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书法笔墨与文辞和谐统一是中国书法发展的必然趋势

2019-08-07 08:48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施政明 阅读

  中国书法在过去相当长历史中主要是记录汉文字,起到记录、保存、传播交流等作用。随着书写的发展,汉字的形象性和书写工具的特殊性,以及中国人所特有的形象思维,这些汉文字符号逐渐成为了具有审美价值的书法艺术。人们在书法创作中特别注重书法的形式美,因此,书写笔法、章法布局等应运而生,隶、楷、行、草等各种书体相继出现,豪放、清丽、拙朴、遒劲等各种书风逐渐形成。《兰亭序》、《祭侄稿》、《九成宫醴泉铭》、《蜀素帖》、《金刚经碑》、《黄州寒食帖》等绽放异彩。中国汉文字成为了世界上独特的一门艺术。

  在中国书法的发展中,人们在注重书法形式美的同时,越来越注重书法内容意义的选择。特别是当今社会,书法已成为书房中的情操,办公室里的励志,旅游景区的一道风景。

  可是,在这种情操,这种励志,这种风景中,或者是当我们走进任何一个书法展览时,我们总能看到这样的书法作品:用庄重的颜体书写《江南好》、《春晓》、《春夜喜雨》等之类描写清新秀丽的诗文,用俊俏秀气的欧体书写《燕歌行》、《塞下曲》、《从军》等之类抒写浴血奋战的边塞诗文,用颠狂的草书书写《春晓》、《渭川田家》、《村居》等恬静淡雅的诗文,书法笔墨与文字内容相矛盾、相背离。这种现象从过去一直延伸到今天。

  作为艺术,书法到底需要不需要笔墨与文辞和谐统一,答案当然肯定的!

  文学、绘画、舞蹈等都是形式和内容相结合的艺术,它们为书法提供了最直接的借鉴作用。各类文学作品都有它的形式与内容,文学作品的形式与内容是辩证统一的关系,内容决定形式,形式对内容有反作用。在文学创作中,单纯的追求形式或内容,而忽视另一方的做法,都是违反文学发展规律的。一部优秀的文学作品总是在相当程度上达到了形式(美)与内容(美)的统一。绘画创作艺术中的形式,都是以绘画创作表现思想情感为最终目的。一味追求一种视觉要素的构成,偏离内容的需要,就违背了艺术家形式与内容统一的立足点。舞蹈中每个形象和动作都包含着表达的含义,都表达出一定内容和情绪。舞蹈不仅是表现什么样的故事和情节,更是从这些形象和情节中表达情感思想和内容意义,形式与内容完美统一。唯独书法一直以来仅仅是表现形式,把内容只是作为书写的对象,形式与内容缺少融合统一。笔者认为作为艺术而言,都具有形象把握与理性把握的统一、情感体验与逻辑认知的统一、审美活动与意识形态的统一、形式(美)和内容(美)的统一等基本特征,没有特殊性,书法作为艺术当然不例外。随着当前我国文化教育的迅猛发展,大众文化水平普遍提高,书法审美能力有了快速的提升,书法笔墨与文辞和谐统一已是中国书法艺术发展的必然趋势。

  那么,中国书法如何做到笔墨与文辞和谐统一?

  在五千年中国书法的发展中,人们把社会实践活动中的审美情感逐渐融入到文字的笔画中,从而脱胎出带有形象、思想和情感的书体:颜体庄重大方、欧体俊俏秀气、赵体端庄秀丽、隶体字大气端庄、魏体苍劲豪放。各种书法风格也逐渐形成,比如豪爽、遒劲、典雅、飘逸、雄浑、古朴、旷达、恬淡、含蓄、自然、清远、恬静等。书体书风的形成,形象、思想和情感的融入,在书法审美中成为亮点。王羲之《兰亭序》以珍惜生命,热爱生活的思想的感情,俊秀清丽的笔画和轻快活泼的行笔表现“清风出袖,明月入怀”,“飘若浮云,矫若惊龙” 的内容;颜真卿《祭侄稿》以悲愤慷慨、凝重悲壮的情感,犀利劲道的笔画和随情挥洒的行笔书写表达对乱贼的仇恨和对亲人的哀伤的内容;苏轼《黄州寒食诗》以厚实凝重的笔画和滞涩稳健的行笔表现苍凉惆怅、壮志难酬的形象,表现凄苦悲凉,忧国忧民一种思想,表现惆怅孤独、怀抱感慨的心情。天下三大行书形象、思想和情感融为一体,呈现出笔墨与文辞和谐统一书法审美特征的雏形。

  因此,要做到笔墨与文辞和谐统一,必须做到书法形象、思想情感和内容的统一。

  首先书法形象与内容的统一。书法是汉字的书写艺术,没有汉字就没有书法。汉字的产生与发展是炎黄子孙形象思维以及社会进步的结果,因此,书法是形象的书法,它区别于绘画,也区别于西方的抽象艺术。后汉大书家蔡邕说:“凡欲结构字体,皆须像其一物,若鸟之形,若虫食禾,若山若树,纵横有托,运用合度,方可谓书。”元代赵子昂写“子”字时,先习画鸟飞之形,使“子”字有这鸟飞形象的暗示等等。书法形象是可琢磨的,可品味的,可感知的一种神韵,而这种神韵完全可以通过不同的书体、书风、笔画来塑造,并与文字内容思想相一致,从而实现书法笔墨与文辞和谐统一。

  其次,要做到书法思想情感与文字内容的统一。一种笔画,一种书风对应的就是一种情感,或者相近的一两种情感。比如,王羲之书法端秀清新,具有欢快喜悦书法的情感,我们可以用王羲之的这一笔法书写欢快喜悦的主题内容;颜真卿书法《祭侄文稿》纵笔浩放、怒贯全篇,具有愤怒憎恨的情感,我们可以用颜真卿的这一笔法书写愤怒憎恨的主题内容;苏轼书法《黄州寒食诗帖》宽博浑厚,具有沉怨幽郁的情感,我们可以用苏轼的这一笔法书写沉怨幽郁的主题内容等等。当然,我们还可以进一步完善这些笔画和书风,使创作情感与书法形式、主题内容更匹配,以体现书法形象、思想和情感相融合,笔墨与文辞和谐统一。

  中国书法线条和书法结构都是非常美丽的,天地山川、衣冠人物、飞鸟禽兽中的自然美、建筑美、平衡美、匀称美、协调美、和谐美、运动美、静态美、参差美、层次美、伸缩美、中和美、欹斜美、虚实美等都是书法审美的具体表现。每一笔画和间架结构,都是一幅幅画面。而文字通过组合同样能表达天地山川、衣冠人物、飞鸟禽兽。我们把笔画线条、结构之美与文字内容之美有机统一,符合大众的审美习惯,彻底改变传统书法把文字内容只作为载体,局限于线条之美的狭隘性,积极主动走上书法形式为主题内容服务,笔墨与文辞和谐统一之路。

  “笔墨与文辞兼善、两者和谐统一”充分体现“书法形式美和内容美融合统一”艺术审美思想。笔墨与文辞和谐统一是中国书法发展中又一具有历史意义的高峰,其发展历程需要几十年、几百年甚至更长。当代的我们既要改变落后的思想观念,与时俱进,又要加强自身文化素质的培养,在具备基本的书写规范、技巧、书法知识和创新精神的同时,还要学一点诗文,懂一点绘画,听一点音乐,看一点舞蹈,参加一些社会实践活动,攫取书法艺术创作所需要的素材、睿智和灵感,以较高的能力和素养,投身到中国当代书法这一场变革中,创作出笔墨与文辞和谐统一的书法作品。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9-08-07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