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海南青年画家王锐:源自本心与地域家园的创作

2012-09-27 23:06 来源:海南日报 阅读

\

王锐水彩《温情》

  文\海南日报记者 梁 昆 卓兰花

  12月6日,“王锐油画作品研讨会暨《花开花落》同题诗歌征文颁奖典礼”在海口举行。“《花开花落》同题诗歌征文”是王锐以画会友的一次活动。今年4月,王锐将其油画作品《花开花落》照片发布到网络,诚邀全国的诗人朋友同题作诗。历经一个多月,共收到应征诗歌200多首,经著名学者和诗人吴晓东、敬文东、李少君等专业评委投票,来自山西的网友韩玉光和深圳网友阿翔的作品获评最佳诗作。

  王锐用来征集诗歌的作品《花开花落》,描述了海南岛的乡村风景,盛开的木棉花将船型屋顶染成了红色,三位黎族少女在树下捡拾花朵。

  同题诗画奇妙相和

  “我时常苦恼于不能居住在一朵花中/像这三个黎族少女一样/将她们海水般的心藏在落花中/她们弯腰拾起的/不是泥土的新贵/是木棉树因春天而泛红的泪滴/有光的世界是美的/有心的泪水是透明的/即使是春天,也不会让世上的花开完/这些少女首先绽放了,不用多久/他们会结出芒果、椰子、槟榔一样的生命/仅有美是不够的/在她们的身边/每一座房子都仿佛一只安静的小船/此刻,一只蝴蝶足以将它们划动/……”这是山西作者韩玉光创作的王锐同题画作《花开花落》中的美妙诗境,荣获了王锐于今年四月倡议的《花开花落》同题诗歌征文的最佳诗作奖。

  另一首同题佳作是来自深圳的诗人阿翔的作品:“当我写下‘寂静慢慢生长,我伸出手,触摸到木棉花’,我就写‘最远的事物已到达,风远远吹过衣袂’”。/那些弱质的茎叶、花和草籽,仿佛沉在追溺往事,触动三个少女身体里的空气,“花穿着裙子,和美好的事物纠缠在一起”……

  网友们自发地将王锐的画作与同题诗歌制作成音乐诗画朗诵视频,挂在网上,那些优美的诗篇伴着王锐画作中花开花落的缤纷景象,伴着大自然丛林中的亲密耳语与远古时代的幽微叹息,令海南地域所特有的热烈的红土地、木棉花、穿着黑筒裙的黎家少女,在网上迅速传播,瞬间让海南的黎族风情走近了网民大众、尤其是聚焦于诗人的视野。

  “中国古代文人画的诗画相配,本就相得益彰,此次现代诗与油画创作的艺术形式的叠加,加上网络的传播效应,让高雅艺术走出美术馆,步入普通民众的视野。”海南美术评论人马良说。

  “他的新作,构建了一种诗意的朦胧的美的梦幻世界。”海南省文联副主席、诗人李少君评价。

  源自本心与地域家园的激情创作

  海南青年画家王锐的作品,色彩强烈,个性鲜明,激情充沛。他的创作常带着一种画家对生活,对大自然、对故土的真诚质朴的爱恋与敬畏之心,色彩浓烈的黎族村寨,古老沧桑的黎族船型屋、田园牧歌式的黎家生活场景,热带海岸边的丛林……,画面散发着一股海南椰岛密林湿润的气息,可以感受到迎面吹拂的纯净海风,也述说着画家内心对和谐家园的热爱,对黎家原生态生活的眷恋与向往,传达着田园诗般的宁静与安祥。   王锐对故土的眷恋和黎族生活的家园情怀,源出他在少数民族聚居的东方市度过了15年的青少年时光,长大后他又一次次地回到他成长的这片土地,去探寻真正原生态的黎族文化。“我全身心地投入其中,每每被那纯朴的乡野气息,神秘的黎家传说所吸引,那满山遍野盛开的红棉,那一望无际的芭蕉林,那恍若隔世的船型屋,那在夕阳中归家的牧童,那在桔黄色的灯光下大碗喝酒,唱着酒歌的黎家汉子,那纯真而不羁的黎家少女,那扇半掩着的门,那在夜月里幽深的空间,时时打动着我的心,撞进我的梦境,挤入我的记忆……”

  《热土》、《黄昏》、《归》、《黎家》等一幅幅反映黎族人顽强生命力、渗透着乡土情思的黎家风情作品,在王锐的心中酝酿、笔下萌动。“有时候完成一幅作品需要几下黎村,反复修改,不断提炼的过程中方能接近自己真实的感受。这些风景是存在于现实中,但又是现实中找不到的,是我心中风景的自然流露。”

  王锐的创作,听从他本心的召唤。他对黎族的深情描绘,画面充满厚重的红、黄、褐色块,奔涌着生命原浆的色彩,营造着浓郁的宁静、温暖的氛围。他把抽象的平面结构引入具象,通过平面表现体积的暗示,追求厚重的画面和色彩肌理的趣味。“这种感受更是我内心由景物引发的那股神秘、强烈、朴实的情感碰撞。”

  王锐抒写家园的情怀,在他2004年创作的获得第二届全国少数民族美术作品大展银奖的《花开花落》中,有着充分的表达,作品以简洁、浪漫的手法,描绘出一个充满象征意味的梦境———开满鲜花的乐园,在这个乐园里三位姑娘在悠闲地拾掇地上的花朵,一切尘世的喧嚣与欲望,好像都与她们无关。它寓意着画家对温馨宁静生活的向往,也透露画家内心深处对艺术激昂、向上的追求。

  诗意的嬗变

  年近40的王锐,刚从广州美院进修归来,带给人们一批新近创作的小尺幅油画作品,画面清雅,抒情风格鲜明。海岸边的木麻黄林,秋日的山野、归家的路、月朗风清、起雾、记忆的河……,题材更为广泛,画面诗的韵味更浓。

  不同形态的木麻黄是他喜爱表达的树种,《大风歌》中的木麻黄树,犹若一位性格坚毅的男子汉,在与狂风作最顽强的搏斗;《临风》中的木麻黄,以坚挺的身躯挺立海岸边,呈现出君子坦荡荡之风。那幅《月朗风清》,黛色的山野,淡紫的远山,月下朦胧的婆娑树影,仿佛有轻风拂面。而《又见黄昏时》中那些夕阳下亭亭而立的杂树柔美的剪影中,竟隐约有一对相互偎依的男女的身影,诗意的黄昏,美好的牵手,温情浪漫的天光,让人怀想与依恋的柔情,在暮色渐合中弥漫开来。

  “有些人认为我的画风变了,其实这种画风的改变是在渐变中的累积,2005年开始,我就在技法上寻求突破,而最新创作的这批小风景画,其实是为了作些艺术上的探索,可以让我在技法上、选材上、精神层面上更快地有所突破,探索也是为了更好地回归。”在王锐看来,表现少数民族题材的作品,容易陷入到一种风俗画与风情画的范畴。“这不是我的追求。我更希望借助黎族题材这种载体,表达我内心对人类返璞归真的精神家园的一种渴想与追寻。”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2-09-27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