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正宗攀枝花本地芒果

蒋勋:用布道的心情传播对美的感动

2012-09-28 09:38 来源:南方日报 阅读

\

《美,看不见的竞争力》 蒋勋 著 中信出版社 2011年10月 定价:35.00元

  导读:

  10月8日晚,台湾美学大家蒋勋在北京剧院举行主题为“美,看不见的竞争力”的大型美学讲座。此次是蒋勋在大陆的首次大型演讲活动,吸引了近千名观众。

  “美,看不见的竞争力”这个主题,蒋勋在台湾讲过不止一次,出版方将其演讲内容进行整理,出版了蒋勋演讲录壹《美,看不见的竞争力》。本书系蒋勋演讲录的第一辑,以“美,看不见的竞争力”为主题,涵盖6篇文章,借此和读者沟通:无论是生活美学还是企业的创意美学,都会激发无穷的竞争力。

  美和竞争力,似乎是两个互不搭界的概念,美学家却把它们捏到了一起。原来,这个题目是蒋勋为台湾一些企业员工进行“心理减压”而设的讲题。因此,话题自然是从当今最耀眼的企业家开始——“这几天大家都在悼念一个人,就是乔布斯”。蒋勋自曝“果粉”身份:“这个人十几年来把我搞得一直跟着他跑”,“最近在写悼念他的文章”。

  在蒋勋眼中,乔布斯就是一个完美将“美和竞争力”融合在一起的人。“他大概在十几年当中把一个产业、一个品牌发展到最强的竞争力,我相信所有的产业都羡慕他,所有的产业都想打败他,这个是竞争力。”

  蒋勋说自从当年第一次在台北的诚品书店看到乔布斯设计的G5时,就被它极简的风格造型所吸引——“那么单纯、干净”。那个时候一台G5大概是7万台币,价格比一般的电脑要高出三倍以上,“可是功能其实没有那么大的差别”,只是因为它的单纯的造型很特别,而当时他在大学里是教美学也教设计,希望自己的学生能够看到这个东西。于是,他掏钱买了一台,等了两周才拿到货。“我才知道这家公司真厉害,它的产品出来你要排队买的。”

  拿到电脑的蒋勋在家里开了一瓶“当时不太舍得喝”的红酒,请一群朋友和学生一起来品鉴这台电脑。从它的构造、质地等等一一品评,得出了一个乔布斯“设计的不是产品,他设计了我们的伦理,他设计了我们的情绪,他设计了我们的感官,他把触觉完全开发出来”的结论。蒋勋从此一路追着乔布斯的产品,还从这些产品触感温润上推测乔布斯对产品的设计也许得到中国古玉的启示——这就是美,产品从内到外,都体现着人性的光辉。

  但是,乔布斯的美和竞争力的完美结合是不是天生的呢?不是。“1984年的乔布斯蛮鄙俗的,就是一个美国的年轻人”。蒋勋把他从1984年开始一直到去世的照片收集在一起,连起来“就是一张脸的改变,一个身体的改变。”1984年的乔布斯,让人觉得“这个人不怎么样”,可是,慢慢地在变,“他的眼神在变,后来当他身体发现了病,换肝,是他非常大的一个跳跃,那个生命的难以解释的空无感、虚无感出现,那个眼神好像开始看的不是他眼前的东西,而是穿透你的头看到后面更大的空无。”“所以大家可以感觉到最后当他出来介绍一个很重要的苹果产品的时候,Iphone3、4的时候,穿了一条撕破的牛仔裤,完全自在,我突然觉得这个人已经像庄子了,庄子可以在他太太过世的时候敲着脸盆唱着歌,鼓盆而歌,然后讲了一大段的哲学,那是我们做不到的。包括所有讲庄子哲学的人可能都做不到的。”

  蒋勋总结说:“他背后是什么力量让我们感觉到乔布斯不再是一个产品的设计者,而是他回来做他自己的那种自在!”   花的竞争力就是与众不同

  蒋勋告诉现场观众:对美的定义第一是做回自己,第二是他人不能取代你。接着,蒋勋继续用花的竞争力来“布道”:“可是我们平常看到美,我们会觉得美跟竞争力拉不在一起,美可能是一朵花,我们很难去想象如果我凝视这朵花,它跟竞争力有什么样的关系。”

  有一次,他在东海大学给学生讲美学的课,可是,学生的注意力却完全被教室外面开得非常灿烂的花所吸引。“我刚开始当然有一点生气,如果说你在讲课演讲,别人都不看你,都在看外头的花,你会觉得有点失落感。”可是后来他想通了,“我如果要讲美,我所有的语言加起来其实比不上那一朵花。一个春天的花季,恰恰好是那些二十几岁年轻的生命应该感觉到的,他应该在那里面得到很大的振动”。然后,他就作了一个决定,把课堂搬到外面,坐在花的下面。

  “那一天我们就上了一个课,说为什么你觉得花很美,我们不谈竞争力,我们只说为什么你觉得花很美?”他们说因为花有颜色,色彩很美;有人说花的形状很美,还有人说有一些花,虽然没有颜色,但是它有香味。这个时候我们就开始把花之美——花的色彩、花的形状、花的香味全部加在一起分析。这时,我们赫然发现,花的美是一种竞争力。为什么它要这个颜色,因为所有的蜜蜂、蝴蝶的复眼没有办法准确找到一朵花,如果它没有高彩度的红或者高明度的黄,它很可能没有办法被蝴蝶找到,没有办法被昆虫找到,如果在三四天它绽放的时候,蜜蜂、蝴蝶没有找到它,它没有机会授粉,它的雌蕊雄蕊没法交配,这个花就等于白开了。我不知道大家现在有没有开始觉得花的美其实是一个计谋,它要招蜂引蝶的。于是我们会发现所有的生命,特别是植物,它是要招引那个蜜蜂和蝴蝶来替它传花粉的,背后隐藏着一个生命要扩大跟延长的竞争力在那里,是一个竞争力。植物学家后来告诉我说,它很美,对,因为不美的都被淘汰了。我说什么叫不美?如果它也没有办法红,也没有办法紫,也没有办法黄,灰灰的,它早就已经淘汰了。我们就会发现美其实说明它是通过可能上亿年的植物学上的竞争,最后它形成这个花的存在,而且很有趣,它都不一样,我们后来就跳到了香味。为什么白色的花香味这么浓郁,你可以好远好远就闻到玉兰的香味,你可以好远好远就闻到含笑的味道,因为它没有色彩去吸引蜜蜂和蝴蝶替它授粉,所以它其实应该是没有竞争力的,结果它发展出另外一个竞争力,就是嗅觉气味,嗅觉可以比视觉传得更远,所以蜜蜂、蝴蝶即使在很远很远的地方,经由花的嗅觉可以替它授粉。平常我们觉得花好香,花好美,我们用着这些看起来可有可无的字,它的背后其实隐藏着一个生存的艰难。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2-09-28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