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文学

钟硕短诗选

2012-09-29 04:32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钟硕 阅读

\


    ●赶海的妞妞
    
    有个小竹篓
    弯曲腰背,拣几只小贝嫩蟹
    夕阳在她四周铺展。一只海鸥
    掠过她的碎花裤
    我察觉出这傍晚的美好
    妞妞再往前,也不过还是带着个子宫
    一个还没有生活过的子宫。
    
    ●一只精神病的鸡
    
    黑乎乎的,终日倦缩在窗外
    我几乎忘了它。甚至觉得它也忘了它自己。
    
    夜半,冲着我窗户,它突然来劲
    冷不丁来一次打鸣,冷不丁啊
    真不应该,惊回千里梦。当年与人偷欢
    我多么热爱这样的突然
    如今不,我也需要被遗忘。
    
    ●动物凶猛
    
    有时为药酒的佐料
    要不整个埋进他们的胃
    一些零部件,被另一些嗜好者
    在冬天里青睐。安静的皮毛上
    我迷上了那些传说。沿着那些斑阑
    他们已出走多时。我的耳朵
    在遥远的山岗上弄折几缕清风
    是他们把那些空谷放得更大
    我不停地练习假声。
    
    ●接 力
    
    我伸出的是一根焦炭,要么?
    
    一份没有皱折的简历,要么?
    刚才一个人的时候
    影子高声朗读过它,然后悄悄焚掉
    
    阔步走回大街上,我气宇轩昂
    穿过所有的钢筋水泥
    衔接起了你们的社会生活。
    
    ●精神病院
    ??
    出于慈善事业的完整,耐着性子
    我们走完了A区和B区。
    
    A区的一个男病人冲着我热烈地说
    妞,我新盖的瓦房,比村长家还要大,真的;
    B区的一女病人冲着我尖叫道
    高人!你一定是高人!怎样让乳房不下垂?
    ??
    我仿佛沉默是金,其实双颊僵硬。出门时忽然想起来
    刚才我一直在春天般地微笑着,且身板毕直,目光迷离。
    
    ●祖国的小鬼
    
    雨一直没有停
    鸢尾花依旧弯曲
    他们患上抑郁症之后
    车皮不停地开往我的家乡
    这应有尽有的队列
    一路风光依旧
    彩旗飘飘
    我继续一言不发
    瓦砾间我刨掉了10片指甲
    什么也够不着
    上面是瓦砾
    下面是瓦砾
    左面是瓦砾
    右面是瓦砾
    爹娘在哪?
    蛤蟆在哪里?
    学校在哪?
    都消失很久了
    我不再要糖果
    也不要鲜红的血滴进我的身体
    更不要眼泪
    我什么也不要
    我住在这血肉相连的皮囊
    就算寿终正寝
    也该是多么委屈
    一样饱受轮回的惊吓
    不是忙活命就是忙投胎
    我怀念这最后的集体主义
    多么充实又规则的游戏
    我早憋坏了,我在漏水
    我要到彩虹上去。
    
    ●散  坏
    
    五月的森林
    麋鹿般的猜想全都老掉牙
    果实正在腐烂
    谁也看不到这一切
    一个大风吹不到的空白处,影子
    忽地卡在那里。我越走越轻巧
    仿佛是树叶间阳光射进来
    那主动现形的一缕尘埃。
    
    ●角  落
    
    为摆脱一些香味和色彩
    我时常把一些花朵
    别在莫须有的枝头
    让它们
    没头没脑的在上面抖动
    我专心看着它们
    写一些与它们无关的诗句。
    
    ●他乡桃色
        
    朱红色的大门,阵阵雨打风吹
    猫头鹰于远处叫过三遍
    油纸伞下艾草刚熏过的野魂儿
    水灵灵的。它气若游丝。
    而少年血热。那光,拦腰掠过
    左边掉下前世的湛蓝
    溺爱,一刻也没有停下
    藤蔓和大雨
    积在庭院中。青石板光洁如玉
    许多水泡跳起又落下
    我要那水上的泡,就是它,快把它串成花鬘
    别在右边的黑云
    一刻也别停下。你看我多么的薄
    都快溶到天上去了。
    
    ●女性话题
    
    一般是在晚饭后
    大多数男人已外出,大多数小孩已入睡
    阿门。全都三三俩俩
    世上的智者们,母鸡般孵出的念想
    顺着月光蒸发
    一切清秋大梦,也在此刻收拢翅膀
    仅剩下,以极慢速度衰老的
    月光一般的
    皮毛


    
    ●阻 止
    
    我并不感到惊恐
    就算你觉得我有旷世的乡愁
    我也不知故乡何处,更无归期。
    我不出游,不出声,不饮酒
    两条大腿温热而僵硬
    整日我只挂记我胃里的事物
    你看我冰箱里琳琅满目
    足以伺足自己。偶尔
    会想到海滩上的月亮
    那只被我挤出去的柠檬。
    
    ●以 为
    
    风一寸一寸,吹热我
    吹热这树林光亮的
    那一面。黄昏将至
    他在远处看见我
    以为我孤单
    以为我自在。而风
    吹过这树林,吹过我
    只当我也是一种树的“习惯”
    而树也无知:我体外有夕照
    体内还有。众多无序的影子
    以隐身术,寻找未名的主人。
    
    ●拣到我的牙齿你别哭
    
    尔后,我不会从土里爬出来
    我以我的灰烬换走了我的沉默
    很多年了,我不想再见到你们。
    
    自小到老,我扔下一些东西
    包括许多你见识过的近义词
    比如大国和寡民,生命与活着
    情人和假想敌。此处
    
    停留在你手指间
    我掉下的一颗牙齿的确包藏祸心
    
    是的,你当送我回水中,一定送我
    当阳光傲慢、无声地走过我上面
    风在另一头将你的身影扶正
    一叶经幡之下
    假如听到我死讯,不要数落我的长处
    不要有遗憾。什么都不要。
    
    ●应该站着看戏
    
    为一次多余的表白
    那戏中人眉眼一挑
    说:我本不属于这个世界
    
    台下,一片漆黑
    掉了门牙的老人和孩子
    都已返程
    
    一个站着看戏的人
    一转身,双眼就噙满泪水
    
    ●角  落
    
    为摆脱一些香味和色彩
    我时常把一些花朵
    别在莫须有的枝头
    让它们
    没头没脑的在上面抖动
    我专心看着它们
    写一些与它们无关的诗句。
    
    
    ●哦,汉语
    
    你找到了圆满的隐喻
    红空气里的一架苦卡车
    
    在我奔突的喉咙
    线装的记忆,版本多有不同
    我张嘴时你已一统天下
    正如我看不见他们胸中
    残余的母语的绒毛
    你的确有个黑乎乎的洞,意思是
    任何东西只要进入它的地盘
    就别想再离开。剩下他们
    简直和我一模一样
    
    如今印刷体的每一个角落
    那些过往的体温和旧宠
    都不再是你的事实。口味多有不同
    正如我吃不惯糖葫芦
    我仍旧鄙视“唐装秀” 
    我仍旧不置一辞。我靠嗅觉,队列的分隔符号
    混淆的泥腥味中
    苍山幽远,艾草稀释狼烟
    五十五个异帮人一口京腔
    不说飞行器的陨落,还有沉默的必要。
    
    
    ●风月辨
    
    天下已无可读之书
    更无值得折腾的美事
    我开始思念往昔所憎恶的你
    我拿出了古代江南的爱。
    哦,古代的
    作为我最理想的男人
    你仍旧是快速败家。且
    仍旧无比衷情于我。作为我的阿片
    我吸食你,整日挥霍无度。莫忧生计
    我把你的女儿养得如花似玉,和我一模一样
    我们全职去毁灭。
    
    
    ●魂不守舍
    
    为了怎样的理由
    我要走在这正午的街头?
    
    不过是一种树荫下的弥留
    白晃晃的阳光
    撒落一地的风铃
    数不清的斑驳来回移动
    听不到的风铃声
    它偷走我童年的泪滴
    
    那会是些怎样的发光体?
    怎样的无处悬挂?
    无处藏身的莫须有的绿
    怎样的让我在热闹中进了桃源
    又是怎样的来不及做准备
    就走上了别人未走的路?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0,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