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法国思想家福柯逝世25周年:寻找自我呵护的生活艺术

2019-06-26 09:05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阅读

米歇尔 福柯 1926年10月15日-1984年6月25日

米歇尔 福柯(1926年10月15日-1984年6月25日),20世纪极富挑战性和反叛性的法国思想家。青年时期就学于巴黎高等师范学校,以后曾担任多所大学的教职。1970年起任法兰西学院思想系统史教授,直至逝世。福柯致力于考察具体的历史,由此开掘出众多富有冲击力的思想主题,从而激烈地批判现代理性话语;同时,福柯的行文风格具有鲜明的文学色彩,讲究修辞,饱含激情,这也是他在欧美世界产生巨大影响的一个重要原因。

1984年1月,距离福柯离世还不到5个月。似乎一切先兆都没有。他身体健康,心态平稳。那颗智慧的大脑还在有力跃动。这时他接受记者采访,谈到了他的新思路:“自我呵护”。他盛赞古希腊城邦的人美好的精神气质:“希腊人无需什么中间转换,就将自由看作是精神气质。但是这种自由实践,要求自我对自我进行全面的劳作,使自我形成一种善的、美的、令人敬仰、受人尊重、值得纪念、堪为榜样的精神气质。”

福柯曾经有过打算,他想让自己既向历史学家和哲学家说话,同时也向普通百姓说话。他希望古希腊人美好的精神气质可以是普遍,而不再仅仅属于特权。我们大家都能够这样做,而不是勉为其难。这当然需要内外兼修,但绝对不是那么困难。福柯开始欣赏看得见的美好,这是对新的生存方式和美学趣味的提倡。这是个人自由伦理实践的关键。

在他自己,他曾经要求自己待在坚硬密闭干燥寒冷黑暗的地方。他是以粉碎了自己的方式,以非常规性思考,以极限体验,也即以强烈的自我否定方式去寻找现代世界写作经验的核心。这是抒情与哭泣、狂喜与赴死的内核。福柯是个勇者,他要求自己去过另一类苦行的生活,只有这样,他才能改变知识视野中的偏见;才能揭穿人们蒙受的历史吊诡的愚弄;才能剥离陈腐意象,寻找到价值意义上的珍品。但他却是在无底深渊起伏翻卷,看到各种黑暗邪恶势力的迸发。他知道他已把自己弄得不成样子了。他大声诘问:

“我何以会活着?我该向生活学习什么?我是如何变成今天这个我的?我何苦要为做今天这个我而受苦受难?”

1月的巴黎,仍有霜重,却是比雪要轻,刚好可以浮动辽阔的寂静。福柯似乎想要松开体内的抽搐与痉挛,他想要拿生活的艺术,也即拿出来“美”来讨论。

美,是各种理想状态下最综合的指标。美其实是一种力量。它将集中着真与善。它闪耀着钻石般璀璨的光芒。美将整合地携带出许多好东西,政治清明,经济富庶,精神荡漾,才可能创造美。美是自我描述和呈现,是精神气质。人的眸子熠熠,带出的是明智生活;人的骨骼匀称,结构着完整律令。美是深度,涵括伦理学、哲学、政治学的整体要求。美的精神气质,其实是已经转向自身,又可以在公共空间推行,可以吸引人们前来,而不会吓跑很多人。这是劫持,却是瞬间被照亮的被虏;这也许是深渊,却是魅力无可躲匿的浮沉。美,来自力量,来自辩证,来自个人自由伦理实践,来自古希腊的阳光。

那时的希腊,灰雾很少,阳光格外清澈透明,爱琴海海面分散的岛屿,闪着宝石般海蓝色的晶亮。进到城邦,随处可见的是以美为塑形的人与事物。

先说人物。那时希腊的男女,大都身材矫健,行动优美,皮肤细滑。女人衣着华美,饰戴着银制、玛瑙、紫石英或黄金做成的手镯或戒指;白皮鞋上,也有精致的刺绣。她们因为喜好屋宇,不太在阳光下走动,阴影柔光,使她们脸色有几分苍白,却愈加姣好鲜妍。她们面孔常有喜悦、柔和、恬静的表情,愈添引人入胜之境。男人们则大都行走穿梭于天光之下,肤色黝黑红润。他们头廓略显长形,脖颈高直,显出挺峻威严之气,而面孔的清俊儒气,又添动人。男人热爱室外的阳光与运动,个个身手灵活,生气非凡。那时的男女,还没忙着龌龃战争,男人对女人给他们带来的优雅美妙生活感激万分,他们继续努力,以更热忱更昂贵的方式,增益她们的妩媚。

再看美学观念。希腊人的审美观念讲求纯朴和力量,和谐与秩序。每一座雕像和图画、每一座庙宇和墓穴,以及每一首诗和每一出戏,他们都尊崇对称和宏伟。他们对柔弱荏苒的东西提不起兴趣,他们不是纤细易碎之物的爱美者。他们不要古怪的形式与浮夸的感情,不要拔高的理想,不要与现实不相干的东西。因此他们不慕虚事华丽和沾沾自喜,不喜玄谈秘奥远离准确。他们推重生活的每一细致柔雅部分,认为生活便是最伟大的艺术。他们是健康的功利主义者和实用主义者。

希腊人明白,一切美学原则都必须有物质基础作主,他们忙着议论政务,忙着追求美及知识,却也忙着增进财富,打理商务,因为这些竟令他们无暇顾及善。但那时因为恶还没有满盈。疏忽为善,美学将这一切缺失可以及时弥补。

他们行事谨慎,花钱并不挥霍,而是节制有度,但他们用于装饰公共建筑物,则是不吝金钱。他们有正当的国家意识,希腊艺术不属于某一种让人瞬间凭吊的稀罕之物,也绝不冷僻生涩、众人无从问津。他们庆典历史,构筑神庙,希望建筑是大理石与几何学的完美结合,要适用的美,可以在栉风沐雨经年不改其颜,一切物品绝不因雅致而失却坚固性。于是,他们花费大量金钱,从各地雇请享有盛名的艺术家,石头上镌刻的是历史上的丰功伟绩。而这一时期的艺术家,也不是仅仅局限于室隅,不是一般人不懂的穷酸隐士,而是参与到各种艺术事业中的实践者。

说到希腊人的性格,那是一种奇妙而有趣的综合。他们的聪颖与饶舌,放纵与收敛,虚荣与爱国心,这一切,结合在一起,形成他们的真实人性。他们有时也会说谎和狡黯,也恋爱和忠诚,但那恳切一笑里,让人释怀,因为这是连神祇也避免不了的缺点和长处。总的说来,希腊人性格温柔,即使战士也慷慨慈爱。只是怯懦常为人不齿。

对希腊人来说,他们认为最美好的生活就是最充实的生活,不一定有贵族的荣誉感和积善之士的良心挂在嘴边,却是充满健康、精力、优美、热情、财富、冒险及思想。他们认为,自我发展就是一切。

他们认为的美德就是勇敢,尚武精神并不匮缺,却又不是因此成为衡量一切的标准。他们只是不让自己羸弱。因此希腊人一向是把肉体放在灵魂前头考虑,认为肉体单薄乏力,灵魂就不可能强健壮阔。贫瘠的肉体长不出茁壮的精神。是肉体先衰竭,灵魂才枯萎。因此他们参加竞技活动,掷铁饼或投标枪,下棋或赛跑,凡此为奥林匹克运动引出先例。

关心健康和运动皆在关心美,一切以美为造型,优美的生活艺术与才干、仁慈、财富、正义和谐统一。希腊人因此喜欢宫殿胜过庙寺,是因为宫殿辉煌柱廊廓大;苍穹相接。有葡萄藤蔓纤纤缠缠爬过篱笆,有菩提叶和橄榄枝在镂花雕空的矮墙攀援,却在窸窸窣窣的声响中,走来袍子上绣着四叶形图案的美少男。横笛和七弦琴在傍晚疏风细雨的日子吹起,听得美少女蹙眉怀春。

因为崇尚美,希腊人自然而然地在闲暇和游戏中有着逸情,一般的,他们都成为了享乐主义者,并对肉欲有正当冲动。他们对享乐没有罪愆之感,只是会在享乐中出神,托颐凝思,眼神一下子变得很空、很远。这是乡愁涌起,晦黯低潮的思绪,略带寒瑟的悲观。因为有习惯性的对绝对事物的人迷,其少节制的肉欲,也被谅解,这是因为希腊人诚挚地崇拜它。

因此阿波罗的神庙碑铭镌刻:“勇气和节制”。这是希腊人常常提醒自己关注的对立箴言。

因为崇尚美,唯有他们会为美丽的海伦而战,并且是长达十年的特洛伊战争。地中海的金色太阳可以作证,战争中的箭矢,射出来的可是玫瑰花瓣?

因为崇尚美,对那讴歌美的抒情诗人,就格外礼遇。当亚历山大大帝将反叛的底比斯夷为平地时,他特别告诫他的士卒,对抒情诗人品达住过或寿终的那幢房子,不得有丝毫损害。

希腊为人类创造了高度的文明,它已有繁荣的贸易和金融,有民主政治和律法,有神秘主义和诡辩家,有斯多葛派和希腊学堂。希腊更是有依美为度量的原则。可惜黄金时代随着苏格拉底之死而告结束,随后他们便后悔不已,并用乱石掷死了那个陷害和控告苏格拉底的人。但希腊的太阳终归有些黯淡了。马克思认为希腊是人类的童年,但却创造了与这童年不相匹配的成熟的文化与文明。也许马克思指的是人类文明伊始,是从时间上说到初年。但这是人类梦想、骄傲、光荣的标准与高度。这是以美塑形的人类初年,还没有太多的杂冗与尘埃,毒素和肿瘤的崭新时期,万事万物欣欣向荣,一派葱茏葳蕤。

重返古希腊,重返伟大的文明传统。

福柯正在做这种重返,这是与他过去的兴趣很不同的转变。福柯以前曾经嘲笑过海德格尔、德里达美化了早期的希腊文化,他表示自己不想谈论古希腊,不愿陷入希腊文化复古主义,但是现在他对古希腊十分推崇。在20世纪70年代末,福柯曾经考虑过通过一种积极的政治哲学来制定一种新型的权利。这是在他写完《规训与惩罚》之后。他自己也身体力行,一边上图书馆,一边上街游行,并被人称为“后革命家”,但后来他发现这对改变权力政治没太大作用。他的思考将从一个驿站到达另一个驿站,他从政治学转向伦理学,然后又转向生存美学。这里面,古希腊提供了范式。他从希腊神谕的“认识自我”,改换成“呵护自我”。

这时的福柯似乎记起了他一向敬重的尼采的一句话:“生活需要训练。”他开始觉察到一种制止、节律、禁忌的生活,是人恢复每天生活勇气的前提。快感的享用永远只能在少数人那里,作为一种特权而存在,它不适用普通人,而且它很容易被滥用。而寻找自我呵护的生活艺术,这种“自我对自我的劳作”,该是一般人都可以遵循去做的。个人的自由伦理实践,这是伦理方式,也是政治行为方式。在伦理方式上,照看好自己是具有优先地位的;在政治行为中,“在一个城邦中,如果所有人都能够好好照看自己,那么城邦一定能够运转良好,并从中找到自身长治久安的伦理原则”。这是福柯表述自己观点时说的。他同时又重申了苏格拉底的话,那是针对最高权力者的统治者说的:“你如果不能照看自我,就会是一个糟糕的统治者。”

福柯再一次想起衣袂轻扬,笑靥春风的希腊人。他同时也感兴趣斯多葛哲学来。这一哲学十分具体,关心个人的爱好和个人的审美趣味,让人学会自我塑造。人每天睁开眼睛,先想想自己一天该干什么;临睡之前再重新估计一下自己一天里的所作所为,并且想想自己第二天该如何改进。塞涅长对自我的评估十分公允,他既不把自我看成一成不变的事实,也不把自我看成罪恶的集散地。他认为自我是真实和意志的结合。他人和社会应尊重个人自我的真实,但同时自我又必须兼具意志。这是宗教和法律之外的自我调节和调整。福柯不禁说:“这种把生命当作艺术品素材的观念着实令我着迷。”

重返古希腊,重返希腊文明的一切伟大传统。虽然她仅有着一百多年的历史,却是创造着人间奇迹。随后,人类的声音则是渐趋喑哑,从神话,史诗、传奇,又到散文。技能发达,人种并未循进化论原则,而是在不同程度上退化。人类不再是自我呵护,而只是在自我糟蹋。

……

来源:花城杂志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9-06-26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