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萨特伴侣波伏瓦曾恋上美作家艾格林 写"第二性"

2015-06-12 08:56 来源:文汇报 阅读

  ■本报记者 傅盛裕

  “我身上发生了什么事——可到底是什么事呢?”

  1947年1月26日,星期天凌晨,西蒙娜·德·波伏瓦在纽约林肯大酒店的房间里醒来,记下这样一段话。

  故事,或者说奇情绯闻,由此开始。

  法国历史小说家伊雷娜·弗兰的新著《恋爱中的波伏瓦》中文版日前面世。该书钩沉日记、报道等史料试图拼凑出波伏瓦的一段情路。令人讶异的是,这段浓烈、反常甚至有些神经质的爱情里,男主人公竟然不是让-保罗·萨特,而是美国作家纳尔逊·艾格林。

  事实上,正是与艾格林的交往,直接促成了《第二性》的出版。波伏瓦的龚古尔文学奖获奖作品《名士风流》里,也描摹了这位充溢着异国情调的爱人。可惜,在萨特和波伏瓦吊诡的爱情盟约中,艾格林只是边缘的过客。尤其传统的史料,大多言竟于此。《恋爱中的波伏瓦》意在还原的,恰是艾格林和波伏瓦之间的真相。存在主义的旗手,女权运动的先锋,萨特和波伏瓦的结合,步履所之,皆是新闻。可两者的关系,却超越了世俗对爱情的界定。萨特声称,与波伏瓦之间是“必要的爱情”,其他艳遇则是“偶然的爱情”。在这种新发明的爱情模式里,可以在别处交付身体,却永远不能交付心灵。并且,彼此必须完全坦诚。

  可这番乖谬的预设,难免在飘忽的人心面前支离破碎。哪怕是萨特和波伏瓦的头脑,也要直面爱情的喜怒哀乐。

  当萨特为情人多洛雷丝意乱情迷的时刻,波伏瓦感受到翻滚的醋意。表面上,她要在美国的巡回讲座期间维持理性明朗的公众形象;内心里,龃龉和怨愤又在心里留下“梆”“梆”的声响。时而,她是睿智通达的西蒙娜;另一些时刻,她又变身意乱情迷的“海狸”。

  海狸因为多洛雷丝的出现而遭萨特忽视。海狸在美国度过了“苦行僧般巡回演讲的日子”,还要舌战当地的文化名流。海狸在纸醉金迷的纽约望见“动物般的生活”“终于感觉到了”肉体,海狸遇到了纳尔逊·艾格林。

  这一年,海狸39岁,在情敌眼里有着“笨重的腰身和缺损的门牙”,却仍旧渴望激情。通过熟人辗转联系,她和艾格林的命运就此联系在一起。

  因为萨特正和多洛雷丝纠缠不清,波伏瓦与艾格林的逸事,也弥漫着如释重负的意味。纵然已届中年、声名在外,恋爱中的波伏瓦从试探、揣摩、反复到确认之间,也还像是初尝禁果。走过街巷,因为天气寒冷,他们在酒吧之间进进出出,不下四次。行将告别,也需要拥吻和对白来确认归期。

  空虚孤寂的波伏瓦,遇上神经质的艾格林,一个嚷嚷着“你要再来”;另一个则在信里写下:“用我所有的爱情亲吻你。”可一旦从如痴如狂中抽离出来,萨特、多洛雷丝,包括艾格林的情人们,连同背后裹挟的纷纭现实,也便叫人窒息地翻涌而来。

  终于,历尽拉锯,波伏瓦与艾格林走上了一条泯然众人的情路。彼此渴慕,情感升温,外力搅扰,重归现实。艾格林送了一枚戒指给波伏瓦,她终生戴在左手中指上,甚至还要求带进坟墓。而另一方面,在事业和创作上,萨特又是她最为坚定的“盟友”,难以挣脱的“羽翼”。往复与游移,将波伏瓦和艾格林引向相爱相杀,最终,波伏瓦又回到萨特的身边,躲进约定的“港湾”,有了年轻的情人克洛德·朗兹曼,开始关切起暮年萨特的健康状况。人生的标尺后移,“一场爱情故事”,从占据心念,到转为旁枝,甚而在回忆录和访谈中加以粉饰,也便理所当然起来。

  弗兰的野心是,通过《恋爱中的波伏瓦》,再现艾格林对于波伏瓦的重要性。遗憾的是,实据欠奉,以小说家言脑补缺省的事实,聊作参考或可,引经据典怕还需慎重。好在,历史的想象一旦开始,更丰沛的材料或许也将陆续浮出水面。在眼下这个时点,读《恋爱中的波伏瓦》,既关于波伏瓦、萨特、艾格林的实相,也可作为《第二性》的互文。毕竟,人事虽有文过饰非,但思想的去伪存真,则显得更客观,也重要得多。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0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