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梦露之死阴谋背后的真相

2012-09-28 23:03 来源:新闻午报 作者:佚名 阅读

  玛丽莲梦露离奇的死亡让肯尼迪总统兄弟成了众矢之的,罗伯特·肯尼迪在迈向总统宝座的关键时刻被刺,爱德华·肯尼迪的政治事业因为查帕奎迪克岛翻车事故而受到影响,真的有咒语在笼罩着肯尼迪家族?本书作者寻访了几十个当时事件的关系人物,查阅了上百份相关文件,以详实的资料指出咒语的外衣下是卑鄙的阴谋,包括美国中央情报局在内的持不同政见者,从猪湾事件开始就预谋推翻肯尼迪家族在政坛的地位,他们利用秘密情报与技术,一步步将肯尼迪家族推向深渊……

  罗伯特·肯尼迪突然插了进来

  和梦露调情是完成任务的手段

  当时的情况就是所谓的“一见钟情”。玛丽莲本来觉得她是绝无成为美国第一夫人的机会了,这时却又看到了希望,因为大家都认为罗伯特会紧随其兄成为总统的。从表面上看,这是一场充满激情的浪漫史,但我却怀疑司法部长与玛丽莲·梦露交往是别有用意的。

  我相信,总统急于要拿回在玛丽莲那里的文件、信件和照片,而罗伯特的任务就是要把它们给取回来。我的看法是,他把和玛丽莲调情看做是完成任务的手段。他并不想和妻子埃塞尔、和孩子们分手去娶玛丽莲。但是罗伯特诱她上勾,而明眸如星的玛丽莲竟相信了他。

  有两件事情使整个事情急转直下。第一件事是,有足够的证据显示玛丽莲怀孕了,不管孩子是罗伯特的还是杰克的,这丑闻都是毁灭性的。另一件事是,埃塞尔知道了,而她或许是家庭成员中唯一不知道罗伯特去好莱坞的使命的人。

  有迹象显示,玛丽莲是很不情愿才去堕胎的。玛丽莲接到电话,要她“离鲍比远点,你这个荡妇”,玛丽莲相信那些电话即使不是埃塞尔打来的,也是她指使别人打的。后来大家都认为,就是从那一刻开始,她的整个世界就这么随着绝望而土崩瓦解了。到这个时候,她对自己被肯尼迪兄弟利用(实在是被滥用)这一点已经心知肚明,她也不想再和他们有什么来往了。

  1962年8月4日,星期六,罗伯特·肯尼迪来看她。他威吓她,大概是想要讨回杰克要的文件,但她那里什么都没有。她毫不客气地把司法部长赶出了家门。知情者很可能认为在那个星期六,玛丽莲的事情已没了退路。他们错了。这时她已胜券在握。然而就在那个晚上,玛丽莲不知怎么搞的竟昏迷了过去,第二天一早就死了。

  被肯尼迪家里的人扔来扔去

  星期六晚上,彼得·劳福德在海滩边的豪宅里要举行晚宴,客人中有罗伯特•肯尼迪,但玛丽莲拒绝参加。但那天中午时,玛丽莲收到一个包裹,里面有个软软的玩具,是只小老虎,可能还有一张便条。包裹送到的时候她的发型师阿格尼斯·弗拉纳根也在场,她看到玛丽莲一下子变得十分不安。阿格尼斯说她后来悄悄地离开了。如果使玛丽莲不安的不是那张条子的话,那可能就是玩具老虎传递了什么信息。我们有理由猜想是罗伯特·肯尼迪送来的信或便条,或许是告诉她埃塞尔都知道了,所以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我们知道,玛丽莲在这个时候已经下定决心要和司法部长断了所有的关系,所以断绝来往应当不会让她不安;让她痛苦的是在这钟情况下,他居然觉得是他把她给甩了。

  我们知道在她心里,她本来就觉得自己像是“行尸走肉”(她自己这么说的)而被肯尼迪家里的人扔来扔去,而这次又被利用了。

  前一天晚上,她定好了一桌昂贵的饭菜送到她家里,但是罗伯特却没来。那天晚上再晚些时候,她简直就是被骗到了一家很有名气的饭店,在那里和彼得·劳福德共进晚餐。到了那里,她发现罗伯特·肯尼迪正等着她。

  可能就是在这个时候司法部长向她摊了牌,告诉她不便再来看她,不便到她家里和她一起用餐了。在这之前,他都让玛丽莲相信——而她对他的意思是很清楚的——他会和埃塞尔离了婚来娶她,而现在他却告诉她这事从来就没有可能。

  堕胎后她一次次想找到罗伯特·肯尼迪,但是他表现得就像她得了瘟疫似的。他不接她的电话,不和她联系。可玛丽莲知道该如何才能引起他的注意。她在一些地方放出话去,说是要开个记者招待会,会上她会“统统都讲出来”。这下奏效了,他匆匆赶来。其实他用不着着急的。大家都知道,玛丽莲所要的不过就是在和他分手时他能注意她。

  饭店里的会面并不让人愉快,双方都很气恼。罗伯特·肯尼迪根本就没那个心思来好好地道别,他还没弄到哥哥要的东西。就玛丽莲来说,如果他能让她好好地和他分手,不告诉她在许诺和她结婚这件事上他从来就没有真心真意过,他也就可以拿着想要的东西回家了。但罗伯特是个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的人,他能做的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死前发生的事情

  星期六下午司法部长不请自到,还带来一个人,有人怀疑是那人给玛丽莲打了一针,好让她安静下来。罗伯特和玛丽莲吵了起来。玛丽莲不给他要的东西,罗伯特发了火。

  他们走后,玛丽莲关心的是按摩师拉尔夫·罗伯茨怎么没来告诉她暂定的晚饭是否落实了。她不知道罗伯茨打来电话的时候,心理医生拉尔夫·格林森在她家里,是他接的电话。他并不喜欢拉尔夫·罗伯茨,竟在电话里说玛丽莲不在家。按摩师只得和其他朋友去消夜了,把玛丽莲一人丢在家里。

  罗伯特·肯尼迪来过之后,彼得·劳福德在傍晚打电话给她。司法部长急着要玛丽莲晚上来吃晚饭,但玛丽莲告诉劳福德她不会去。就在这个电话里玛丽莲和劳福德讲了她对罗伯特的失望,而且说到她觉得自己像“行尸走肉”那样被别人扔来扔去。早些时候她给杰克·肯尼迪打过电话,但找不到他。当时总统在海尼斯港的家里。

  罗伯特还没弄到杰克要的东西,因此对她的爽约十分恼火。那天晚上七点他再一次不请而至来到玛丽莲家里。这次他是和彼得·劳福德一起来的,想要吓唬玛丽莲交出他要的东西。等到玛丽莲觉得自己受够了这一切时,她毫不讲情面地将肯尼迪和劳福德都赶了出去。

  就因为格林森医生插一脚,那个星期六的晚上玛丽莲就独自在家了,在小乔来过电话后早早上了床。她的朋友帕特·纽科姆去了劳福德家,其他朋友,雅各布一家,那天晚上正好在好莱坞听亨利·曼西尼的音乐会。管家默里太太决定留下过夜,玛丽莲一般是肯定不会叫她留下来的。因此,那天晚上谁让默里太太留在玛丽莲家就成了一个谜。不过,她在那里本来倒可能是一件好事,因为她可能有助于我们了解玛丽莲去世的那天晚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但是事实正相反,她把事情弄得更糟,她胡编乱造,到处乱讲,直到没人相信她的故事。这却很清楚地说明有人在掩盖真相。

  有人兴师动众掩盖真相

  阿瑟·雅各布在好莱坞接到电话,要他赶到玛丽莲家。到了那里发现她已昏迷,当时究竟有谁在场现在仍是个谜。默里太太在那里,但她既没能与玛丽莲的医生海曼·恩格尔伯格联系上,也没能联系到心理医生拉尔夫·格林森。娜塔莉·雅各布说她以为是帕特·纽科姆给在好莱坞的阿瑟打的电话,但帕特·纽科姆却断然否认。电话是在晚上10点30分左右打的,而阿瑟·雅各布赶到玛丽莲床边大概要半个小时。

  问题是,当时不管是谁在场都不知道玛丽莲犯了什么病。正如任何明星的处境一样,最好的办法是在家里给她治病以免声张出去。但是他们都没能让她好起来,最后只能叫来救护车把她送进医院。这时已过了午夜,彼得·劳福德在她家里,是他陪她去了桑塔莫尼卡医院。但已经太晚了,她到医院时已经死了。

  救护车司机是不会愿意掉转车头把玛丽莲再送回去的,但他看来是被说服了。她被车载回了家里,放在床上准备接受警方调查。据称她在给客人住的屋里遭到过殴打,但在叫来警察前她的尸体却是被放在了自己的床上。

  周围的邻居说,差不多在救护车从医院返回的同时,大概是快到凌晨一点的时候,他们就看到有警车停在房子外面。等到所有在场的人都觉得可以叫警察了,正式报警还是等到了清晨4点25分,是当地警署的副警官杰克·克莱门斯接的电话。他怀疑是不是哪个调皮捣蛋的学生打的假报警电话,于是决定亲自前往那里去看看玛丽莲是否真的死了。

  在查看了玛丽莲的尸体并和默里太太及海曼·恩格尔伯格医生谈过后,他觉得现场已经不是原来的样子了。克莱门斯觉得有其他人在屋里,只是那些人一直都没有露面罢了。很可能玛丽莲的律师米尔顿·鲁丁在那里,还有阿瑟·雅各布,或许还有彼得·劳福德,他在早一些的时候是肯定在那里,因为在救护车里送玛丽莲去医院的就是他。

  后来正式派来的警方调查组的报告里竟没有杰克·克莱门斯观察到的那些东西。比方说,克莱门斯告诉我们,快到早上五点钟的时候,他听到有台洗衣机在转,默里太太很可能在洗掉什么重要的证据。吸尘器也忙得很。克莱门斯报告说整个现场为了他要来了好像都清洗了一遍。

  他徒劳地想找到一些文件,如稿子、修改稿、笔记、信件等等,他觉得那些东西应当是在那里的,但却什么都没找到。可是让人觉得奇怪的是,在后来警察拍的照片里,那些东西却到处散落在地板上。他还想找一个水杯,因为他们说玛丽莲吞下了很多胶囊。他没找到,在场的人,像默里太太、恩格尔伯格医生,还有格林森医生都帮着找也没找到什么东西。玛丽莲的卫生间在修,没有水,因此她不喝口水就能吞下那么多药片就很有点蹊跷了。然而,在后来警察拍的照片里却又有了一只什么杯子,这就很值得注意了。格林森医生让克莱门斯警官看看玛丽莲的床头柜,那里放着不少药片瓶子。医生说她准是把所有的药片都吃了,所有的药瓶都是打开着的,空的。可让克莱门斯大为震惊的是,后来他听说送到验尸官那里的瓶子里却是有药片的。

  默里太太眉飞色舞地告诉克莱门斯说,她在大约午夜的时候看到玛丽莲的卧室门底下有光线。她说门是锁着的,格林森医生来的时候不得不破窗而入,他就是在那里发现她死了。这话就值得注意了,因为窗户说是格林森医生打破的,其实更有可能是从里面打破的。再说,玛丽莲根本就不可能锁着卧室门睡觉。加上玛丽莲可能是死在客房里,整个故事便是一派胡言。后来默里太太承认她并没有看到玛丽莲的卧室门底下透出光线,其实那也不可能,因为玛丽莲刚刚在整幢房子里都铺了厚厚的软绒地毯。不管是什么原因,反正是有人在兴师动众地掩盖事实的真相。

  其实她是被谋杀的

  我们用不着费多大力气就能发现他们为什么要掩盖真相。玛丽莲死前几小时罗伯特·肯尼迪还在她家里,这件事一旦传出去,肯定意义深远,非同一般。这倒不是说罗伯特·肯尼迪就和玛丽莲的死有关,但是当时他就在玛丽莲身边,那肯定要招来一番认真仔细的调查。对身为国家最高司法人员司法部长的认真仔细的调查,而且是与一桩突然死亡事件有关,那肯定会引发人们要他辞职,而连锁反应则是会要总统辞职。媒体很清楚约杰克·肯尼迪与玛丽莲两人间的绯闻,只是没有将细节披露在报上而已,罗伯特是总统的弟弟,总统任人唯亲地将他安排在司法部长的位子上,出了这种事就足以使卡门拉特之宫倒塌了。

  之所以没发生这样的情况多亏了洛杉矶警察局长威廉·帕克。我相信他知道罗伯特·肯尼迪与玛丽莲的死无关,玛丽莲是被谋杀的,而此事只是被稍稍动了手脚,使其看上去像是自杀的。

  其实并不难知道是谁杀了玛丽莲,而且还想把事情都推到罗伯特·肯尼迪身上。中情局和联邦调查局在玛丽莲家里都安了窃听器,那是出于国家安全的原因,因为罗伯特·肯尼迪要上她家来,更不要说还有吉米·霍法,他在为黑手党干窃听。他们很了解杰克·肯尼迪与玛丽莲之间的那段关系,对罗伯特·肯尼迪与玛丽莲之间的事更是了如指掌。

  所有这些人都不是出于兴趣:吉米·霍法是要看看能不能讹诈,胡佛是要他的中情局秘密档案里有更多的肯尼迪家族的材料,而中情局里有那些几个月前刚从猪湾大失败中幸存下来的人,他们是不管用什么办法,只要能把肯尼迪两兄弟搞臭就行。

  玛丽莲死了,说是自杀身亡的。其实她是被谋杀的,但不是肯尼迪家人干的。

  1962年,玛丽莲·梦露因当时正在拍摄的影片《濒临崩溃》和导演乔治·丘克发生了矛盾。后来玛丽莲飞到了纽约,到肯尼迪总统在麦迪逊广场花园举行的生日宴会上去演唱歌曲。

  她在麦迪逊广场花园的表演可谓风情万种,引出议论一片。总统夫人杰奎琳拒绝出席宴会,有些人本来就想知道肯尼迪和玛丽莲之间究竟怎么了,这一来就更有劲了。

  有传言说,早在杰克·肯尼迪成为总统以前玛丽莲就和他暗中有往来。正如连我本人在内的好几位作者都已经指出的那样,杰克·肯尼迪和玛丽莲在多处地方幽会,其中也包括在肯尼迪的妹夫彼得·劳福德在圣莫尼卡的海滩边的一处房子里。劳福德的妻子是帕特里夏,她是肯尼迪家族里倒数第二个女孩。

  等到玛丽莲理顺了她同福克斯及其周围的人的关系时,她也认识到自己与杰克的关系已经结束了,而这时杰克已是总统。然而就在这时,杰克的弟弟,当司法部长的罗伯特·肯尼迪突然插了进来。很多人都认为他是被派去彻底了断玛丽莲同总统的关系的。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2-09-28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