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邓一光谈他的深圳文学理想

2012-09-28 11:59 来源:中国作家网 阅读

  在不久前揭晓的第二届中国出版政府奖的获奖名单中,深圳作家邓一光以《我是我的神》,成为唯一获得该项大奖图书奖的长篇小说。近日,邓一光接受了深圳商报记者的独家专访。

  正在写深圳的体验

  《文化广场》:《我是我的神》此次获得第二届中国出版政府奖,成为六部文学类获奖作品中唯一的一部长篇小说。对此你有什么感想?在你看来,优秀的小说应该具有什么样的特点?

  邓一光:这次获奖只能说是我的荣幸。对于好的小说,一定能经得住三个方面的追问:是否具有发人深思和有别于社会主流历史观的个人生命经验;对现实尽可能超越的程度;丰富而独特的想像力。我认为,社会的伦理性要求始终在混淆着小说的可能性诉求,这是所有小说家面对的困惑。没有任何作品不带有作家的主体经验和认知,这些主体经验和认知中,质疑精神、批判意识和对生命存在的终极关怀构成了小说核心的、同时也是最根本的意义。

  《文化广场》:如你所述,你认为中国的当代小说达到了或者能够达到这样的期待吗?

  邓一光:现实生存层面的拓展和资讯的丰富,无疑大大改变了当代小说的整体面貌。互联网时代的到来也使传统写作发生了巨大变化,至少当代小说在形态上几乎无所不能了。但精神的丰富、意志的潜力、对苦难的承担以及超越性的想象能力,这些小说之为小说的元素不但没有完成期待,反而正在被消磨,甚至消磨掉了。

  《文化广场》:你是深圳特别引进的作家,接下来是否会创作深圳题材的文学作品?

  邓一光:已经开始了。我正在写一批短篇小说,不应该说是深圳题材,而是我对深圳生活的个人体验,它们会带有我对这座城市的渐趋认知,这些认知会随着我在这座城市的浸入和写作的落地生根发生变化,可以看作我个人的城市认知史。如果可能,我会一直写下去,直到它们不再出现。至于长篇小说,需要更多的积累和沉淀,我想它会在它需要我的时候出现,我等着。

  深圳文学在漂浮着

  《文化广场》:你来深圳已经一年多了,现在你是怎么看待深圳文学的?

  邓一光:深圳有着强大的体制背景和生机盎然的商业文化背景。自觉的个人文化诉求,以及不自觉的政府文化行为在这座城市中并存。在我看来,深圳文学有着强烈的“漂泊”感和“悬浮”性。异乡生活的内心焦虑、现代化生活的挤压、身份确认的恐慌、主流文化的寻找盲区和盲从,那种不确定性在这座城市的文学形态中表现得相当充分,是不缺样式的、无法简单归类的,但广泛和丰富之上,也凸显出对更多有力量和面目清晰的作品持续出现的期待。我们有理由为自己和这座城市保留下这样的期待。深圳有着那么多背井离乡满怀抱负的年轻写作者,他们正在这个特殊的时代,默默地为这座特殊的城市留下他们特殊的文学记忆,只是我们需要有耐心和包容,同时如果有可能,向他们所有的人露出微笑。

  《文化广场》:那么,你对深圳的文学有什么好的建议?

  邓一光:我对写作者没有任何建议。作家用不着建议,他们有自己的头脑和独特的生命感悟,写作是他们唯一始终不渝的事情。有一种通用但完全错误的认定,就是说文学是城市建设的功能性材料,这让文学失去自由灵魂,不再是文学,所以才会有那么多的文学艺术“工程”出现,而且大行其道。我不知道若干年之后,这些文学工程还会剩下什么,这座依靠工程建立的城市的记忆中,有没有文学的影子出现,但我知道一点,城市的文学是和城市一起生长的,正如文学是与人类一起生长的一样,好比斯威夫特之于爱尔兰,奈保尔之于印度。

  《文化广场》:来深圳后,你对深圳的中青年作家创作比较关注。在你看来,他们反映出怎样的整体形态?他们与别的城市的作家又有什么不同?

  邓一光:我来深圳前后,曾零星读了一些中青年作家的作品。直到去年的深圳原创网络文学拉力赛,我一口气读了60多部长篇,快读傻了。我不认为深圳的中青年作家有什么整体形态,也不赞同作家有整体形态,那不是一件好事。差异性才是文学的魅力所在,作家和作品的多元构成才是应该期待的。

  《文化广场》:你比较看好其中哪几位深圳作家?

  邓一光:以我的阅读视野,我觉得吴君、谢宏、宋唯唯、毕亮、厚圃、王顺建、刘静好、萧相风,他们都很出色。深圳还有一些优秀的青年诗人也很不错。

  给深圳办一份批评刊物

  《文化广场》:在今年的市政协会上,你提交了一个关于“打造文学名刊、建设名副其实的文学城市”的提案,为什么你会提交这个提案?

  邓一光:外界对深圳文学环境的批评由来已久,过去有“文化沙漠”论,现在批评深圳没有传统文学资源、文学史意义上的作家和作品稀缺、城市对文学创作的重视度及尊重性不够、作家生存环境不良和不断流失现象严重等等。在上述文学环境的弊端中,除了网刊“诗生活”外,深圳没有全国范围内的文学名刊,这是不争的事实。深圳拥有国内统一刊号的文学刊物只有一家,其他的全是文学内刊或民刊,实际上已淡出全国主流文学的视野,基本上不具有跨城市的文学影响力。一个以“文化立市”为城市发展宗旨、超过千万人口的大都市,它的文学创作却主要依靠内刊和民刊来支撑,能代表本埠文学实力的作品全部在外地发表;而全国范围的优秀作家和优秀作品根本不会也不可能会问津这座城市,国内文学创作界、批评界、学术界甚至完全不了解这座城市文学期刊提供的文学创作情况,这种现象是极为不正常的,令人讶然的,既不符合深圳的文学现状,也不符合这座新兴城市的灿烂文学理想。

  《文化广场》:你过去办过刊物,现在仍然是名刊《汉诗》的主编。如今知名作家办刊物已经形成潮流。那么你来深圳后,在这方面会做尝试吗?

  邓一光:这两天的确在与有关方面商谈可能性。刊物不仅是作品的载有媒介,也是立场和主张的发声地、传播和阐释平台,以及研究和总结的集成库。更重要的是,它从一个重要的侧面呈现一座城市的整体文学或文化成就,表达这座城市的文化素养和精神。我这两年有好几本书要写,文学刊物不想做,但和一些朋友打算试着做一做,看能不能办一种跨文化的理论批评刊物。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2-09-28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