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为什么海德格尔会成为纳粹党的一分子?

2017-11-07 08:54 来源:哲学园 阅读

哲学家是一群善良好心的家伙,他们愿意帮助他人进入“理论”,但除了他们的“荒谬而又呆板的严肃性和重视理论的态度”,还有些关于他们的疯狂事迹。他们同情那些过去的人们,认为他们活在一个没有完善,并且不可能有公正的客观性的理论体系里。但当你询问他们关于新的体系时,他们总是用相同的借口搪塞你:“不,还没完全准备好。新的体系就快完成了,或者至少是正在构建中,将在下个星期天前完成。”
——索伦·克尔凯郭尔

 海德格尔

海德格尔的故事

一旦一个人找到了他存在的界限,这个界限将他从无尽的可能性中拉回来,这些可能性最接近的一个可能是安逸、偷懒和放松,让存在者(这里大体上是指“人性”)的命运变得简单。

马丁·海德格尔(Martin Heidegger)毁誉参半。他的作品多种多样,有三个人批评他就会有一千多个人赞美他。一位后来者,戴维·克雷尔(David Krell)称他“无疑是本世纪最有力量和影响力的哲学家”,至少在传统的欧洲大陆上是这样的。当然,直到今天,大概有上千卷研究海德格尔的英文出版物。在过去的几个世纪没有任何一个人受到过如此多的关注。

牛津大学三一学院的茵伍德(M.J.Inwood)介绍了这位20世纪最伟大的哲学家的著作。

从1916年到1927年他没有出版任何的作品,只是大量而集中地学习,特别是对胡塞尔(Husserl)的现象学,舍勒(Scheler)的哲学人类学,狄尔泰(Dilthey)的解释学和保罗(Paul)、奥古斯丁(Augus-tine)和路德(Lnther)的文学。基督教经文给他提供的不仅仅有大量的历史决策实例,还有区别于我们自己的希腊的本体论。同时,他发表了很多关于这些和其他主题的演讲。

在这种情况下,为什么他的作品都建立在演讲的基础上,而且演讲是如此的单调沉闷,这是一个谜。这些猜测对于海德格尔没有什么,但是有一个谜团很容易总结出来:为什么第二次世界大战的12年中,他是纳粹党的一分子?

但是这有点超前了。马丁·海德格尔的故事开始于1889年的德国巴登(Baden)。

哲学故事

海德格尔是在农村长大的,那里有着极端民主主义的传统。他的家族都是虔诚的天主教徒,而且海德格尔最初的梦想是成为一名教父。他在费莱堡(Freiburg)的大主教学习和教授神学。追溯到这里,我们就可以明白,在他的作品中,“深渊”(正如在伊甸园的故事中一样)被不真实(罪恶)的一生紧随着,从而产生出焦虑(内疚)。这种焦虑促使了对救赎的寻求,海德格尔通过提出“什么是存在”这一问题来解决这一点。

因为这是他的解决之道,所以他的兴趣就从宗教转向哲学,接着他带着这些兴趣来到了马尔堡(Marburg),也就是他1923年追随现象学创始人埃德蒙·胡塞尔(Edmund Husserl)的地点,他在此之前就见过这位学者。《存在与时间》(Being and Time)就是他5年之后的成果,他把这本书献给了他的导师。提到胡塞尔,我们必须注意,他被划分为犹太人,尽管他接受了基督教的洗礼和训练。另外,他在德国不能拥有一席之地。即使如此,在20世纪20年代和30年代,承载在犹太学者身上的压力还得逼迫他们远离了德国的公共生活。当胡塞尔最终辞掉费莱堡教授职务时,海德格尔已经准备好去取而代之。

特别是在随后的几年,海德格尔喜欢说他的理论是由胡塞尔的“新康德主义”作品中的“毁灭”产生的不足所建立起来的,那些作品的抽象本质特性得到加强,因为赞成世俗对每一天的错误看法而受到古人的爱戴。相反,海德格尔将他的注意力集中于人类意识、对人类意识存在的认识、人类意识的短暂以及它的重要性。海德格尔还神秘地说,人性问题“存在于其中,总是会朝着它的方向发展”。

海德格尔继续满足地在费莱堡的讲台上讲授着各种问题,一直到1933年早期,也就是希特勒被选举成为整个德国的总理之时。这所大学的校长(一个坦率批评纳粹的人)辞职了。现在故事情节更加复杂了。海德格尔接任了原校长的职位,1933年5月1日加人了国家社会主义党。甚至,他的《存在与时间》也再次出版,在书中他减少了对胡塞尔的致谢。只有一个注脚被留下用于记录他的个人关系,后来者被他的拥护者作为“在德国作出的无数妥协”的证据。

但是海德格尔看起来不是那种会妥协的人。在成为校长期间,他被自己的哲学所激励,对德国国家社会主义的前景表现出巨大的热情。由于海德格尔是校长,而对纳粹致敬在所有课程开始和结束之时又都必不可少,所有犹太学生的联合组织被愤怒的暴徒占领,还有部分犹太教授和学生遭到了驱逐。1933年6月,在海德尔堡,海德格尔宣称德国大学的课程随之会成为“国家社会主义坚持到底的一场艰巨斗争,不会被天主教和人类观念所淹没”。海德格尔写密函给纳粹官方谴责一位同事赫尔曼·施陶丁格尔(Hermann Staudinger)(他后来获得了诺贝尔化学奖)。他拒绝再教授任何犹太学生,并在衣领上佩戴纳粹十字标志。

让我们把脚步稍微向后倒退,来理解这位20世纪最伟大的复杂的思想家。

为了把国家社会主义的观念带到弗莱堡大学,海德格尔努力的第一步就是成为这个大学的校长。他在就职演讲中赞扬了“德国人在历史上的精神任务”,强调纳粹党职业服务和军事责任的精神,并宣布“一个人的精神世界即誓死保卫土地和鲜血的力量”。他严肃地教导全体师生:“仅仅只是首领自己,是德国的现实、目前、将来和法律。”最后,他引用柏拉图的《理想国》中的一句话结束了他的演讲:“所有伟大的东西才能经受暴风雨的考验。”

海德格尔相信,德国继承了古希腊语言和思想方面的传统。希腊语和德语是原始且智慧的语言。欧洲所有其他的语言都是拉丁语系的,而拉丁语对海德格尔来说意味着腐败。古希腊人曾试图理解“存在”的含义,现在德国人是唯一能够屹立于西方文明之林并使传统复兴的民族。据说希特勒也持有类似的观点。

海德格尔警告说,德国位于为生存而斗争的中心,夹在布尔什维克主义虚无论和资本主义唯物论之间。”我们被一个钳子夹住了。位于中间,我们的民族经历了前所未有的压力。这个民族的邻族是最多的,所以德国是遭遇危险最大的纯哲学国家。对于这次任务我们很有把握。但这个民族仅仅只能意识到,就其本身来说命运会引起共鸣……而且会创造性地检查它的遗产。所有的一切都暗示着,作为一个历史性的民族,这个民族必须前进,这样西方历史就会跨越它们未来事件的中心并进人生存力量的原始国度。”他认真地写道。

显然,现在海德格尔认为自己在把文明从它衰落的地方拯救出来,而文明的衰落是由逻辑和科学的技术理性导致的并因为科技而贬值了。纳粹主义也有着返回朝气蓬勃的黄金时代以再次发掘真正的德国意识这一目标。他在1933年H月份的演讲中表现出的妥协也不是很明显。”Bekenntnis zu Adolf Hitler und dem.national-sozialistischen Staat”的意思就是“效忠阿道夫·希特勒和国家社会主义国家的宣言”。

德国人是唯一能够屹立于西方文明之林并使传统复兴的民族。

“极右”是纳粹党最喜欢的主题之一,是对于一个国家的命运和人民的坚定信念:民族共同体。这要求摆脱其他政体强加给德国人民的议会制度和现代主义的枷锁。只有这样,种族和鲜血才能创造出理想的社会。完成这一任务需要有真正的英雄,如阿尔伯特·里奥·史拉格特(Albert Leo Schlageter),一个德国士兵,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以后他对别人采取随机的暴力行为。尽管柏林的人们表示抗议,他还是在1923年被法国当局处死了,因为他在莱茵兰(Rhineland,同法国、比利时和卢森堡接壤的德国领土,曾被宣布为非军事区)进行破坏活动。在希特勒的自传《我的奋斗》(Mein Kampf)的第一页,他得到赞扬,纳粹党在执政以后以史拉格特的名义设立了一个国家法定假日。对于海德格尔,史拉格特是真正存在者的楷模。很快,在担任校长后的另一次演讲中,海德格尔授予史拉格特荣誉,断言他死于一个“黑暗、耻辱和叛逆的时代”,但承认他的牺牲不可避免地会引起“将来对荣耀和伟大的觉悟”。

史拉格特告诉满意的大学听众,“像学生一样行走在这些场地上。但弗莱堡不可能长久地支持他。他被迫去波罗的海(Baltic);接下来去西里西亚北部(Upper Silesia);然后去鲁尔(Ruhr)……他不能逃出命运的安排,所以他的死是世界上最困难和最伟大的,并伴随着坚强的意志和一颗明静的心。”

这也是《存在与时间》(Beingand Time)里的语言,在这本书里海德格尔详细说明了“真正的”生命。

一旦一个人找到了他存在的界限,这个界限将他从无尽的可能性中拉回来,这些可能性最接近的一个可能是安逸、偷懒和放松,让存在者(这里大体上是指“人性”)的命运变得简单。这就是我们指明存在者最初历史化的方法,它取决于真正的果断,而且存在者会一直存在,不会死亡,它可能已经继承了但还没有被选择。

至于虚无,这一元素在二战后就在《什么是形而上学》(What is Metaphysics)中被存在主义者理解了。海德格尔说“我们知道虚无”我们通过恐惧而知道了它,“恐惧揭露了虚无。”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7-11-07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