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徐学清:细说世界文坛“抄袭”三大案

2012-09-28 11:11 来源:中华读书报 阅读

  细说世界文坛“抄袭”三大案

  ——文学创作中的抄袭与互文性

  徐学清(加拿大约克大学)

  这半年来有人以各种方式,包括匿名、化名,指控加拿大华裔作家张翎的小说“抄袭”了一些英语小说。笔者认为指控者无视文学的基本常识,混淆了文学概念,指控不能成立。本文拟以近年来世界文学舞台上文学作品被指抄袭而引起轰动的几桩大案为例,辨清文学创作中何为抄袭,何为互文性,何为作家作品的互相借鉴、影响和承袭。

  【一】

  抄袭是一种窃取他人精神劳动果实、侵犯他人的知识产权的行为,必须给予揭露和杜绝。但是,偷换抄袭的概念,混淆其与互文性之间的区别,把指控“抄袭”变为个人攻击的手段,更应杜绝。恶意编造、指控他人抄袭往往衍化为公众行为,伤及的绝非只是被无辜指控的个人。

  近年来世界文学舞台上文学作品被指抄袭而引起轰动的大案例有几部,一是英国当代著名小说家格雷厄姆·斯威夫特(Graham Swift)的长篇小说Last Orders(《遗言》,获当代英语小说界最重要的奖项1996年度布克奖);一是1998年布克小说奖得主伊恩·麦克伊文(Ian McEwan)的长篇小说Atonement (《赎罪》,获2001年布克小说奖提名),另一是丹·布朗(Dan Brown)经典畅销小说:The Da Vinci Code(《达·芬奇密码》,2003)。三部小说因其成功而享有巨大声誉,都被改编成电影,但也都因此遭到一些人的非议。

  斯威夫特庆祝他的荣誉奖项后没多久,澳大利亚学者约翰·伏糅(John Frow)发表文章,指出斯威夫特的《遗言》在结构、情节、母题方面跟威廉姆·福克纳(William Faulkner)的小说As I Lay Dying (《我弥留之际》)很相似,认为斯威夫特抄袭了后者。显然,两部小说有着明显的承袭关系:基本情节框架一样,都是活着的朋友/亲人按照已故者的遗言把骨灰/遗体运送到指定的地方,小说的故事情节是在运送过程中通过朋友/亲人的回顾逐渐展开;两部小说都用人物或地方名字作为章节题目,都有一章的叙述者为已故者,还都有一章只有一个句子;叙述角度都随人物的变化而不断变化,也都涉及生者和死者之间的关系等等。

  伊恩·麦克伊文的《赎罪》也被认为涉嫌抄袭,作者是世界文坛公认的当代最优秀小说家之一。2007年改编为电影的《赎罪》于2008年获奥斯卡最佳影片奖提名。小说叙述一个怀有文学梦的女孩布里奥妮·泰丽思(Briony Tallis)因为偏见和嫉妒而使周围人的命运遭受致命性的改变。成年后她为自己的过错后悔不已,为对最亲的人所犯的罪过做自我良心鞭笞而写了《赎罪》一书。作者被指责抄袭了英国知名小说家露茜勒·安德鲁斯(Lucilla Andrews)的自传No Time for Romance(《没有时间去浪漫》),因为他借用了自传里描述的治疗伤口的方法,跟护士们用三个跟人一样大的布偶做护理练习的细节,以及护士们在伤病员运到医院时的感觉等等。甚至两部作品的女主人公的经历也被认为相似:从小就有文学梦,二战期间做护士,后来都如愿成为作家。

  丹·布朗的案子更复杂,《达·芬奇密码》出版后成为21世纪以来全球最畅销的英语小说,但作家两次受到三位作家的指控,宣称布朗侵犯了他们的版权。小说家刘威斯(Lewis Perdue)于2005年4月上诉布朗及其出版社Random House, 指控布朗抄袭了他的长篇小说The Da Vinci Legacy(《达·芬奇遗产》,1983) 和Daughter of God(《上帝的女儿》,2000),认为它们之间的相似处之多超出了人们所能接受的“意外的相似”。同年8月,地方法官判决指控不能成立,因为“观点和普遍的文学主题本身不受版权法的保护”。可是没过半年,The Holy Blood and the Holy Grail(《圣血和圣杯》,1982)的作者迈克尔·贝金特(Michael Baigent)和理查德·黎(Richard Leigh)在2006年2月起诉布朗,同年6月被高级法院法官驳回,理由是两部小说的主题非常不同,假如它们相似,也因为“它们太普遍或者抽象以后所处的层次太低因而不能受出版法的保护”。因败诉,贝金特和黎支付出版社百分之八十五的诉讼费用,将近一百三十万英镑,和他们自己的费用八十万英镑,两项费用总和比因诉讼而使小说销售量剧增的获益还高出许多。   【二】

  本文所举的的第一和第二案例没在法庭解决,因为威廉姆·福克纳早已过世,而露茜勒·安德鲁斯还未考虑是否上法庭就不幸病逝。那么在没有司法介入的情形下,西方文学界对这些指控是如何反应、如何对待的呢?

  约翰·伏糅的指控文章发表后,开始并没人理会,后来英国一家快要倒闭的小报发现了这一材料,觉得可利用它来使报纸死灰复燃,就用整版篇幅转载伏糅的文章。很多著名的文学大家和批评家立即撰文为斯威夫特辩护,反驳指控的荒谬不经。这一论争在英国报纸上持续了几个星期。绝大部分知名作家和学者都认为抄袭不能成立,指控的声音很快销声匿迹。多年后,仍有学者以驳斥对斯威夫特的抄袭指控为国际学术研讨会议的论文主题,从理论上对与“抄袭”有关的论题进行深入探讨,还有英语系的博士论文系统地从结构、主题、语言、宗教、心态等全方位比较福克纳和斯威夫特小说的承袭关系,互应关系,来论证两者之间的相似之处不能称为抄袭。

  论述中,批评家们指出福克纳自己本身也向前辈文学大师借鉴了很多文学技巧,从中得到启发,汲取养料。朵莲·梵·高珀(Dorien Van Gorp)指出,福克纳小说的题名就是从荷马史诗《奥德赛》里直接拿来的。小说的多重叙述角度则从弗吉尼娅·沃尔芙的小说 The Waves (《海浪》)发展而来。文章还从语言角度指出福克纳对莎士比亚戏剧 Hamlet (《哈姆雷特》) 中名言的借鉴使用。如果福克纳可以借鉴前辈大师的作品,斯威夫特为何不能借鉴福克纳的小说呢?

  文学史上对于古代文学经典作品的承袭和借用比比皆是。世界戏剧大师莎士比亚的Antony and Cleopatra (《安东尼与克奥佩特拉》),Julius Caesar (《恺撒大帝》) 等名剧就是从古希腊罗马传记作家、哲学家普卢塔克(Plutarch)的23对《希腊罗马名人传》的对比传记中发展而来。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2-09-28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