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斯蒂文·斯纳德(StevenSchroeder)诗选

2012-09-29 20:48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梁子 译 阅读

    斯蒂文·斯纳德(Steven Schroeder)美中地区知名的诗人, 哲学家, 英美文学和宗教教授, 多次获得爱米利.迪更思诗歌奖,《Rambunctious 评论》诗歌奖, 《乔治城评论》诗歌奖, 美国几份知名的哲学, 心理学学术杂志编辑, 多次在其所任教的大学获 最有价值, 最佳教学和各种学术奖项, 社会活动家, 芝加哥WULW广播电台资深编辑, 除了在芝加哥罗思福等大学教学以外, 每年还在深圳大学教哲学, 英美文学,其研究涉及伦理学, 美学, 宗教, 文学, 哲学语言学, 还涉及中国哲学和美学, 中国文学, 诗歌翻译,他还从事中国诗歌翻译活动, 已经和人合作翻译出版了相当一批中国当代诗歌.

    他生长于德克萨斯的盘汉德, 而他的诗一直植根于大平原的经验,这种经验表明”不在彼处的无物”, 却也更多地表明 "彼在的无物." 他近年的诗歌的灵感和内容相当一部分与中国有关.他的诗歌出现在” Cresset, Georgetown Review, Halcyon, Karamu, Mid-America Poetry Review, Petroglyph, Poetry East, Rhino, Texas Review, 和其他文学杂志,已发表或整理出版了十一本诗集, 另有和梁子合译的中英双语版李南的《小》, 和王浩合译的李森的《中国风车》,  他主编的中英双语“芝加哥-昆明诗歌集”,和正在进行的“两个西南”双语诗歌集。他的最近期的选集是《眼睛的不完美》, 于20067年发表于Virtual Artists Collective。他的部分诗歌已在中国的部分诗刊发表史地文以及他和人翻译的诗歌可在 获得史地文本人的网页为: ~steven_schroeder/

在通往道思*的路上

成千上万的白蝴蝶, 倾泻
在绿色的松树上, 集合
在一条摔落在分散的岩石上
的小溪中, 翩飞
在一条失望于山脚下的,
肮脏的村庄之上.

选自《道思之东》
*道思是新墨西哥的一个小镇·通往此地路上有东方的寺庙和修行者.

真理就是,
你看不见整座山
在你看到所有的山以前.

选自《道思之东》

水的缄默

    不是
无声
    是
一种拥抱
   
广阔得足以拥抱一个宇宙

选自《猫的理论》

观音

当观音, 被点化了的,
选择留在变为和渡化的世上
   直到每一个造物
都觉悟, 他迈过中国的国境
而成为一位女性.

选自《猫的理论》


波浪

水声中隐藏的
如此丰沛·城市
从波浪中浮现
波浪浣洗着
石灰石的堤岸
石灰石的堤岸, 红字漆
在白方格中, 警告
跳水进看不见的危险中, 城市
远深于附着物.

选自《革命的耐心》

慈悲为怀的观音

一只山羊打着坐
在和尚们的宿舍
和庙宇之间的石阶上,
在寻找救济的孩子和生活在
寺院的边缘的人中间.
他无视路人, 而他的冥想也
不因我们停下拍他的照
而被中断·他是一位慈悲的
观音, 在所有的造物被
点化前不会离去.

选自《在通往拉萨的路上》


新批评

一位新批评家
他已经很久
不新了, 他的
批评, 说
如果你写一棵树
的美, 你就不是写
种族, 性别, 阶级·可是
这一定是一个笑话或
测试, 因为它是新批评.
写有关写一棵树不写
关于作者或作者的时空,
不提美, 是写无物而只是
文本· 这是政治的·这是
政治的, 可这是无意识的.
在今天和这个时代,正如
我妈妈要说的(意思是时间
和空间), 在今天和这个时代,
如果要写美, 写一棵树的美,
不是写关于种族, 阶级, 性别,
什么都不是.

要使一棵树
在这错误的世上美的办法,
就是使它对, 没什么比这
更政治的了

《我仅对工团主义者唱诗班布道》

月饼

丰收的梦
太甜
对你的健康
却不会
终止你将其吃完
在你飘进如满月般
圆满的梦乡前
在秋季的中央

《革命的耐心》


我喜欢黄水仙的什么 

我父亲总是想要黄水仙
在花床中引人注目地
排列并站起来, 可黄水仙
身上有的东西并不喜欢站队.
这样他转身的时候,某人
(对我妈妈抛媚眼
和一阵眼风.她总是鼓励
这类的行为)就会把他的脚趾头
迈过爸爸清楚地在园子头刻下的线.
在试过水后,这位侦察员就会
把它自己拉过界线
然后转身向他的同志扮鬼脸
他们因打破秩序的期待
而跃跃欲试.几个流浪汉
会在篱笆下爬行,而偶然地
在人行道上找到一个裂缝.然后整个
花丛会溢出.黄水仙是不那么听话地
武装起来的无政府的花,尽管他们常
在一群鼓励文明的亲戚团组中
运动.他们从不留下一位
同伴去孤独地抵抗
而可依靠他们
把最有节制的草地变成
一场春季的狂欢.

译自《道思之东》

 

仍然饥饿 (Still Hungry)

贫穷的孩子在拉萨讨钱."他们
把孩子送出去如同军旅",
我的西藏朋友,那个开心地把"角"
递给那渺小的哀求者的人,又总是逗
他们.在此, 他们紧紧地抓住
一个寺庙的边缘,那个朝圣者们
像是把施舍作为一种奉献行动的地域.
在深圳,一个欧式咖啡馆里,
中产阶级们的孩子乞求家长们的关注
当家长们喝着酒和用手机谈着生意时
他们紧紧粘在
一个银行和欧洲咖啡馆的边缘,
在一个豪华旅馆的一楼的地板上
更多的军队,另一种侵略, 
一种不同的奉献,仍然饥饿.

译自《在通往拉萨的路上》

 

没有祈祷(Without A Prayer)

每一个城市都充满了朝圣者
绕过一些神唬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2-09-29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