其上,自然而然地成了他的标志。这块陨石长约六米,现在尚在,苏州人叫“落星坟”。
  
  夜晚,我把老式的照相机移过屋顶、树梢、猫,月亮被吸纳进来,宇宙浩瀚,我寻找天空中的笔迹,而一块陨石进入镜头,它在寻找上升的大地上的亲人。它找到我的祖先。
  
  这是《初学记》里我祖先的文字,不看注解我已看不懂了。
  
  我在城门中飘行,撞上穹顶,我掉了下来。守卒扛着根眼睫毛跑来,把眼睫毛朝我眼前一横,挡住了我的去路。我吓了一跳,这眼睫毛是极毒之物,见血封喉。守卒问口令,我答鸡肋。守卒问什么鸡肋,我答当前的苏州是根鸡肋。守卒把眼睫毛移开,大吼一声:
  “我恭喜你答对了!加分!!”
  电视屏幕上数字化红为绿,像一罐打碎玻璃罐的红红绿绿的水果硬糖,从此,我进入一种甜蜜的城区生活,刚才我飘行的城门,据记载是相门。
  干将曾在这里铸剑。
  
  遗像:调丰巷14号里的她不愿照相,怕魂勾去,结果最后连遗像也没有,做丧事的时候,她的子女才想起,就差遣了一个姑娘到我这里来,让我去画,我说不会,这有专门技术。孔子曰“不知生,焉知死?”我活人都画不好,怎么可能画好死人!这姑娘说你以前有没有画过什么老太婆的,借我一张先用用。我们就一起找,我素描画得很少,只找到《大卫》和罗丹的雕塑:一个少女头像,名字大概叫《沉思》——当时一大群人挤在一起画这个石膏像,在江苏省高级中学的一个教室里,有刘姓弟兄两个,常常一起来,弟弟站在哥哥身边看大家画,看厌了,就溜出去玩,有一次差点淹死,校园里有很大的池塘,据说快淹死时候的男性他的生殖器会一下变得特别硬,难道它比头脑更先感到绝望?《大卫》和姑娘的外祖母相去太远了,我咯咯咯咯笑,她一本正经地把《沉思》(大概叫《沉思》)拿走了。我忽然很难受,有我外祖母死的时候我所感到的难受。
  木梳:延陵巷有两户人家的手艺是祖传的,一户做萝卜干和酱;一户做木梳。做木梳的这一户姓宋,他们家后来出了位前卫艺术家,他把各种人物做成木梳。我见到过他做的斯大林木梳——他把斯大林的胡须很方便地就做成木梳的梳齿。有些人物处理起来就不方便。小宋蹲过监狱,他个性的最鲜明之处就是喜新厌旧,几个女朋友联合了告他,说他是“反革命”(那时还有“反革命”这一说),把某某某的头像做成木梳,用来梳理她们的阴毛。他把希特勒也做成过木梳,据小宋说,也梳过她们。他在法庭上大叫:“戳嫩朵酿必,该格溲茫寄忑摘!”
  
  天天从胥门经过,不免感慨。胥门与伍子胥瓜葛,一说伍子胥从楚国逃出,是从这里进入吴国的,故曰胥门;一说伍子胥被杀,头被挂在城门口,身体被抛进河里,所以这城门就叫胥门,河也叫成了胥江。两说争论不休,我的看法是还有一种可能伍子胥从楚国逃出从这里进入吴国,后来他被吴王所杀,又被抛尸到这里。生路即死路,一条路直来直去。胥门边的城墙根上,有一家旅馆,进门要爬二三十级石台阶,传说节目很多。有位小说家来苏州,让我去那里找他——他对某种生活层面具有特殊的嗅觉。我一到他客房,见他还带着两个二十有点出头的女人,从无锡火车站勾搭来的,像他的两件行李。我突然有了不祥之感,那一刻的确看到床铺上有一个人死在上面的影迹,慌忙逃走。小说家对我极不满意。当天晚上,这两个女人中的一位心肌梗塞死在床上,只是不知道是不是我看到的那张床。
  胥门在二十世纪五十年代拆掉了,胥江上的姑胥桥连接着苏州的新老城区。苏州有许多老桥和仿老桥,但站在姑胥桥上往胥江口望望,看到的一座水泥与铁组合的桥,却极有老老的味道,虽说这味道是半殖民地的。水泥已经变成边城的黄昏色,而铁也发出骨头里的深红。胥江在这一段开阔,风雨如晦的天气,我经过那里,心里反而会松一口气。
  那座水泥与铁的桥,名“万年桥”。
  
  伍子胥逃到吴国,在苏州街头行乞,遇到了专诸。专诸的长相,根据《吴越春秋》记载,应该与施瓦辛格差不多。专诸那天正与市井小儿打架,打得正欢,忽听妻子一声喊,忙松了手,乖乖地回家。伍子胥就奇怪,专诸说:“夫屈一人之下,必伸万人之上。”这大概想写专诸的抱负。而在京剧《鼎盛春秋》里,专诸与人打架,听到母亲的叫唤,吓得忙住手。这大概想写专诸的孝。《吴越春秋》似乎更有意思。《吴越春秋》并不足信,但许多段落读来却有趣味,赵晔有支写小说的妙笔,我可以抄一段比较一下。我在上面说“专诸那天正与市井小儿打架,打得正欢,忽听妻子一声喊,忙松了手,乖乖地回家”,这是闲聊式的,没什么笔法。而赵晔是这么写的,的确小说家言:
  专诸方与人斗,将就敌,其怒有万人之气,甚不可当,其妻一呼即还。
  写得好!这笔法像一个人恶狠狠抱着电视机举高了要甩,忽然,轻轻地放下了。这个比方并不准确,甚至可以说恶俗。我常常喜欢用些恶俗的比方。这一段好就好在一琢磨,字里行间有种洒脱感。不是幽默,是洒脱。走笔能洒脱,尤其是小说家言能洒脱,大不容易。
  京剧里的伍子胥背着把剑,还拿着支箫。一剑一箫,凡识字的中国人都对此崇尚,不识字的中国人更对此崇拜。传统的文化结构中,就是有文攻武卫。我也是爱剑与箫的,因为不会舞不会吹。箫是“礼”的象征;剑是“法”的符号。但它们一旦成为象征和符号,我又不喜欢了。我喜欢有茶味的剑,有酒气的箫。这也就是胡说了。我有一位姓周的朋友,少年时期风神俊朗,追他的女性很多,他在几个人之间犹犹豫豫,后来在他现在的妻子家见到墙上挂着支箫,就觉得非娶她为妻不可。我以为他是趣味的,娶了一支箫回家。我另一位忘年交嗜好酱菜,娶了缸酱菜回家——这是民国时期的事,虞先生娶妻,要娶会做酱菜的女人。
  
  苏州是鱼米之乡,河鲜常吃,海鱼不常见。我记得父亲在天井里宰杀乌贼鱼的景象,很清晰,没走样,几乎成了一幅世界名画:
  他蹲在井台旁边,穿着军装,那时是军管时期,在机关工作的都会发到两三套军装。一木盆的乌贼,他一条条地杀着。脏兮兮的身体被剖开,竟能从这样脏兮兮的身体里抽出一根银白色的凉透了的骨头。我摸了摸,银白色是凉透了的,轻盈无比,两头尖锐地圆通着概括,港口,和观看。它也会观看,轻盈无比地看我。
  在我父亲身后,是被乌贼之血涂抹出的暗蓝。
  乌贼之血是蓝的,在手指上越捻越蓝。
  这景象之所以记得,也因为是我与父亲仅有的一次我感到融洽的场景,或者说感到我被爱。他杀完乌贼,挑了根最大的骨头,为我雕了艘船。
  
  从乌贼脏兮兮的身体里能抽出一根银白色的骨头,我总觉得是条诡计。
  公子光与吴王僚是堂兄弟,光的父亲诸樊,是嫡长;僚的父亲馀昧,是老小,诸樊死了,王位传给他的另一兄弟馀祭,馀祭死了,王位传给最小的兄弟馀昧。馀昧死了,王位传给他的儿子僚,光作为嫡长诸樊的儿子,并没有不服,因为吴国一直有让国遗风。只是伍子胥的到来,这种文化才有了变化。
  伍子胥是个政治家,报楚平王杀父杀兄之仇实在是他权力欲望的表现,他利用僚没有利用到手后,就巴结光,把专诸献出,去刺杀僚。由于伍子胥的到来,僚和光之间必然要死一个了。如果伍子胥把僚利用到手,死的就是光。反之就是僚。让人死,这是权力欲望在表现过程中的高潮。
  僚爱吃炙鱼,他们把“鱼肠剑”藏在鱼肚里,届时专诸擘炙鱼时抽出——从炙鱼热乎乎的身体里能抽出一根银白色的剑,这就是政治。
  苏州现在还有一条叫“专诸”的小巷,传说是他的葬身之地。这条小巷的巷口鼓起个鱼鳔,像随时都会浮出。有家眼镜店开在那里,兼修钟表。我一直弄不清为什么眼镜常常和钟表搞在一起,是提醒人们时间的流失是需要矫正视力后才能看得清?最近方明白是当初商人结行会是因为经营眼镜和钟表的人数不多,就两凑凑合并到了一块。
  有几位热爱文学的青少年住在专诸巷,我碰巧认识,一个叫“码”,一个叫“胀”,“码”有些才华,却因为一点虚荣心就被苏州诗坛给毁掉了。当时他有一个笔名,那时写诗十有八九用笔名,苏州的某些中老年诗人们开始不把他当回事,后来在《诗歌报》上几次见到这个名字所写的诗论,某些中老年诗人们把他当回事了,把他抬出来压制另外几个在他们看来是不驯的青年诗人。他也把报纸拿来给我看过。以前他见到我毕恭毕敬的让我不舒服,现在他眼神里对我的傲慢这也让我不愉快,因为某些中老年诗人们已经称他为“苏州青年诗人第一人”了,在我看来他自己也有了这种感觉,尽管他有让我不舒服不愉快的地方,但我还是把他当作个诗歌上的小兄弟,有话就直说了,我说你现在的样子有点浅薄。从此也就没了来往。不料后来《诗歌报》上登了则启事,说写这些诗论的作者不幸溺水身亡,他的原名叫什么什么,这里将发表他的最后一篇遗作。这显然不是“码”。这可把某些中老年诗人们给气坏了,想要竖一个典型,结果却是非典型,于是他们使出了手段,我认为是卑劣的,因为足以把一个青年的自尊心给完全剥夺掉。那时我不在苏州,即使在苏州,也帮不上什么忙。当时地方上有个什么事件的,我愤而出走了,自从我写了《三原色》等诗后,常常有些组织会找我的麻烦。我只得写了一些爱国主义的、爱和平的、爱民族文化的、爱家乡的作品拿出去发表,用来安慰我父母。我母亲她尤其胆小怕事,常常在饭桌上说你才二十出头就被打成反革命那怎么办?我父亲把我的油印小册子都悄悄扔掉了。我生活在一个谨小慎微的家庭,中国的所谓的干部家庭——尤其是中小城市的所谓的干部家庭——其实是谨小慎微到了极点的场所。那时,还出了另外一件事,我的几页手稿是给一位诗人看的,后来出现在一位领导的办公桌上,他在手稿上看到“阴户”这个词,就把我的名字从某个工作单位里给划掉了——我不但有反革命倾向,还有流氓动机。后来我才知道,“阴户”这个词是不能随便出现的,出现的时候应该是这么一个符号:“×”。所以我头都大了,前几年辅导儿子作业,见到1×1=1,我差点脱口而出“1阴户1等于1”。专诸巷里的另一位热爱文学的青少年叫“胀”,他终于明白了黑暗,就去开熟食店了,我对他说,今后凡遇到本地诗人来买熟食,一律短斤缺两;外地诗人来买熟食,妈的,外地也没什么好东西。
  这是一个小城的文学故事,极其乏味,我写它,是为了引出“胀”和他的熟食,以致过渡到专诸的另一个版本上:专诸是个厨师,也会经营熟食,还有拿手菜,但很爱财。详见唐陆广微的《吴地记》,这里也就一笔带过了。
  专诸很像现在的苏州男人,怕老婆,爱财,会烧一手好菜,也敢杀人——但往往改用软刀子了。
  怕老婆,爱财,是一个男人的美德。
  会烧一手好菜,是一个男人的风度。
  杀人不好。

 “我逃回延陵巷,延陵巷细长细长,像根竹竿。巷里没有一棵树,树只能在人家的天井中看到。这条巷之所以著名,因为有两户人家的手艺是祖传的,一户做萝卜干和酱,酱是豆瓣酱;一户做木梳”,这是我做的一个梦。苏州本没有延陵巷,延陵今属常州,唐时改为武进县。“武进”这两个字大有暴力,它在梦中拐了个弯出现,是不是影射我逃跑的原因?
  
  那天午夜,我先吐出一个深深绿绿的庭院。觉得这有点寂寞,就又吐出个古人,他拄着根藤杖,在庭院里散步,看上去多像梦游。这个古人在深深绿绿的庭院里散步,觉得这个庭院疑似:1,拙政园拙政园在火车站东南,娄门内东北街上,是苏州最大的园林建筑,居苏州四大名园之首(另三座是留园、狮子林、沧浪亭),面积约60亩。建于明正德年间,刚开始面积不大,后几经易主,太平天国时曾作为忠王府的一部分。1949年后大加整修,与明归田园和清补园合并后成为中国四大古典园林之一,与北京颐和园、承德避暑山庄、苏州留园齐名,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该园以水取胜,水面占总面积一半以上。全园分东、中、西三部分,以中园为主体,是全园的精华,其布局以一个堂为中心,南北有池,四面开窗,风景绝佳。池上有两座假山,形似小岛,山上分别建有两个亭,周围林木葱郁,花开满枝。岛北还有一个楼,也是观山景的好地方。一个堂东面有一个园等建筑,西面有一个廊桥,过桥有一个舫、一个楼、一个堂等。一个舫是一座巧妙的建筑,似轩似榭似舟似楼,风格独特。一个堂相传曾是明代一个才子的作画处。中园内亭台楼阁错落有致,池岛桥廊布局巧妙,在此观赏,留连忘返。中园向西即是西园,这里原是补园旧址,面积较小,布局紧凑,水面南北狭长,临池有一个厅,系由一个馆和一个馆合并而成,其北有一个阁、一个亭、一个阁、一个楼等建筑,以西是盆景园。中园以东为东园,系在归田园旧址上扩建而成,比较空旷,大片平冈水池,松林草坪,主要建筑有一个馆、一个亭等。拙政园大门开在东园南面,进门有一个堂。整个园林朴素明朗、平淡雅致,具有中国江南水乡园林的典型特色;2,狮子林狮子林在拙政园以南,两园相距很近,门开园林路上,原是个寺庙后花园,初建于元代,几经兴废,以后庙毁园存。面积约15亩。园内有大假山,山上道路曲折盘旋,山中洞府宛转幽奇,爬山钻洞如入迷阵。山顶奇峰林立,怪石纷陈,有如群狮会聚,形态各异,故取园名为狮子林。旧称有十八景之奇。清乾隆帝来游时,曾亲笔写下真有趣三字,后人建亭立匾保存至今。园西有大水池,长廊索绕,亭台隐现,颇多奇趣。园内有一个亭、一个轩、一个阁、一个室、一个堂等建筑,依山傍水错落有致。在长廊壁上嵌有宋四家苏黄米蔡的书法碑帖及文天祥梅花诗等石刻,共67块,引人流连鉴赏;3,沧浪亭沧浪亭在城南人民路三元坊口,是苏州建造最早的园林,初建于唐代末年,历代有所兴废,至清康熙时大修一次,基本保持原貌。该园占地15亩,园景布局独树一帜,园外有河,小桥流水,古树老松,环境清幽。园内有山有水,亭台楼阁散布其间,临河筑长廊,开漏窗,使园内外景色融为一体,故有未入园林先成景、身在园外似在园中之感。园内主要建筑有一个亭、一个堂、一个祠、一个馆、一个馆等,还有一个榭、一个室等建筑自成院落;4,怡园怡园位于城中人民路乐桥西北,建于清同治、光绪年间,占地约8亩余。该园是苏州园林中建造历史最晚的一座,至今仅一百二十多年。园林设计吸取了其他各园之长,融合一起,自成一格。园分东西两部分,东部是庭院,院中遍植花木,布置山石,还有一个轩、一个亭、一个亭、一个馆、一个舫等建筑。西部以山水为主,中间一片水池,系依网师园布局,四周围以假山,犹如环秀山庄山景,西边的一个厅,仿自留园的一个厅;东北的一个斋,形似拙政园的一个斋。还有一个亭、一个亭、一个亭、一个亭等建筑环列池旁。东西两部分之间隔有长廊,廊上开漏窗,使两面景色连成一片,这又和沧浪亭布局相似。长廊上嵌有古代名家书法碑刻无数,吸引游人观赏,是采自狮子林的做法。因此人们评论它是集苏州园林之大成,这些仿造如果是照搬的话就更能显示其独特风貌;5,网师园网师园位于城东南十全街上,占地不详,是苏州最小的园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初建于宋代,后毁。清乾隆时重建,解放前破损严重,1958年修复后对外开放。园东部为住宅区,有屋宇三进,雕饰华丽,陈设典雅,反映了中国古代封建官僚宅院的气派。西部为园林,中有水池,池周筑有一个亭、一个半亭、一个廊等建筑,并配以竹木花石,景色幽雅。该园面积虽小,但匠心独运,布局巧妙,以小取胜,在苏州园林中有独到之处。园西北有一个内园布置精巧雅致,为华裔美国友人所欣赏,特请中国园林工人在纽约市仿建一座;6,留园留园位于城西北阊门外的留园路上,初建于明代,清代重建,占地50亩,仅次于拙政园,为中国四大古典园林之一。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园分中、东、北、西四部分。中部以水为主景,池居中央,四周围以假山,山水相映,清幽佳绝。山上山下亭台散布,花木扶疏,长廊曲绕,有一个房、一个亭等建筑。长廊壁上嵌有古代书法名家石刻三百多块,皆艺术珍品。东部以华丽的厅堂和精巧的山石建筑见长,其中一个馆和一个馆最为有名,两处皆是中国古代厅堂建筑的精品。一个馆居西,楠木构筑,宏丽宽敞,厅内陈设亦系楠木制成,精美绝伦,故亦称一个厅,厅前奇峰错列,象征五岳。一个馆居东,精雕细刻,富丽堂皇,厅堂一分为二,故亦称一个厅,厅后有三座假山,一座最高,高9米,系北宋时花石纲遗物,亦是江南最大的湖石,玲珑纤巧,秀丽多姿。两厅之间还有一个轩、一个厅等建筑,并以竹木山石点缀,景色颇佳,犹如一帧精美的画幅。北部遍种竹林果树,桃李杏梅满园,葡萄紫藤满架,一派乡间风光。西部是一座大假山,山上多枫树,秋时满山红叶,层林尽染。登山可远眺虎丘、寒山寺景色;7,或者疑似耦园、可园、东园、环秀山庄、双塔院等名胜古迹。古人对我吐出的庭院疑似了半天,信息爆炸,反而什么也没记住,也就是说难以作出判断,古人寂寞了。
  
  我不寂寞,古人寂寞了,这古人也开始模仿,他一吐,吐出个现代仕女。这现代仕女穿着泳装,据记载,泳装是为洗浴和游泳而设计的专门服装,使内衣进入了公众领域,作为一种服装,泳装变得越来越简单,而暴露的身体部位越来越多。因此泳装的发展史反映了与道德观念有关的身体习性关系。
  
  一块蓝玻璃上,一滴水珠,隔着玻璃与蓝,是另一滴水珠,或许是一滴水珠的泡影,也或许一滴水珠是另一滴水珠的泡影——另一滴水珠是干燥的,而一滴水珠作为泡影却潮湿、滋润。这一块蓝玻璃镶嵌在城墙之中,让人难以了解它的用途。这才是历史。
  
  把《在苏州梦游》看成是《在英国梦游(之二)》也行,这其中没有原则,只是我的建议是把《在苏州梦游》看成是《在苏州梦游》可能会好看一点。
  
  古人不寂寞了,现代仕女寂寞,这现代仕女也开始模仿,她一吐,吐出条狗:古代英国牧羊狗?罗威娜狗?可蒙狗?可卡狗?金色猎狗?奇瓦瓦?巴哥狗?笃宾狗?巴吉度猎狗?蝴蝶狗?德国狼狗?喜乐蒂牧羊狗?博梅狗?拳师狗?约克夏?哈士奇?阿富汗猎狗?牧羊狗?贵宾狗?带着对狗的猜测,现代仕女不寂寞,狗寂寞了,这狗也开始模仿,它一吐,吐出轮月亮。月亮照着深深绿绿的庭院,我在庭院之外,也被它照得像一张白纸。古人跑出庭院,在白纸上描几笔;现代仕女跑出庭院,用白纸擦擦手;狗跑出庭院,没跑多远,幸亏就被现代仕女唤回了。我把我揉成一团,扔了,深深绿绿的庭院随之消失,古人,现代仕女,狗,无依无靠,宇宙寂寞,苏州寂寞,这几行文字删掉。
  
  梦见我的前世睡在棺材里。
  
  这几行文字删掉,这条狗是玩具狗。
  
  请看说明书:
  用嘴巴而不是用手的新奇游戏方式。通过预备训练、可以达到只有主人才可以操纵自己的玩具狗。玩具狗有两个状态:训练和识别。可以通过按键来切换状态,以达到准确识别的目的。遥控器使用两节1.5V的干电池,功耗低。使玩具狗更具有人性化的特点,符合人类的心理。训练完毕后,人可以通过简单的命令使自己的玩具狗做出人想要做的动作:前进、卧下、左转、右转、起立、狂吠、猛扑。这些动作均可通过嘴巴而不是手来下达命令。并且人可以给玩具狗起名字。也可以与玩具狗对话,这更增加了玩具狗的趣味性。玩具狗有记忆功能可以记住主人的语言特点,不会随便听别人下达的命令。玩具支持无线MIC控制。实现真正意义上的语音远程控制。这是一只由语音识别和无线远程遥控相结合的新式玩具狗,科技含量高,而且操作简单,打开遥控器和玩具狗开关,玩具狗处于等待命令状态,这时候人就可以通过输入语音命令来操作玩具狗。动作做完后,玩具狗会等待新的命令输入。依次循环。如果是第一次使用玩具狗,要先进行训练,按键进入训练状态,人会听到“请跟我读,看门去”,人要跟读“看门去”;人会听到“请跟我读,性交去”,人要跟读“性交去”,直到训练结束。系统自动切换到识别状态,即可输入语音命令。适合于梦游的大人和孩子。
  
  深深绿绿的庭院,现代仕女牵着条玩具狗,无所事事。“请跟我读,看门去”,“看门去”; “请跟我读,性交去”,“性交去”。
  
  “请跟我读,性交去”,“信教去”。
  
  在未来苏州街头,我相信能梦游的是一条小巧、精致的机器狗,通身银白色,光洁而不失仿真效果。它跑得太快了,以致掉下六节干电池。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2-09-29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