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李敖、洛夫都曾提名过诺贝尔奖?恐怕有点误会

2018-03-21 08:50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阅读

诗人洛夫

诗人洛夫(1928-2018)

作家李敖

作家李敖(1935-2018)

  连续两天,台湾文坛痛失两位大人物:最有名的作家李敖,以及最好的诗人洛夫。很多人在悼念他们之时,都用了这么一个称谓——“诺贝尔文学奖提名者”。有的媒体说得还很具体:李敖是因为《北京法源寺》获得了2000年诺贝尔文学奖提名;洛夫是凭借长诗《漂木》获得2001年诺贝尔文学奖提名。

  二位的作品都会流传后世,二位也定会成为被人景仰的人物。正因如此,才不应该,也无必要用虚假的宣传去美化他们。事实上,他们二位的诺奖提名,都有很大的水分。

  一、“诺贝尔文学奖提名”,大概是文坛最容易钻的空子了

  诺贝尔奖由于知名度太高,很容易被网友当成跟奥斯卡奖、格莱美奖差不多的一种奖。而文学奖由于门槛相对低(科学类诺贝尔奖咱确实搞不懂人家说的是啥),又成了诺贝尔奖中最受人关注的。

  是奖就分获奖者和提名者两拨人,每年奥斯卡奖直播时,我们都能看到在开奖前的一刻,镜头对准五位被提名者,当开奖人宣布获奖者时,五位提名人中的一位喜极而泣,另四位在一秒钟的失望之后,开始假惺惺地微笑,鼓掌……

  那么,诺贝尔文学奖的提名和颁奖,是这个流程吗?

  显然不是。每年十月初,诺贝尔奖评奖机构——瑞典学院会公布每个奖项的获奖者,但是提名者,会保密50年。也就是说,我们至今能知道的最早的提名情况,是1967年的(今年下半年会公布1968年的)。

  所以,李敖、洛夫的纪念文章中所谓曾获2000、2001年诺奖提名这件事,是不靠谱的,这两年的提名要到2050、2051年才公布。

  既然如此,为何那么多媒体言之凿凿说他俩曾经被提名过呢?

  我先举另外一个例子吧,还是奥斯卡的。刚刚过去的2018年奥斯卡颁奖礼,智利电影《普通女人》获得了最佳外语片奖。这个奖是开放给所有美国以外的电影人的,每个国家都可以选送一部电影参赛。那么中国选送了吗?选送了,它就是著名的《战狼2》,去年夏天收获了50多亿票房的《战狼2》。

  根据奥斯卡的评奖流程,会在每年全世界选送的几十部、上百部影片中,先选出9部,作为初选入围影片;一个月后再在这9部中,选出5部终选入围影片。最后剩的这5部,才有资格叫奥斯卡最佳外语片提名影片。《战狼2》并没入选9部初选,当然也没入围5部终选影片。

  把奥斯卡奖的这个例子套过去,诺贝尔文学奖就能解释得明白了。

  每年9月,评委会定向给全球几百个文学团体、知名教授、往届得主等人发邀请函,请他们选送次年诺奖候选人。每年,评委会都会收到几百个被选送的人选(这几百个人都相当于奥斯卡外语片评奖里的《战狼2》)。而评委会将在这几百个人里边,选出5个左右的提名人。这5个人,才有资格被称为诺贝尔文学奖提名者,之前的几百个人,最多能叫“被选送”、“被推荐”。

  “被选送”和真正的“被提名”,这里边可钻的空子可就大了。

  理论上,只要有人愿意选送你,阿猫阿狗都可以被选送,而这种“被选送”,在中文语境里,往往被故意模糊成了“被提名”。像李敖、洛夫能够准确地说出是2000和2001年被提名诺奖,那几乎可以肯定地说,他们只是在这两年被人选送去评奖了,只是这两年的“《战狼2》”,并非准确意义上的被提名。

  二、李敖、洛夫到底得没得过提名?答案是:不知道

  说了那么多,给句痛快话,李敖、洛夫俩人有没有被提名过诺贝尔文学奖?答案你听了很想打人,就是——我也不知道。

  谁知道?理论上只有诺贝尔奖的18位评委知道。上文说了,诺奖提名保密50年,如今可知的提名情况,最近的也是1967年的,彼时李敖、洛夫还都是30多岁的年轻人,没有写出代表作。而从1968-2017这五十年的提名情况,除评委外,是没有外人知道的。

  还有一点,诺贝尔文学奖相当于终身成就奖,奖的是人,不是作品。除了极少数时候,评委会在授奖词中特别提及某部作品外,绝大多数人获奖,是凭的整个写作生涯。所以,李敖凭《北京法源寺》提名,洛夫凭长诗《漂木》提名,这种说法本身就透着外行。

  简单总结下:

  1. 李敖、洛夫得没得过诺贝尔奖提名?

  不知道。从目前掌握的提名资料看,没得过,以后随着提名信息的解密,没准会看到。但现在就言之凿凿说他俩是提名者,这是不准确的。

  2. 李敖在2000年,洛夫在2001年获得过诺奖提名,是不是真的?

  假的,目前提名信息尚未解密,谁也不知道,他们最多是被选送过,跟被提名不是一回事。

  3. 李敖凭《北京法源寺》提名,洛夫凭长诗《漂木》提名,是不是真的?

  脑洞有点大,你可以看作出版商为了卖书而故意这么说的。

  三、李敖《北京法源寺》被提名诺奖之事,已被证实是他的个人炒作营销

  当然,无论我说多少,今后你还会在各种书的腰封上,看到“本书曾获诺贝尔文学奖提名”、“本书作者有望获得本年度诺贝尔文学奖”之类的惊爆字眼。

  这股风气的带动者,正是刚刚故去的李敖大师,以及他那本《北京法源寺》。当时大陆简体字版的《北京法源寺》,腰封上明晃晃打着“本书获诺贝尔文学奖提名”字样。

  这件事,与其说这是出版商蓄意炒作,不如说是李敖大师的一种自我炒作,因为被提名诺奖的消息,是李敖自己放出来的。捋一下时间线,大概是这样——

  1. 2000年2月,有媒体报道,李敖“已于上个月底正式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审核小组通知,被提名为今年的诺贝尔文学奖候选人。 ”

  2. 随后,他也接受了媒体采访,大谈诺奖提名之事:“(成为我国台湾地区第一位获诺奖提名的作家)出了小小一点恶气!(笑)要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中国当今够资格的不止我一个,但放眼台湾,就我一个。我是最有资格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台湾当局查禁我的书,台湾文建会甚至不承认我是作家,我现在获得提名,对他们是个绝大的讽刺。我角逐诺贝尔文学奖,也是为了考验考验评委会,颁奖颁了100年了,还分不了一个给中国,太荒谬了。”

  显然,他仍是几十年如一日地在怼台湾当局,只不过借着提名之机,换了个方式怼。

  3. 旅居瑞典的中国海外作家茉莉对此表示异议,并发文章质疑:“每年的推荐提名,都是在二月一日截止。这就等于说,在2月1日之前,瑞典文学院不会处理任何被提名的资料。而李敖得到的‘通知’,居然奇怪地在一月份就发出来了。”

  4. 被质疑后,李敖回应了一下,表示只要任一所大学教授推荐,你的书就能入围。等于承认了,自己只是“被选送”,而他人为地将其模糊为“被提名”。

  《北京法源寺》出版于本世纪初,当时国人对诺奖还处于趴门缝偷窥人家怎么玩的阶段,正因如此,国内没有任何人质疑李敖,而质疑者来自旅居诺贝尔故乡瑞典的一位作家。在信息不对称的情况下,一个煞有介事的“本书获诺贝尔文学奖提名”,能极大刺激销量。事实也是如此,不仅本书大卖,连以往默默无闻的法源寺都因本书出名。

  可能是国人对诺贝尔奖太过痴迷,而对评奖过程却知之甚少,这种痴迷与不了解之间的巨大反差,让出版商有了文章可做。现在到书店的文学作品区,随手翻翻,没准就能找到“本书曾获诺贝尔文学奖提名”字样的腰封。可以说,其中99%都是不靠谱的。

  结语:

  用诺奖贴金,已经成了文学出版界常用的营销手段。如今,这种风潮蔓延到媒体界,用诺奖为故去的人贴金,貌似也符合中国传统的死者为大传统。笔者认为,正因为应该尊重逝者,才不该用不实的信息遮蔽他们。李敖、洛夫的成就已足够大,想纪念他们,读作品就好,如此虚(假的)名(声),不要也罢。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8-03-21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