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女作家行走在路上 用脚写作用笔旅行

2012-09-28 12:15 来源:东方网 阅读

  “不要问我从哪里来,我的故乡在远方,为什么流浪,流浪远方……”多年前,台湾作家三毛的横空出世,让无数读者为之倾倒。她的足迹遍及撒哈拉大沙漠、西 北荒原、加纳利小岛……三毛一生中,环绕地球十五周,足迹遍布世界五十九个国家。有人说,三毛最精彩的,不仅是她的文字,更是她的生活方式。然而时光流转,记者发现,近年来已有越来越多的女作家热衷于行走在路上。她们孤身上路,旅行着,写作着。其文字,也因此散发出从未有过的光亮。

\

  陈丹燕:在旅行中获得成熟

  足迹:爱尔兰、德国、法国、西班牙、俄罗斯、北极

  在许多人眼里,陈丹燕给人印象最深的莫过于她的《上海的风花雪月》、《上海的红颜遗事》、《上海的金枝玉叶》等书。然而在写上海写了十余年后,终于有一 天陈丹燕说,这座城市,我能写的都写了。于是,她开始了长达20年之久的世界各地旅行。几乎每年,陈丹燕都会有一两个月的时间四处游走,在她接连不断的人 文随笔里,德国、法国、西班牙、俄罗斯……这些亲近而又陌生的国家真切地浮现在眼前。

  然而,就在读者已习惯于陈丹燕对于异国文化与传统 精神的描述时,前两年,她又悄悄去了北极,并出版了《北纬78°》。她称北极是“原乡”:“北极之旅,让我身体里的一部分本能被自然唤醒。我突然觉得从前 像一个瞎子,对自然视而不见,其实自然才是最无所不在的力量。”有人说陈丹燕是为写而旅行,但陈丹燕说,自己的想法恰恰相反。她喜欢在完成一部作品后以旅 行的方式来作别。旅行为她提供了单独面对陌生世界的机会,日常生活中不可能承受的、完全想法不同的人和事物在旅途中逐一展开。“在与周遭环境的试探和沟通 中,我学习着宽容、理解他人,过各种各样的生活,我的个人成熟可以说是在旅行中获得的。”

 

\

  安妮宝贝:旅行是创作者的修行

  足迹:徒步雅鲁藏布江、越南、印度、云贵高原

  几年前,安妮宝贝的一部《莲花》,让墨脱这座孤独乡村从文字走进了人们的眼里。墨脱,藏语里意为“隐藏着的莲花”,藏传圣地。从米林县派乡翻越喜马拉雅 山脉的多雄拉山口,沿多雄拉到墨脱的背崩乡后,逆雅鲁藏布江北上至墨脱,步行需4天时间。安妮说,这只是一次旅程。很多读者读完《莲花》后,也十分渴望能 完成这样的一次远足。

  这些年来,很少在大众面前抛头露面的安妮,其实一直都在旅行之中。即便在生下女儿之后,也从来没有放弃。“每年我一般都会有几次长途旅行。行走对一个写作者来说是必要的。旅程让人感受到生命新的层次和内涵。它也是一种精神的仪式。”

  安妮说,在徒步雅鲁藏布峡谷之前,这个愿望在心里储存了两年。“旅行地有时候需要一个目标,比如雅鲁藏布峡谷,我在地理杂志上看到它的介绍,觉得我想 去,这个想法在心里藏了很多年,然后觉得自己在心理和体能上准备充分了,就出发了。旅行的发生,需要两个因素促成,自己的意愿以及合适的时机。”

  因为经常去旅行,很多人会认为安妮的旅行,是为了写小说而做的准备。但安妮说,这并不是她的方式。“事实上,我经常是在觉得无法写作的时候去旅行,因为 旅行的过程,是一个把自己放空的过程,这样,整个人就能充分吸收到来自外界的新能量。旅行对创作者而言,是自己用来修行的一个方式。”

 

\

  安意如:梦想隐居云南

  足迹:云南

  安意如从小做过两个梦,一个是美食家,一个是旅行家。写作走红之后,开始了四处旅行的日子。很多人觉得不可思议,安意如腿脚不便,怎么还能远走高飞?

  安意如笑笑说,生理上的缺陷不是什么问题。“很多人很奇怪,我腿不好还玩户外?如果以为像我这样的人根本不能出行,那就错了。科技进步以及现代文明的提 高,使得我没有出行上的麻烦,可以一年到头四处旅行。我会在旅行中理解自己。面对大自然的严酷冲击,你会一次次觉得自己渺小,原先的一些执念会被打破。旅 行中还能认识不同的朋友,我立志把全国所有城市都发展出接头人,那样的生活很快乐。”

  被问到当下的生活梦想时,安意如说,我想隐居云南,死后葬在西藏。“我想到云南生活,慢慢淡出人们的视线,与世界保持一种纯粹的精神交流。当然也有书出来。”

\

  毕淑敏:行万里路是必修课

  足迹:坐游轮环游世界

  2008年,毕淑敏和儿子自费40余万元,成为第一批乘坐游轮环游世界的中国公民。这情形和她17岁时去阿里当兵有些相似——一样的亲近大自然和死亡。毕淑敏直言,自己并不是一个爱冒险的人,但对世界有着无尽的兴趣。对于作家来说,行万里路是一个必修课。

  说起这次世界旅行的动机,毕淑敏说,因为小时候看了凡尔纳的《环游世界八十天》,就一直特别想实现这个想法,但没有途径。偶然在报纸上得知作为一个普通 人,只要自己有钱,买了这张船票,办了相应的手续,就有机会环游世界。“我其实并不是特别喜欢旅行。年轻时在西藏阿里当兵,交通不便,每一次回家探亲都是 上万里的奔波。我觉得旅行是个挺辛苦、充满意外的事情,而我内心里喜欢安定,不要有那么多时刻的刺激和惊险。但同时我又对这个世界充满好奇和兴趣。”

  回来后,毕淑敏完成了《蓝色天堂》,和读者分享她的感受。“生命是有限度的存在,和如此久远的山、大海相比完全不足挂齿,有一种安然。唯有努力把自己非常微弱、微小的生命过得尽量丰富多彩。”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2-09-28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