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黄笃:艺术解决不了现实问题 但可以综合现实

2012-09-27 23:05 来源:搜狐艺术 阅读

 

\

黄笃 

 

\

雅尼斯-库奈里斯作品

  黄笃:1965年出生于中国陕西临潼,1988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美术史系,注重于艺术理论的整体学术思考。现居北京,策展人和评论家,《今日先锋》“艺术”栏目主持。1988年至2001年任《美术》杂志编辑和副编审。

  雅尼斯-库奈里斯(Jannis Kounellis):1936年出生在希腊,1956年移居罗马,毕业于罗马美术学院,现居住在罗马,被认为是“贫穷艺术”运动的最具代表性艺术家之一。

  艺术解决不了现实问题,但是艺术可以综合现实

  搜狐艺术:库奈里斯先生在中国这两年创作,运用了小提琴,青花瓷片、咖啡,茶叶、军绿大衣和羊呢大衣。小提琴、咖啡、羊呢大衣最初都是西方的代表,青花瓷片、茶叶、军绿大衣曾经可以代表中国,但是现在的日常生活这些元素都会经常见到。这是他用来表达某种辩证关系吗?

  黄笃:库奈里斯的作品里面充满着辩证,他的作品中充满着戏剧感和诗意化。作品中存在物质的材料的对比,可以从作品中获取庄严感、仪式感、雕塑感、戏剧感。

  另外,你看到他的作品中黄的大衣和铁板之间也是一个柔软的和硬的关系。他的作品里面充满辩证,材料的对立和统一。

  比如说瓷片和钢板,瓷片是在中国搜集购得来的,把不相关的瓷片组成在一起。作品背后让人思考瓷片打碎的原因,是振荡的年代还是家庭的破裂,瓷片传递的信息让人可以追溯到很多,瓷片变成语言拼接成图案。但是这种拼接并不是要恢复某种意义而是强调了信息的广泛性,不是停留在某个信息上。所以,库耐里斯的作品给我们传递更多的信息是多样化的。不是局限在一个单一的说教式的信息。这就是他语言的包容性和开放性的很重要的原因。也是他语言的批判性。你也会看到工业化的材料和传统材料之间的对立关系。你也会看到日常化的材料,很诗性化的材料,咖啡和蜡染的布和钢板之间构成的对话或者交流。你看到瓷片,一个呢子大衣里面放几块瓷片,上面又是茶叶,充满着很诗化的语言在里面。而且非常富有情感。其实他的作品里面传递的信息要大于我所表述的语言本身。我们语言一描述就是凝固的,他更加带动你的思考、你的想象点。所以库耐里斯说,艺术解决不了现实问题,但是艺术可以综合现实。他作品里面充满了辩证关系,这是我的解读,从他的作品的材料和语言的关系里面去解读他的作品。

  所以他看到一些过去有用的东西如何被毁掉,他调查为什么这些人对这个东西感兴趣。他后来调查了解到这个瓷片本身的历史意义或者日常意义,或者家族意义。他从这里面看到了一些东西,看到了物质本身的意义。但是他也说这个磁片像诗一样,像书法一样。   艺术要有国际性的语言 民族性的特征

  搜狐艺术:这个展览主题叫演义中国,作为一个西方艺术家,他来呈现他的作品。我们东方四大天王,他们用脸谱来呈现,这也是当下艺术的反映。西方艺术家和本国艺术家从小接受的文化、受的教育会有一些差异。在这两者方面,他们创作会不会存在比较明显的差异性?

  黄笃:我们大的来谈,东西方的美学上是不太一样的。比如说我想欧洲的美学还是一个逻辑学。东方,尤其中国的美学还是一个诗意化的美学,这就不是那么逻辑。而是更多一种直觉、一种朦胧诗的感觉去艺术。当代艺术家,也不能跟库耐里斯去比,这也不可比,因为这毕竟是两语言系统,一个绘画装置作品,一个媒介更加具有技巧性的东西。更多的还是要看艺术本身的背后支撑它的思想的核心是什么。库耐里斯经历过战后,他属于战后那一代艺术家,恢复战后的创伤在作品里面也充分体现出来。我们的艺术家必然生活在另外一个环境里面。比如说中国的社会环境,中国的发展本身。中国的变化本身,这可能应对的,艺术还是要有一种国际性的语言,也还要有一种民族性的特征。你光谈民族性,没有国际性的眼光不行,光谈国际性,没有民族性也不行。因为他需要你把自身民族性的东西能转换成一个语言的高度,或者美学的高度上去。这恐怕是一个区别。

  中国的艺术有它自身的特点,不管是绘画还是装置、多媒体的艺术。也有跟自身文化发展相关的、相联系的感念,很难把库耐里斯和几大天王扯到一起去比较。因为毕竟语言上是不一样的。

  艺术创作不是重现,而是呈现

  搜狐艺术:我看到画册里他说一句话,他说他的艺术创作不是重现,而是呈现。

  黄笃:就是把材料的质朴感直接呈现出来。当然呈现的本身有一种,这个意思就是不要把材料变得过于加工。他没有这么讲,是我的解读,不要过于的塑造,我们做一个雕塑,打磨什么的,他不太强调这个,他强调材料本身所释放出来的信息。这是艺术家的情感赋予在里面。他把材料进行组合的时候,就有一种情感、一种观念在里面。所以我想他想呈现的意义在这儿。

  搜狐艺术:也有很多直接用现成品来呈现出来的。

  黄笃:现成品有一个编织的过程,艺术家有一个拿捏的过程。比如说我们看一个铁板上放了瓷片,瓷片的疏密、多少,他有一个拿捏在里面。这个拿捏你会看到,有一种自由度,有一种设计,自由中有设计,设计中有自由。而不是现成品就拿过来。这还是不一样。因为他通过有松有紧的拿捏的过程,你会感受到他作品里面那种信息很大。他的美感也释放出来了。所以他和现成品就有很大的区别。

  艺术必须独立于政治 要有美学高度不仅仅是符号

  搜狐艺术:现在有一种说法,艺术家不关注中国现实本身,从一些地方的,传统的元素里来寻找创作元素,来创作。您怎么看?

  黄笃:中国的艺术家比较复杂,到底什么是中国的现实?因为要面对的不是抽象的现实,但是有一点,作为艺术必须独立于政治,艺术要有形而上的东西存在,有美学提高的层面。中国的艺术家面临的最大的考验是如何去把看到的经验,提升到一个美学的高度上去,以及对材料的运用,而不仅仅是做成一个符号而已。

  如何去处理,如何观察事物,如何把事物中所感悟到的东西巧妙的提炼出来。如何通过中国的不同的物质去重新建构一种语言,这可能是有一定的启发意义的。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0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