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提莫思·李布来提(TimothyLibretti)访谈

2012-09-29 23:35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梁子 阅读

 被访问者简介: 提莫思.李布来提(Timothy Libretti), 密执根大学博士 University of Michigan,美国东北衣利诺思大学英文系副教授, 研究生顾问; 在以马克思文艺理论和多元文化主义研究方法研究美国现代文学, 尤其是在少数民族文学中的侦探小说领域独劈蹊径的学者, 研究兴趣为美国现代主义, 少数民族文学; 研究成果被大量发表, 并被收入美国主要的大学多元文化文学教科书<<多元文化侦探小说:来自另一方的谋杀>>,并 是有关的多种学术专著编辑者.

    (以下Q 为提问, A为回答)

    Q: 根据中国出版家协会和《中国读者文摘>>“什么是孩子们最喜欢的书的调查”的发现,侦探小说是最受欢迎的读物.  您是否能告诉中国读者,侦探小说在美国的流行程度及其一般情况?
    A: 侦探小说无论是在历史上还是在目前和将来都是一种具有无限发展空间的流行文学形式。你可以对这种流行性的原因作无数的推测。首先,我相信人们,至少是美国的读者,被犯罪,对社会规范和秩序的越界现象所吸引。侦探小说的这个方面满足了某种美国式的冲动。这就是主张个人反抗去顺从被视为压迫个体表达的社会秩序。但在同时,这些小说,却给予了解决问题的方案,最最典型的,就是恢复社会秩序。正义在这里是为了建立法律和秩序,即使是在阴暗的时候,而世界回复到正常状态. 就这一点来说, 该文类典型地是相当保守的.
    
    可是,引起我的兴趣的却是侦探小说在美国的蜕变. 此外,由该文类的流行性而引起的向着历史上受压迫的族群的非主流作家开放 的机会也是我兴趣产生的原因.   虽然女作家和有色人种作家过去就一直写侦探小说并以叛逆性(RADICAL)的结尾来质疑美国社会的正义性,如切司特。海美斯(CHESTER HIMES),但对我来说,好象是,为了把他们对美国社会的视觉带给大众读者,少数民族作家更大量地转向该形式。六十年代到七十年代的美国, 也就是产生了由社会运动引起的主要社会变动的时代.这些运动包括黑人民族,墨西哥民族,印地安民族运动,动员反对越南战争,女权主义运动,等等, 与此时代相应的文化冲突,就文学领域来说,是经典文学的殿堂接纳了如凯特。重宾(KATE CHOPIN), 查儿思。切丝纳(CHARLES CHESNUTT)等人.我要说明的是,在很多来自被剥削阶层的作家的文化奋斗的关怀是获得进入经典范围和致力于被看成是"伟大的"美国作家的同时, 我想,现在, 我们看到更多的女性作家和有色人种作家更为关心获得大众读者.  象苏.格拉弗纯(SUE GRAFTON),萨拉.琶偌思基(SARA PARETSKY), 沃儿特.莫思里(WALTER MOSLEY)和露查.科儿比(LUCHA CORPI)等作家,他们中的很多人都能在侦探小说的形式范围内向与阶级,性别,种族压迫有关的内容探索和挑战,干预流行意识的发展, 把其政治观带给更广大的 读者, 以及对就我们的历史和美国的主要文化议题的重新思考进行扶植和培养.
     
    所以,侦探小说仍然是非常流行的,但我认为该种形式的内容和在该形式范围内探索的社会议题正发生着意味深长的转化.  我所提到的作家, 也就是来自历史上受压迫和剥削的人群的作家, 正在利用这种流行和历史上政治上保守的文学样式, 并以一种相反和激进的内容对该形式进行探索.他们以该形式对那些基本的假定,理念和对我们身处的世界的历史的理解进行挑战.而这种小说对强调恢复已建立的法律和秩序的侦探小说的模式是逆反的.就传统侦探小说来说,通常在故事中出现的,是罪行发生了,侦探找到了犯罪分子,然后,社会的无辜的和清白因罪犯的发现而重获.  然后,大致上说,已建立的状态,现存的正义,秩序和法律观念被再次肯定.但是, 许多当代女作家和有色人种作家,如墨西哥族侦探小说作家露查.科儿比,利用侦探小说细致地探索我们是如何看待关于犯罪,正义和美国犯罪的原因等问题的. 例如,当我们看看目前美国监狱里的犯人们时,就会看到充满了有色人种.我们要想想这些人一直被警察歧视和作为追踪目标. 这些事每天都可以在报上读到.  还有, 美国的历史充满了今天被认为是非正义的事, 如奴隶制,种族主义和性别歧视的事。我所提到的作家探索这些事的历史的非正义性和他们在我们目前的社会秩序的当代的体现.这些罪恶是需要被理解的, 认识,并以某种方式加以解决。他们的故事很少是关于法律和秩序的恢复而更多的是质疑美国文化中法律和秩序的意义,而且也是和关于以一种不同的,一般来说更为历史的角度来理解犯罪的. 我要重申的是,传统侦探小说说我们需要重构法律和秩序,这种小说大多数是与历史无关的,那既不是关于社会变化和转化,也不是对关于我们的法律,犯罪,和正义的概念在历史上的位置极其如何被定位的理解。这种法律简单地就是,社会是无辜的,个体是有罪的。然而,那些引起我的兴趣的作家,却正把美国社会看成是犯法的,和正开始探索美国以法律和秩序的非常名义致力于反对有色人种,妇女和工人阶级的非正义的历史。例如,美国的原住民,和墨西哥人,通过所有的“合法”的方式,至少是根据美国白人的资本主义体系,被剥夺了属于自己的土地。当代少数民族作家的侦探小说不仅以侦探小说探索个体的犯罪行为,而且可以这样说,对侦探小说历史负有更大的推动作用.  他们钻研历史,因为, 再一次地, 体裁本身很大程度上是与历史无关的; 但如果你想想, 侦探小说的形式,在传统上保守的同时, 实际上将自己借给历史的探索,因为当一个人解决了一个案件时,会发生什么呢?随着线索和(犯罪)行为被调查,一种历史也被恢复和探索。 我们会尝试找出谁做了什么,什么时候-很接近一位历史学家做的事。犯罪总是发生在过去。而它却在目前被发现,而且你要追溯回去并弄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所以,这些作家利用该种形式去进入到更深的社会历史原因,以此展示一种更大的对有色人种和妇女犯罪的非正义的结构性模式和历史模式。他们对犯罪,对侦探小说的思考是不一样的。 他们以一种叛逆的内容来探索侦探小说的形式, 用其来考虑将我们世界的价值观进行转化,而不是简单地只是使现存的世界就它原来的状态合法化。

    问: 你可否谈谈亚洲侦探小说的不同性?
    我不相信我真的读过亚洲作家的作品.但想想侦探小说和我前面提到的亚裔美国作家的作品的关系是有趣的.多元文化小说,或由美国有色人种写的小说,常常发展起大量的,与我们在侦探小说中看到的主题相同的东西.例如,多元族裔和多元文化小说的一个富有特色的主题就是对一种曾经被抹去的过去或是文化传统进行恢复或重构的努力.例如, 华裔美国作家佛兰克.秦写过一本叫<<唐老鸭>>的作品.故事发生在八十年代纽约市的一个中国新年.   一位越南荣军的鬼魂来探访主人公唐老鸭. 请记住,越南战争在亚裔美国化人认同的发展和美国政治运动中是一重要的阶段.在越南战争时期,亚裔美国人开始认识到美国的直接针对亚裔人种的种族主义和美国在海外对越南的侵略之间的联系.他们开始围绕着这些问题联合起来.  在<<唐老鸭>>中,这个孩子不仅受一位华裔的越南荣军的鬼魂的拜访,而且小说的部分描述也重访美国铁路建造的历史, 而该铁路很大程度上是靠剥削中国劳工建造而成的. 该小说的重要性是其部分地对该历史的重现, 对美国华裔在美国社会发展的位置的重现. 该历史在美国文学中甚至在传统的介绍的美国历史书中曾普遍地失落或至少是很少被认识到.  而人们却能在很多多元文化小说中看见这种集中于历史的重新发现的状态. 由于美国历史被普遍告知的方式是倾向于从一种本质上来说是白人的,或央格鲁-美国式的角度,他们得复原和重塑一种不同的历史意识.  所以, 当卡路.布隆森 创作其<<美国在心中>>的时候,他把自己看成是为美国的菲律宾人做集体性传记.  他要对这种历史进行记录, 因为绝大多数美国人对此一无所知.他为他的同时代读者重现那段历史.  如同我曾经提到的,这就是侦探小说在诸如露查.科儿比, 龙兰多.荷农莒萨,或沃儿特.莫思里等作家手中出现的变化.它恢复了一种历史的角度. 把这一点考虑进去,大量有色人种作家被侦探小说的形式所吸引就是可以理解的了. 原因是该形式对恢复和重建失落的历史的设计因是不可替代地合适的. 这些历史内容在主流历史传记和文学中应该却从来没有被提供.所以在多元文化小说中, 因为要书写和讨论这种经验,我们看见一种很强的记录性因素.例如, 对布隆森来说,恢复美国菲律宾人的历史就是从事侦探的过程, 就是回答我是谁,我是怎样被歧视的等关键性问题.菲律宾人在美国社会手中所承受的非正义和暴力待遇是种族屠杀,偷窃土地,和剥削. "美国式"的法律体系以前没有,而现在也没有认识到其作为一种犯罪和非正义的历史. 在少数民族文学中, 我们获得了一种不同的历史意识和不同于占美国资本主义文化主流的对美国历史的理解.

 问: 和你所主张的相反,目前在中国, 很多年轻的中国知识分子推崇以一定文学所表现的资本主义价值观,而曾经在中国很受欢迎的的第三世界文学已经被遗忘了.代之而起的,是传统的资本主义主流经典, 而且这种经典被认为反映了民主精神,国家甚至很多青年作家使自己的创作努力认同于美国经典作家的.  你是怎么看这个问题的?
    A:  这很有意思, 因为我们谈到的很多小说都向历史上被称为是"美利坚主义"的价值观挑战和向所谓的美国完全的与民主同一的观念挑战.在历史上,这种情况(美国与民主完全同一)从未发生过.  可是知道中国青年一代作家与美国经典作家认同是很有意思的事, 因为亚美作家如卡洛思.布隆森,法兰克.秦,金元容,旦和米儿敦.马利亚那,仅就提这几个名字吧,却正在质疑美国民主的概念, 因为对美国的有色人种来说,民主从来未真正实现过; 他们并未经验过民主的权利.  你知道,马克思主义传统被很多自称为共产主义的国家背弃了, 但这对我们来说并不能成为放弃马克思主义或这种理想, 并声称我们不能实现它们的理由.大量的这些共产主义国家其实并不是共产主义国家, 而仅是一种国家资本主义的形式.例如,斯大林以来的前苏维埃,就是国家资本主义国家. 那并不能被看成是马克思主义,共产主义,和社会主义国家的一个版本, 但是,我要说大多数经典美国文学并没有实质性地批判美国资本主义, 而对我来说,那很难看得到,如果你稍稍想想,就会明白, 一种从资本主义文化中产生,受其支持的文学怎能成为民主的代表.如果你看看主流媒体,你就能看到民主常被等同于资本主义的情况,但是,这是荒唐的认同.这种认同对我们中真诚地致力于民主实现的人们是破坏性和伤害性的.资本主义导致不公平.  如同我们在最近的一次总统选举中所看见的那样,你得有很多的钱上电视,付广告费,获得媒体的认识,和进入辩论.如果那要花一百万进行一次竞选,那显然不是 公平地进入媒体的.更进一步来说, 我们的媒体被越来越少的大公司占有,如, 极少数的公司拥有全国成百上千的电视台, 电台和报社.  这不是民主.  当资本积累在极少数人手中,它就会削弱对广大的人们的可能的机会, 削弱你和我, 和其他普通人, 去被倾听和代表的权利和机会.  这样的情况没有建立民主的可能. 那是可笑的. 最近的一次总统选举是可笑的.  如果那发生在一个第三世界国家,美国就会侵略和挑战这个选举.
     
    所以, 听你提到中国青年知识分子的视角, 我觉得很有意思.我相信与其他国家相反,美国有更大的自由和言论自由.我可以说我要说的话而不会被投入监狱,但同时, 说美国的社会体制已达到了民主是可笑的.

    问: 我没有看过你所有的作品.但是"阶级斗争"等术语和概念好像是在你的言论中经常出现, 而与这些概念相关的理论, 我的意思是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在中国文艺批评中已经被认为是过时的理论而受到冷落.  你在你的研究和学习中还应用这种理论吗?
    A:  绝对是的.  我认为探索和理解"阶级斗争"理论 对于创造一个真正的民主世界是具有促进力的.我并不认为马克思主义理论是过时的.我不认为 对于一个由阶级剥削构成的,由维持着不公平,和在一切方面扼杀真正的民主的,象美国这样的社会, 或是我们的大多数的资本主义体系的国际社会,马克思主义是无关的.  对我来说,也就是你说的,马克思主义在中国文艺理论界已受冷落,是令人悲伤的,因为文学, 或文化,是阶级斗争发生的主要领域之一.特别是当提起亚美作家, 墨西哥作家,工人阶级作家,美国的非洲人作家, 我们要认识到这些美国的族群的经验一直是阶级压迫和剥削的经验之一, 特别是经由殖民主义机械论. 美国有色人种的经验在历史上一直是与殖民有关的经验.  殖民主义的关键特征之一,正如我们从法兰茨.凡农和阿米卡.卡白儿等反殖民主义的作品中所了解的那样,是洗去一个民族的文化和历史的意识和代之以输入它自己的文化.这就是其过程.殖民化的过程把一整个另一种的思维方式完全清除.  它把一种过去夺走. 这种过去却包含一种历史的记录,而这不仅是一种记录着历史上的非正义,一种有人民的反抗和不愿对压迫和剥削让步的记录. 而且,自然地,所抹去的也是一种别样的生活方式,社会关系组成,生产关系,等等这样的知识,.  所以,举例来说,当卡路.布隆森, 在他的作品中恢复菲律宾农民们反抗美国帝国主义和菲律宾的阶级统治的历史时, 他正拒绝那些对殖民主义记录的忘却并对读者呈现一种反向的模式说:"我们曾经这样做过. 我们能够再这样做." 这就是美国的文学和文化工作者恢复三十年代以来的工人阶级文化和文学的重要性的原因.因为这种文化或文学传统提供对非正义和对资本主义体系剥削的反抗的记忆和模式,而且它也提供一种文化传统的记忆,而该种机构发展起一种对那种反抗的原动力.

    所以, 当我们谈及在美国承受一类殖民化的有色人种的文学, 其中一个方面就是美国殖民主义统治维持自己的是通过文化,通过属于文化的,构成观念的,和属于合乎体统的历史的常识的输出的.这也是马克思主义或马克思主义者在五十和六十年代被从大学里清除是一件大事的原因: 在当时的大学中,马克思主义的视角没有被广泛地,作为知识的整体的一部分,和一种理解世界的方法而教授,而这种情况是可怕的.
  
    马克思文艺批评所坚持的不仅是带着以下的目的来阅读殖民主义文学作品的, 即以理解阶级政治为目的,和以理解世界观-意识形态-被一种文学作品所推广的,就其如何表达世界和想象我们和世界的关系目的.马克思主义批评也同时从事对失落或被忘却的文本和传统的恢复.再说一次,这种重构历史的任务与侦探小说作家所从事是相近的.我在上面所提到的作家正在思考过去,重构一种不同的文化传统.该传统提供对过去的不同的理解.而这是重要的, 因为我们如何对现状进行回应或在现实中行动取决于以如何理解过去为条件. 比如说,当我们在美国失去了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传统,我们就失去了一种从社会主义的,反种族主义的,女性主义的,国际主义的看待世界的视角,一种从该角度对爱, 性,自然,或人道主义的理解. 事实上,马克思主义从不同于以任何其方式来理解和解释什么是人的哲学视角.以佛洛伊德为例.  佛洛伊德把人的状况解释为注定是不满和空虚的.而马克思认为

    我们将可以成为自由和全面发展的人.佛洛伊德说我们总是需要压抑我们的冲动,愿望,而因此生活在空虚中.事实上,佛洛伊德之所以写<<文明及其不满>>是为了对<<共产党宣言>>进行回应和攻击.当我们失去了马克思主义传统,我们失去的,到底部分来说, 是一种思考的方法, 一种以创造一个人民被满足的世界的为己任的哲学传统.如果你让你自己完全向佛洛伊德让步,那你就是正向一个空虚的世界投降, 并相信生活只能如此.  那就真的是令人悲哀的,因为其实并不是只能如此.

    (梁子, 梁慧春,是美国东北依利诺伊大学的汉语讲师, 教授大学一到四年级汉语语言和文学课. 她同时是一位翻译和写作者. 她翻译的作品出版或刊登在包括美国 Transparent Languages 出版社的多媒体教材和字典, <<亮亮>>儿童杂志等媒体. 她写的散文主要刊登在<<大公报>>和<<星岛日报>>和其他海外媒体上, 此外, 她也有著作在花城出版社出版.)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2-09-29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