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辛德勒的名单》原著作者:听从内心深处道德召唤

2012-09-28 12:15 来源:文学报 阅读

  《辛德勒的名单》原著作者携中文版新书《三呼圣灵》访沪

  基尼利:听从内心深处道德的召唤

  1

  描写德国企业家二战时期营救犹太人的电影《辛德勒的名单》早已为国人所熟知,但其原著《辛德勒的方舟》作者,澳大利亚“国宝级”作家托马斯·基尼利却少有人提及。实际上,基尼利一直在英语文学界享有盛誉,尤其在澳大利亚文坛,他长期被视为继帕特里克·怀特之后最重要的作家。他撰写的小说曾

  4次获得英语文学界最权威的奖项——英国布克文学奖提名。

  1982年,他以《辛德勒的方舟》获此殊荣。

  3月3日,基尼利现身上海外滩,为“当代澳大利亚小说译丛”中文版的问世助阵,这也是他的老搭档斯皮尔伯格拍摄《太阳帝国》的取景地。这已是他第三次来到上海,年逾七旬、须发皆白,一点都不像他自己所描述的那样,“是一个腼腆的家伙”,他有着海明威式的脸庞,谈到尽情处,朗声大笑,仿佛一个恶作剧得逞的坏小孩。

  辛德勒:不情愿的道德英雄

  尽管基尼利作品众多,此次入选译丛的也是他早期创作的获澳大利亚文学最高奖迈尔斯·弗兰克林奖的《三呼圣灵》。但记者的提问涉及更多的还是《辛德勒的方舟》。在基尼利的描述中,写作这部小说纯属偶然。那是1980年,他到美国宣传小说《南方联邦军》,在洛杉矶游览时,他到一家皮革制品店买公文包,当店主得知他是《南方联邦军》的作者,建议他“写写二战时曾拯救过数千犹太人性命的辛德勒”。

  “她觉得我既不是犹太人,也不是德国人,刚好能站在一个客观中立的立场上来写这个故事。”基尼利说。此后,他用差不多两年的时间,走访遍布世界各地的获辛德勒搭救的50多名犹太人,并在奥斯威辛集中营作了实地考察。在耶路撒冷的档案室,他用了几周时间翻阅宗卷,最终在1982年写出了这部作品。

  基尼利说,辛德勒和他的其他小说主人公有一个共同之处,就是在这些人物中,他设置了信念丧失,以及失去信念之后带来的危机。“这简直像失去童贞一样。”在他的理解里,或许正是基于这种危机引发的自我拯救,让辛德勒从花花公子变成了一个拯救犹太人的“不情愿的道德英雄”。基尼利说,他所写的几乎所有男性人物都在内心深处有种惰性,“他们要生存下去,但同时他们知道如何听从内心深处道德的召唤。虽然跟从召唤有很大的风险,甚至可能被毁灭,但是他们不得不如此。”

  说到电影的改编,基尼利表示非常满意,“虽然电影和我的小说略有出入,但导演已经做得非常棒。他非常理解这部小说,对小说中的矛盾冲突,特别是对辛德勒这一人物的复杂性有很好的把握。”紧接着他话锋一转:“其实,书里有很多细节是电影无法呈现的,比如黑市交易、情报组织的交易等。”而在电影拍摄时,基尼利也曾向导演斯皮尔伯格主动请缨,希望出演一个监狱囚犯的角色,却遗憾“落榜”,“他最后还是说要由专业演员来演,所以我就和角色擦肩而过了。”历史题材:唯一标准就是真实

  倘使翻检一下基尼利历年来的创作,不能不惊讶于他创作题材的广博。在时间跨度上,他的创作上起中世纪,中经18、19世纪,一直到一战、二战,地点则从澳大利亚到法国、美国,从非洲到中东一直到北极,简直无所不包。当然林林总总的小说也有共同点,他写的基本上都是历史小说,或者以历史上的真实人物或真实事件为依托。

  与很多历史题材写作者不同,基尼利对被极尽渲染的历史人物的传奇故事有种近乎本能的警惕。撰写《辛特勒的名单》时,为了反映历史的真实,他宁可放弃小说的要素“对话”,仅用直白的“素描”,因为在他看来,“复制”对话容易失真,“无论如何,我要尽量避免虚构性的事件,因为虚构的事件将会贬低这份真实记录报告的价值。”   在基尼利比较少见的当代题材中,真实同样得到异乎寻常的强调。《三呼圣灵》就是其中典型的例子。小说涉及的是宗教的主题,澳大利亚一个天主教修道院里,主人公梅特兰牧师刚刚从欧洲回国,他是个人道主义者,虽然信仰上帝却反对机构化宗教的专断和腐败。他的布道很有人情味,深受年轻学生的欢迎,而让伪善的教会感到尴尬、恼怒。梅特兰就审查制度等与主教展开斗争。他同情被土地开发商所骗的下层穷苦人,公开抨击开发商唯利是图、出尔反尔,最后却发现主教本人却是土地开发公司的股东之一。

  然而,故事结尾却以个人抗争的失败告终。教会以梅特兰在欧洲期间曾写过一本反抗教会的、“大逆不道”的作品为由,将他调到一个小教区担任牧师。基尼利坦言,这样的结局会让部分读者感到难以接受,然而这就是生活的真实。“因为,事物有着双重性的两面,生活并非人们预期的那样美好,文学作品自然就不应该总是追求大团圆的结局。”

  写中国:还在不可知的未来

  以国际视野见长的基尼利,迄今为止的写作却未涉及中国。但这并不表示他对中国缺乏兴趣。“2005年来上海的时候,我参观过上海保护犹太人的建筑,了解了很多感人的故事,比如德国外交官保护犹太人的事迹。”这次来华,他的行程中还包括南京。他观看过以“南京大屠杀”为题材的电影《拉贝日记》,并对主角拉贝这位“中国辛德勒”深感钦佩。当被问及有无可能写这段历史,他坦率回应,可惜此番的南京短暂之行未能激发创作灵感,因为对于中国尚处于陌生阶段,不太了解中国文化,目前没把握写一本这方面的书。

  基尼利坦言,由于没有足够的华语小说被翻译到澳大利亚,自己对中国当代文坛知之甚少。而此次前来中国,希望能为推动中澳两国的文化交流作贡献。他期待看到更多中国优秀文学作品漂洋渡海,而不仅仅是中国古典文学占着澳大利亚书店的书架。“希望有更多的当代中国文学作品能够被译介到澳大利亚。这次我们带来了10本澳大利亚作家的作品,将来,也期待能有10本中文小说被翻译到澳大利亚。”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2-09-28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