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文学

先锋小说的“先锋”:论黄梵的《金国的指南针》

2012-09-28 16:25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杨兴跃 阅读

  先锋小说的“先锋”
  ——论黄梵的《金国的指南针》

  杨兴跃 
             
  摘  要 :黄梵首先是一位诗人,其次才是一位作家,要理解他小说所要反映的主导思想,就先要了解他的诗。然而,不管是他的诗人还是小说,都反映出对现实社会的一种独特的思考,以独特的方式来建构自己的文学世界,并以此而从内心深处发出一种对现实社会道德的诫命和呐喊。小说《金国的指南针》也不例外。从以上的特质来看,《金国的指南针》具有“先锋”小说的特点。因此,我将从先锋小说的角度来分析此篇小说是对先锋小说的一种新的尝试和创新。

  关键词:先锋小说;金国的指南针;黄 梵;创新

  黄梵的《金国的指南针》是一篇短篇小说,短篇小说的特点是不追求故事的完整性;不追求叙事的宏阔性;不追求人物命运的全面性。金国在沉默的隐忍中无声的抗争,并用一种奇异的思想抗争别人的捉弄、讥笑、挖苦和讽刺,用一种“以哀景写乐情”、“以傻痴来写聪明”来表现“弱智者”的一种自然的、本真的生活情态及正常人的“悲哀和愚昧”。

  一、从不同角度看小说的先锋性

  1.1关于先锋小说定义

  “先锋文学”通常被界定为80年代后期至90年代前期那一场声势浩大的带有实验性质的文学形式创新运动。“先锋小说”,我们通常特指以马原、残雪、余华、格非、莫言、孙甘露、刘震云等人的小说创作。但这些定义都不是固定不变的,关于先锋小说的定义,洪治纲认为先锋文学的本质特征就在于它的独创性、反叛性与不可重复性。他说:“真正的先锋就是精神的先锋,是体现在作家审美理想中的自由、反抗、探索和创新的艺术表现,是作家与世俗潮流逆向而行的个人操守,是对人类命运和生命存在的可能性前景的不断发现。”[1]陈晓明则说:“先锋派的定义不是一层不变的,‘先锋派’本质上是一个开放的和动态的概念。这一概念在中国,它的比喻性意义要大于它的实际意义。”[2]很显然,看一篇小说是否属于先锋小说的范畴,就要看它是否具有独创性、反叛性和不可重复性;看它是否反映出作家的独特审美精神特质;看它是否把写作的重点从“写什么”转变为“怎么写”。如果都符合以上条件,则可以将其判定为先锋小说的范畴。
  
  1.2从小说的地域性看“金国的指南针”命名的先锋性

  20世纪90年代以来,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南方被指向为遍地黄金的神话,它暗示着无数暧昧的奇遇和情缘,它沉淀了重重见不得人的阴谋。勾结与残杀,它堆积着贫困大众所有的寄托和梦想,流行于传说和写实之间。“金国”从字面上解释也即遍地黄金的国度,从这个意义上来讲,作者赋予了这个名字极大的象征性意义,那就是金国向往南方的生活,那么他身上就承载了大量的文化符号意义。“金国的指南针”这一标题,作者也赋予了它两层象征性意义:一是对贫苦大众所追求的“黄金国度”的梦想的破灭,反而丢失了自我。例如“有一段时间,他想离开这座城市,去南方的淘金之地深圳。”这就给了金国物质生活的“指南针”;一是指现实生活在南方的人们(包括金国以及那些邻居们)精神生活的迷茫,并通过此文,希望他们能在精神上找到自己的“指南针”,也即重新找回生活的信仰和精神的寄托。比如韩岭霞对金国的欺骗到后来的醒悟,就可以说明这一点。先锋小说主要强调创作主体的理性价值隐喻功能,而不太关注人物的内在的精神实体,因此,人物的符号化倾向非常突出。
  
    1.3从小说故事结构看小说的先锋性

  在故事结构上,先锋小说不再以有序性、完整性、深刻性为目标,而是以片段性、零乱性和瓶贴试为旨归。先锋作家对传统结构和因果逻辑进行了义无反顾地拆解和重组,使时间的连续性被消解了,于是叙事可以在多过时空里穿梭,获得了全所未有的自由。在小说中,用回望的方式对金国的一生进行了片段式的组合,从他现在的“单身汉”到“学生时代的生活”再到“父母的去世”以及“青年时期的初恋”等生活中的一些细节随意的粘合在一起,并不在意故事的完整性和叙述时间的有序性,如在文中出现的“有一阵子”、“一开始”、“后来”、“平时”、“小时候”、“记得过去”等词语可以在一个段落里出现,时间的界限可以任意穿梭在金国的人生线索上,在不同的时空挥洒自如,使得叙事更加灵活自由,表达的思想更加明确。
  
    1.4从金国的形象看小说的先锋性

  先锋小说对作品中的人物形象也有要求,从人物形象所表现出来的精神层面看,“关键是要审度他的精神内核是否存在着与现实价值体系保持着对抗的姿态,检视他的审美发现是否带有超前性,是否对社会、历史、生命和自然有着更深更远的认知,是否在存在的境域中具有超强的开阔性。”[3]在小说中,金国显然是小说描写的主人公,从他的行为来看,是有一点“傻痴”,从他的思想来看是“弱智”。他从小就被别人嘲笑、玩弄、挖苦和讽刺,一直到老了成为了一个单身汉,他的着装被依然被别人嘲笑。然而,正因为他的“弱智”,才找到排解这些的方法也即指南针,他面对一切的指南针——“温暖就藏在一个人不喜欢的事里。”对别人认为自己的“傻痴”并不在意,他心里是愉快的,毕竟只有菩萨才能完美无瑕,是人总归会有点什么损失。在他的形象中作者表现的是对老庄哲学的继承和超越,他的豁达、乐观及面对世俗生活的无奈以及对现实生活的超越,认为最自然的、最本真的状态才是最真实的存在,企图唤醒现实社会的虚伪,追求真实存在的乌托邦式的生活。用“傻痴”来歌颂现实“反常人物”面对生活的“反常的举动”的真实性,来反衬“正常人”对现实生活的“虚伪”、“麻木”和“愚昧”。可见,作者在金国的身上寄托了自己对现实社会的深入思考和对深远的认识。   二、小说叙述视角分析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0,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