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诗人书法家邓澍的诗书情怀

2013-03-06 08:55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河源居士 阅读

邓澍的书法作品

邓澍的书法作品

  日前,邓澍先生发来纸条:“老朋友久未联系一切可好?十二生肖等书法作品陆续被有关国家等高端收藏,近又确定刻入华夏碑林! 讲课,开笔会,办展览,为许多诗友、石友等题字,忙了一年未拜访。请谅!抽空来我这看看?诗书画人都有不少变化,等你点评,赠玉! 书画院和书评家写了评论《关于邓澍诗书画石艺术》和《韵神自有学识养》也请指教!”

  收到短信,我着实惭愧,赶紧到邓先生的博客一览,被邓澍先生博大精深的学问和琳琅满目的博文所折服,如刘姥姥初进大观园,哪里敢置喙鸟评?但是,和邓澍先生交往亦颇有年月,期间得到三次邓澍先生墨宝,真是让人感喟万千。

  我曾和朋友嬉曰:搞艺术者,以文学为气体艺术,音乐为液体艺术,美术为固体艺术。朋友问曰:为何?气体艺术无所不在,无所不包,但没有人花钱买空气;液体艺术者,摸得着看得见,但高山流水只在深山峻谷,人们大多数在买饮料、矿泉水解渴;固体艺术摸得着看得见留得住,自然就值钱了。因此,练了不多时日的书法家、画家一旦成为中书协、中美协会员(也不管是不是真有水平达到了中书协、中美协的水平),其身价自然就飙升,故我在网上或现实中,绝对不会向人讨要书法或绘画作品。尽管家里也薄有收藏,那都是师友馈赠,如《飞天》的老编辑著名诗人李云鹏、何来先生的诗文书法;西北师大教授郎宗权先生、康国彦先生、定西师专高维天先生等人的作品,这些人大多数都是我非常敬重的,他们的作品,纯粹属于玉赠(惭愧)。尤其像康国彦先生已经病逝,每天见到他的作品就能回念到他的为人,以致眼前浮现出老先生的音容笑貌。因此,我在浏览博友博客时,虽不乏真诚的赞誉,偶尔也批评,但绝无索要作品的想法。不料,在2010年的一天,邓澍说有作品相赠,让我着实大为惊叹!在这样一个现实的世界中,有人主动给一个因文意相投的人赠送作品,真是一个另类。在邓先生的再三催促下,我便发了一个纸条,告知了我的地址。不几天,一幅《缘》的书法作品,就寄到了我的手里,我着实感动,便因“缘”为题,写了一首古诗:

  即远
  ——邓澍先生寄《缘》感怀

  雪鸿穿云紫气暖,秦陇三冬墨芬甜。
  书发幽古龙马恰,印证三代金石寒。
  缘深缘浅缘无限,爱多爱少爱涌泉。
  他年览胜临北海,为君煮酒写燕园。

  邓澍何许人?其实,到目前我也是网上交往。通过他的博客,只知道先生是“书画院副院长,客座教授,书画报特聘书法家。“春天诗会”编委会总编辑。出版:诗歌 小说 报吿文学 纪实文学 文学评论 书画专辑等专著22部。他是一个多才多艺的人,尤其在看了他年轻的时候写的98首六行诗时,为他的勤奋、创新和才华所感动。久久品读,不由自主写了一篇短评《一只红陶罐被岁月击碎》,我被他的语境所感染,冷峻的透视,意象的张力,把生命中营构和空虚的矛盾,像音乐的休止符,超越了任何语言的空白。让人仿佛走进了一个巨大的超市,单就他的题目呈现给人的是一种繁华和琳琅满目。

  当然,以我之粗鄙,只能是眼不识珠,但幸得邓澍先生青睐,不以幼稚之言见笑,也算是与朋友交则心实,与自己则言及本心,才觉得不暗自脸热。2011年元宵,发给邓澍先生一个纸条:“正月十五雪打灯,今年庄稼好收成.粮食见了百万石,亲戚朋友好相见。 ”这是陇中最流行的秧歌小曲。3月6日,邓澍先生发过来一首诗作为酬谢:“三月初梦锁江中,鸟祈花绽蓄势成。笑隔一夜草木绿,玉女抚枝桃花红。”并参加“春”的诗汇。但是,我挑了好久自己的作品,总觉得不够成熟,空自贻笑大方,便回信说“感谢重视!前些天,我一直没有回应,只是因为没有自己满意的作品。在网上的作品,相互交流还可以,一旦要变成纸质的东西,我就没抽出一首自己觉得好的有关春天的诗,只好作罢了。本人的评论,若能用就好,但是,真不是下了功夫的,若要出版则一定要来看看,再认真品读,方不失为学之道,朋友之道!”邓先生为了勉励我,发过来自己的一首作品:《题玉兰花》:

  不是白玉不是雪,独立陌头怨未休。
  幽梦徘徊窗下暖,无语沉吟镜里愁。
  亲人怀义恤孤苦,远客行仁怜楚囚。
  何处春归泣杜鹃?一任离索过兰州。

  其实,我很赞叹欣赏玉兰的,但是从来不敢涉及此题,一是才力不逮,无法把春寒料峭时,给人眼前一亮或者心中一热的白玉兰写活了,索性就不写;其二是玉兰二字犯着母亲的名讳,自然就在心默念,对于兰花有一种敬而远之的情怀。但在博客上见到了那一束生长在石头里的白玉兰,不由得让人眼角湿润。那时,我在兰州出差,随口吟咏着就发过去了,完全是真情真语,没有雕饰和造作的时间。此后,每过佳节,总有诗文问候。2011年6月4日,时值农历端午节,邓澍先生来信说:“花酿艾叶芬芳袭,人间思绪泛涟漪。离骚寄意弥天愤,汩罗细诵楚辞奇。节日快乐!问候老友!”并附有纸条说:“老朋友好!我将你的名字写成书法,来看看?满意就收藏,不满意我再设计重写。远握!”等我看见是,照片已经在博客上了。我还能说什么呢?我当时的网名是“影子”,再出版我的第一本诗集时,我取的书名是《影子:与风的蜡像》,后来,总觉得“影子”不满意了,考虑改回“河源居士”的笔名,况且网上影子太多了,就没有把邓澍先生题写的书法用在博客头像上。但我的心里着实感动,只好写了四句打油诗回敬。“陇上闻佳音,依依垂柳长。端午丝彩意,幽燕海西旁。 祝您端午快乐! ”

  青海玉树“4•14”大地震的伤痕还未摸平。我在博客看到邓澍先生的一则启事:“最近,春天诗会编委会、邓澍艺术工作室陆续收到捐赠给青海玉树第二民族中学、北京敬老院、西藏琼柯寺佛学院、青海吉美坚赞福利学校的图书、诗集、匾额、画册等……”这不由得让我热泪盈眶,一方面为了邓澍先生的情意及独具特色的书法作品,另一方面也是为了献一份爱心,邮寄了一套邓澍先生的《十二生肖》书法作品。很快,拿到了邓澍先生的书法,把玩良久,爱不释手。邓澍《十二生肖》的黑白线条所表现的节奏、气韵和神态,总让人觉得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滋味。

  中国书法,总有它的独特处。古人以文字为传媒,亲笔书信,传播一种极为朴素、又极为温暖的信息。除了文字内容本身所表达的情意,文字的书写者所具有的独特个性、用笔习惯、墨汁纸张等,无不具有传情达意的效果。古人手书而不要他人代笔者,就是通过自己的笔迹传递出文字之外的情绪,而得到书信的人,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的从文字内容的现实性过渡到艺术性的欣赏,有人甚至从笔意中体悟到作者当时的心性、境界和美感,从而上升到书法艺术的更高境界。当然,现代书法已经没有了文字现实性的需求,现代书法是纯艺术的艺术。但这并不影响到汉字书法艺术的生命,因为在这黑白相间的文字里,万千变化所蕴涵的节奏、旋律,仍能言情书兴,给予人生。

  我观邓澍《十二生肖》的书法,是对中国汉字本源的探究和回归。他用自己灵光一现时的笔意,把十二生肖相对的形状,惟妙惟肖的表现在书法里,集绘画构图与文学神韵于一体,极具神态而不落俗套。这是中国书法抽象美的典范。也正是这种抽象美,让书法艺术从象形文字开始,跨越思维的理性而至直接进入到感悟的灵性思维之中。这正是“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记得林语堂在《苏东坡传》里说,书法的精髓在于节奏,一切艺术都是心灵的节奏。有的是音符节奏,有的是色彩节奏,有的是身体节奏,唯有书法是线条的节奏。我久阅其书,总能感到一种动感的存在和节律上幽默。这种幽默感总是带有一种活泼与天真的生活动感,如村姑弄首山泉,稚猴献果明月,让人哑然失笑,或怡然自得。

  我是不擅长书法的。曾经拿起笔练习过几天颜真卿《勤礼碑》,喜欢他书法的雄浑和辽阔,但终因意志非坚,中道搁笔。因此,在这里评价邓澍先生书法,实属自揭其丑,痴人梦语。只是有感于邓澍先生至诚赠玉,故以我陇中“名剪”景爱琴女士的剪纸,相互配合装裱成《十二生肖》长卷,倒显得相得益彰、趣妙横生。我亦视为珍宝,愈加珍重邓先生这一段情意。

  腹有诗书气自华。邓澍先生以诗为其书法的内涵,将金石碑贴溶入到作品之中,而且真正把诗、书熔为一体,他的书法处处弥漫着诗人的风骨,诗人的气息,诗人的浪漫。可以说,书法是他诗情的最好延伸,是线条之美,布局之美,意象之美,诗情之美。他的书法既有魏晋风韵之美,更含有淡泊宁静,潇洒自如的清逸之气,总会让人不由自主地想到初春的原野,习习的微风,潺潺的小溪,竞势而出的初篁新蒲,古拙苍朴的幽松翠柏。这正是邓澍先生所独具的文化修养和诗人气质所决定的。正可谓:邓林昌茂聚才繁,澍雨滋润景色宽,诗情放飞追鸿志,书韵神通灵万千!

  邓澍简介:生于1956年。自幼随父习书,9岁起遍临历代名贴,作品多次在全国各大报刊发表,并多次获全国、全军书法大赛优秀奖。其作品多次被各大美术馆和博物馆收藏。岀版诗歌、小说、报告文学及书画专集22部,主编文学专辑800佘万字,系国家级书协、美协、作协会员。曾任中国书刋编委会主任、国内6所大学客座教授等,现任中国老子书画院副院长。

  (作者:甘肃定西市作协副主席、定西师专中文系副教授)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3-03-06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